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不许去
    前往江北庐州城,找淮南粮帮老大黄文虎买粮,对于赵皓来说,虽然心中已有计策,但是并无十成十的把握。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尚未动身便已被人强行阻拦。

    阻止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这一世的亲娘谢芸。

    以一座价值万贯额酒楼为赌注,谢芸二话没说,连埋怨都没一句,一口气捐出两万贯,谢芸也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穿越之前,谢芸便将原主赵皓宠上了天,穿越之后,谢芸更是将这宝贝儿子当做心头肉,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星星不敢给月亮。

    这一次,却是坚决的予以阻止,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三十年前,你祖父费尽万般周折,才得官家恩准,得以离开汴梁,来到江宁之地休养,才有了江宁赵家。这些年来,你父谨言慎行,凡事都由我出头,不敢有半点出格之事。你这冤家,之前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如今此等大事,岂可胡闹参与?”

    “母亲……”

    “休得再言,此事决计不可,你若敢出江宁府半步,我便让你打断你的双腿!”

    任赵皓百般哀求,谢芸非但无动于衷,反而变本加厉,如同换了个人一般,铁青着脸扬言要打断赵皓的腿。

    赵皓当然知道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也知道谢芸的担心什么。

    赵家的皇帝,对外姓武将都天天像防贼一般,对同样拥有官家血脉的更是百般防范,若非祖父机灵,父亲老实木讷,自己更是到了第七代,官家岂会对这一支富甲江南的宗亲不予防范。

    说来说去,还是老赵家黄袍加身,欺负人家柴氏孤儿寡母,得国不正,才以己度人,千日防贼,生怕有一天那龙椅便被别人坐了去。

    大宋的宗亲,当闷声发大财,越低调越好。

    赵皓平素胡闹,却终究是小打小闹,徒增江宁百姓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次公然出面接触江北的粮帮,掺和到郑家与江宁府之间的纠葛之中来,恐怕事情便不会是那么简单了。一旦引起官家的注意,他赵皓在江宁府优哉游哉的日子将一去不返,官家随便给个由头让他进京,若想再回江宁就难了。

    所以,这一次,任赵皓百般哀求,谢芸却是心如铁石,甚至在考虑将赵皓禁足府中三个月。

    “母亲,孩儿不去江北了。”赵皓终于垂头丧气的说道。

    谢芸见得儿子放弃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我儿果然懂事。”

    赵皓又道:“母亲许久未随孩儿出门了,可否下午陪孩儿四处逛逛?”

    谢芸犹豫了一下,终究是答应了。

    整个赵家的生意全靠她担着,平日里一门心思都扑在赵家的营生上,只有到了傍晚才回府陪陪儿子,此刻对于赵皓的要求,她岂有不应之理。

    ……

    江宁东门外。

    灾民的棚户区,左三排右三排的,如同大军的营帐一般,星罗棋布,挤满了整个东门。

    虽然已是农历七月底,正午时分的江宁,依旧如同烈火炙烤一般,那些灾民们大都躲在棚子里,不敢出来。

    赵皓领着谢芸,徜徉在灾棚之间,身旁的赵伝及十数名家奴如临大敌,护卫在两人的左右。

    “赵公子来了。”

    见到赵皓前来,虽然不是施粥放粮,那些灾民依旧发出一阵欢呼声,不时有人向他打招呼,赵皓则不停的挥手示意。

    空气中充溢着汗臭味,谢芸跟在赵皓的身后,望着那一群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灾民,不觉娥眉紧蹙,默然不语。

    面前的一幕对她触动极大,她在那些灾民的眼中看到了茫然,看到了谦卑,看到了顺从,纵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却依旧安静的或躺或坐在在木棚里,规规矩矩,而见到赵皓时露出的那种感恩戴德的神色,更令她为之动容。

    “一碗粥,一个馒头,不要说吃饱肚子,只要还能活得下去,他们便不会闹事,你若是多给他半个馒头,他就把你当恩人。”赵皓喃喃自语道。

    谢芸没有说话,依旧跟在赵皓的背后,继续在灾棚区逡巡。

    啊~

    前头突然传来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惊得谢芸和赵皓脸色大变,四周的赵伝等人更是拔出兵器,护卫在两人四周。

    “是李家的媳妇要生了,好似要难产。”有人见他们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急忙怯生生的说道。

    谢芸脸色稍安,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声道:“走,去看看。”

    说完,不等赵皓答话,便率先奔了过去,惊得赵皓和赵伝等人急忙紧随其后。

    前头的一个木棚门口,围着四五个妇人,那产妇依旧在凄厉的惨叫着,谢芸喊了声“让开”,那些妇人见来者衣着不凡,急忙纷纷避让,让其窜了进去。

    不一会,谢芸抱着一个用绢布包了了半个身子,满脸血污的婴儿走了出来,神色极其疲惫,身上也沾了不少鲜血,全然不像刚才的雍容华贵。

    “大人失血过多,恐怕不行了……快去叫郎中!”门口有妇人嘶声喊道。

    请郎中,哪里来得及?

    赵皓脸色微微一变,一把推开堵在门口的几个妇人,挤了进去,见得一个脸色苍白如纸的产妇,约二十余岁,已然昏迷过去了,身子下一滩鲜血在汩汩的涌动着。

    “施展初级命疗术……”

    “施展初级命疗术……”

    “施展初级命疗术……”

    ……

    一连施展了五次,健康值仅仅维持在25,那妇人的眼皮微微颤动了几下,却依旧昏迷不醒。

    “拿水来!”赵皓蓦地回头喊道。

    立即有人送来热水,赵皓一把从怀中掏出五颗淡黄色的丹药,递给旁边的一个中年妇人道:“此乃我赵家祖传续命神丹,全部喂下去。”

    正在给那婴儿擦拭身子的谢芸,蓦地回过头来,正见到那中年妇人将五颗丹药一一塞入那产妇嘴中,又喂了几口热水。

    奇迹出现了,那产妇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虽然仍旧脸色苍白无力,却竟然带了一分血色。

    刹那间,谢芸惊得目瞪口呆。

    突然,她想起什么似的,急忙将那尚在啼哭的婴儿递给旁边的妇人,又从头上取下一枝金钗,放在那婴儿的旁边,然后迅速挤出人群。

    “回府。”谢芸只说了两个字。

    赵皓和众赵府中人急忙跟在她的背后,匆匆离去。

    噗通噗通~

    背后的灾民,不知是在谁的带领之下,呼啦啦的跪倒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