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神霄派祖师(求推荐票)
    此时四周的百姓已经散尽大半,数百名叛军也是乱成一团,纷纷躲避奔逃,生怕那自天而降的神雷落在自己身边。

    武松如同一只猎豹一般,连续几个纵跃,穿越重重慌乱的叛军,手中的戒刀舞得虎虎生风,令众叛军纷纷避让,转眼之间便已趁乱冲到了高台之上。

    “快拦住他!”沈明终于感觉到了威胁,惊得嘶声大叫。

    众绿巾侍卫尚在慌乱之中,只有寥寥数人听到沈明的喝令,提刀向武松拦截而来。

    武松手中的戒刀挥舞如风,那锋利的刀刃横扫之处,几名绿巾侍卫不是骨肉碎裂,便是身体分家,只杀得血雨纷飞,惨叫声四起。

    两名蓝巾头领举刀来迎,却非武松一合之敌,被武松拼力两刀之下,一个被劈断了手臂,一个被踢下了高台。

    武松长发披散,如同魔神一般,提着戒刀,踏着血路,直奔沈明而去,一心要击杀这个草菅人命的叛军头目。

    沈明在叛军之中也算是文武双全的悍将,见得武松提刀杀来,自知已别无退路,当即提刀在手,迎向武松。

    “狗贼,休得张狂!”

    暴喝一声,沈明手中那一柄战刀,寒光掠影,卷着流月般的光芒,瞬间横扫而至。

    几乎在一个呼吸间,沈明已杀至近前,手中战刀当胸斩向武松。

    一旁的绿巾叛军尽皆屏住了住呼,他们惊奇的发现,武松竟没有一丁点出手的征兆,仿佛为自家将军的气势震住了一般。

    众叛军的心头,顿时涌上一阵狂喜,自为他们的将军将要取胜。

    就在那刀锋袭至前的瞬间,猛间武松身形一动,肉眼尚未看清他如何动作时,原本怀抱的戒刀,竟已拦腰斩向沈明。

    后发而先至,那刀势竟快到先一步斩中沈明。

    沈明心中大骇,万没想到武松身法如此之快,不及多想之下,急是刀势一转,斜向架挡而去。

    凛烈之极的刀锋,挟着沈明生平所未见的狂力,如流虹般袭至沈明的脖颈。

    噗~

    沈明的人头便已飞了出去,无头的尸身喷涌着鲜血,缓缓的倒了下去。

    一招致命!

    “福生无量天尊,雷云风暴!”

    随着榕树上的怒吼声,更多的神雷自天而降。

    雷声连绵不断,遍地开花,炸得那些叛军抱头逃窜,那几个原本手拿火把的叛军,早已扔掉了手中的火把,四处逃窜,躲避着那不知会落于何方的神雷。

    镇中心广场之内硝烟弥漫,如同大雾一般,已经阻碍了视线,可见度不到五米。

    “妖人在榕树上,速速上树杀之!”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急声喊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几名带黄色头巾者提着刀枪便向榕树下扑去。

    “沈统制被人杀死了!”台上有人惊呼道。

    台下的叛军群龙无首,愈发大乱,茫然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正在屋顶上观望的赵皓,趁机高声喊道:“官兵杀来了,快跑!”

    这一声喊,成了压垮众叛军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降神雷,主将被斩,如今又官军来袭,一连串的打击,使得这些原本就战斗素质不高的叛军,彻底崩溃了,纷纷四散奔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台上的沈明已被杀,两名蓝巾头领非死即伤,余下两名蓝巾头领和众绿巾叛军见得武松这杀神正在台上行凶,哪里还有战心,纷纷跳台而逃。

    六七百名叛军主力,就这样不战而逃,刹那间逃得干干净净。

    赵皓见大势已定,也和赵伝等人爬下了屋顶,奔到那大堆的柴薪前,将那困在柴薪上的安溪镇里正一家人解救了下来。

    一家三四十口,在鬼门关前晃荡了一圈,眼看全家性命不保,此刻被人解救,已是哭成一团。

    赵皓却大步走到那榕树下,高声喊道:“阿弥陀佛,福生无量天尊,道长法力无边,可否下来一见!”

