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服输
    宝慈宫,皇后寝宫。

    大殿之上,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子端庄正中,只见她珠冠凤裳,生得端庄秀丽,神态庄严,确有母仪天下之姿。

    此人正是当朝皇后郑氏,正望着案几前的一封信笺,娥眉微蹙,若有所思。

    在她的左下立着一人,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身着朝服,肃然而立。

    许久,郑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那名老年官员,问道:“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那老年官员便是郑氏的父亲,郑安的长子郑绅,听得郑后问话,愤愤然道:“赵、王、谢三府联合打压我郑家,已是欺人太甚。那赵皓本为宗室身份,我郑家又是官家姻亲,理当向着我郑家才是,其反而极力与我郑家做对,不予其教训,岂非无法无天?我又闻其屡屡对百姓施予小恩小惠,令百姓感恩戴德,颇有窃取民意之嫌,不可不防啊。”

    郑后默然不语,许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家本贩私盐出身,如何比得赵家宗亲,王、谢数百年望族?女儿闻我郑家在江宁已侪身于四大府之一,富不可言,何也?无非圣恩浩荡,女儿承蒙圣宠,江南臣民尽皆礼让几分罢了。女儿既为皇后,当以德服人,涉及我家之事,更当避嫌为是,岂可强自出头?”

    说完,她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女儿听闻祖父在江南名声并不佳,尤其是传言欲以百子为药引治疾,更是恶名远扬……幸得未引起民愤,否则一旦闹得不可收拾,传到官家耳中,则又如何?”

    郑绅目瞪口呆,默然不语。

    郑后声音已变得空幽起来,缓缓的说道:“两位兄长,富庶如此,已足矣……两个侄儿,在江宁厮混终非正道,不若都让其进太学就读,将来混个一官半职,也算对两位兄长有个交代,至于其他恩怨纷争……女儿终究是干涉不得,希望父亲也最好不要干涉。”

    郑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得怏怏告退。

    郑皇后,在赵佶为端王时和王氏二人共侍奉之,赵佶即位后封贤妃,其后又晋贵妃。郑氏性端谨,自入宫后喜好读书,章奏整理得井井有条,赵佶十分喜欢她的才华。

    王皇后逝世后赵佶于政和元年十月册立郑氏为后,后来有宫人为她制作冠服,郑皇后深明大义,其时国库不多,冠服又奢侈,于是命宫人改制贵妃时的旧冠。

    其虽起于盐贩之家,却终究也算得一代贤后,只是靖康之耻,大宋后妃尽为金人所掳,算不得善终,却是遗憾。

    至于郑安等人,仰仗皇后的荫庇,为祸江南,却都是蒙蔽皇后进行的,并非郑后本意。

    ……

    郑府,大堂。

    郑府的家主之实权,终于落在郑青的头上,使得郑青在祖父归西之后,倒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

    只是,二弟郑宏终究是不服,郑青自是想做一两件大事,让郑宏心服口服。

    郑安之死,直接原因与赵皓是否有直接关系尚不得而知,但是赵皓破百子药引案让郑安的病失去治愈的机会,粮荒案又让郑家折损近百万贯家财,这些使得郑家的子孙们早就将赵皓列为眼中钉。

    为了拔掉赵皓这颗眼中钉,震慑王谢两家,郑青是使出了全身解数。他一面修书加急传往京城,向叔父和皇后求助,一面下令阴义和盐帮上下,全力追杀赵皓。

    如此一来,赵皓就算不死,也得被调遣入汴京,过着如同软禁一般的日子,这一辈子就废了,再也无法在江宁与郑家做对。

    然而,此刻的郑青,却是极为的不爽和震怒。

    祖父一首创立的江南盐帮,虽有帮主,其实还是听郑家家主之令。不料盐帮威震江南烟白两道,号称江南第一帮派,如今却认怂了。

    阴义战死,第一堂主陈亮也莫名其妙的被人砍掉了脑袋,那日带人阻截赵皓的堂主李原,成了新任的帮主,上任不过七八天。

    然而,此刻立在他面前的,并非盐帮帮主李原,而是原有的堂主中硕果仅存的堂主展飞。

    展飞此人,武艺不错,且老成持重,但是霸气不足,稳重有余,又没有太多的野心,虽然一向规规矩矩,深受信任,却并非盐帮帮主的合适人选,所以郑家终究是选择了野心更大,心狠手辣的李原为帮主。

    “昨夜一夜之间,盐帮总舵几乎全军覆没……”这是展飞给郑青带来的消息。

    郑青听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失声问道:“那李帮主呢?”

    “李帮主亦殉职……”

    “何方人马,如此大胆妄为,莫非是明教?”郑青惊得面无人色,嘶声问道。

    “不是人,是妖,是恶妖……”展飞眼中露出惊恐至极的神色,颤声答道,全身忍不住战栗起来,似乎有恶鬼正向他扑来。

    接下来,他的声音如同梦呓一般:“冷火……无数的冷火扑来,不等你做出应对,便已毙命……那冷火四处飞散,将总舵各处的弟兄们逐个击破,不到两炷香的功夫,弟兄们便已死去大半……我幸得躲于桌底之下,未被其发现,故此得以逃得生天。”

    “李帮主被五六团冷火围攻,虽奋力击落两团冷火,仍然不能幸免于难……总舵处的弟兄们除了趁早逃出的,其余全部殉职……”

    郑青惊得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问道:“可看清是何方妖物?”

    “那妖物如同火焰一般,飞来飞去,被击落在地上的也是鲜红一团,看不清模样……最后,最后竟然突然全部消失……就连落在地面上的妖物也全部消失不见……”

    展飞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恐惧:“赵家小儿,绝非常人……那日在如意街,莫名出现妖物,恐怕也是其所为……老官人所遇妖蟒,也绝非偶然……”

    郑青脸色变得煞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展飞硬着头皮,嗫嚅了几下,继续说道:“如今之计,只有向赵家求和,否则……否则我等均死无葬身之地,盐帮兄弟虽然勇猛,又岂可与妖魔相斗?”

    郑青突然暴怒起来:“我当报官府,将此妖人擒获,一把火烧死!”

    展飞摇头叹道:“一切皆为猜测,有何证据证明此乃赵公子所为?”

    郑青再次语塞。

    就在此时,门外有人道:“李管家自京城而回,求见大官人。”

    郑青眼中突然又大亮起来,急声道:“速速进来!”

    那胖的如球一般的李管家,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朝郑青施礼之后,恭恭敬敬的递上一封书信。

    皇后的亲笔书信!

    郑青急忙拆开信封,匆匆浏览一遍之后,眼中的亮光又黯淡了起来。

    许久,郑青才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既然圣人(宋对皇后的称呼)都如此说,就放过赵家罢……备轿,我欲拜访府尊大人。”

    ps:抱歉……昨日去**逛了一圈,实在太累,原本欲回来怒更两章,结果却睡得像猪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