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压府夫人
    赵府,后花园。

    树枝下,一个玄衣人仗剑而舞。

    剑光闪闪,衣袂飘飘。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呼~

    那人突然收剑而立,正是赵府第一家将赵伝。

    入赵府十年来,每日练剑是他的必修课,习武之人,武艺一天都不能生疏,所以他每天早上都要练上一个时辰。

    这个曾经威震江宁的飞贼,曾长年累月在刀尖上讨生活,早已厌倦了江湖,护院家将这种平静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却也逐渐习惯了。

    他收剑入鞘,提着长剑往自己的住处走去。自从小公子重病醒来之后,他便成了小公子的贴身护卫,只要小公子出府,他便走到哪跟到哪。所以他得早早收拾齐整,待得小公子用过早膳之后,便要跟随小公子出门溜达。

    好~

    突然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传来一阵叫好声,引得他忍不住回头望去。

    府上规矩要求一向很严,下人之间禁止嬉笑打闹和喧哗,除非是陪同主人玩乐,否则必然责罚。

    等到他靠近那边时,眼前的景象却令他目瞪口呆。

    只见赵皓头戴紫金束发冠,身着一袭雪白的劲装,手执一把长弓,正朝不远处的箭靶上施射。

    他左手持弓,右手勾弦,头部很自然的转向靶面,两臂举起,弓与地面垂直,眼睛和羽箭和靶心成一条直线。

    标准的射箭动作,一丝不苟,似乎已学箭多年一般,毫无生疏感。

    赵伝正疑惑间,只见赵皓大吼一声,气势磅礴,奋力引弓,弓拉满月,随后篷的一声弦响,箭如流星,直奔箭靶而去。

    笃~

    随着羽箭射入木靶,只见那箭头直直的射中箭靶,那箭尾尚在呜呜的颤动。

    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好~

    四周的喝彩声再次响起,欢呼声雷动。

    “好箭法!”

    “公子神箭,天下无双。”

    “公子神箭,超过古时养由基,真乃江宁第一神射也!”

    ……

    赵伝此刻却是一片凌乱之中。

    赵皓的引弓射箭的姿势和准头几乎完美的无可挑剔,不像他这种野路子出家的,虽然暗器、弓箭和剑法无所不精,但是若论射箭动作和姿势,总有一些不规范的习惯,不像赵皓那样几乎是教科书般的姿势和动作。

    只是……那箭靶的距离居然只有二十五步!

    就算是金钱镖、飞刀,他也能稳稳的射中三十余步之外,那可是纯靠手劲之力。如今赵皓虽然射箭姿势极其规范优美,箭法也是百发百中,可那二十五步的射程几乎如同儿戏一般。

    更令他无语的是,区区二十五步的射程之内中靶,那些家奴们还一个劲的吹捧上了天……

    而最重要的是,赵皓的射术已初窥门径,仍旧使用二十五步的距离练箭实在是不合时宜,这就像用高级别的号在新手村刷怪一般,实在无趣和浪费时间。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赵皓越战越勇,又是一连两箭,箭箭射中靶心。

    众人的喝彩声愈发狂热,赵伝却实在忍不住了,大步走了过去。

    “公子已初得射箭之术要诀,何不移远箭靶?如今不到三十步的距离,对于公子已毫无难度,难以长进。”

    面对赵伝的回答,赵皓显得满脸的无辜:“此弓射程只可达二十五步,若是射远了,则入不得靶。”

    赵伝愈发疑惑,伸手向赵皓要过长弓道:“容我试试。”

    他令人将箭靶移到六十步之外,要亲自拉弓引箭,为赵皓示范。

    待得那箭靶移到指定位置之后,只见赵伝高举长弓,搭箭上弦,瞄准六十步外的靶心,双臂微微一用力,将那长弓拉了个满月。

    咯~

    一阵碎裂声响起,弓臂上的羽箭掉落在地,那张长弓被赵伝拉得断成两截,惊得赵伝目瞪口呆。

    赵皓见赵伝把自己的长弓拉断,差点哭了:“伝叔,我特地请能工巧匠精制一把两斗弓,被你拉断了……幸得我准备了两把。”

    赵伝彻底凌乱了:“两斗弓?”

    两斗弓,不是没有,一般的十岁左右的童子使用此类弓练习者比比皆是,但是像赵皓这种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年轻力壮之时,一般人都是使用四斗弓,比较弱鸡一点的也是三斗弓,哪里还有用两斗弓的?

