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兵临城下(求推荐)
    公元1119年,方腊起义军以如火如荼之势席卷了几乎整个江南。

    北自苏州城郊,南抵信州城下,东起温州湾畔,西达黄山之颠,起义军遍及两浙各路的杭、睦、婺、衢、处、苏、湖、秀、越、温、台和江南东路的歙、宣、信十四州的广大地区,聚众百万,攻占了六州五十二县。

    报警奏章,吓醒了沉湎在朝歌夜弦、声色犬马中的徽宗赵佶,急急忙忙发兵围歼方腊起义。以领枢密院事童贯为江浙、淮南宣抚使,谭稹为两浙制置使,刘延庆为都统制,以王禀、刘稹、王涣、杨惟忠、辛兴忠、王渊诸将为各路统制,率领为“联金攻辽”而集结于河东一带待命的西军和京师禁卫共十五万人,渡江南下,以江宁和镇江为大本营,分兵两路,东西合击,妄图把方腊起义的主力部队逼回青溪,就地围歼。

    方腊造反,打出的旗号就是“诛杀贼臣朱勔”,由于御史弹劾,朱勔及其子侄官职皆被黜落。

    早在数月前,方腊的军师汪公老佛、谋士吕将以及大将陈箍桶就建议方腊早日往北进攻,拿下江宁城,据江而守。尤其是谋士吕将提出“直据金陵,先立根本”的建议,主张先夺取没有重兵把守的金陵,扼守长江,然后趁势夺取东南州、县,这的确是建立东南根据地的重要一着。

    方腊却过于乐观地认为,**已极的北宗王朝不可能很快地派出重兵,起义军可以从容地夺取江南。因此,大部主力回师南下,只顾攻取两浙州县。

    不过比起历史上的叛乱终究是有所不同。

    这一次方腊在占领两浙路大部分州县后,突然如醍醐灌顶一般,停止了南攻,聚集了十万大军,一路往北全力进攻,直逼江宁而来。

    **********************

    黎明,江宁城的东面刚刚泛出鱼肚白,夜雾尚未完全褪尽。

    南门城楼上的守军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经过一夜的劳累终于要到换班的时间,马上就能钻进营房里美美的睡一觉了。

    轰隆隆!

    一阵响雷般的声音在天边响起,连绵不绝。

    难道这入冬的天气的居然会打雷?

    守城的将领诧异的仰望苍穹,却发现天空上朝霞初绽、云彩万朵,毫无半天打雷下雨的迹象,而耳边的雷声却越来越响。

    “是叛军!是叛军!“”有人惊恐至极的喊道。

    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乌云缓缓涌起,越涌越大,逐渐遮蔽了整个天际,密密麻麻的叛军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那如雷的声音便是千军万马的脚步声所汇集而成。

    十万人的兵马,足以遮蔽整个视野,从城头上望去,只见得那秘籍的叛军,无穷无尽,无边无际,天地之间再无其他颜色,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叛军的脑袋在攒动!

    呜呜呜~

    号角之声冲天而起,连绵不息,传声示警。

    官府对方腊起义的宣传已达妖魔化,史载方腊起义“凡破六州、五十二县,戕平民二百万。所掠妇女,自贼洞逃出,裸而缢于林中者,相望百馀里”,这其中夸大的成分不少,但是江宁城内的百姓却是对方腊叛军视若洪水猛兽一般。

    “叛军来了!”

    “叛军来了!”

    “叛军来了!”

    江宁城内一阵大乱,惊慌失措的百姓们四处奔逃,惊恐的大叫着,纷纷往自己的屋舍里狂奔,似乎躲进自己的家里就躲进了防空洞一般,根本就是一种无意识和没有意义的的自我保护行为,就像传说中鸵鸟遇到危险将自己的脑袋藏在沙子里一般。

    恐慌的情绪如同瘟疫一般四散传播,整个江宁城充满绝望的气息。

    闻讯而来的王汉之在众将士的簇拥之下,飞速朝江宁城东门疾驰而来。然而面前的慌乱景象却令他哑言无语。

    这简直就是鬼子进村的效果,整个江宁城鸡飞狗跳,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般,整个街道上都是四处乱窜的百姓,阻碍了大军的前进。

    就在王汉之正凌乱之际,迎面,赵皓正乘着马车在赵伝等人的簇拥之下奔驰而来。

    历史上的方腊一直专心攻打两浙路,并未有主力大军进攻江宁一事,所以赵皓也并未放在心上,想不到这次方腊提前两年起事,比起历史上的方腊,突然就开了窍,率大军全力攻袭而来。

    若是被破了江宁城,兵荒马乱之下,赵府、王府和谢府和城内的产业免不了要受到冲击,就算方腊和方七佛传令不许冲击赵府,王府和谢府也难以幸免于难。更何况,一旦方腊占领了江宁,利用金陵和石头城的据江而守,朝廷的平叛之战要拖到哪一年都未有定数,则整个江南将持续进入战乱状态,到时金人一来,大宋王朝偏安江南都未必有机会,中华的浩劫将提前一百多年到来,赵皓自然也逃脱不了劫难。

    所以,江宁城决计是不能被方腊所破的,哪怕拼个鱼死网破!

    见到街头百姓乱成一团,阻挡了王汉之一行的前进,赵皓也是一阵无语,急忙对王汉之喊道:“府尊大人,速令号手吹号,非此不可安众心!”

    王汉之听得赵皓的声音,定了定神,蓦然回首,对着身后的将士冷然喝道:“全军吹号!”

    呜呜呜~

    数十名号手同时举起了弯弯的牛角号,刹那之间,悠远低沉的牛角号声便冲霄而起,又在顷刻之间响遍了整个江宁城。

    雄浑到令人窒息又苍凉到令人战栗的牛角号声,如同一股猛烈的旋风一般,瞬间刮遍全城,正在狂奔、惊叫的百姓们安静了下来,纷纷让开主道,站在沿街的屋檐之下,呆呆的望着迎面雄赳赳而来的数千宋军甲士兵,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王汉之端坐在一匹高头骏马之上,见到大街上的百姓终于安静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急忙率众飞驰而行,登上了东门城楼。

    饶是心中早有准备,看到城下的情景,王汉之依然心中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绵不息的号角声中,遮天蔽日的旌旗如同茂密的森林一般,在旌旗之后出现的是密密麻麻而阵列严明的叛军,从江宁城下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接地连天,无穷无尽。

    一直行进到距江宁城只有一箭之遥时,叛军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叛军大旗之下,数以十万计的刀枪,汇成了一望延绵无际的亮灰色的森林,冰冷的肃杀之气漫过虚空,在江宁城上无尽的弥漫开来。

    阵旗开出,先是一队悍勇的甲士呼啦啦的涌将出来,排成两排,旋即一辆皇帝才能乘坐的銮驾在数十骑的簇拥之下从阵中缓缓驶出。

    华盖之下,一名身披明黄色皇袍,头戴帝王冕冠的壮汉,手扶车辕,傲然而立,正是叛军首领,圣公方腊!

    ps:1.关于主角对于叛军的立场显得比较纠结,其实对待农民起义原本就是个纠结的事情,一方面他们的确是因为受了压迫才起义的,也算是官逼民反,一方面农民起义的确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和裹挟良民,甚至残害百姓的行为,而且主角毕竟是宗室,所以纠结也是正常的。

    2.读者喜欢杀伐果断的主角,我也喜欢,只能说一个普通人穿越,杀伐果断的性格需要逐渐磨练出来,一过去就杀伐果断不符合穿越者原本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