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魏武卒
    刹那之间,方腊等人只觉眼前一烟,然后便被人包围了起来。

    就连那悍然挡在赵皓马头之前的方书,背后也被一把兵器抵住了后腰,丝毫不敢动弹。

    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头戴战盔,身着重甲的悍卒,有的左手持盾,右手执长戟,有的手执重弩,腰悬长剑,都是身材极其魁梧雄壮之辈。

    巨盾如墙,长戟如林,又有重弩如云,箭镞如雨,将方腊等人围得水泄不通,动弹不得。

    魏武卒!

    魏武卒,是吴起训练的精锐步兵。当年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的奇功伟绩,杀得大秦国都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步卒,都是“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的猛人。

    刹那间,形势逆转,将方腊等人惊得面无人色,只觉末日来临一般。

    要知道,这可是整个睦州明教的主力,突然被重兵重重包围,如同刀俎下的鱼肉一般,简直就是要团灭的节奏。

    不但方腊等人陷入一阵凌乱和恐慌之中,就连赵云也满脸震惊之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知道,这数百盔甲严明的悍卒,为何会突然自天而降,出现在山谷之中,这已明显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赵兄欲将我等献与官府乎?”率先回过神来的方七佛,艰涩的问道。

    纵然他武力97,但是在密集的箭镞瞄准之下,面对着如林的长戟,对手还是阵列严明的重甲步卒,任他如何武艺高强,也难以施展。

    就算他能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方腊等人是决计一个都走不出的。

    其实,赵皓这一刻,还真动了那么一点心思,想把方腊这只明教的核心团队,来个团灭。

    除了方七佛,他一个都不想留!

    只是,他心中却知道,这些阵势只是吓人的,在场的很多都算历史名人,魏武卒根本就不可能对他们真正发起攻击。

    一旦斩杀不尽,不说别的,就算走了方七佛一个,不管两人私交如何好,也必然反目成仇。凭着方七佛的武力,赵府的高墙大院,恐怕是挡不住的。

    所以……他也就虚张声势而已。

    赵皓冷哼一声,翻身上马,冷冷的、鄙夷的望了方腊一眼,朝赵伝使了个眼色,两人齐齐纵马而出,奔向山谷之外。

    夜空中传来赵皓的声音:“半个时辰之后,军马自撤……从今以后,恩断义绝,大道朝天,各走各边……”

    马蹄声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山谷口。

    众人听得赵皓并无杀他们的意思,这才心头一块大石落地,纷纷打量起这只自天而降的兵马起来。

    “他等从何而来,似乎并非官军的甲衣式样!”

    “我的天,居然是青铜甲,这是何处来的兵马?”

    很快,众人便发现情况不对劲,愈发凌乱起来。

    这年头,还有穿青铜甲的兵马……

    一个猥琐的身影,自方腊背后窜了出来,正是不可不戒……青木道长。

    他径直走到领头的那名将领身前,见得那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愈发大胆,开始循循善诱起来。

    “诸位,当今圣上昏庸无道,朱贼更是借花石纲祸乱江南,民不聊生,十室九空、生灵涂炭……诸位不若弃暗投明,加入我明教,共襄义举,共成大事!”

    那领头的将领,木然的回答道:“在下大魏吴起,率武卒两百在此,只听主公之命,还请阁下免开尊口!”

    “吴起,魏武卒……”

    在场的许多人听不懂,但是方腊、方七佛、青木道长、方肥等人却听得懂,瞬间凌乱了起来。

    方七佛叹道:“赵公子,果非凡人,大哥还是莫要招惹为妙……”

    而那一向装神弄鬼的青木道长,更是双目失神,喃喃自语:“听闻道法高深者,可撒豆成兵,而赵公子却可召唤古时兵马,真神人也!”

