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江南水灾
    热闹的招亲终于结束了,结局却是十分的诡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谁也想不到,早早放出风声来不参加招亲的赵家公子,会突然异军突起,在六艺之考中诡异的以三科第一,一科前三的成绩杀入复试。

    更没有人想到,原本王家的佳婿早就内定只在谢瑜和郑玉两人之间,最后却被赵家公子抱得美人归。

    江宁这个繁华富庶之城,原本生活节奏慢,三姑六婆的八卦事情多,这次招亲的大逆转,无疑成了全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尤其是那些百姓们更是津津乐道,越传越玄乎,竟然传出了数十个版本,最悬的一个版本是赵家公子如有神助,六科全部独占鳌头,碾压所有应考者。

    对于无关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个不错的谈资和八卦新闻,对于四大府来说,却无疑是地震一般的结果。

    接到消息的谢芸,愣是半天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非得让赵士盉连掐她三把才敢相信。

    对于谢家来说,总体还是非常高兴的,毕竟是将王家拉入了赵、谢的阵营,虽然对赵皓横空出世抢了表哥的媳妇稍稍有点不爽,终究是无关紧要。

    而对于郑家来说,却是无异于噩耗一般,王赵联姻,意味着郑家将独立抵抗王、赵、谢三家的联盟,在后续的生意场上将处于极度不利的形势。

    而在招亲中夺魁的赵皓,却生活似乎并没改变什么……他最终也没见到他的未婚妻。

    古代男女成亲,必备六礼,“六礼备,谓之聘;六礼不备,谓之奔”。

    所谓的六礼,指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订婚差不多就是纳征,这道仪式根本就没他赵皓什么事,都是父母、媒婆、管家等人一手操办。

    对于这场招亲,事前事中,赵皓一直保持兴致勃勃、锲而不舍、志在必得的状态,但是真正夺魁而得到王家美人的青睐之后,赵皓反而感觉到一阵惘然。

    到底是真心喜欢王馨,还是为了赵府在四大府之中的明争暗斗中立于不败之地,还是因为自己被忽视了心存争斗之意,亦或是……赵皓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对那个曾经女扮男装的女子,那个秀外慧中、文采风流不弱于男子的女子,心中并不反感。

    至于,十里桃花林后那一袭白衣,心底更多的是敬佩和仰慕,与斯人相处,很快乐,很惬意,很温馨,但是到底是否有没有一种叫情愫的东西在滋生,赵皓却没弄明白。

    他前世活二十五岁,却只是个快乐的单身**丝,未曾真正爱过,抑或被爱过。

    所以,他依旧是个快乐的纨绔子,一边享受着带着系统穿越于富贵之家的愉悦,一边继续积累功德,以图解决体内丹毒,还有修复前身竭泽而渔式的纵欲造成身体根基的损坏。

    ……

    从农历六月中旬开始,因暴雨连绵,长江上游逐渐洪水为患,灾情泛滥。

    而这一年,比起往年的灾情更加严重,据《江苏省志.北宋》记载:“1118年8月,江淮荆浙诸路大水,淹死民众无数,饥民流亡四处,朝廷遣官员赴各地赈济灾民。”

