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两虎相争(求订阅求月票)
    站在童贯右边的王文卿,换了一副行当,那道袍和铁剑都是崭新的,全身也收拾了一通,看起来倒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不似当日落拓潦倒。

    或许因为赵皓的穿越,方腊提前起义的影响,深受赵佶宠信的林灵素尚未与蔡京、童贯等人闹翻。在林灵素那里,蔡京和童贯仍然是仙官转世,而非是“飞天大鬼母”、“北都六洞魔王第二洞大鬼头”转世祸国,所以林灵素与童贯的关系仍然处在蜜月期。

    王文卿因看不惯明教妖孽横行,那日拜别赵皓之后,仍旧四处用雷法救人,奈何个人之力终究微薄,反而被叛军一路追杀,无奈之下,只得渡江北去,准备投靠师兄林灵素,不料恰恰遇到准备渡江的童贯大军。

    王文卿倒也胆大,装神弄鬼一番,又耍了一通天女散花般的神雷,唬倒了一片官军,被带到童贯面前。童贯听得王文卿是林灵素的师弟,当即将其奉若上宾,又知其熟悉江南叛军的情况,便邀其共同南下平叛,待得叛乱平定之后再一同进京面圣。

    林灵素被赵佶称为“聪明神仙”,极受宠信,蔡京和童贯都要敬让几分,面对林灵素的师弟,童贯亦极其敬重,所以这等重要宴会,亦带在身边。

    童贯等人一到,众人立即纷纷起立相迎,赵皓对这老太监并无好感,只是饶有兴起的查询其身后的一群将领的属性。

    刘延庆、王禀、刘稹、王涣、王惟忠、辛兴忠、王渊……

    “刘延庆,武力75,智力68,政治56,统率79,健康值89。”

    除了南宋中兴四将之一刘光世的父亲刘延庆的属性还算尚可之外,其余众人的属性很少有一项过65的,不过庸碌之辈。

    直到他看到了杨可世。

    “杨可世,武力82,智力61,政治36,统率85,健康值92。”

    武力82,统率85,不愧为西军最精锐之师——白梃兵的统领。

    历史上的伐辽白沟河一战,童贯以优势兵力却不敌日薄西山的辽军,在宋军惨败的情况下,唯有杨可世率白梃兵冲阵,一直杀到辽军统帅——名将耶律大石帐前,险些将耶律大石击杀,也算是给西军挣回了一点颜面。

    童贯及众将坐定,乐声响起,宴会正是开始。

    作为童贯的上宾,王文卿和童贯、刘延庆等人坐了主席,而东道主一方则由王汉之、赵士盉、江宁府通判李宇陪同。

    宴会之上,觥筹交错,一片欢声笑语,而那群头牌、红牌姑娘们,则开始纷纷登台献艺,歌的歌,舞的舞,弹的弹,好不热闹。

    这种宴会,对于赵皓来说,就是来打个酱油混顿饭,跟他没有多少关系,却不料宴会之间突然又生出事来。

    那王文卿虽是一介道士,如今被童贯奉为上宾,又是林灵素的师弟,众人皆对其十分敬重,以真人相称,倒是如鱼得水,十分跳脱。

    而赵士盉一向低调谨慎,话并不多,只是众人聊得高兴的时候,偶尔礼节性的附和一番,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寡言。

    然而,王文卿得知赵士盉的身份之后,突然变得十分兴奋起来,当即急哄哄的抓着赵士盉问赵皓是否有来,令众人十分意外。

    顺着赵士盉的指点,王文卿抬起头来,见得赵皓正在几个年轻公子那一桌谈笑风生,不禁神色大喜,端着酒樽,便大步奔向赵皓而去。

    “令公子与王真人似乎甚为熟络?”童贯疑惑的问向赵士盉。

    其实同席之中,童贯对赵士盉并不感冒,宗室子弟他见的不知多少,何况还是个与官家出了五服的宗室,加上赵士盉又低调老实,童贯完全把他当个摆设,视而不见。不料王文卿对赵士盉家的公子却是如此关心,不免正眼看待赵士盉起来。

    别人可能不知道王文卿这个破道士有什么了不起,童贯却见识了林灵素在赵佶身边装神弄鬼、呼风唤雨,将赵佶摆弄的服服帖帖的本事,对王文卿可谓是极其看重。

    “公子,赵公子……”

    赵皓正与王珏和谢瑜两人闲聊,突然听得有人叫,回头一看,便见得王文卿满脸神色激动、大声欢笑而来。

    这装神弄鬼的破道士,倒也算是性情中人……

    只是这一来,赵皓想不低调都不行了,纷纷抬头朝这边望来。

    就连童贯也忍不住朝这边看,想看看这个令王真人主动向前问候的宗室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抬头看时,只见得一个年轻公子,面如冠玉,气宇轩昂,身材修长,站在王文卿面前,如同玉树临风一般,不觉生出了几分好感。

    以貌取人,自古至今皆是如此。那童贯见得赵皓生得一表人才,又是宗室公子,而且与王文卿关系极为亲密,加之其原本就是个喜欢结交之人,暗暗便对赵皓生了拉拢之心。

    他转过头来,对赵士盉笑道:“令公子倒是一表人才,他日定非池中之物,咱家甚为喜爱,不若邀来同饮一杯,如何?”

