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探狱(三更求票)
    十一月的杭州清晨,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气温也比较冷了,那些起早卖早点的小贩们,呼出来的气都是白蒙蒙的。

    西子湖畔,那一条大街上的青楼妓寨中,陆陆续续有人下来。折腾了一夜,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客栈的回客栈,继续睡下去,又要收另外一天的钱了。

    那从青楼下来的,有平时看似温文尔雅的书生,红着眼圈,脸色清白,神色有点畏缩,在晨风中似乎不胜寒意,微微发抖;也有身宽体胖的土老财,衣襟的扣子都没扣全,一脸疲惫的样子,脚下却颇有点虚软无力;也有跑江湖的豪客们,满脸志得意满的样子,似乎昨晚逛的不是窑子,而是入了洞房,抑或是为自己昨晚梅开三度的勇猛而自豪;还有一些小吏,低着头,急匆匆而去,并不想让别人认得;至于那些真正有钱有势的富绅或者官员,早已有车马暖轿等候,露了个头就被人接走了。

    于是街边的卖早点的摊子便热闹起来,除了被车马暖轿接着的大人物,和匆匆溜走的小吏,其他人耍了一夜的大宝剑,终究是要补充体力的。

    甚至还有比较懂事的,自己用了早点,还给妻儿带点包子油条烧饼肉粥什么的,也算是恩爱体贴了。

    “给爷来十个蟹黄包,一碗肉粥。”

    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着锦衣的高大汉子立在小摊前,惊得小摊边的众人纷纷避让。

    朱勔恃宠而骄,“一门尽为显官,驺仆亦至金紫”,其家奴服金带者多达数十人,民谚称:“金腰带,银腰带,赵家世界朱家环。”

    在朱家的家将家奴之中,能穿锦衣的都是心腹爪牙,地位极高,尤其是那腰缠金带者,更是心腹中的心腹,便是寻常县官,也要礼让几分。

    摊前此人,正是系金腰带者,众人自然畏之如虎,纷纷避让,那小贩也急忙选了一张干净的桌椅,端上热气腾腾的早点。

    那人用完早点,钱也不付,便起身离开,那小贩自然也不敢问。

    那人走到街道旁,正见得一辆装饰不错的马车缓缓而来,只是轻轻一挥手,那马车便戛然而止,停在他的身旁。

    “爷,去哪里?”那马车夫恭声问道。

    “城西朱府。”那人说了一声,便登上了马车。

    刚刚掀开车帘探入头来,便被一双铁钳一般的双手揪住往车厢里一带,登时扑的倒了进去。

    那人大惊之下,正要挣扎,脸和鼻子又被人捂住,一股奇香随着温软的绢布涌入他的鼻孔内,随即便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清晨的大街上原本就没几个人,马车外头的人,就算有好事者,也只见得车厢晃动了几下,自然不会生疑。

    驾~

    那马车夫吆喝一声,甩起马鞭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响声,车轮便缓缓的起动,往远处缓缓而去。

    越来越多的耍了一夜大宝剑的青楼恩客们走了出来,卖早点的摊子前更加热闹了,大街上依旧一片宁静祥和。

    ****************

    城北,杭州府大牢。

    大牢门口数百名甲兵肃然而立,刀枪如林,又有弩箭把守,如临大敌。在他们的身前,还摆满了鹿角,这阵势很显然是容不得半点差错。

    堂堂杭州知府,正五品的官员,最最重要的是当朝宰相蔡京的亲儿子,这对于朱勔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须知朱勔便是借蔡京的提携才得以被赵佶赏识,他在江南胡作非为却安然无恙,一半是因为赵佶的昏庸,也有一半是因为蔡京罩着,如今老恩相的儿子被刺客杀了,若是被抓住的刺客再出点差池,叫他如何向老恩相交代?

    刺客如此大胆妄为,必定有同谋者,说不定便会有人前来劫狱。

    除他本人之外,任何人靠近大牢门口,一律击杀勿论,这是朱勔下的死命令。

    所以这几天来,不但人不能靠近,就是那胆敢靠近的麻雀,都被射杀了好几只。

    夕阳西下,残阳斜照。

    鲜红的霞光照在大牢门口守卫的刀枪之上,闪耀出一片如血的光芒。

    就在此时,一队人马,踏着如血的残阳而来,向大牢门口靠近。

    “备弩!”门口的都头急声喊道。

    一张张大弩已瞄准了来者。

    “是防御使大人!”有人惊道。(注:前头写的防御使有误,此时朱勔尚未升至节度使)

    那都头抬眼望去,只见来者约十数人,皆穿锦衣金带,护着一架暖轿而来,那登下暖轿的,缓步而来者,身着朱袍,头戴官帽,身材胖大,方脸大耳,不是朱勔又是谁?

    那都头想不到朱勔这么晚还来大牢,急忙喝令弓弩手放下弩箭,大步向前迎了过去。

    要说这都头还是极其心细的,靠近前来,仔细端详了一下朱勔的面目,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弯腰拜了下去:“都头雷横,拜见防御使大人,不知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行了,行了,不必多礼……防御使大人放心不下那刺客,特来巡查,让开罢!”边上一名身着锦衣金带的年轻家奴不耐烦的喝道。

    那雷都头急忙起身,讷讷的退让到一旁,又挥手示意门口众人让开。

    前头的厢军呼啦啦的让开一条道来,那拦路的鹿角也早已有人搬开,掌管大门钥匙的副都头也急忙将紧闭的牢门打开来。

    朱勔冷哼一声,在众锦衣家奴的簇拥之下,缓缓的进入了大牢,跟随着那领路的副都头,一路往关押武松的牢房走去。

    就在此时,那都头突然发现朱勔一行的队伍中,居然有两人抬着一口箱子进了大牢,不觉脸色一变,刚要起身跟上去询问,却终究是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他不过区区一个都头,防御使大人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他来问,就算是防御使抬几个不穿衣服的女人进来,他也只能视而不见……他只要确认来的是防御使就行了。

    大牢门口,两个守卫的厢军在窃窃私语。

    “防御使大人身旁的那小子,生得好生俊俏,莫不是……”

    “没听说防御使大人有龙阳之好,且那小子俊俏是俊俏,那模样却不像是兔子。”

    “这你就外行了吧,没看其余众人皆神态恭谨,唯此人在防护使大人面前像个主子一般,若不是恃宠而骄,岂敢如此?”

    “吁……禁声,若是被防御使大人听见了,你等吃不了兜着走。”

    一群腐眼看人基的丘八,枯守大牢守久了,倒也八卦得很……

    关押武松的号房,在大牢的正中间,而且四周的号房都清空出来,只留武松这一家,门口又守着两个佩刀的押司,也算慎之又慎。

    到了号房前,那身着锦衣的年轻家奴朝里面望了望,只见带着枷锁脚镣的武松,正躺在稻草丛中睡觉,微微点了点头。

    他转过身来,对着那副都头道:“把钥匙交于我,你等都出去罢,防御使大人要单独审问刺客。”

    那副都头和两名押司神色一愣,朝朱勔露出疑惑的神色,却听朱勔冷哼了一声,惊得急忙将手中的钥匙递给那年轻家奴,低头退出。

    其中一名押司在经过那口红色的大皮箱的时候,稍稍停留了一下,便听那年轻的锦衣家奴怒骂道:“看甚么,箱子中都是上大刑的刑具,你等要试试?”

    那副都头和两名押司蓦地一惊,再无疑虑,急忙灰溜溜的退了出来。

    ps:1.三更已到,幸不辱命!2.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