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柳暗花明
    就在赵皓即将释放魏武卒时,突然想起应再尝试用传音符与小九沟通一下。

    点开传音符,发现小九果然还在可通话名单之内。

    “小九,听得到先生说话否?”

    “先生,我是小九……”

    脑海里传来小九那稚嫩的声音,令赵皓瞬间泪意上涌,热泪盈眶。

    “先生,我们正在马车上,坏人把我们带走了……”

    “什么?”赵皓如同听到晴天霹雳一般,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小九,你可知他们往何处去了?”赵皓焦急的问道。

    “先生……我不知道……马车跑得好……”脑海里的声音若有若无,最后直接消失了。

    “小九……”

    “对不起,传音对象已不在效果范围之内,本次传音结束。”回答他的是机械的系统声音。

    对手已将百名儿童转移,留在这里的盐帮帮众不过是金蝉脱壳之计,真要杀进去,抓不到证据,自己这一帮人反而会被郑家和盐帮反咬一口。

    赵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百名童子已被转移,不在此处,再以此地为中心,速速搜寻可有大队车马离开此地而奔往他处!”

    他和小九的通话,全部都在他的脑海里完成,身边的众人并不知情,纷纷露出疑惑的神色。

    就连赵伝和杨芳也是大惑不解,将信将疑的望着赵皓。

    倒是方七佛恍然大悟,问道:“公子莫非以千里传音探知?”

    赵皓朝方七佛点了点头,惹得众人愈发疑惑不解。

    什么千里传音……信号范围只能十里啦。

    “官兵来了……”突然有人喊道。

    众人纷纷抬头一望,果然见得远处尘头大起,一抹乌云缓缓而来,竟然是数以百计的厢军朝这边疾奔而来。

    方七佛瞬间脸色大变,却被赵皓以眼色示意,终究是按捺了下来,又转身示意跟随而来的方貌等人勿要乱动。

    那队兵马越来越近,逐渐可见领兵之人,正是江宁知府王汉之。

    赵皓急忙率众迎了上去,向前深深一拜:“府尊大人亲自出马,赵皓愧不敢当!”

    王汉之哈哈一笑:“赵公子于江宁府有大功,如今有难,本府岂可坐视不管?”

    说完,王汉之朝四周望了一眼,问道:“我听闻盐帮有人在此处出入,你等打探如何了?”

    赵皓思索片刻,道:“已探得前头村庄,有盐帮之人把守,却不便入村搜查。”

    王汉之道:“既然如此,你等且随本府一同率兵进入此村搜查,若敢阻拦者,一律格杀勿论!”

    “喏!”赵皓无奈的答道。

    虽然纯粹做无用功,但是为了消除众人的疑惑,只能硬着头皮进去搜查一番。

    果然,见得官兵前来。众盐帮帮众哪里敢阻拦,乖乖的放众人进入搜查。

    结果却如赵皓所料,连半个儿童的身影都没搜到,无功而返。

    终于,赵皓的建议之下,众骑兵再次兵分四路,以小村庄为中心,四面搜查而去。

    ……

    暮色沉沉,残阳如血。

    赵皓与王汉之、杨芳并排而立,满眼的无助和彷徨。

    整整半日过去了,四路人马搜遍了方圆三十里的地盘,却依旧一无所获,而数以千计的厢军,也是搜遍了江宁城的城郊之地,亦为有搜查到半点踪迹。

    此时,一轮明月缓缓的从远处升起。

    中秋之夜,花好月圆之夜。

    赵皓原本应出现在锦园诗会,此刻却立在江宁城郊,茫然无助。

    突然,远处出现一团烟影,迅疾往这边奔来,赵皓身旁的赵伝等人纷纷色变,众守城厢军也举盾列阵,准备迎战。

    “是王兄和表兄。”赵皓看清了来骑,止住了众人。

    两骑如风而来,飞身而下,先向王汉之施礼拜见之后,又朝赵皓奔来。

    “贤弟,又要做得好大事,却不曾唤我等,不够义气。”王珏和谢瑜两人,满脸责备的神色。

    赵皓满脸的苦笑和无奈:“愚弟此刻已是一筹莫展……”

    话音刚落,身旁的杨芳蓦地转过身去,身子已是微微颤抖。

    贼老天,你跟老子开玩笑啊,这么多可爱的童子,你舍得让他们去熬药吗?

