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江风明月
    华灯初上,赵皓居住的上房之内。

    谢芸满脸肃然之色,怔怔的望着赵皓,看得赵皓心头发毛,默然不语。

    终于,谢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轻轻的、缓缓的声音说道:“十六年前,我也是如今日那产妇一般难产,差点没撑过来。”

    这……其实似乎并不关他的事。

    赵皓只是垂着头,洗耳恭听。

    “四个月前,你足足昏迷了三日,差点未能醒来……若是你真醒不来了,为娘也只能跟着你去了……”

    赵皓只觉喉头堵堵的……虽然面前并不是他严格意义上的亲娘。

    屋内一片寂静,许久,谢芸才再次开口,却惊得赵皓差点跳了起来。

    “自从重病苏醒以来,你便像换了个人似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为娘?”

    该来的,迟早要来……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突然写得一手好字,吟得一首好诗,开得弓,弹得琴,会做菜,通算术,如今更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能死生而肉白骨的“祖传神丹”,叫谢芸如何不疑?

    只是赵皓早就推演了这一天许久,倒也不算是手足无措。

    “不瞒母亲,孩儿在重病之时,于梦中得了天大的机缘,故此得以起死回生,且有异于常人之能……只是天机不可泄露,还请母亲见谅。”

    赵皓的声音虽然很轻很慢,却吐词清晰,有条有理,又带着几分神秘的气息。

    这句话,他早就暗中说了无数遍。

    谢芸再次沉默了,良久才道:“抬起头来,让娘看看你。”

    赵皓缓缓的抬起头来,坦然的望着谢芸,带着几分依恋……儿子对母亲的依恋。

    不是他演技太好,而是每日活在戏中,假戏也就成了真。

    ……

    秦淮河,渡口码头。

    赵皓头戴白玉冠,身着一袭紫衣,与谢瑜并排而立,身旁又各自跟着数名精悍的家将和家奴,赵伝赫然在其列。

    这是赵皓第一次离开江宁远游,显得十分兴奋,神采奕奕的。

    除了能出门远游之外,赵皓最高兴的还是终于将那个结在谢芸面前解开了,不用担心自己被当做妖孽而切片……谢芸终究是相信了机缘和奇遇之说。

    旁边的谢瑜,神色也有点激动,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终究带着几分热血和幻想,想着此次是去做一件大事,一件震惊江宁的大事,难免心中会激动。

    远处,一队车马缓缓而来,带动一片烟尘滚滚。

    两辆华丽的车马终于到了近前,王珏掀开车帘,一跃而下,神采奕奕的对着赵皓和谢瑜两人一施礼:“王某来迟,让两位久等了。”

    赵皓一见背后那辆马车,不觉脸色大变,一把将王珏拉了过来,恶狠狠的骂道:“好你个王兄,我好心好意把你当兄弟,你却将我家娘子骗了出来!”

    谢瑜:“……”

    王珏满脸苦涩,垂头丧气的说道:“贤弟勿怪,虽说是你家娘子,但是你未取过门之前,我亦只能惟命是从,不敢不遵呐。”

    正从马车上下来的王馨:“……”

    两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抬头看时,谢瑜已率先带着一干家将家奴登上了停靠在河岸边的大船之上。

    两炷香的功夫之后,河风猎猎,船帆鼓荡,缓缓的沿着秦淮河的上游往北而去,驶向长江。

    ……

    月凉如水,江风习习,江面上波光粼粼,静美得如同一幅画卷。

    赵皓倚在船舷边,望着那当空的一弯明月,思绪万千。

    他原本只是一个散淡的人,前世如此,今生亦如此。

    前世没有“迎娶白富美,当上ceo,走向人生巅峰的”理想,今生也没有建功立业、开疆拓土的豪情。

    他原本只想就此在这杏花烟雨江南之地,在繁华风流的秦淮河畔,香车美人,酒醉琴迷,逍遥一生,快活一世。

    只是,这一次他却知道,一旦踏入江北,他的人生便终将不再平静,就此陷入江宁城的商场风云,权力斗争之中去,一发不可收拾。

    正思虑间,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急匆匆的呼唤:“公子!”

    赵皓蓦然回头,认得是王馨的贴身婢女小兰。

    “我家小姐晕船,此刻正极为不适,听闻公子擅医术,能否去看看小姐?”

    我去……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恐怕不好吧,怎么说也是尚未过门呢。不过想想晕船这玩意的确是不好受,还是去看看吧。

    赵皓一边走一边疑惑的问道:“你家小姐莫非是第一次乘船么?”

    小兰欲言又止,脸色变得通红,终于期期艾艾的说道:“小姐寻常乘船还好,只是这几日身上不舒服……”

    赵皓瞬间明了,不再多问。

    船舱之内,王馨脸色苍白的躺坐在床上,神情显得十分难受,见到赵皓前来,正要行礼,终是被赵皓制止。

    倒了一碗热水,赵皓习惯性的从兜中掏出一颗淡黄色的药丹,递给王馨:“和水服下,病症自解。”

    王馨呆呆的望着他手中从内衣袋中掏出的药丸,娥眉微蹙,终究是接了过去。

    一颗小全丹下去,王馨果然脸色好转,晕船的症状荡然无存,眼中也多了几分神采。

    “好神奇的丹药。”王馨忍不住赞叹。

    “此乃我家祖传神丹,在太上老君炉中炼了七七四十九天……”赵皓胡侃道。

    王馨自然是不会相信他的胡说八道,脸上露出忍俊不禁的神色,却又转移话题,问道:“此番过江,公子有几成胜算?”

    赵皓笑道:“就算只有一成胜算,也要拼力而为。”

    两人在船舱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个一本正经的插科打诨,一个似笑非笑、忍俊不禁。

    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各自心中早如鹿撞,跳的厉害,偏偏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话,却偏偏似乎在相谈甚欢。

    **一刻值千金,最浓春情却是在那种最纯最暧昧的时分,哪怕只是四目相接,一触即闪,也是旖旎万千,道不尽的开心快活。

    不知何时,王馨发现婢女小兰早已不知何时已离开,剩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觉脸色羞得通红,却又不忍赶对面的人走,说起话来明显变得不太自然起来。

    终于,后知后觉的赵皓,也发现了尴尬之处,当下腾身而起,望向窗外笑道:“江上月白风清,江景独好,值此良辰,不若出去凭栏,享那美景?”

    王馨第一次与情郎单独共处,终是不舍,当即含羞点头,随赵皓出了船舱,来到船舷之前,凭栏而望。

    江面上一片静谧,夜风习习,银波荡漾,夜景愈发醉人,那一对人儿也自醉了。

    两人并排而立,静静的望着江面,肩膀时而轻靠在一起,时而又荡开,那种若有若无的软玉温香的感觉,难以用言辞叙说。

    “那船是要来赶我们么?”王馨突然指着远处的江面上,疑惑的问道。

    赵皓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三团明亮的灯火,在江面上疾驰而来,不觉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