    关键是,别人的两斗弓都是小弓,赵皓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偏偏让人将特制的两斗弓做得像八斗弓一样彪悍。

    只是赵伝不知道的是,即便是两斗弓,赵皓也是练习了七八日,才将臂力强化到能将弓勉强拉满,刚开始时别说拉满月,连半月形都拉不起来。

    赵伝满脸的无语和无奈,只得向赵皓告了罪,怏怏而去。

    ************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十里桃花虽然已谢,但是那郁郁葱葱的桃林之后,传来的琴声、歌声却比桃花更美,更令人心醉。

    青瓦白墙的小院之中,一琴,一几,两张凳子,一个紫衣似绛的少年男子,一个白衣如雪、带着面纱的女子,古旧雅致的琴,清澈婉转的歌声,这一幕仿佛是纤尘不染的仙子一般造成了静美的感染与冲击,令人宠辱皆忘,心旷神怡。

    似乎受到那如同来自天籁一般的歌声的影响,那琴乐声中的每一个转折、每一个颤音、每一个曲调的升降之中都仿佛有了灵魂一般,空灵绝美的嗓音配合下,那是仿佛来自仙乡一般的意境。

    一曲“凤求凰”终了,赵皓按住琴弦,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回头望向那依旧带着面纱的女子问道:“芳儿觉得如何?”

    “尚好,若勤加练习,必然更好。”回答他的是梅林居士清清淡淡的声音。

    初级琴曲技能书虽然能让他瞬间手指变得十分柔韧灵活,而且凭空产生了一种似乎练琴多年一般的意识,指法也极其规范和灵活,能够把控好每一个曲音,但是却能只能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

    初级技能书本身似乎增加的只是弹琴的技艺,并不带琴曲的记忆,所以琴曲还须请教江南第一琴师。

    一连苦练了七八日,总算将这曲“凤求凰”学了个七七八八,如此这位一向不同音律的纨绔公子,虽然算不得音律方面的大师,但是也足够在江宁城中的士人之中装逼一阵了。

    不过,对于那些真正的精通音律者,确实算不得什么,毕竟只是初级技能而已。

    赵皓腾身而起,伸了个懒腰,得意洋洋的笑道:“当年司马相如以此曲情挑卓文君,令寡居佳人为其私奔,我来日必以此曲,抱得王家美人而归,方不负梅林居士点拨之情。”

    杨芳缓缓走到琴案之前坐下,笑笑道:“听闻王家心中的佳婿,唯你表兄谢公子和郑家三公子,公子还须努力。我再弹一次,你须仔细静听。”

    指尖一挑,琴音悠然而起,比起刚才赵皓所弹,又不知好了多少倍,听者已醉……

    近七八日来,赵皓每天都能听得杨芳弹奏此曲,却每次都听得如痴如醉,百听不厌。

    赵皓一边听着曲子,一边打量着那抚琴者,只见那如云的秀发之下,露出一小片雪白的香颈,还有那柔弱的肩头,盈盈一握的腰肢,令他心头不觉泛起一丝涟漪。

    一曲终了,赵皓暗暗叹道:“但得日日听此曲,每日饿肚子都愿意。”

    杨芳噗嗤一笑:“你若饿上三天,此曲便抵不得半个馒头……回去须勤加努力,若是过不了乐考,娶不得美人,须怪不得我。”

    赵皓嘿嘿一笑:“若是娶不得王家美人,我便抢了芳儿回府做压寨夫人……哦,压府夫人。”

    那如同墨玉一般的秀目中,一缕奇异的神色一闪而逝。

    “公子真会玩笑……天色不早了,公子该回府了,否则夫人怕是要担心了。”

    言者有意无意,听者似乎无心。

    赵皓抬起头来,望了望那远处一抹鲜红的斜阳,微微笑道:“天色真的不早了,就此别过。”

    一丝涩涩之意,隐藏笑声之中,微不可察。

    一辆精致的马车,十余精骑,逐渐消失在林荫小道的路口。

    马蹄声渐远,终究是消失了。

    杨芳缓缓的抱琴而起,斜阳照在她的身上,洒上了一层鲜红的光辉,那一袭白衣被染得如同婚嫁的红霞帔一般。

    身后脚步声响起。

    “将赵公子带来的神丹,给三儿、四儿和小九再服一颗。”她没有回头。

    杨隽望着姊姊的背影,欲言又止。

    杨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问道:“你有甚么要跟姊姊说的?”

    杨隽终于鼓起勇气道:“赵公子的神丹既然可治老七的癞痢,定也可治姊姊……脸上的灼伤,赵公子合计带来二十余颗神丹,姊姊何不服两颗疗伤?”

    杨芳微微叹了口气道:“神丹死生而肉白骨,你看连小九的左眼都已经看得一点光了,如此神丹,莫要浪费在姊姊身上。”

    说完,没有再理杨隽,而是朝林**口再望了一眼,然后缓缓的抱着琴回了房内。

    压府夫人……赵府会要奇丑无比的压府夫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