    自穿越以来,赵皓从未像此刻一般煎熬和无助,心底忍不住发出哀号。

    王汉之望了望天色,微微叹道:“天色已不早了,不若先去北门口汇合,再做定夺……”

    探路的人马也全部已回,数百号人,扔在这荒郊野外,的确也不是办法,赵皓只得答应。

    马蹄声声,车轮辘辘,再加上那杂乱的脚步声,在夜色之中,汇成一只交响曲,缓缓的向江宁城北门而去。

    马车之内,赵皓双目失神,不停的用传音符进行搜索,他的右手,却紧紧的抓着旁边那人的玉手。

    冰冷,柔弱……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九吉人自有天相,姊姊不必惊慌……”赵皓微微叹道。

    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嗯……”

    那柔弱的一声响应,如同鞭子一般抽中了赵皓的心脏。

    哀莫大心死,身边的那人儿,已彻底绝望心碎。

    蓦地,他狂怒起来了,一把掀开车帘,厉声喝道:“停车!”

    那车把式急忙停住车马,车前众人,也不解的回头望着赵皓。

    由于厢军基本都是步卒,所以簇拥着王汉之的战马拖在后面,车前的众骑,只有赵府、谢府和王府的家将家奴,还有方七佛的人马。

    赵皓转头望了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狠绝的神色,压低声音道:“郑安老鬼,丧尽天良,以百名童子炼药,人神共愤,天地同诛,我欲率众杀入郑府。挟持那老鬼,令其交出众童子,不知你等可敢与我同去?”

    除方七佛一行人之外,众人纷纷大惊失色,一阵哗然。

    冲杀郑府,这可是杀头的大罪,这赵公子真是异想天开,不顾一切了。

    就连背后的杨芳也是一阵大惊,失声娇呼道:“不可!”

    “府尊大人可在前面?”

    就在众人正凌乱间,突然前头一团烟影飞奔而来,高声问道。

    “府尊大人在后头,你乃何人?”有人喝问道。

    那人不再答话,而是催动胯下骏马,将马速提升到极致,朝这边狂奔而来。

    此时王汉之也听到前头的动静,不等人传报,已催动胯下战马,排众而出,追了过来。

    那人一路纵马狂奔而来,众人纷纷让开,只见那人见得王汉之,急忙翻身落马,急声禀道:“启禀府尊大人,小道奉师父之命,前来传报盐帮贼子掳夺百名童子藏身之处。”

    话音刚落,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赵皓借着月色望去,见得那人一身道袍,不禁问道:“令师乃何人?”

    “家师道号青木,乃白云观观主。”

    “什么?”

    赵皓凌乱了。

    那道人继续说道:“那郑安死皮赖脸,缠着家师索要治病神丹,家师无奈之下,才随口说得须百子脑髓为药引,方可治病延寿,返老还童。原本料得凑齐百名五岁以下童子,应是难上加难,绝无成功之理,不料那郑安已丧心病狂,竟然真的凑齐了百名五岁以下童子。家师无奈之下,只得令我等暗中趁看守贼众不慎,偷走一名童子,破其百人之数,不料那盐帮贼子,又于城外掳夺童子一名,令家师于今夜子时,为其炼药……家师不忍无辜童子丧命,只得令小道前来报信。”

    众人再次凌乱之中。

    那青木道长招摇撞骗,不过想找郑家混点好处,不想那郑家不但信以为真,还真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凑齐了百名儿童炼药。别人不知真假,那青木道长却是知道的,恐怕他担心的不是百名儿童丧命,而是担心炼药之后露陷,索性让弟子在中秋之前两天偷走一名童子。谁知郑家已是到了丧心病狂、歇斯底里的地步了,又派人抢走小九凑数,青木道长无奈之下,只得派人前来报官。

    这其中的道理,赵皓、王汉之、谢瑜和王珏等人仔细琢磨一阵之后便想通了。

    赵皓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满脸杀气腾腾的问道:“如今百名童子何在?”

    “就在城西的鬼园。”那道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赵皓顾不得和王汉之打招呼,当即下令道:“速速杀往城西鬼园,不得有误!”

    ps:以脑髓为药之事,古代还真有这事。

    1.明代宦官高策,听江湖术士言吃一千个男童的脑髓,便可恢复性能力,于是高策让手下化装成商人,去到处采购穷小孩,并对大家说是税监公公要救助穷孩子,尽管觉得不合逻辑,但是苦于生计,许多人还是把孩子卖给了高策。但是过了不久,纸包不住火,高策把买来的小孩“碎颅刳脑以食”的事实还是泄露出来,看到当时的老百姓再穷也不敢卖小孩了,高策就开始丧心病狂的派人到处偷小孩。据史书记载,高寀所住的“税署池中,白骨齿齿”。

    2.还是在明代,朝廷中一些有势力的宦官,试图通过食用青年男子的脑髓,以恢复性能力。臭名昭著的宦官劳寀、魏忠贤,都有过这种惨绝人寰的恶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