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千钧一发
    中秋之夜。

    秦淮河上一艘艘画舫缓缓漂流,两岸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今夜的江宁城将是不夜城,甚至连四门都不关闭。

    白天的搜索虽然给江宁城带来了不和谐的因素,但是入夜以来,搜索已经停止,城内也一如往年般繁华热闹起来。

    大街上百姓熙熙攘攘,花灯如织,如同浩浩荡荡的不灭的流火,小贩们高声叫嚷,舞龙舞狮的浩浩荡荡的走过,敲锣打鼓,杂耍卖艺的表演者之处,更是人群密集,一家家青楼妓寨中传出招揽客人的渺渺歌声,身着绸衫的人们进进出出,热闹非常。

    此时的江宁城中,乌衣巷、夫子庙这些地方自是最为热闹繁华。而值此佳节,诗会是必不可少的。茶馆酒楼里,文人学子们摇头晃脑地点评着上佳的诗作,品评着何人的诗作能传唱最久,即便是未曾读书的市井小民,在这样的气氛下也能感受到这样的意境,与身边之人品评议论,沾些风雅气息。

    而今夜最为热闹的则是谢家的锦园诗会,锦园的六船连舫早已离开岸边,沿着秦淮河缓缓行驶,前前后后又有十余艘小船,跟随在秦淮河两侧的岸边一路游着,偶尔接着宾客到大船上,偶尔也载了人或是传递了诗作出来,如同小小鱼儿伴随的水上宫殿。

    王家的公子千金们,除了王璹受邀参加锦园诗会,大都集中在瑞鹤园赏月、赏桂。

    郑家的赏月之地,往年都在裕园,今年似乎也是如此。

    赵家的公子千金们……赵家只有一个公子,还在荒郊野外喝东南风。

    比起江宁的那些或瑰丽,或大气,或奢华的各座园林,在城西二十里之外有一处园林,却令人谈之色变,那就是鬼园。

    鬼园原本不叫鬼园,而是叫桂园,虽然并不大,但是亭台水榭、楼阁池鱼,也是要有尽有,只是前任主人归西之后,莫名其妙的闹起鬼来,于是变成了废园,其名字也由桂园成了鬼园。

    今夜的鬼园,如往年一样,大门紧闭,不但门前冷落,方圆数里内也鲜有人烟。

    原本花好月圆之夜,鬼园的门前却是阴风戚戚,令人毛骨悚然。

    叩嗒嗒~

    僻静得出奇的鬼园门前,突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如同乱槌击鼓,轰然而来。

    奔驰在最前的,赫然是一乘华丽的双驾马车,紧跟其后则是六七十名骑兵,乱蹄如林,带动着一片滚滚烟尘。

    希聿聿~

    被勒住缰绳而停下的战马发出此起彼伏的嘶鸣声,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响亮和震撼,一扫鬼园之前诡异阴森的气氛。

    方七佛、赵伝和方貌三人率先翻身下马,倒提着长刀,奔往鬼园的门前,紧接着身后的骑者们也纷纷翻身下马,齐刷刷的拔刀而出,跟随在三人的身后。

    嘭嘭嘭~

    方七佛接连敲了三下大门,里面没有回应,却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若有若无,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方七佛怒吼一声:“全都散开!”

