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交白卷
    钟声敲响,数科考试正式开始。

    这个招亲考试,竟然如科举一般严格,负责主考的赫然是江宁大儒陆清,旁边两名副考,则是王家的私学先生。

    陆清讲述了一遍考场纪律,无非是禁止喧哗,禁止抄袭,也不准互相告诉答案而已,但是一旦被发现作弊,便要赶出考场,丢人丢遍整个江宁城。

    踏着钟声,衣冠楚楚的公子们,翩翩然进入考场,准备迎接考试,屋外已是空空如也。

    考中一片安静,然而在拿到数科墨卷之后,先前还正襟危坐于桌前的应考者们骤然一乱,纷纷蹙起眉头。

    今天的考题实在太难了!

    赵皓将毛笔搁在砚台上,深深呼吸一口微凉的空气,然后掀开墨卷,然后将墨卷上的考题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又扫视了一遍四周眉头紧皱的应考者们,摇了摇头。

    这些题也太**了,居然要考足足一个时辰,十道题综合题考两个小时,倒是开了眼界了,若是高考,那不是要考一整天?

    难归难,谁也不敢对考题提出质疑,考试依旧正常进行。

    两炷香的功夫过去了,郑玉正望着最后四道题出神,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纵然他号称精通算术,也对这几题颇为吃力。

    “……某寺共有和尚一百,早点共供包子百个,其中四个小和尚吃一个包子,一个大和尚吃四个包子,但问诸生:寺里共有几个大和尚,几个小和尚?”

    “……某户人家,先父仙去,留耕牛十七头,遗嘱曰:大儿得牛数一半,二儿得牛数三分其一,小儿九分其一。按我朝之法,宰杀耕牛为重罪,但问诸生:如何按嘱分牛?”

    “某人住店……”

    郑玉的算术一向出类拔萃,所以做得很快,甚至比谢瑜还快。就在他只剩下这四道难题的时候,谢瑜尚有六题未做,其他人自是不必说,像郑峰就一题未解。

    然而,这四道难题就像四座大山一般挡在他的面前,寸步难进。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他旁边闪过,郑玉疑惑的抬起头来,正要看是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在考场内随意走动时,便见到赵皓朝正瞪着火眼金睛四处张望的陆清深深一施礼,然后将手中的墨卷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郑玉摇了摇头,暗中嗤之以鼻,却又带着几分快意:“明明不学无术,偏偏不知死活,如今交了白卷,怕是要闻名江宁城了。”

    即便是郑峰这种水货,虽然一题不会解,尚自在冥思苦想,做垂死挣扎,赵皓交卷如此之快,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已经放弃挣扎了。

    不过,今日的题实在太难了一点……

    第一个交卷的人,自然是很快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一时间考场内一阵哗然,鄙夷声、讥笑声四起,也有借机抱怨试题太难的(瞧赵公子都直接交了白卷),惹得陆清不断的示意众人安静。

    就是谢瑜,也在暗暗苦笑摇头:“表弟,早知如此,何苦要来……王家出题也忒狠了,表弟怕真是一题未解。”

    众人之中,唯有郑峰望着赵皓的背影突地眼前一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立即运笔如飞。

    不只是众人如此认为,便是陆清心中也认定赵皓多半是胡乱答一气交的卷,他对赵皓的印象其实并不算差,但是心中却清楚,赵家公子虽然写得一手好字也曾吟得一首好词,却决计不可能在两炷香的时间之内答出这十道题。

    因为这题,的确是太难了,否则也不至于十道题要考足足一个时辰。

    只是,赵皓既已交卷,自然是要先阅卷的,陆清嘴角拂过一丝苦笑,轻轻的摊开了赵皓的墨卷,开始审阅起答卷来。

    只是刚开始看了三道答题,陆清的脸色便微微一变,眼中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台下,众应考者依旧在冥思苦想,谁也没注意到陆清的神色由随意变为凝重,又由凝重变为惊讶,再变为不可思议……

    许久,陆清才收回心神,将赵皓的答卷,递给左边的王家副考。

    他放下毛笔,低声喃喃自语:“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赵公子果非池中之物也……”

    就在他失神之际,一人出现在他面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生郑峰交卷,请陆公批阅。”

    陆清嘴角蓦地一抽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似乎中了邪一般。

    在他的潜意识里,有一种今日撞了鬼,江宁城中的学渣都要突然变身为学霸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颠覆了他的认知。

    只是,摊开郑峰的试卷之后,他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答曰:五十个大和尚,五十个小尼姑。”

    “答曰:将十七头牛赶至悬崖边摔死,然后报官,再分其肉。”

    ……

    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

    离开饭还有小半个时辰,众人并未去雅轩居大厅,而是都聚集在考场的外面,等待着放榜公布此次数考的成绩。

    当陆清捧着墨迹未干的成绩榜单走出考场时,全场顿时轰然一声围了过来,却又不便靠得太近。

    直到陆清在墙壁上端端正正的贴上了两张纸,并扬长而去之时,众人这才哗然纷纷挤近了过去。

    郑玉和谢瑜两人自然不会和他们一样去拥挤看榜,只是远远的看着,因为前头的人自然会将榜单上的前十报出来。

    尤其是郑玉,脸上更是颇有得色,最后四道难题,他只有那道分牛的难题未能答出,必然是第一无疑,就算是谢瑜,也只能屈居他身后。

    算术,原本就是他的得意之学。

    “第一名……怎么是他,怎么可能!”

    人群之中,有人突然大叫。

    “不可能!”那人话音刚落,又接连有人叫道。

    人群哗然大乱。

    “诸位不要慌乱,你看那旁边贴的那个,就是赵公子的答卷!

    “没错,那字定然是赵公子的无疑。”

    “此卷由陆公和王家两位先生共同批阅,必然不会错的了。”

    谢瑜和郑玉两人,原本尚在人群远处观望,等候着前头传递过来,却见得前头人声鼎沸,如同炸开了锅一般,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也顾不得矜持,齐齐奔了过去。

    虽然站在人群外围,但是两人的身高都算是鹤立鸡群的个子,而且也非近视眼,那榜单也高于众人的头部,所以一眼便看到了那高高挂在榜首的名字。

    “居然是他!”郑玉如同见了鬼一般,发出一声不只是哭还是笑的声音。

    牡丹花会之后,这是他第二次尝到被人狠狠反击打脸的感觉!

    原本自认为这次数科考试必然高中第一,却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人反击,然后被无情的一脚踩在尘埃里,毫无还手之力。

    十道题,他做对了九道,却花了将近足足一个时辰,而对手却只花了两炷香的功夫,轻松的获得了满分。

    一旁的谢瑜,终于回过神来了,有意无意的喃喃自语:“凡事不可将话说得太满,否则必是自取其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