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不像太监的老太监(求订阅和月票)
    听得童贯的主力大军渡江而来,方腊久攻江宁不下,攻城器械又尽皆被毁,哪里还敢停留,当夜率着残余的八万多兵马退往常州而去。

    江宁城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有东门城头那累累的尸骨,昭示着这场大战的残酷。

    农历三月的江宁,依旧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朔风猎猎,朝阳如血。

    太阳逐渐升得很高了,很亮,照在人身上却没有一点温暖。

    东门城外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就连城外的秦淮河也染红了,鲜红的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刺眼,那么悲凉。

    一只乌鸦飞了过来,落在一具尸体上,欢快的啄了起来。它的叫声又引来几只乌鸦,看到满地的丰盛的食物,齐声咕咕欢叫起来。

    乌鸦越来越多,以至后来成片成片的飞来,满地都是密密麻麻的乌鸦,欢叫着啄着地上的尸体。

    西风烈,然而再劲烈的西风也吹不散空气之中那浓重的血腥味。

    数以百计的士兵和百姓,正在抬着尸体往城外十里的山上掩埋,这些尸首将是疫病的根源,必须趁天气尚冷,掩埋到离城较远的郊外。

    城内终日提心吊胆的百姓们,终于松了一口气,逐渐恢复了生气,只是整个江南大乱,城头已然无法恢复到往日的繁华热闹。

    最先热闹起来的是街头巷尾的茶楼酒肆,那些劫后余生的百姓们,经历了这场大战,似乎捡了一条命一般,很多人都想明白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人生苦短,及时享乐。

    而那些青楼妓寨,自然也是生意日益火爆,秦淮河上也成了不夜河,画舫游船上的灯火彻夜不熄。

    南门大街边一家酒肆中,几个老街坊一边饮酒,一边闲聊正欢。

    “直娘贼的,我听人说那方腊手下的老和尚会撒豆成兵,一挥手那兵就呼啦啦的爬上了城墙,差点把城破了。”

    “可不是哩,我们府尊大人也不是凡人,街头李麻子说府尊大人是天什么星下凡,召唤出了一条烟龙,尾巴一甩,方腊的后军便甩倒一片,差点要了方腊的老命,吓得方腊恶退三百里……”

    “哪有这么悬,不过我倒是听说前些日子城内没箭了,府尊大人做了个梦,梦见白胡子神仙给他送来一座箭山压在身上,把府尊大人压醒了……你猜如何,府衙大院里真个就堆满了羽箭!”

    数日前,江宁城差点城破,却又诡异的突然退兵,一时间众说纷坛,莫衷一是,说什么的都有,传来传去,都成了神话传说了。

    “店家,来十二碗鸭血粉丝汤!”

    一道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次性要十二碗鸭血粉丝汤的主真还没见过。

    只见一个少年公子,头戴白玉冠,身着一袭紫色华美绸衫,衣着与四周的布衣百姓显得完全格格不入,又生得面如冠玉,唇红齿白,长身玉立在店内,如同鹤立鸡群。

    在他的身旁,簇拥着十几个家将家奴,更显得来者身份极其不一般。

    待得那紫衣公子坐定之后,众家奴又坐在四周的桌子,将那公子围护起来。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那店家也是手足无措,很显然他的小店第一次接待这样尊贵的客人。

    很快,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端了上来,那小公子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鸭血粉丝汤是南京的传统名吃,属金陵菜、金陵小吃,是金陵菜和金陵小吃中重要的代表,是久负盛名以鸭为特色的美食之一。

    倒是边上的家奴们陪同和迁就的意味更多一点,吃得有点漫不经心。

    不一会,那公子将粉丝和汤吃了个干净,这才心满意足的扔下一贯钱,率众扬长而去。【】

    “我的娘……那居然是赵公子!大户人家,山珍海味吃腻了,也要吃吃我等百姓的吃的玩意,店家赚大了……十二万鸭血粉丝汤得了一贯钱。”

    “哪个赵公子?”

    “江宁城,只有一个赵公子,那可是宗亲,天潢贵胄……据说这次守城赵家出了不少力,光钱粮就出了三万贯,都是赵公子的主意。”

    众人正议论间,赵皓已驾车缓缓离开,深藏功与名……没有人会知道,他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扛住了整个江宁城。

    只是,这些对他来说,非但没有多大的意义,而且还可能给他带来麻烦……低调才是王道。

    江宁城未破,朝廷大军一来,方腊必败,江南的生产和经济秩序迟早得以恢复,这才是大事。

    否则若是破了江宁城,方腊凭借江宁城,据江而守,这平叛之战不知要多久才打得下来,如今北面辽人气息尚存,金人又虎视眈眈,若是多折腾几年下来,这大宋的气数便要更弱了几分……

