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非君不嫁
    一场君子六艺考核的甄选,最后入选者不过十人。

    轰轰烈烈的三天考核,终于在七月初七的中午落幕,那一顿中餐已成了大多数人的告别餐。

    只是,十名入选者却知道,这个游戏还没有结束。

    王家只有一个千金待嫁,他们之中只能有一人笑到最后。

    所以,当十名初试核入选者在进入雅轩居的后堂之前,他们又面临了一场考核。

    这一次,考核的是诗词。

    “时值七夕,请诸君以七夕为题,作诗词一首。”

    能入复试者,谁不是吟诗作词,张口就来,只是主考的却是以陆清为首的一群江宁大儒,能入其法眼的,却不多。

    一番甄选之后,这场考核,又刷下了七人。

    余者三人:谢瑜、郑玉和赵皓。

    能进入后堂者,原定只有谢瑜和郑玉两人,赵皓却是硬生生的,无可争议的杀进来的。

    “鹊桥仙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南宋词人严蕊的这首为七夕而做的《鹊桥仙》,被陆清等几名大儒大加赞赏,再一次盖过了郑玉和谢瑜两人的锋芒,使得王家不得不放赵皓进入后堂。

    一路披荆斩棘,惊心动魄的走了过来,赵皓终于出现在了雅轩居的后堂。

    一帘垂挂,帘后影影绰绰的可见一道窈窕的身影。

    “进入后堂之人,由孩儿自择之,否则孩儿宁死不嫁。”

    王馨是个外表温顺的女子,但是倔起来,却令王桐都不得不屈服让步,否则血溅三步自尽的事情,还真可能在王家发生。

    三个翩翩少年,分别来自江宁四大府中的其他三府,都是嫡子的身份,都是相貌堂堂。

    一个文采风流;一个颇有才名;一个一向被视为不学无术,却硬生生的凭借才学碾压了进来。

    一个来自数百年的望族,在江南根基极深;一个来自江宁新贵之家,是当今皇后的堂侄;一个是大宋宗室,天潢贵胄。

    无论王馨选择哪一个,都不致辱没王家,这才是王桐同意其自主选择的原因。

    “三位公子,王馨这厢有礼!”清脆的女声传出,朦胧的珠帘之后,有一窈窕身影盈盈而拜。

    听得这样好听的声音,三人都是心神一振。不由皆想,声音已是如此好听,那日牡丹花会上遮遮掩掩未看清颜容,今日又换上女装,怕是倾国倾城之姿。

    三人急忙还礼。

    珠帘后又问:“三位公子,皆欲娶妾身为妻吗?若有不愿者,可先退出。”

    三人神色一愣,随即齐声答道:“我等渴慕小姐已久,历三日之考,只为小姐而来。”

    “多谢三位公子厚爱,然妾身只可嫁一人,故欲出题相问,哪位公子所答最合和妾身之意,则便是妾身的如意郎君。”

    三人神色一肃:“好,请小姐不吝赐问。”

    珠帘之后,沉默了许久,终于又缓缓的响起了那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我若嫁与公子,若得一日,对公子心生怒气,怨愤难平,则公子何以处之?”

    郑玉稍作沉吟,率先抢答:“舍万贯珠玉,摘江宁城中最美的花卉,买最好的胭脂,结小姐之欢心。”

    帘后的人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谢瑜已开口答道:“究小姐怨怒之源,思己身之过,方为小姐排解怒气。”

    赵皓心头不禁一阵苦笑,我的表哥,难道你不知道,女人有时发起火来,就是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像雨像雾又像风吗?

    里面的人不置可否,却又问道:“赵公子呢,当何以处之?”

    赵皓神色一凛,大义凛然的说道:“佛曰:欲讨女人之欢心,必先讨好其胃。若小姐生气,我当亲自下厨,做一桌好菜,让小姐吃饱喝足,以便有气力——动怒发火。”

    帘后那人,默默的转过身去,半天没有回话。

    谢瑜和郑玉两人,瞬间凌乱了——这样也行?

