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以一敌二(三更求订阅)
    “韩世,忠,武力95,智力70,政治65,统率92,健康值93。”

    韩蕲王!

    与岳武穆齐名的名将,南宋中兴四将之一,名垂青史的英雄。

    宴会上西军将领如云,却没见着这个猛人,反而在街头上见着了,看来此时混的的确不咋地……

    原来韩世忠虽然勇猛过人,但是一向颇有点泼皮无赖,又不服上司管教,所以到了而立之年,从军十二年,也只勉强混了个都头。

    其实若论战功,此时的韩世忠已算是战功赫赫了。

    初时,韩世忠只是一个小队长,有一次宋军攻打西夏的一座城池,久攻不下,韩世忠杀红了眼,孤身提刀爬墙冲进去,杀死守城的敌军将领,把他的脑袋扔出城外,令敌军大乱,宋军却受到鼓舞,一涌而上,攻下城池。

    不久,西夏王的监军驸马亲率夏军向宋军反击,宋军有畏怯之状。韩世忠又孤身纵马冲入敌阵直奔元帅帐,还没等西夏兵明白过来,手起刀落,取西夏监军驸马之头而回,西夏兵大乱,争相奔逃。

    这一战,与关二爷单刀斩颜良颇为相似,虽然斩的不是武力超一流的名将,但是韩世忠却无赤兔马,骑一匹普通马冲阵,可比起二爷冲阵的难度要大得多。

    宋军将领都称赞韩世忠的勇敢,说他年纪虽小,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因此,经略使上报朝廷,请求破格提拔韩世忠。可是,当时主持边事的童贯却怀疑汇报的真实性,只同意给韩世忠升一级,从队长升到了个都头……

    至此之后,韩世忠颇有点心灰意冷,虽然武艺从未落下,却有点玩世不恭起来,沾上了好赌和爱逛窑子的恶习,对待那些无能的上司也是没放在眼里。

    其实所谓乱世出英雄,英雄并非乱世才有,只是乱世才能让英雄崭露头角,一显锋芒,若一直是太平盛世,韩世忠或许终老一生,连个指挥使都混不上。

    今夜恰逢江宁知府王汉之设宴为童贯和众将接风,但是韩世忠这个小都头自然排不上号,心中不满的韩世忠,便在南门大街立起了擂台。

    老规矩,赢者得三贯,输者亏一贯,可单挑,可群殴,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奈何江宁城乃烟雨江南之地,世人好风月,不喜争斗,见得老韩立个什么擂台,非但没有人向前照顾生意,反而围着看马戏一般,一阵冷嘲热讽,把这厮当了傻子。

    韩世忠原本就没打算会有人上来打擂,无非就是特意选在春风楼附近招摇一下,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平之气,却不料惹得一群南方蛮子的奚落,不禁也骂骂咧咧起来。

    恰恰遇到武松此地,听得韩世忠和人对骂,什么“南方蛮子,一群瓜批”的,不禁火冒三丈,便向前强自出了头。

    “赢了老子的拳头,给你十贯!”武松道。

    韩世忠见得这群南方蛮子只会哔哔却不动手,骂又骂不过,正郁闷之际,突然听得有人应战,不禁大喜,当即抖擞精神应战。

    于是两人便在摆开场子,使出全身解数,奋力厮打起来。

    韩世忠虽然武力比起武松高了1点,但是武松只是马战弱了一点,若论步战,尤其是拳脚相斗,却是鲜有敌手,一时间两人斗了个难分上下。

    步战不比马战,比拼的就是攻击速度、力量和技巧。演义中张飞与马超大战三天也不过几千招。而武松和韩世忠两人棋逢对手,都是以快打快,不过半个多时辰,两人便已斗了过千招,又时而不时的相持比拼气力,故此体力消耗极大,各自都有点气喘吁吁的味道。

