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风云骤起(周一求推荐)
    两万贯,在平常的时候,足足可以买两万石粮食,换个更为触目惊心的数字,那稍稍有点姿色的年轻婢女大概五到十贯一个,能买一到两千个。

    有宋一朝,曾经出现两个相公级的官员为了争夺一个寡妇的事情,只因为那寡妇得了十万贯的遗产。

    赵家虽然富倾江南,但是两万贯也绝不是少数。江南四大府,任何一家,虽然不会伤筋动骨,但是都难免会割肉般的心疼。

    只是在赵皓的嘴里,却说得那么的淡然,而赵士盉夫妇虽然颇有点意外,却也是安之若素。

    在赵皓眼里,钱财虽不是粪土,却远远不及功德值值钱。

    那十天恢复1点健康值的般若心经,在玄武阁阶段,将健康值恢复到70之后,便止步不前,更加需要功德值和声望升级,才能进一步恢复健康值。

    相对个人健康值来说,钱财终究只是浮云。

    而对于赵士盉夫妇来说,只要宝贝儿子开心和健康就好,破财消灾,花钱积德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两万贯虽然不少,但是却没真正到割肉的地步。

    只是,全场的权贵富豪们却没办法淡定了,你赵府可以任由着宝贝儿子疯,没道理其他人都要跟着你一起疯,再说在场的上流人士们,可不是像赵士盉一般三代单传就这一个宝贝儿子。

    就是王汉之,也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在他的心目中,赵家能拿出五千贯就心满意足了,却没想到赵皓一出手便是两万贯。

    “赵公子,不简单……有大气魄!”

    自那日在城头听到赵皓声嘶力竭的呼喊时,他对赵皓的印象已是大为改观,而今日再一次刷新了他对赵皓的好感。

    只可惜,宗亲的身份,反而是个束缚……当今圣上对待宗亲的态度,是“优之以禄爵,但不责以事权”,想要出将入相,基本是不可能的。

    最先受到触动的,自然便是谢家和王家。

    王知府邀约,其意不言自明.三家如今算是一家亲,自然也是早就暗中通了消息,交了底的,预算都只在五千贯以内,谁料到赵皓却出口来了两万贯,倒是打了两家一个措手不及。

    那边,赵皓的舅父谢文率先起身,朝赵皓那边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

    “谢家,一万贯。”

    紧接着,王府大官人王桐也缓缓起身:“王家,一万贯。”

    一时之快,得罪了亲舅父,还有准岳父,这事处理得不算妥当,但是赵皓却终究不后悔。

    想起那江宁城外无数生死边缘徘徊的生灵,赵皓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不忘初心,心安即可,他原本就不打算做一个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人,那不是他的风格。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自东南角的丝幔之后响起,却无异于一道惊雷,炸响了整个大堂。

    “诸位官人大慈大悲,梅林深为敬佩,亦愿出一千贯,尽一点绵薄之力。”

    那声音依旧那么轻轻柔柔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味,传在赵皓耳朵之中,却如同天籁绝音一般。

    梅林居士,自幼家道中落,以琴为生,虽说名震江南,终究只是一个卖艺的名头,如今居然愿出千贯之资,或许那差不多就是她的大半家当。

    如果说刚才赵皓的大手笔,令举座皆惊的话,梅林居士杨芳那轻轻柔柔的声音,却是令全场的江宁上流人士感到汗颜。

    即便是赵皓,伊始之时,还在为自己的善举而自鸣得意,如今也变得肃然起来,

    全场瞬间又寂静了下来。

    许久,陆清缓缓的站了起来,微微叹道:“梅林居士,琴心如玉,德艺无双,令我辈汗颜,老夫愿出三千贯,以赈灾民。”

    紧接着,众人不再迟疑,纷纷出言表态,但是再磕碜者,也不好意思低于一千贯。

    半个时辰过去,全场已募集十二万多贯钱粮,足以缓解王汉之的燃眉之急,甚至可以发放钱粮让灾民回归乡里,重新耕种,熬到秋收之际。

    王汉之心头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最后,终于以郑家的表态,结束了这场募捐。

    “郑家,一万贯。”

    赵家出头,谢、王并列,郑家自然不甘落后,只是郑家的代表郑青,却做不得了主,只能派人飞马回府,禀报老祖宗,所以拖到了最后。

    连日茶饭不思、焦虑不堪的王汉之,此刻变得春风满面,神清气爽起来。

    当然,他自然知道这其中少不了赵皓的功劳。

    “诸位官人的义举,本府代江宁府十数万灾民深表感激……赵公子宅心仁厚,乐善好施,实乃年轻一代中的楷模,今日公子既来,不若留诗一首……”

    赵皓原本还在悠哉乐哉的听着王汉之的恭维之词,听到“留诗一首”四个字时,不觉心头惊涛骇浪奔腾而过。

    老大哥,我的诗都是抄的,哪里能张口就来啊,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是在害我啊……

    迟疑了许久,赵皓经过一番搜肠刮肚,总算找到了一首勉强应景,且诗句记得不全的诗词来。

    “无尽水云潇潇下,漫漫洪水涨江东。天高未鉴桑林祷,河决难成瓠子功。周制备荒储九载,汉家闻异策三公。小生甘愿尽余粮,惟望金陵无饿童。”

    那龙飞凤舞的八行大字,终于完美的展现了赵公子的风流俊雅之姿。

    ****************

    郑府,静心斋。

    郑青和郑宏兄弟,盐帮帮主阴义以及三个盐帮堂主,还有郑府管家,全部垂手而立,恭恭敬敬的侯立在郑安的面前。

    郑安端坐在蒲团之上,双目微闭,神色比起数月之前,似乎又苍老了许多。

    “老夫老矣,你等又不中用,难道我江宁郑家真要没落了么?”郑安的声音之中,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唏嘘。

    这种变化,便是从当日得知赵皓在招亲之中夺魁之后开始的,老祖宗明显深深的感到了挫折。

    众人默然不语。

    若是父亲郑缙尚在人世,或许会好一点,如今他们几个,无论是明争还是暗斗,都不是谢芸、谢文和王桐的对手,更何况三家如今已是一家亲。

    许久,郑安才缓缓的睁开眼来,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冷笑。

    “一出手就是以万贯计,三家联手相逼,莫非真以为老夫要死了么?莫要忘了,大半个江南的米粮,都操控在我郑家手中,而江北的米粮,又尽在黄文虎的操控之中。”

    郑青等人眼中突然露出了亮光,齐齐望向郑安,等待着他的下文。

    “传令下去,自即刻起,各米粮店铺,所有米粮均不得出售,无论价格多高,只可进不可出。”

    “孩儿省得。”

    “各处全力购买米粮,多多益善,不计米价,但得有米粮,便可购之。”

    “喏。”

    郑安的眼中露出狼一般的凶狠神色,寒声道:“取笔墨来,我要亲笔修书一封,你等即刻快马加鞭,送往江北,不得有误。”

    “喏。”

    接连下了三道命令之后,郑安示意众人退出,只剩下盐帮帮主阴义一人。

    郑安问道:“药引之事如何了?”

    阴义恭声道:“幸得灾民甚多,属下已购得十五名童子,百副药引已凑齐,只待八月中秋月圆之夜,天师便可为老当家的熬制丹药了。”

    郑安脸色缓和了下来,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办得不错,但须小心看管,切莫走漏风声。”

    “属下省得。”

    ps:晚上还有一章,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