    此时的灾民也陆陆续续地从各处涌向过来,江宁城里的气氛微微的紧张起来,并不明显,不过若是有这类经验的人,大抵也都知道将会发生些什么事了。

    但是赵皓并非土著,虽然觉得每日前来卖身的灾民多了点,也偶尔听到父母谈论江南诸路的灾情,以及灾情带来的物价上涨,却没想得太多。

    是故,他依旧保持着往日的优哉游哉的模式,每日除了行善,便是无所事事,不是去找和尚下棋,便是找梅林居士学琴。偶尔找准二舅哥王珏去春风楼喝上几盅。

    岁月静好,时光不老,大抵就是赵皓当时的心态。

    这一日,赵皓照例穿戴整齐,用了早膳,登上马车,带着赵伝和一干家奴,驱车直往城东方向而去,意欲去天禧寺吃几碗豆腐花,再在棋艺上蹂躏老和尚一番。

    当当当~

    咚咚咚~

    刚刚过了城中,奔往城北大门时,一阵急促的钟声与锣声自江宁城东的方向传来,瞬间传遍了全城。

    车把式即将勒住马车停了下来,赵伝等人也是脸色大变,纵马将赵皓的马车团团护卫了起来。

    赵皓不解的掀开轿帘,满脸疑惑的朝东门望去,只听见隐约的喧闹声、嘈杂声传来,越来越大。

    嘈杂的声音传过来,逐渐蔓延到了整个大街上。

    “东门关了,不要出城了。”

    “我家男人还在城外,如何是好?”

    “恁地西门也关了,我还要出城办事……”

    声音一个传一个,逐渐汇集成有些惊慌失措的声浪,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空,突然变得似乎阴云密布起来,一股不祥的气息笼罩在整个江宁城的上空。

    紧接着,消息传来,江宁城四门全闭。

    “恁地如此?”赵皓满脸惊讶之色,不解的望着赵伝问道。

    赵伝无奈的叹道:“江南诸路大水,灾民太多了,若是涌入城内,必然生乱,每年都是如此。不过今年的灾情,似乎比去年更来得猛烈些……”

    赵皓脸色微微一变,思索了一会,随即高声道:“快,随我到城头去看看。”

    梁烈等人闻言不禁大惊:“公子,不可!”

    赵皓怒声道:“你等岂敢逆我之命?”

    众家奴无奈,只得朝赵伝望去,见得赵伝微微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

    江宁东门城楼,赵皓在征得守城将领的同意之下,在赵云和一干家奴的簇拥之下,登上了城头,那守城的将领还不放心,又派了一些兵士跟随在旁。

    赵皓快步走到东门城楼正中的垛堞前,缓缓朝下望去,不觉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灾民,密密麻麻的灾民出现在他的眼前,从城楼上望下去,烟压压的一大片,如同前来攻城的军马一般,令人心惊。

    细细听来,城下哭喊声、叫骂声、怒吼声混杂,极其闹腾,甚至有人举着石头在砸城门。

    当然这是没有用的,江宁东门是千斤闸门,外包着厚厚的铜皮,里面还有内门阻隔,就算是用攻城车也冲不进来,不要说石头了。

    那城下的灾民,个个衣衫褴褛,有挑着担子的,有推着小车的,有白发苍苍的老妪,也有嗷嗷待哺的小儿。

    从那熙熙攘攘的人群,赵皓蓦地感觉到一股绝望、恐惧、饥饿和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令他几乎窒息。

    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许久才回过神来,转身对赵伝和身后众人高声吼道:“快,让江宁城所有的包子铺、面点铺、烧饼铺将其店内的所有可食之物,全部送到东门来,一应费用,全部记到我赵家的账上,改日到赵家支取即可!”

    就算江宁城所有的包子、馒头、烧饼之类的充饥之物全部送来,最多不过二十万之数,也就三四百贯的钱,对于赵家只是一笔小钱,赵皓完全可以做这个主,无需去请示谢芸。

    赵皓喊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声嘶力竭,梁烈等家奴不敢怠慢,纷纷下了楼去。

    “不可胡来!”

    就在此时,一声威严的断喝自城楼梯道入口传来。

    赵皓闻言,不禁大怒,回过头来,见得一名头发灰白的官员大步而来,却见得是江宁知府王汉之。

    “公子乐善好施,怜悯灾民,不愧是大宋宗亲,天潢贵胄,只是若公子就此投放食物,只会造成灾民动乱和践踏,伤及无辜。”

    ps:1.本书的风格较上本书有所转换,作者也只能耐着性子磨一磨,不然一不小心就成了**裸的装逼风格,所以写得比较慢,请大家谅解。2.推荐一本好书——《兵甲三国》,等更的读者大大们可以去看看,虽然那书带着一点粗犷的装逼风格,但是全程很爽,重点是……那书的作者很帅,真的很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