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易容符
    听得那副都头和两名押司脚步声远了,那年轻的锦衣家奴将手中的钥匙一把甩给朱勔,沉声喝道:“把门打开!”

    画风瞬间突变,那“朱勔”当即苦着脸,嗫嚅道:“公子,我可是防御使大人,当由他等下人来……”

    话未说完,却见得四周众人都怒目而视,只得讷讷的拿起钥匙,走到那号房门的铜锁前,一边将钥匙插入锁孔,一边嘴里嘟哝道:“看甚么看,我能扮防御使,你等只配扮家奴……这家奴还要扮的么……”

    众人:“……”

    那铜锁咔嗒一声被打开,那年轻锦衣……赵皓一闪而入,走到武松跟前。

    只见得武松正昏迷在稻草丛中,衣衫破烂处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脸色如金纸一般,手脚被枷锁和脚镣困住不说,全身又缠了好几圈铁链,为了防止他逃脱,官府真是做足了功夫。

    赵皓急令那“朱勔”打开枷锁和脚镣,又解开了缠绕在他身上的铁链,使得武松全身处于自由状态,横躺在稻草之上。

    “对武松使用初级命疗术,消耗功德值100,武松健康值增加1,健康值为52。”

    一直使用了5次初级命疗术,健康值已到56,武松的脸色已明显好转,却依旧昏迷不醒。

    赵皓眉头微皱,突然又眼中一亮,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喝道:“拿酒来!”

    那“朱勔”也急声喊道:“给本官拿酒来!”

    一名身材高瘦的家奴朝“朱勔”翻了个白眼,从外面的两名押司的留下的酒菜桌上,提起酒坛,又取了杯子,倒了满满一杯酒,递给赵皓。

    赵皓手上一伸,已变戏法一般多了一颗淡蓝色的小药丸……不是伟哥。

    金创丹(小):针对外伤类造成减少的健康值,恢复损害的20%,每日限服一颗。

    他将那颗金创丹轻轻的塞入武松的嘴中,然后又捏住他的嘴,往他口中慢慢的灌了一杯酒。

    果然,一颗金创丹下肚,那健康值瞬间恢复了5点……武松的健康值减损几乎都在外伤上,所以恢复效果极佳。

    武松咂了咂嘴之后,双眼动了几下,缓缓的醒来了,然后便看到了赵皓。

    “十年陈的女儿红,好酒!”这是武松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赵皓笑了,笑得很灿烂:“武二郎果然是条汉子!”

    武松愣了愣神,随即也笑了:“一尊美酒千人血,数碗佳肴万姓膏。人落泪时天落泪,笑声高处哭声高……公子在江宁善名远扬,又嫉恶如仇,不畏强权,当众怒斥奸贼,武松实在佩服。”

    赵皓回头笑道:“倒酒!”

    一旁的“朱勔”急忙从那瘦家奴李宏手中抢过酒坛,恭恭敬敬的将赵皓手中的酒杯倒满美酒。

    武松望着那“朱勔”,蓦地一惊:“朱贼”,当即翻身坐起,双拳紧握,蓄势待发。

    赵皓笑道:“此乃本府家奴所扮。”

    武松惊疑的看着那人,双拳缓缓的松了下来,讶异的说道:“公子府上的易容术果然精绝,与那朱贼本人几乎无异。”

    扮演“朱勔”的不是别人,正是胖家奴梁烈。在赵皓身边的家奴之中,唯有他的身形与朱勔最为相近,所以成了扮演“朱勔”的不二人选。

    至于面容的改变,那便是易容符的效果。

    易容符(小):可将施符对象易容为任意宿主见过之人,时效为24小时。

    被施了易容符之后的梁烈,除了气质稍稍有点差异,其面目与朱勔完全没有半点差别,精确到一颗小痣,甚至一个毛孔,不要说外面的守军,就算是朱勔老婆儿子恐怕也分不出来。

    如此神奇的易容术,赵皓对众家人只道是跟玄觉大师学的,众人虽然对佛门大师居然会易容术一事保持怀疑态度,却也只能将疑惑藏在心底。

    随后,赵皓又递给武松五颗小全丸(恢复整体健康值),说是祖传秘丹云云,让其和酒服下,使得武松的健康值到了66,虽然还比较虚弱,但是已能起身正常走路。

    见得武松已站起,赵皓又回头指着那口大红箱子喝道:“抬过来!”

    两名家奴立即将那大红箱子抬了进来,往地上一倒,立即滴溜溜的滚出一个人来,那人身材极其长大,与武松无异,双目紧闭,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此人正是昨日清晨从青楼中走出的那名朱府家奴,身着锦衣金带,被赵伝等人用**香迷倒之后,绑了过来。

    赵皓示意梁烈和李宏两人将其全身衣袍脱下,让武松换上,又将武松的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替那朱府家奴穿上,这才给他带上枷锁和脚镣,又捆上铁链锁起,与武松一般。

    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只见赵皓伸手在那人脸上抹了几下,那人的面容忽的便变了,变得与武松完全一模一样,连武松自己都瞬间恍惚了起来,似乎自己又被绑起来了一般。

    好神奇的易容术!

    武松心底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

    就在此时,一旁的赵伝,突地从怀中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伸手掰开那人的嘴巴,捏出一条舌头,然后一刀而下吗,只见寒光一闪,那人的舌头便已被割了下来。

    嗷~

    那人被痛醒,然后又看到面前诡异的一幕,忍不住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嚎叫,震动了大半个大牢,令人毛骨悚然。

    牢房外,那副都头和两个押司已向雷都头禀报那口大红箱子之事,彻底消释了雷都头等人心中的疑虑。

    此刻那雷都头又听到牢内隐隐传来的惨叫声,忍不住打个寒战:“此乃何种酷刑,竟然凄惨如此!”

    紧接着,赵伝等人又手执棍棒,劈头盖脸的将那名朱府家奴打得遍体鳞伤,与武松身上的伤势差不多。那人受不得痛,又处于极度惊恐之下,不一会又晕了过去。

    赵皓见已差不多,沉声道:“回去罢。”

    众人急忙收拾行当,锁上牢门,一切恢复原状。

    梁烈又威风凛凛的当起了防御使大人,赵皓又伸手在武松脸上摸了几下,武松的脸型登时便变得与那朱府家奴一样,看不出半点端倪。

    随后,赵皓又趁众人不注意,对那昏迷不醒的朱府家奴施展了命疗术,避免其失血过多而死。

    就这样,一行人抬着那口红箱子,将武松夹在人群之中,大摇大摆的走出牢房大门,在众官兵的恭送之下,离开了杭州府大牢。

    那“朱勔”临行之前,还拍了拍雷都头的肩膀,对其夸奖和勉励了一番,令雷都头受宠若惊,感动的差点老泪纵横。

    倒是那副都头多了一个心眼,接过赵皓递来的钥匙之后,便带着两个押司飞也似的朝关押武松的号房奔去。

    三人来到号房之前,见得“武松”横躺在地,仍旧不敢放心,又打开牢门,仔细上前辨认了一番,认得地上那人除了嘴角有血迹之外,面目与武松完全一致,绝无差别,这才放下心来。

    赵皓等人离开大牢之后,找了一处僻静处,从大箱子内取出一包衣裳,更换完毕,又将梁烈的易容符撤销,将武松的面容再次改变之后,这才往赵家在杭州的临时府邸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