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笑声高处哭声高
    (天色未亮,便算是晚上……不算食言)

    赵皓眼见得那人已然混入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仍旧不甘,快步追出门外,抬头朝大街上望去,只见满大街熙熙攘攘的人流,哪里还见得那大高个的身影,虽然暗自觉得可惜却也无可奈何。

    施耐庵的那部小说,一百零八将中倒有七十二人是生造出来的,就算是《大宋宣和遗事》也不可信,所以赵皓对宋江起义的三十六人的名单,除了宋江之外,其余的名字都是持怀疑态度,毕竟那三十六人的名单也是有不同版本的。

    如今,名单中一个赫赫有名者,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武力极高,叫他如何不激动?

    可惜一个转眼,便失之交臂,赵皓只得怏怏而归。

    刚刚回到府内,谢芸便将他叫了过去,递过一张大红请柬,笑道:“本州府尊大人有请,却之不恭,去看看也好。”

    赵皓在杭州大街上无所事事的溜达了几天,中规中矩,老实本分的很,没整出啥幺蛾子,谢芸心中也放下心来。

    赵皓疑惑的打开那张大红请柬,却是杭州知府蔡銎府上送来的。

    蔡銎,在水浒中称之为蔡京第九子,其实是第六子。

    蔡京只有八个儿子,其中第六子和第八子未有史载,其实是其余六人都是大学士或者学士,唯有蔡銎和老八不学无术,靠的是父亲的荫庇才得以为官,所以声名不显。

    三日之后的冬至节,蔡府于西湖之上举办冬至诗会,邀请赵公子参加。

    赵皓虽然并无官身,但是毕竟是大宋宗亲,如今驾临杭州,蔡銎府上得知消息,向蔡銎禀报之后,也给赵皓发了一张请柬。

    诗会这玩意,赵皓并不喜欢,因为他本身并无诗词功底,只是一昧抄诗,终究是有点尴尬,万一遇上刚好没有应景的诗词,则更是丢人丢大发了,所以赵皓一向是尽量避免参加这种场合。

    只是,这一次,赵皓却不得不参加了。

    除了蔡銎,他还探知,与会的还有一位贵宾,那便是朱勔。

    赵皓心中很想看看那个被列为“六贼”之一,祸乱了整个江南二十年之久的奸贼,到底长得啥样。

    最重要的是,如果得假以机会,能将朱勔教训一番,甚至做掉,那才是大功德一件。

    ……

    冬至又名‘一阳生’,是中国农历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冬至俗称“数九、冬节”、“长至节”、“亚岁”等。

    唐宋时,以冬至和岁首(春节)并重。《东京梦华录》云:“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一年之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祝往来,一如年节。”

    甚至某些地方还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

    杭州城中,天气越来越凉,但是却丝毫阻止不了士子文人卖弄风骚的兴致,在冬至这种大如年的节日,更是少不了大大小小的诗会。

    蔡家一向以书香门第称著,一门八学士,虽然蔡銎本身不学无术,却依旧阻挡不了他那一颗风骚的心,所以在冬至佳节,举行了一场隆重的诗会。

    参加这次诗会的,非富即贵,当然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贵客要到来,那便是威远节度使朱勔。

    诗会在一艘大船上进行,这原本是一艘运石头的大船,比起寻常的画舫要大了好几倍,根本无须像谢家那样将几艘画舫连在一起,便已足够迎接过百人的宾客。

    今天的诗会比起往日的诗会似乎更为重要,所以那些预约好的青楼的头牌都早已过来,而那些士子书生,也随后早早入席。

    赵皓自然也不敢托大,带着赵伝和梁烈两人,随着一干士子书生登上了船。

    他头戴白玉冠,身着一袭紫衫,长身玉立,一米七八的个子在众人丛中显得超逸绝伦,一时引起不少人纷纷侧目,不少人在打听这是哪一家的公子。

    此时的会场已来了不少人,在梁烈递上请柬之后,便有人急忙迎了上来:“赵公子,这边请!”

    这一声“赵公子”,又引得四周一片惊奇的目光,杭州城姓赵的原本就难见,而能称为“赵公子”且受到府尊大人邀请的更是头一次,使得众人愈发好奇,纷纷猜测赵皓的身份。

    就在此时,突然赵皓心头莫名的感觉到一缕寒意,这种寒意是在当日阴义刺杀那个晚上才出现过一次。

    他蓦地回头,正见得一名身材高大的身影转过头去,看打扮应该是郑府雇来的布置会场的帮工。

    赵皓心底蓦地一跳,急忙趁那人尚未离开之际,查询了那人的属性,不觉心中又激动起来。

    此人正是前日他要寻找的那名好汉,想不到在此地又遇上。

    赵皓心中正踌躇之际,那人又已离开了会场,消失不见。

    刹那间,赵皓心头有一种预感,今夜将是杭州的一个不寻常的夜晚,那人混入诗会之间,必有所图,不是冲朱勔而来,便是冲蔡銎而来,抑或两人皆有图之。

    一身华服的蔡銎一出现,便引得众人齐刷刷行礼道:“恭迎府尊……”一时间连乐曲、嘈杂之声都戛然而止。

    赵皓抬头望去,只见他蔡銎中等身材,但是一双眉毛倒竖,倒吊三角眼,鹰钩鼻,面带阴鸷之色,所谓相由心生,一看便是一副奸贼模样,令人望而生畏。

    蔡銎,蔡京第六子,新任杭州知府不过半年多,便无恶不作,欺男霸女,尤其是喜欢强抢民女,但得看上哪家女子,便使人强行抢到府上去施暴,不少刚烈的女子当场寻了短见,杭州城中百姓恨之,称其为“蔡虎”。