    赵伝和方貌等人被他气势所慑,纷纷散开到大门两侧。

    只见方七佛将长刀插在背后,大步流星的奔到左边的石狮子之前,气运丹田,蓦地一声大吼,那五六百斤的石狮子竟然被他高高的举了起来,似乎并不吃力。

    呼~

    下一刻,方七佛举起石狮子朝那油漆斑驳的木质大门奋力投掷了过去,这一击何止千斤。

    砰~

    只听得一阵剧烈的木质碎裂声响过,那宽厚的大门直接朝门框内轰然倒了下去,石狮子也落在门槛之内,露出巨大的门洞。

    咻咻咻~

    强劲的破空声大起,无数枝利箭如同流星一般,从门框内激射而出,幸得众人早已躲到大门两侧,否则免不了有人被利箭贯穿,血溅五步。

    呼~

    一轮箭雨刚刚射罢,又是一只巨大的石狮子如同炮弹一般,向门洞之内飞了过去,轰然奔向那些正在准备填装箭镞的弩箭手们。

    那数百斤的石狮子轰然砸在弩箭手们面前,硬生生的在青石地面上砸了一个大坑,火星四溅,乱石激射,惊得那些弩箭手纷纷扔下弩箭,四散奔逃。

    此刻的赵皓,才知道武力97是个什么概念,也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个王寅、石宝、邓元觉等八大天王合体的“八大王”的战斗力有多恐怖!

    这种实力,若是去参加后世的各种格斗比赛,几乎是可以不分比赛种类,不分重量段,一律ko对手的存在。

    杀~

    方七佛率先提刀杀入大门之内,紧接着赵伝、方貌等人也纷纷提刀而入,那些家将家奴们见得方七佛如此神勇,士气大振,一个个举着钢刀,大声吆喝着跟了进去。

    王珏和谢瑜两人并排而立,目瞪口呆的望着方七佛的背影,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讶然道:“好一条悍勇的大汉,恐怕整个江南鲜有对手!”

    此时赵皓和杨芳也登下了马车,见得众人已经杀了进去,与王珏和谢瑜一起迈步走向大门。

    而在来时的路上,他已经吞了5颗生力丹。

    生力丹(小):服用后可增加臂力10斤,永久效果,每人限服5颗,须2000功德值兑换。

    这是朱雀阁中唯一的一颗永久效果的丹药,服了5颗小生力丹之后,赵皓只觉全身蓄满无穷的力量,大有力博虎豹的雄心,当然这只是他自己yy的想法,其实此时他的武力不过升到60而已。

    四人进了大门,绕过两尊石狮子,刚好看到方七佛和赵云等人正与率众而来的阴义相遇。

    阴义手提长刀,奔跑在最前,指着方七佛等人喝道:“盐帮在此,何人如此嚣张!”

    方七佛也不答话,手中的长刀在空中划过一段闪亮的光弧,如同闪电一般奔向阴义。

    阴义大惊之下,急忙挺刀相迎。

    咣~

    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激荡而起,震得四周的众人耳膜嗡嗡直响。

    方七佛纹丝不动,而阴义却连人带刀,后退了六七步,全身气血翻腾,差点摔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阴义站稳,方七佛疾步跟上,飞起一脚,快如闪电一般踢中阴义的胸口,只见得阴义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那一百多斤的巨大身躯忽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摔落在地。

    噗~

    阴义再也承受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但也算是个狠角色,虽然身负重伤,依旧一个鱼跃挺身而起,高声喊道:“撤,快撤!”

    其实不等他喊,那些盐帮的帮众见得自己敬若天神般的帮主,竟然非这猛人一合之敌,而且两招就被打得吐血,早就惊得两股战战,听得阴义一声喊,忽的一声呐喊,纷纷提着兵器,四散奔逃而去。

    而阴义也顾不得地上的长刀,飞身朝围墙边疾奔而去,奔到墙下,一个鱼跃攀住墙头翻身而过,迅疾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方七佛也不追赶,而是一把从身后提起那报信的小道士,厉声喝道:“速速带路!”

    那小道士何曾见过如此猛人,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奔跑在前,引众人往园中一处楼阁而去。

    那破败的楼阁的大堂之中,一个炼丹的高炉里正烈火熊熊,用的居然是上好的焦炭,高炉上望着一个大鼎,里头不知甚么东西,发出难闻的药味。

    在高炉的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上百个童子,都是四五岁左右,一个个都已昏迷了过去,而在他们的面前,则放着两个大巨大的铜盆,一个铜盆里放着一柄锋利闪亮的杀猪刀,一个铜盆里则装着清水。

    进入大堂的众人,纷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深深的知道,假如自己晚来一步,将会发生甚么样的惨绝人寰的事情。

    哇~

    赵皓忍不住捂住肚子,低头干呕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