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刺杀(二更求推荐票)
    那辆马车在城郊的原野上急速奔驰而行,赵皓心中也有千万匹羊驼在呼啸而行。

    马车夫玩了一出无间道!

    马车夫老陈,四十多岁,也在赵府上干了六七年,一向温顺老实,却突然就变了节。

    赵皓虽然有遇人查属性的习惯,但是却没将马车夫这种角色列入关注的名单里。

    看来,此次若大难不死,必须将全府上下都清查一遍。

    车辕前那两匹价值过千贯的健马,此刻成了赵皓心中的痛。

    这两匹七尺多的白马比起赵伝等人的战马都要雄健,速度自是也要快的多,在老陈疯狂的鞭笞之下,更是速度极快,将猝不及防的赵伝等人远远的甩了开来,消失在赵府中人的视线中。

    提升到了极致的马速,将赵皓颠得头晕脑胀,幸亏身体状态基本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否则光这一通惊涛骇浪般的颠簸就能要掉赵皓半条小命。

    这种玩命的奔驰,使得赵皓也难以下定干掉车夫的决心,虽然他武力已达60,要干掉那车夫易如反掌,但是自己终究不是老司机……老车把式,那失控的马车若是翻了车,或许也能要掉自己半条命。

    “老陈,我赵家待你不薄,你岂可背叛我赵家?”赵皓问道。

    “公子,休得怪老奴了……老奴一家老小的性命都捏在盐帮的手里……老奴也是被逼无奈啊……”

    那老车夫一边拼命的鞭打着马匹,一边哭丧着脸回答道。

    盐帮果然无耻至极……只是这么简单的手段,电视剧里出现无数次的剧情,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赵皓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把车停下罢……我保你全家安然无恙,难道我赵、王、谢三家,还有官府,还抵不过他盐帮?”赵皓道。

    老陈无奈的叹道:“公子……你如今是自身难保,如何保得我全家?老奴一旦停下车来,全家老小就没命了……”

    赵皓冷笑道:“如果本公子有个三长两短……你全家老小就能保得住?我赵府三代单传,若是到我这一代没了,包你全家死无全尸,碎尸万段!”

    老陈:“……”

    别人不知道,老陈在赵府六七年,岂能不知道赵府上下对赵皓的宠爱?

    他初时只想着全家老小的安危,而且赵家人一向对下人并不苛刻,在盐帮的高压威逼之下,一时忽略的叛主的后果,此刻想起来已是心中胆寒,汗流浃背。

    赵皓又道:“你若停下车来,就算救不得你全家老小,我出万贯钱粮……给你娶十房如花似玉的妻妾,还怕不能开枝散叶,儿孙满堂?”

    这一句话,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大得足以令老陈舍弃全家老小的性命……

    只见得老陈一拉车闸,那马车登时在地上滑行发出吱吱吱的激烈的刹车响声,而老陈也拼命的拉着缰绳,身子往后极力的扯动。

    赵皓见状,也腾身奔到老陈身旁,帮他一起扯住缰绳。

    马车在地面上拖动着,带动一溜的尘土,但是马速越来越慢,那两匹发疯的马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咴咴咴~

    突然那两匹骏马发出两声暴烈的嘶鸣声,马车终于彻底停了下来。

    然后赵皓便看到那两匹价值千贯的骏马缓缓的倒了下去。

    马车之前,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端坐在马背上,缓缓的收起了长弓,冷眼望着赵皓和老陈两人。

    虽然来者面蒙烟布,但是在系统面前却无所遁形。

    盐帮帮主阴义!

    紧接着,在他的两旁,又聚集了四五道身影,借着月色可见来者个个长刀快马,极其彪悍。

    “老陈,干得不错。”阴义阴测测的笑道。

    “莫要伤我家公子!”老陈嘶声道。

    此刻的老陈,有了赵皓那句承诺,公子的性命已比他全家老小的性命重要得多。

    咻~

    阴义张弓一举,手起箭落,老陈便扑通一声中箭落于车下,惊得赵皓一个翻身,跃入车内。

    阴义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大笑:“赵公子不必担心被一箭射杀……不将公子凌迟处死,岂能泄我心中之恨?”

    说完,一挥手,身后的众人便已将马车团团围困了起来。

    赵皓自知躲不过,反而冷静下来,整了整衣裳,缓缓的走出了车厢,登下马车,指着阴义冷声道:“阴义小儿,本公子乃大宋宗室,天潢贵胄,你敢杀我?”