    “施主差矣,佛是佛,道是道,岂可乱之!”话音未落,那榕树上已飘然降落一人。

    定眼看时,只见那人年纪二十五六岁左右,身着一袭破旧的道袍,发髻蓬乱,脸上脏兮兮的好像一个月没洗过脸似的,尤其是那道袍,居然在腹部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一节裤头来。

    手中拿着一把拂尘,那毛都快掉光了,背上又背着一把古旧的长剑,也不知道那剑是不是生锈的……

    赵皓不觉凌乱了,开始还以为定然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谁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年轻的邋遢道长。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冲和子,不知施主如何称呼。”那道长手中拂尘一抖,便向前对赵皓施礼。

    “王文卿,武力78,智力84,统率60,政治71,健康值89,对宿主好感度70。”

    冲和子,王文卿……神霄派创始人!

    王文卿擅长雷法。其弟子广布大江南北,历宋元至明清,道脉尤存,是神霄派及道教诸宗一致肯定的神霄祖师。元代被加号为“冲虚通妙真人”,又被加赐为“冲虚通妙灵惠真人”。

    后来成为林灵素之后,又深受赵佶宠信的一个道士,只是比起林灵素要低调得多,宠而不骄,不交结权贵,不干预朝政,且能洞察时事,知进知退,

    赵皓万万没想到会在此地,遇到这样的一个道教某宗派祖师级的人物,嘴里若无其事的敷衍着,心中却是不免有一丝震惊和激动。

    此时,那里正一家齐齐过来拜谢,赵皓、武松和王文卿等人推辞不受。

    是夜,赵皓一行人和王文卿等人就在镇中安歇,那里正家中杀鸡宰羊,倾其所有款待。此时赵皓才知道道士其实和和尚不同,是可以吃荤的,看那王文卿狼吞虎咽的模样,似乎几天没吃过饭了,不觉又有点啼笑皆非。

    次日,赵皓和那王文卿拜别里正一家,那里正欲以钱财答谢,赵皓自然是不会收,王文卿也满口拒绝。

    原本那里正还欲以小女儿许给赵皓,以报答赵皓的救命之恩,他小女儿正是那日报信的红衣女子,生得倒是花容月貌,而且也读了几年书,看起来是一场不错的姻缘。

    赵皓生得一表人才,又是富贵之家,而且还有救命之恩,那小美女自然是千肯万肯的。那里正的妻子也动了心思,昨天夜里拉着谢芸攀谈,语气中有意无意的透露了那层意思,谢芸岂能不知,只是以小儿已有订下亲事告知,惹得对方母女郁闷了一宿。

    叛军虽去,那里正一家却也不敢再在镇上待下去,与赵皓等人以及王文卿道别之后,也收拾钱财细软,匆匆离开安溪镇。

    眼见得里正一家已驾车离去,赵皓邀王文卿同行,却被其婉言拒之。

    赵皓知道这种得道之人,都是闲云野鹤,神农见首不见尾的,来去无踪,也不挽留,只是赠送了一匹骏马给其当脚力。

    王文卿倒也不客气,推辞一番便受了那马。

    众人与王文卿依依道别。

    望着王文卿骑马远去的背影,赵皓心中颇有惋惜之意,若是带着这样一个会扔炸弹的道长同行,路上自是又多了几分保障。

    就在赵皓回转身来,正要登上马车时,突然听得马蹄声响动,蓦地回头,却见是王文卿去而复返。

    赵皓心中大喜,急忙迎了上去。

    那王文卿也下了马,奔到赵皓身前,却说了一句令赵皓震惊的话。

    “那个……赵公子……贫道囊中羞涩,可否募化一两贯钱……”

    我去……刚才那里正欲以百贯之资答谢,你装什么正经一文不要。

    王文卿望着赵皓一脸懵逼的神情,语气却变得义正辞严起来:“贫道与里正有恩,若收人钱财,世人皆以贫道为钱办事……至于向公子募化,那是为公子修德……”

    赵皓无语,回头去了五贯钱给了王文卿……多了那马便跑不动,又向了母亲要了一千贯的会子——官方限量发行的纸币。

    穷道士,富和尚。

    尤其是王文卿这一路动不动就要五雷轰顶、雷动九霄的,炼制神雷需要消耗的硫磺、木炭和硝石也不少,要用钱的地方多的是。

    王文卿见得赵皓如此慷慨,心中也感动起来,虽然没说几句感激的话,那感激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终于,两人再次道别而去。

    赵皓一行人在武松和赵伝等人的护卫之下,继续往北而去。

    行了半日时间,离安溪镇已三十余里地,进入一条谷道,过了这道山谷便离开了杭州地界,进入湖州。

    就在此时,前头突然马蹄声如雷,轰然而来。

    赵伝和武松两人蓦地抬头,不禁脸色大变。

    上百骑叛军骑兵轰然而来,其中以绿巾为主,其中不乏着紫巾、青巾和蓝巾者。

    叛军的精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