    蔡銎与一名四十余岁的华服中年人并肩而来,那人却是相貌堂堂,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浓眉大眼,脸型方方正正,白面有须,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气,比起蔡銎的卖相要好看得多。

    “朱勔,武力:35,智力:76,政治:53,统率:34,健康值:87。”

    自来是人不可貌相,此人看似翩翩君子,生得一副好皮囊,却是祸害荼毒江南二十年的巨贪,名列六贼之一。

    就在此时,赵皓突然又看到了那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蔡銎和朱勔两人不远处,约十余步,那神态颇有点虎视眈眈的味道。

    赵皓心头一跳,不会就此动手吧!

    那人似乎也踌躇了一下,然后被一名杂工拉走了,赵皓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除了蔡府的家奴,四周还有杭州府的厢军中的精锐在船上护卫,除此之外,赵皓又见得朱勔身旁七八名身着锦衣、腰配单刀的护卫,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个个武力都在70以上,纵然那人武艺高强,但是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之下,想要刺杀朱勔,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只不过,莫说那人,赵皓自己此刻也动了杀念。

    从江宁往杭州这一路所见所闻的惨景,太湖上那悲凉而绝望的歌声,使得他从确认朱勔的身份那一刻起,便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将这厮灭了。

    只是,这厮名列六贼之一,召唤符所召唤出的猛将精兵猛兽,对他根本不起作用,若想刺杀朱勔,除非真枪实刀的将其干掉。

    随着蔡銎和朱勔的入席,宴会逐渐进入了**阶段。

    那些头牌们歌的歌,舞的舞,纷纷登台献艺,而在场的宾客们也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一片热闹欢腾。

    名为诗会,自是少不了诗词。那些士子文人几杯热酒下肚,便诗意上涌,纷纷寻章摘句拼凑诗词,一时间不少称为上佳的诗作,经过场内的杭州大儒们评判甄选之后,又递到了蔡銎和朱勔那里。

    蔡銎是个实打实的草包,但朱勔虽然精于玩石,但是也颇有几分诗词造诣,见得好的,便让人宣读一番,然后挂起来,以供众人欣赏。

    这样一来,众杭州才子纷纷动了争强好胜之心,个个搜肠刮肚,或摇头晃脑,嘴里念念有词,或奋笔疾书,一挥而就。

    诗会的气氛逐渐到了巅峰之际,赵皓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双眼只是在四周的下人里面搜寻,意欲搜到那道身影,奈何却再也不见。

    “诸位,今日在座之中,有一位来自江宁府的贵客,便是江宁赵府的赵公子。”

    “听闻赵公子文采风流,才名冠绝江宁,不若请赵公子现场著诗一首,也让我等杭州士子瞻仰瞻仰,如何?”

    不知何时,突然有人站了出来,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令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朝赵皓这边望来。

    赵皓正在愣神呢,根本就没注意到那人在说什么,一直到旁边的梁烈提醒,才发现有人在跟他说话。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便见得四周议论纷纷,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到了自己身上,就连朱勔和蔡銎两人也朝这边望了过来。

    赵皓朝那名杭州士子望了一眼,脸上不禁露出恼怒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旁边的梁烈也怒了,高声道:“我家公子乃大宋宗亲,天潢贵胄,岂与你等一般见识?”

    话音刚落,顿时引发了众怒,四周一片哗然。

    此刻,非但蔡銎的脸上挂不住了,即便是一向平和如水的朱勔也是满脸的恼怒之色。

    你这隔了七八房的宗亲摆什么谱?节度使大人如今可是官家面前的红人,就算是蔡知府,那也是相公家之子,难道还辱没了你不成?

    果然,朱勔身旁一名身着锦衣的家将,大步而来,走到赵皓的桌旁,恭声道:“节度使大人请赵公子留诗一首,还请切勿推却。”

    赵皓冷眼望了那人一眼,朱勔恃宠而骄,身旁的家将家奴个个都是锦衣玉带,后来朱勔东窗事发被斩,别的下人还好,唯独这些身着锦衣玉带的家奴均被抓入大牢,不得善终。

    赵皓缓缓的站了起来,朝朱勔冷冷的望了一眼,大步走向正中的案几,提笔蘸墨,挥毫如风,一书而就。

    “一樽美酒千人血,数盘佳肴万姓膏。人泪落时天泪落,笑声高处哭声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