    阴义神色一愣,随即又是一阵大笑:“公子果然好眼力……不错,老子就是阴义,特此来取你赵皓小儿之命!天潢贵胄?老子将你碎尸万段,扔到秦淮河中喂了王八,这账也只算在老陈身上。”

    对方杀机已起,赵皓自然也不再废话。

    一道刀光,突然从阴义背后袭来。

    噗~

    刀光闪过,阴义胯下的健马马头被狠狠的劈落了下来,那马身也扑的一声摔倒在地,而马背上的阴义却一个翻身,早已跃落在地。

    再一次偷袭失败……长期混迹江湖的悍匪,对杀机的敏锐感远远强于常人。

    嗷~

    那名战将怒吼一声,提起战刀,继续朝阴义扑去,惊得神魂未定的阴义急忙举刀相迎。

    当~

    金铁交鸣之声大起,两刀相交,两人齐齐倒退了一步,然而那战将没有丝毫的犹豫,一稳住身形,便又狂扑了过去。

    击杀阴义,不死不休!

    这是赵皓对召唤武将发出的指令,所幸的是阴义终究算是无名小卒,声望不足以免疫召唤符攻击。

    先轸,武力80……这样威震春秋时代的名将,阴义连给先轸的部曲提鞋都不配,然而武力居然比阴义还低1点,也是醉了……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阴义一边与先轸厮杀在一起,一边怒声喊道。

    击杀赵皓,原本只需他一人动手便已足够,只是一向老成持重的他,最终还是带了四名帮手。

    杀!

    四名盐匪齐齐拔刀而出,呈半包围形朝赵皓扑击而来。

    一个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纨绔公子,且手无寸铁,面对四个手执利刃、穷凶极恶的江湖悍匪,这看似已是毫无悬念的结果。

    而对赵皓来说,这也几乎是一个死局。

    猛兽召唤符冷却时间为一个月,尚需要五天时间才可再次使用。

    至于精兵召唤符……两百魏武卒尚将方腊一伙堵在山谷之中,远水救不得近火。

    四名悍匪手执长刀狂奔而来,眼看靠近赵皓十步之内时,手中的长刀又高高的举了起来,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耀着阴冷的光芒。

    就在那一刹那,赵皓突然也举起了双手。

    不是投降,而是对准了奔跑在最前的两名悍匪。

    咻咻~

    两道寒光自他的袖中激射而出,如同流星一般,一闪而逝。

    噗通噗通~

    那两名奔跑在最前的悍匪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

    袖中弩,兵甲铺出品!

    吞了初级箭法技能书的赵皓,十步之内射敌,例无虚发,尤其是偷袭。

    两箭杀敌,赵皓又迅疾将双臂瞄准了另外两人……

    后面那两人很显然身手要比前面两人好得多,在急速奔驰之下,依旧能就地一个翻身,迅速卧倒在地。

    抬起头来时,赵皓已撒腿狂奔……袖中弩一次只能单发一箭,刚才只是个假动作,待得对手避让之际,他已将那成为累赘的袖中弩扔在地上,走为上计。

    追~

    两人受到戏弄,勃然大怒,当即腾身而起,拔腿发力狂奔,恶狠狠的追杀了过去。

    夜幕下,三人角逐脚力,两追一逃,很快便跑出了两三百步。

    若是在平时,赵皓哪里跑得过对手?只是如今他给自己了加了加速符,又给对手加了减速符,很快便将对手甩出了四五十步。

    “你继续追,我回去乘马!”一人见势不妙,高声喊道。

    “好!”前面那人应道。

    赵皓听得真切,蓦地停住脚步,稳住身形,缓缓的转过身来。

    就算给对方的马加了减速符,自己也决计是跑不过四条腿的健马,唯一的生机便是趁对手落单,逐个击破。

    追来的那人,是盐帮的一名舵主,身手仅次于盐帮三位堂主和帮主阴义,纵然落单,又岂会将赵皓放在眼里,只是多了几分戒备而已。

    夜幕下,赵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子凝立不动,淡然的望着越奔越近的盐帮舵主。

    一个武力69的悍匪!

    那人终于奔近赵皓十步之内,赵皓再次举起了双手,那人急忙停住脚步,横刀挡在胸前。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赵皓突然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双手捂住肚子缓缓的蹲了下去。

    那人愣住了,只迟疑了一瞬,便举刀朝赵皓恶狠狠的扑杀了过去——赵皓双手已无威胁,他岂肯坐失良机。

    一道寒光从赵皓背上激射而出,三四步的距离之下,根本避无可避。

    噗~

    那名舵主的喉头上已插上了一枝箭镞,鲜血崩现。

    那人捂着喉头,喉咙里咔咔作响,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指着赵皓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赵皓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

    马蹄声响起,远处一骑如风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