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明教要造反了!
    “江南即将大乱,孩儿请母亲明日一早便离开杭州,返回江宁。”

    回到赵府,恰恰是晚饭的时候,赵皓郑重其事的对母亲说道。

    说起来,赵皓对这便宜母亲还是感到内疚的,自穿越以来花了家里不少钱不说,还一直折腾不断,给母亲添了不少麻烦,而如今,居然还要带着母亲逃亡。

    堂堂大汉宗室公子,外加江宁四大府之一的女主,居然要逃亡,说起来是有点天方夜谭,但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易容符的效果只有24小时,24小时一到便会露陷,到时朱勔必是全城搜捕,就算自己让武松独自逃跑,恐怕也迟早查到自己的头上。

    更何况,赵皓并不想让武松独自逃跑,因为经过一番了解,此时的武松并没加入梁山。

    武松,曾在杭州卖艺。后任杭州知府高权手下都头,因功升提辖。高权被罢后,武松被赶出衙门。继任杭州知府蔡銎殃民,武松将其捅刺。

    历史上的武松后来被捕,死于狱中。

    也就是梁山三十六好汉之中原本就没武松这个人,但是若就此逃跑,赵皓担心他最终不是投了梁山,便是投了方腊,不如留在身边,如赵伝一般。

    而此时的赵皓,已隐隐感觉到自己那逍遥快活的纨绔生涯已不久矣,与一年多后便要造反的方腊沾上了关系,如今又救了斩杀蔡銎的武松,诗会上得罪了六贼之一的朱勔,往后的日子注定不会平静。

    乱世将起,作为一个卷入旋涡的穿越者,已是无法独善其身。

    虽然他尚是江宁赵府的唯一嫡公子,大宋宗亲,但是那一天迟早会到来,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只是,连累了父母,却也无可奈何。

    谢芸明显愣神了,停下手中的碗筷,满脸疑惑不解的望着赵皓,等待着他的进一步解释。

    赵皓硬着头皮,缓声道:“江南明教即将叛乱,大乱当自杭州而始,此地已非久留之地,我等须速速离开此地,越快越好!”

    谢芸怔怔的望着赵皓,望了许久,盯得赵皓心中直发毛,终于说了一声道:“好罢,速速下人收拾行当,准备车马,明日一早就走。”

    “孩儿省得。”赵皓心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大堂之中,谢芸眉头紧锁的望着赵皓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

    宝贝儿子在撒谎,她岂能看不出来,可是她却深切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来这不安分的小子,又捅了大篓子。

    前几日听人说他在蔡銎的诗会上写诗怒斥蔡、朱两人,随后又出现知府被杀的惊天大案,如今见得赵皓又如此这般急着要走,恐怕事情已变得极其复杂起来,不管真相如何,杭州是不能久留了。

    只是,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先保证儿子的安全再说,至于其他的,慢慢再问罢。

    次日清晨,赵皓便和谢芸共乘一辆马车,又有两辆马车装载了钱物和各种行当,赵伝带着二三十名骑着健马的家奴在一旁护卫,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自杭州西门而出。

    武松亦混杂在家奴丛中,其面目已被易容符所变,加之此时的他原本应该在大牢之中,并无悬赏捉拿他的告示,自然也就顺利通过了城门守卫这一关,如同脱了樊笼的鸟儿一般,彻底获得了自由。

    ……

    就在赵皓一行人出城不到半个时辰,杭州府大牢便迎来了朱勔一行。

    货真价实的江南防御使朱勔。

    雷都头虽然惊讶防御使大人巡查大牢如此勤快,却并未表示过多的怀疑,武松原本就是重犯,杀的又是当朝宰相之子,朱勔如此关心也并非无道理。

    依旧是那副都头引路,一路直奔关押武松的牢房而去,却见得两名押司正坐在号房门口打瞌睡,气得那都头上前就是两脚。

    那两名押司睡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认得是朱勔,急忙向前告罪求饶。

    朱勔冷哼一声,寒声问道:“我令你等严守此死囚,为何入睡?”