    ……

    驾驾驾~

    赵皓和赵伝两人,如蒙大赦,飞也似的打马飞奔而行。

    赵皓吞了一本马术基础技能书,骑术也算是上佳,倒也不是费力。

    他一边挥着长鞭,驱着健马狂奔,一边回头对赵伝说道:“伝叔,今日之事,你知我知,莫要入第三人之耳。”

    “公子放心。”

    两人不再言语,继续打马前行。

    这种事实在过于奇异,已脱离了正常人的认知,赵皓无从解释。

    只是对于赵伝来说,也不需要解释,他原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也是个极其知道分寸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极其尊敬自家公子的人。

    这也就够了,多说无益。

    两人一来一回,尚未到半个时辰。

    那些家将家奴们,一个个六神无主,尚在焦急的等待着,见得赵皓和赵伝两人并辔而来,终于放下心头的大石,齐齐欢呼起来。

    赵皓也懒得与他们说太多,只是将马递还给了家奴,钻进了马车之中,一屁股躺坐在松软舒适的坐榻之上,如释重负。

    虽然健康值已恢复到80以上,算得正常健康之体,而且由于吞了生力丹和几本武力技能书,武力已达到了60.,也算是颇具悍勇之辈。只是身子骨仍旧比不得方腊等草莽粗人,这一折腾下来,终究是有点累了。

    眼看又行了五六里路,天色已渐渐烟了,不过那城门已远远在望了,赵伝等人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叩嗒嗒~

    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前头影影瞳瞳的出现一片烟影,只见得数十骑如风而来。

    赵伝不禁脸色大变,急声喝道:“保护公子,准备迎战!”

    说完率先拔剑而出,一马当先,迎向来者。

    轰隆隆~

    来者足足有二三十骑,一个个面蒙烟布,手执利刃,一直奔到赵府人马的二三十步外才停了下来。

    赵伝长剑直指,高声喊道:“来者何人,意欲何为!”

    对面那一字排开的骑兵之中,一人飞马而出,冷声道:“特此来取赵皓的人头,留下马车,你等便可走了!”

    说完一挥手:“杀!”

    呼喝声大起,那二三十骑纵马疾奔而来,一把把雪亮的钢刀高高的举起,恶狠狠的向赵伝等人杀来。

    赵伝不禁勃然大怒,手中长剑一举:“留几人保护公子,余者随我杀!”

    除了两名家将以及三四名家奴守护着赵皓的马车,其余的家将家奴们,纷纷跃马扬刀,跟在赵伝的身后杀了过去。

    赵伝一马当先,手中长剑迎着一名敌军骑兵一舞,两马错镫而过时,那人便惨叫一声,从健马上摔落下来,那条拿刀的臂膀已被削落在地,鲜血喷涌。

    其余众人,原本还有点畏手畏脚的,见得赵伝如此勇悍,不禁士气大振,纷纷举刀与来敌激烈的厮杀在一起。

    说是激烈的厮杀,其实除了赵伝和几名家将出手狠辣以外,余者却是与对手兵器一碰即错马而过,浅尝辄止。

    这些家奴并非战兵,自然没有那种一言不合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戾气,而对手也是如此,不敢玩命砍杀。

    对方的阵营中,倒也是有几个狠人,正拼死与赵伝纠缠,但是终究被赵伝的悍勇所慑,很快又有一人被劈落于马下。

    那落马者半边头颅都被赵伝劈飞了,脑浆在空中喷洒得众人身上到处都是,惨烈至极。

    这种场面,若在战场上,自是司空见惯,但是来者很显然并非久经沙场、看惯生死的悍卒,见得地上那人死的极其惨烈,一时间都心惊胆寒起来,竟然纷纷避让,不敢与赵伝交锋。

    眼看赵府中人,在赵伝的率领下,很快便占了上风,意外发生了。

    咴咴咴~

    一阵暴烈的骏马嘶鸣声,在夜空中激荡而起,只见赵皓所乘的那辆马车,拉车的骏马突然发起疯来,撒开四蹄,朝东面疯狂的奔驰而去。

    那些守候在马车旁边的家将家奴们。原本正在聚精会神的观战,随时准备应对有人偷袭,却不料到他们守护的马车突然发生剧变。

    就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际,那两匹七尺多高的百里挑一的骏马,已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拉着车厢和赵皓,消失在夜空之中。

    “公子!”赵伝惊得魂飞魄散。

    “快追!”

    那些家将家奴们也乱了阵营,纷纷一窝蜂的向东面奔去。

    就在此时,敌方领头者嘶声大吼:“缠住他等,敢后退者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