    马车在大街上飞驰而行,很快便来到了城东大营,辕门口的守卫一见得是赵皓的马车,当即露出恭谨之色,予以放行。

    那守卫之所以如此恭谨,不是敬畏赵皓的宗亲身份,而是敬赵家的续命神丹……

    那些幸存的守城将士,都成了江宁城中的英雄,据说去任何一家青楼找乐子,都只收取一半的费用,甚至有的姑娘还白给。

    战死的将士们,家眷都得到了一笔丰厚的抚恤金,遗体被厚葬。

    而最痛苦的则是伤兵们,虽然整个江宁城的郎中都出动了,但是伤筋动骨都一百天,何况此时的医术并不高明,就算轻伤者想要治愈都得卧床一长段时间,而那些重伤者,更是奄奄一息,不知是否能活过明日。

    而赵公子配制的“续命神丹”则成了伤兵们真正的救命药丹,奈何赵公子每日只能配制一瓶,只能优先那些伤势最严重者。

    赵皓刚刚踏入重伤病号区,立即便有一群宋兵围了上来,见礼之后,纷纷哀求赵皓救治自己的弟兄,却被赵伝挺身挡住。

    一抬头,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迎面而来,白衣如雪,面罩轻纱,手提药箱,连日来的劳累,眼中尚有血丝,带着几分疲惫,但是却行走匆匆,似乎在赶路一般。

    只是与赵皓对视了一眼,原本略带疲惫的眼神之中,蓄满了笑意,如沐春风。

    虽只一眼,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从大营之中回来之时,已是过午时分,赵皓腹中颇为饥饿,正要就近找一家酒楼填饱肚子,却听得大街上一阵喧哗声传来。

    数十骑官军挥着皮鞭,正沿着东门大街一路呵斥而来。

    朝廷大军已渡江而来,童宣帅今日将自东门而入,入驻江宁,自是要清道相迎。

    ************

    十五万大军,渡江而来,驻扎在江宁城外。

    除北门之外,其余三道城门外吗,大营如同星罗棋布,旌旗连绵,甲衣如雪,使得江宁城中的百姓愈发心中安定,纷纷敲锣打鼓,张灯结彩的迎接朝廷大军的到来。

    是夜,江宁知府王汉之在春风楼设宴,率全城大小官员、富绅名流,在此接待大太监……人称宣帅的童贯。

    华灯初上,五楼的大厅之中,便已宾客满堂,众江宁城中的应邀者不敢托大,早早便已赶来入席,就连郑家的家主郑青也不例外。

    作为赵家少主,江宁知府视为小友的赵皓,与父亲赵士盉也在应邀之列。

    大厅之中,灯火辉煌,有如白昼一般,各式精美的灯笼如同争奇斗艳一般悬挂在厅顶,四周的装饰也是极其华美,流苏红绸,珠帘明扇,如同殿堂一般。

    又有丝竹声声,极其悦耳,而西北角的席位,坐的都是各大青楼的红牌、头牌姑娘,不但个个花容月貌,而且各有一手神通,或曲,或琴,或舞……

    赵皓和王珏、谢瑜一桌,兄弟们近几月来,聚的时间不多,今日难得聚首,自是话题比较多,从花石纲之乱,到方腊叛乱,一直聊到江宁城之战,聊得极其兴高采烈。

    赵皓把玩着手中的玉如意,听着两位兄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不时插上几句,眼角却不时的朝大堂的入口望去。

    他倒想看看,这个六贼之一,颇具传奇色彩的阉党,到底是副什么模样……

    说来,这老太监(此时应称宦官)倒也是个奇才,威震羌人,大破西夏,平定方腊,战功赫赫,却在伐辽时丧师而逃……打弱逼倒是在行,但是遇到硬点子还是差了点。

    正思虑间,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王汉之等人簇拥着一名身着绯色锦缎长衫,头戴乌纱璞头,腰系玉带的高大汉子而来。

    这汉子四五十岁的年纪,面皮黝烟,筋骨如铁一般健硕,零零落落几根须髯,看起来魁梧有力,神威凛凛,而且说话如洪钟之音。

    “童贯,武力58,智力75,政治67,统率72,健康值87。”

    在赵皓的印象中,这个牛逼的死太监,应该像达康书记演的那个高力士一般,兰花指翘起,鸭公音响起……这才是标准版的死太监画风。

    若非系统明确显示此人便是老太监童贯,赵皓哪里肯相信这声若洪钟的昂藏大汉,居然裤裆里没有留根……

    而更令赵皓震惊的是,立在童贯身旁的左右两人,一人是王汉之……另一人赫然是他的老相识。

    神霄派祖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