    于是,赵皓便被带到了这个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老太监面前。

    赵皓对太监的印象,与基佬、伪娘、人妖、吸血鬼和僵尸是同等的……带着深深的厌恶和排斥感,不过童贯这老太监却实在不像个太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尤其是见得这死太监居然还留着几根胡须,而且并无明穿小说中所说的尿骚味和香料味,严重怀疑其只割了柱子,没割蛋蛋……应该不存在柱子都没割的情况。

    作为一个带着系统的穿越者,大宋宗室公子,赵皓在这权势遮天的死太监面前自然不会像其他人一般敬畏,只是不卑不亢的以礼相待,使得童贯愈发称奇。

    此时,王文卿又向童贯介绍了那日自己如何施以雷法救人,赵皓又如何嫉恶如仇,率领家奴血战叛军,两人如何联手,击溃上万的叛军……将那日情形添油加醋一番,说得玄乎其神,令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童贯愈发对赵皓产生了兴趣,笑道:“公子既有此经历,何不随军与咱家一同平叛,建功立业?”

    卧槽……

    赵皓差点为之绝倒。

    本公子非官非将的,平叛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喝酒喝得好好的,怎地突然就要随军平叛了……只是童宣帅相邀,岂有拒绝之理?

    宴会继续进行中,赵皓也退回了原位,却多了一份心事,不知是喜还是忧。

    此时,家奴梁烈突然急匆匆而来,轻手轻脚的走到赵皓身旁,悄声说了一句什么,惊得赵皓脸色大变,当即腾身而起。

    武松竟然与官军打起来了!

    这厮原本就是逃犯一个,虽然因方腊的适时叛乱……对于武松来说是太及时了,导致通缉令尚未遍发天下,但是居然与官军打起来,也未免太高调了一点。

    赵皓当即叫上王珏、谢瑜两人,领着几个家奴,急匆匆的离开了酒楼,飞也似的往事发地点奔去。

    南门大街上,虽已接近亥时,却依旧是灯火辉煌,平日这个时候也是人来人往的,此刻的却颇有点人烟稀少的味道。

    赵皓远远的便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将整条大街都堵塞得水泄不通,不时传来各种喧闹声。

    赵皓心头一紧,率着众人一路飞奔而去。

    “你等恁地聚在此地,里头发生何事?”赵皓随手一把抓住一人问道。

    “听说有人在里头厮打得热闹,小的也不清楚。”那人见赵皓衣着不凡,不敢不答。

    赵皓抬头一看,以他那一米七八的身高,也只看到前面人头攒动,半根毛都看不到,这外头一溜的人群,却看得津津有味的,不觉一阵无语……看来中国人喜欢跟风看热闹,这习惯是古已有之。

    赵皓朝梁烈一努嘴,众家奴便化身为恶奴,纷纷捋起袖子,推的推,打的打,踢的踢,骂的骂,硬生生的在人群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赵皓和王珏、谢瑜三人急忙顺势而入,挤出人群。

    哈~

    嘿~

    场内风声响动,尘土飞扬,两条人影来回穿梭,肢体碰击声不绝于耳,看得赵皓目瞪口呆。

    仔细望去,可见武松和一条粗豪汉子,各自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露出隆起如山的肌肉,正打得不可开交。

    两人旗鼓相当,不但拳头势大力沉,而且速度极快,一会在东厮打,一会又在西头纠缠,转眼之间又在南面对上了几拳,只看得两人眼花缭乱。

    而且那出招速度极快,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烟虎掏心、双风灌耳、老树盘根、莲坐观……之类的招式,只看到两人的拳来脚往的,时而不时的发出拳头或者腿部对撞的声音,这种不带拳套,不带限制的格斗,比起k1拳王大赛要好看得多。

    赵皓一时间看呆了,许久才想起来居然有人能与武松玩马下无兵器格斗,还能打个平手,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抬头见得对面都是清一色的披甲的官军,正看得如痴如醉,并无人想去上前帮那军汉的意思,又不时传来议论声,传入耳中。

    “这一次韩老五算是遇上对手了,哈哈……”

    “这厮平时猖狂得很,号称打遍西军无敌手,如今被一个百姓敌住了,爽快啊!”

    “可不是,这厮狂得上天了,今日总算有人治了。”

    听得众军汉的议论声,赵皓微微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不过一场较量而已,不至于引起军民纠纷啥的。

    他当即在脑海里拉出系统界面,查询那与武松争斗的军汉的属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