    其中一名押司哭丧着脸道:“这杀千刀的死囚,闹腾了一宿,我等也一宿睡不得安稳,故此疲惫而入睡。”

    朱勔脸色阴晴不定,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对身旁的一名锦衣家奴喝道:“打开牢门看看!”

    那家奴急忙从那副都头手中要了钥匙,打开牢房门,见得那“武松”正睡在稻草之上,仔细辨认了一番之后,向朱勔禀报道:“是那死囚武松,确认无误。”

    朱勔点了点头,回头对两名押司叱道:“玩忽职守,罚俸一月,若再有下次,重责三十大板!”

    两人吓得面如土色,连声称是。

    就在朱勔正要率众离开时,意外发生了。

    那“武松”不知何时已然醒来,蓦地腾身而起,朝着号房外的朱勔发出撕心裂肺般的一阵大吼,声音惨烈至极,惊得朱勔众人脸色都变了。

    紧接着,“武松”又拖着脚镣、枷锁和锁链,拼命的奔向号房门,一边使劲的砸着号房的铁栅栏,一边朝着朱勔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

    一名锦衣家奴不禁勃然大怒,刷的拔出长刀,指着那“武松”怒骂:“大胆狂徒,死期将至还执迷不悟,竟敢对大人如此无礼!”

    那“武松”丝毫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变本加厉的朝那家奴怒吼着,手中的枷锁将那栅栏砸得愈发凶了。

    那家奴愈发怒了,倒转刀身,将刀背伸入栅栏朝那“武松”头上奋力一敲,便将他敲倒在地。谁知那人被敲的头破血流,却依旧艰难的爬了起来,继续朝那家奴唔哩哇啦的大叫。

    朱勔突然脸色大变,嘶声道:“此人的舌头被割了,其中必然有诈!”

    原本准备退去的众人,呼啦啦的又围了过来,一柄柄长刀对准了那“武松”。

    “此人不是那刺客武松,身板不及那刺客壮实,怕是假的。”有人看出了端倪,惊声道。

    朱勔蓦地回转身来,怒声问向那副都头:“可有外人来过此地?”

    那副都头已然吓得面无血色,急声道:“自昨日黄昏时分,防御使大人来过之后,再无他人。”

    “混账!”

    朱勔暴怒至极,蓦地一脚狠狠的将那副都头踢倒在地,吼道:“速速开门!”

    有人急忙将那号房打开,号房里的“武松”已然安静了下来,见得有人进来,便艰难的将那几十斤的枷锁举了起来,蘸着头上如注的鲜血,点向那人的锦衣。

    那家奴以为他要举起枷锁发难,大惊之下,刚刚要退让,却被朱勔喝止。

    随后,“武松”便在那家奴的锦衣上写上了四个血字。

    “我乃杨林!”

    不一会,牢房里便响起了朱勔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废物,一群废物,通通拉出去杖责一百!”

    “速速传我令,关闭城门,全城戒严,全力搜捕,三日之内找不出刺客,全部杖责一百!”

    ……

    此时的赵皓一行人,一路纵马飞奔而行,已然离开杭州城三四十里地,也不敢走水路,只是快马加鞭,一路往北而去。

    突然,前头尘头大起,数骑疾奔而来,赵伝不禁脸色一变,急忙下令众人戒备。

    那数骑如风而来,远远的便冲着赵皓等人大喊:“你等速回杭州城,明教方腊造反,遍地都是逆贼,劫财杀人,无恶不作,再往前便要遭逆贼毒手了!”

    说话间,那几骑官兵已然打马从众人身旁经过,带动着一溜烟尘,往杭州城方向滚滚而去。

    赵皓惊得差点从马车上滚了出来。

    卧槽!

    ps:只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