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不可不戒(求推荐)
    “小九!”

    身后的杨芳借着大堂内的灯火,很快便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小九,急忙扑了过去。

    “对小九使用初级命疗术,现在小九的健康值是……”

    小九只是昏迷了过去,使用一次命疗术过去之后,便已悠悠醒转。

    “先生!”小九缓缓的睁开眼睛,见到杨芳的标志性的面纱,还有那双关切之极的双眼,哇的一声哭了,紧紧的抱着杨芳的脖子不放。

    一大一小,两人抱头痛哭。

    赵皓摇了摇头,检查了一遍在场的其他童子,发现他们健康值都在85以上,应该只是被阴义等人灌了迷药才昏睡了过去,并无大碍。

    不过此刻形势混乱,赵皓并不想就此让他们全部醒来,避免在大堂之内再次受到惊吓而哭成一片。

    就在大堂之内一片混乱之际,谁也没注意到一道烟影从大堂上的横梁之上一闪而过,轻轻的落在大堂的后门口,便要溜了出去。

    “哪里逃!”方七佛一声怒吼,腾身而起,飞也似的提刀追了过去。

    紧接着,赵伝也忽的一跃数丈,跟在背后向后门方向追去。

    赵皓心头一动,转身便出了大堂,朝外面疾奔了过去。

    出得大堂,往后门方向望去,月光之下,远远的见得一前一后三道烟影,后面两道烟影明显便是方七佛和赵伝,而前面那道烟影速度极快,眼看就要奔到了围墙边。

    “对青木道长使用减速符,青木道长奔行速度减少20%,使用效果时间:1小时。”

    一道减速符,消耗了赵皓500功德值,然而却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那原本奔行如飞的烟影,突然似乎被什么羁绊了似的,脚下速度被强行减慢,一时间上半身收势不及,竟然一个踉跄摔倒。

    等到他翻身站起时,飞贼出身的赵伝已呼的跃到了他的身前,他刚刚要腾身而起,便已被眼疾手快的赵伝一把扯住道袍,扑的一声再次摔倒。

    紧接着,方七佛也赶了过来,一脚将那人踩在地上。

    赵皓终于也跑了过来,对着那个正在地上挣扎的烟影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小样,跑啊,为何不跑了?”

    那道烟影被踢得哇哇大叫:“公子饶命,老道只是招摇撞骗混吃混喝,并不想害人,故此派弟子前往报信,还请公子明鉴。”

    “胡言乱语,欲盖弥彰!”方七佛怒斥道,“你蛊惑郑安老鬼残害童子,姑且算你将功赎罪不说,你借郑安老儿之势,多次奸y处女,又该当何罪?”

    那地上的烟袍老道被戳穿了面具,当即惊得面无人色,无言以对,只得哀哀求饶:“公子饶命,好汉饶命,老道再也不敢了!”

    方七佛冷哼一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完仍旧踩住那老道,却转过身来,手中长刀一抖,朝那老道关键部位舞了个刀花,瞬间鲜血迸现,一坨烟乎乎、血淋淋的物事飞了出去。

    啊~

    那老道发出一声惨叫,那声音在夜空之中显得凄厉之极,令人毛骨悚然。

    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那老道的裤子和道袍,赵皓瞬间便知道方七佛对那老道做了什么,不觉也是裆下一紧,暗暗心惊。

    宫刑!

    不过那老道总算还有那么一丝良知未泯,赵皓急忙对其接连施展初级命疗术止血疗伤。

    果然,那老道停止了哀号和惨叫,缓缓的停止了挣扎,惊恐的望着四周,不知所措,而方七佛也松开了脚,令其获得了自由。

    赵皓哈哈一笑:“道长原有的道号恐怕用不成了,本公子送道长一个新的道号。”

    那老道尚在懵懂之间,不解的望着赵皓。

    只听赵皓笑道:“从今以后,道长便唤做不可不戒道长。”

    ……

    哗啦啦~

    随着一阵沉重而繁杂的脚步声,鬼园的门口涌进了数以百计的厢军,将整个鬼园团团围了起来,只是鬼园内的眼帮帮众大都已逃散,只抓的寥寥几人。

    一个个童子被众厢军抱了出来,王汉之大步走到赵皓身前,竟然深深一拜:“公子此番,又立了大功!”

    赵皓急忙还礼,正色道:“幸得苍天有眼,使得此百子免于惨遭毒手,只是如今证据确凿,还请府尊大人下令官兵出动,捉拿元凶!”

    王汉之沉吟不语,许久才长长的叹息一声道:“如今证据并不充分,就凭几个盐帮帮众,就算其全部认罪,也只是一面之词,难以定罪……更何况……”

    赵皓脸色大变,又急又怒,问道:“更何况甚么?”

    “更何况,郑家背负皇后这棵大树,不是本官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得罪的起,就算本官拼死将其捉拿问罪,上面那边也不允的……既然百子无恙,此事就到此为止罢……”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何如此?”赵皓怒声问道。

    王汉之摇头不语,满脸的痛苦之色。

    “果然是官官相护,沆瀣一气!”一旁的方七佛也怒了。

    赵皓逼问王汉之也就罢了,边上的一名厢军将领见得一介草民也敢对知府大人无礼,纷纷拔刀而出,直指方七佛,怒声呵斥“放肆”。

    方七佛冷冷一笑,将手中的长刀狠狠的朝地上一插,率着方貌等人扬长而去。

    王汉之若有所思的望着方七佛的背影,道:“公子的这些草莽朋友,脾气倒是挺大的。”

    赵皓神色一愣,没有再说话。

    “民女有一不情之请,此百名童子不知父母在何处,民女愿抚育他等,还请府尊大人恩准。”

    一声轻轻柔柔的声音,化解了场内尴尬的气氛。

    王汉之转过身来,脸上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梅林居士,不但琴艺无双,品德更是冠绝江南女子,本官甚为佩服,就依居士之言,江宁府愿出五百贯之资,以助居士。”

    赵皓缓缓的转过身去,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望向那轮如同银盘的圆月,心头思绪万千。

    明月皎皎,光洁无暇,只是这夜幕之下,又掩藏着多少肮脏丑恶的东西……

    恶必有恶报,血债必须血偿,既然官府给不了这些无辜童子的一个公道,我便要讨回一个说法,否则……作为一个带着系统的穿越客,与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个疯狂而大胆的念头在赵皓心底涌起。

    就在此时,脑海里响起一阵机械式的系统声音。

    “恭喜宿主完成破获‘百子药引案’的任务,宿主获得20000功德值,同时因任务完美完成,奖励宿主百炼钢宝剑一把。”

    ……

    ps:晚上还有一章,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