    当女人莫名生气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便是耍宝卖萌讲段子,让她憋不住一笑,怨气自消。

    “若妾身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公子是否会愿意娶妾身为妻。”

    此问一出,瞬间冷场。

    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就算他们愿意,他们背后的家族也不会愿意,婚姻这种事不能说他们没有自由裁量权,但是很少,有时甚至没有。比如说,现在他们有机会娶王家小姐,哪怕是别的女子再让他们动心,也只能选择娶王馨为妻。

    而且,像郑玉和谢瑜他们这样的世家公子,也不会动娶平民女子为妻的念头……不过纳妾是可行的。

    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曾化身石桥五百年,只为小姐能在石桥上经过一次;我曾化身为柳五百年,只为等待小姐在树下小憩一次;今生欲得与小姐结为夫妻,我已等待何止千年万年?千万年的等待尚且已度,又岂会在意小姐是相府千金,还是农家之女?你若是那采莲的女子,我便与你烟泥白藕,朝夕与共;你若是那渔家之女,我便与你泛舟太湖,结网捕鱼……”

    谢瑜:“……(表弟好肉麻,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郑玉:“……(此人真是无耻至极!)”

    王馨:“……(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功夫是哪个先生教的?)”

    许久,再得一问。

    “红颜易老,年华易逝,终有一日,妾身将满头华发,形容枯槁,公子还会与妾身恩爱如初否?”

    这一次,郑玉已经吸取了教训,似乎已初窥门庭,摸清了王馨的道路,心中正在筹划答辞。

    不料,身旁的赵皓却已率先抢答。

    “纵年华易逝,纵沧海桑田,我亦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纵笑靥已故,纵繁华落幕,我亦许你金风玉露,此生不负。

    纵蜂飞蝶舞,纵百花娇艳,我亦随你不离不弃,长相厮守;

    纵红颜白发,纵风烛残年,我亦为你抚琴做赋,长袖做舞。

    纵生死一线,纵大限将至,我亦约你来世今生,情愿再续;

    纵魂消身死,纵朽木为棺,我亦同你忘川河中,百世情苦。

    纵荒冢枯骨,纵黄泉陌路,我亦等你奈何桥上,生死同路;

    纵轮回千古,纵形同陌路。我亦寻你天涯海角,初心不负。”

    赵皓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后堂之中响起,如同梦呓一般,全场寂静无声。

    似诗,非诗,如同淙淙流水一般,浸透到了灵魂的最深处,令听者醉迷其中,不能自拔。

    珠帘之后,那人已杳然不见。

    屋内只剩下赵皓、郑玉和谢瑜三人,神色各异。

    谢瑜神色恢复淡然,朝赵皓微微笑道:“恭喜表弟。”

    郑玉似乎如梦初醒,霍然而起,指着赵皓,双眼已满是怨毒之色,:“无耻之徒,巧辞令色,难登大雅之堂,就算王家小姐被你一时蒙蔽,我不信王大官人会被你蒙蔽!”

    他心中想好的一大通肉麻的表白之词,尚未来得及诉说,便已被赵皓抢了个先。这也罢了,关键是游戏直接就此结束,他那满腔的千言万语全部胎死腹中,这才是最难受的,只恨不得一把将赵皓掐死。

    面对郑玉的来势汹汹、咄咄逼人之势,赵皓双手一摊,满脸无辜之色,不置一词,令郑玉虽然怒发冲冠却无可奈何,只能心中诅咒赵皓千遍万遍。

    只是,他心中尚有一线生机,因为婚姻之事,终究是王桐做主,赵皓再狡猾无耻,难逃王桐这一关。

    ……

    后堂,最里面的上房之内,一个俏丽的少女,静静的跪倒在王桐夫妇身前。

    “孩儿,非赵郎不嫁,还请父亲和母亲恩准。”

    好看的、道貌岸然的、华丽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有趣的灵魂,终会相遇。

    只是若得相逢未嫁时,便是拼了性命,也要在一起,生死不渝……

    王桐眉头紧蹙,大惑不解:“那赵公子油嘴滑舌,不着边际,为何馨儿偏偏选择了此人?”

    王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姻缘天注定,哪里说得出道理来……我这几日也派人打听了赵公子之事,赵公子自病后便已如脱胎换骨一般,其谦谦有礼,乐善好施,已非轻浮之人,不若就让馨儿做一次主吧。”

    做娘的,终究是疼惜女儿。

    一旁的王珏也帮腔道:“郑家虽然背靠着官家,在江宁的名声并不好,舍弃也罢,否则孩儿担心他日反而坏了我们王家的声名。”

    王璹眉头微皱:“谢公子文采风流,翩翩君子,小妹为何不喜?”

    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了起来,不过却出奇的达成一致意见,便是看不上那郑玉。

    王桐思虑了许久,满脸无奈,望着王馨恨声道:“既然如此,若是嫁错了人家,须怪不得为父。”

    “谢父亲成全!”

    ps:好吧,这个剧情争议颇多,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终究过去了,后面保证都是清新的桥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