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石破天惊的一刀
    四行大字,气势磅礴,力透纸背。

    蔡銎和朱勔两人,虽然才疏学浅,但是那四句诗的意思还是懂的,这词原本就是骂贪官的诗词代表之作,而且通俗易懂,便是朱勔身旁的护卫也看出了眉目。

    只是没有朱勔的指令,那些护卫终究是不敢动手的。

    于是大堂之内众人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赵皓扬长而去,无可奈何。

    这一首诗,不但狠狠的打了蔡銎和朱勔两人一耳光,更是打了在场的士子文人一记大耳刮子,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什么叫士人风骨,这就叫士人风骨!

    满堂的杭州士子,平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忧国忧民,嫉恶如仇,将士人的风骨,写在纸上,那是铁骨铮铮,宁死不屈。但是当真正的奸佞之臣出现在众人之前时,却集体哑火,反而文过饰非,尽是一些阿谀奉承、歌功颂德之辈。

    姑且不说赵皓的这首诗的水平如何,光这份气概,便已碾压了在场的所有人。

    朱勔望着赵皓扬长而去的背影,眼中露出极其怨毒的目光,整个江南之地,敢这么当众打他脸的,赵皓是第一个。

    其他人莫要说当面指责,就算是背后辱骂者,也都被他弄得家破人亡了。

    他的脸部急剧的抽搐了几下,终究是强忍了下来。

    宗亲,终究是宗亲,就算是隔了七八房,那也是赵家的血脉,如果只凭一首含沙射影的诗,就动手把赵皓拿下的话,一旦引起宗室的众怒,他朱勔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赵皓,却想得极其简单。

    朱勔真若是嚣张至极,敢对他动粗,他便豁出去召唤出一队精锐,将朱勔和蔡銎身边的护卫杀个精光,再亲手血刃这两个奸贼。

    只是,蔡銎和朱勔都比他想得多,所以那种极端暴力的事情终究是没有发生。

    于是满堂百余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公子出尽风头之后,华丽丽的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

    留下一个赵公子诗会怒斥奸佞的传说……

    ************

    夜已深,接近子时时分,西湖上那一艘艘画舫上依旧灯火通明。

    只是蔡家的那艘大船上的灯火却逐渐暗淡了下来。被赵皓这么一闹,朱勔心情不好,亥时初便已率众离开。蔡銎也自觉无趣,也留下管家招待宾客,自己也带着一干家将家奴离开了船上。

    西湖上的画舫如云,歌声和琴声荡漾,道不尽的繁华和风流。湖畔边,同样极其热闹和喧杂,铜鼓声,呼喊声,叫卖声,欢笑声、充斥于耳,让人感受到杭州百姓的生气勃勃。

    在冬至这个大如年的节日,杭州今夜注定是个不夜城,城内的百姓将欢腾一夜。

    那些做小买卖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发财的机会,湖畔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大声的吆喝着道:“瓜果、点心、酒水、腊肉、海味、酱鸭腿、卖完了没有喽……”

    虽然大宋的官差未必好到哪里去,但是却没砸摊抢东西罚款的习惯。

    但是小摊小贩历来都是赚的血汗钱,摆摊生涯也不会是一帆风顺,总会有点小插曲。

    离湖畔不远处有一家卖红枣的摊子,红艳艳的红枣显得特别诱人。但是诱人的不只是红枣,更诱人的是卖红枣的老头的女儿。

    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扎着两个麻花辫,一张如花的笑靥,外加上那像樱桃一样红扑扑的脸蛋,令人见之心折。

    不幸的是,杭州知府蔡銎的马车恰恰路过,恰恰掀开窗帘,看到了那卖红枣的女子。

    蔡銎盯着那少女的脸蛋盯了几秒,两眼放出光来,便唤来边上的家将,朝那少女指了指,嗯了一声,便放下了窗帘。

    那家将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当即会意,轻车熟路的带着几个家奴闯了过去,对着围住红枣摊子的众人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众人纷纷奔逃。

    那家将淫邪的盯着少女的脸蛋,漫不经心的问:“老丈,红枣多少钱?”

    那老头一看这架势,哪敢得罪,连忙陪着小心:“爷,这个红枣又大又红,包管好吃,只要八文钱一斤。”

    那家将邪笑着指着老头的闺女道:“八文钱一斤?老子说的是这颗大红枣。这大红枣还论斤卖的,哈哈!”

    跟随来的几个家奴也跟着哈哈坏笑。

    老头立刻脸红脖子粗起来:“爷,这可是杭州城,容不得你捣乱,你再不走老头就要报官了。”

    那家将哈哈大笑:“哟,还敢报官,爷就带你去见官!”

    几个家奴一拥而上,将摊子掀翻在地,把满地的红枣踩得稀巴烂。老头心疼立刻拼命来拦,又被众家奴抓住暴揍。

    那家将伸手就来拉老头的闺女,那少女哭着拼命挣扎。

    四周原本就人来人往,此刻见到蔡府家奴行凶,一阵哗然大乱,纷纷围了上来,虽然无人敢上前阻拦,却是一个个骂不绝口,嘈杂声一片。

    围在蔡銎马车边的家奴们见不是个头,又呼啦啦提着水火棍,上前去驱赶那些围观的百姓。

    此时,在蔡銎的马车前,只剩下五六名家将。

    就在此时,一道刀光蓦地从人群中闪出,一跃冲天,在迅疾的劈了下来。

    那一刀,如同天外飞仙一般,破空而来。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刀的速度!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刀的力量!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刀的霸道!

    轰~

    那镶金饰银的梨花木车顶,被那自天而降的一刀劈得四分五裂,木屑四溅,又咯的一声,将右边厚厚的车厢壁劈成了两半。

    石破天惊!

    ps:今天不出门,就在酒店码字,19点前至少保证两更,不出意外的话怒更三章,说到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