    四周的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哪里有人劝架。

    赵皓倒是想劝架,却又担心自己的小命活不长……两个武力94以上的高手过招,别说是他,就是武力80的赵伝也不敢轻易掺合。万一收手不及,随便把他磕一下碰一下的,那健康值都得去掉20以上,所以赵皓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火并。

    呀~

    哈~

    场内的武松和韩世忠两人,突然停下格斗,又比拼起气力来。

    两人都是蹲着马步,互相抓着对方的手腕,将全身力气贯注于双臂,想把对手扳倒。

    大概是觉得打的时间太长了,两人颇有点不耐烦了,这次都没有松手摆脱的意思,意欲就此凭气力决个胜负。

    只听两人全身骨节格格作响,脚下如同千斤坠一般,不一会青石板地面被踩得崩裂,脚下一片碎土。

    四周围观的人群纷纷安静了下来,屏声静气的望着场内两人,全场鸦雀无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人的气力也大致相当,各自的脸色涨成猪肝色,额头和脖子上都是青筋暴起,汗如雨下,显然已进入了最为紧张的阶段。

    在这个时候,可能任何一点分心,都可能决定胜负。

    众人愈发聚精会神,生怕错过精彩时刻,那些站在后面的人,也如同鲁迅所描述的一般,齐齐踮着脚,像一群无声的鸭子,被人提着脖子一般。

    就在此时,意外出现了!

    只见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年公子,施施然的走出人群,走向正在较力的武松和韩世忠两人,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正是赵皓。

    吃了一个大力丸和一个金刚丹,又给自己加了一道幸运符,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等王珏、谢瑜和赵伝等人反应过来,便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已施施然走向场内两人。

    场内武松和韩世忠两人已达到了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刻,丝毫没有注意到赵皓的到来。

    赵皓走近两人,低声道:“韩将军,武兄,两位棋逢对手,英雄相惜,何必拼个你死我活,两位都是我赵皓的兄弟,不若做个和局,如何?”

    两人都在紧要关头,就算听得见,又哪里能出声应答。

    四周观战的众人,一时间都凌乱了起来。

    “此人是谁,居然如此不知死活!”

    “天哪,赵家的公子……这不是自惹麻烦,但凡磕着一点,便是重伤。”

    “公子,不可……”

    赵伝也是如梦初醒,疾步向前,便要将赵皓拉回来,却见得赵皓已然双手分开,分别抓住了武松和韩世忠两人的手腕,不禁惊得魂飞魄散。

    那两人都是千斤神力,稍微有个动静,都能要掉赵皓半条命,赵伝生怕自己这一拉,那两人将一身力气卸到赵皓身上,则后果不堪设想,正是投鼠忌器,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皓。

    “我且抓住两位兄长的手腕,但听我数一二三,而后说个开字,便齐齐撤去气力,如何?”赵皓又低声道。

    两人已处于相持阶段,一旦说话便容易泄气,自是没有应答。

    赵皓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扬名立万,在此一举!

    “一……二……三……开!”

    赵皓一声大吼,双手往左右一分。

    哗~

    场内相持不下的两大金刚,竟然被赵皓硬生生的掰开来,掼倒在地!

    呼呼呼~

    两个人都是全身气力耗尽,瘫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哗的一声轰乱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西军,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一个个满脸懵逼的神色。

    “我的娘,老子不是看花了眼吧,这个白脸公子竟然如此神力!”

    “直娘贼,这公子莫非不是神仙转世,一手一个,不可一世的韩老五被其如同推稻草一般随手掼倒!”

    “不得了,这厮一定是有法术,否则那腰细的像麻杆似的,哪有此般力气?”

    赵皓长身玉立在场地之中,回头对四周围观的人群一拱手,微微一笑道:“两位英雄打了个平局,诸位散了吧,切莫挡了道。”

    这公子生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刚刚露了一手石破天惊的神技,如今又表现得彬彬有礼,众人心服口服,只得纷纷散去。

    待得众人散去,赵皓这才走到韩世忠身旁,朝他一拱手:“在下赵皓,适才对韩将军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韩世忠缓过劲来,虽然被这小公子取了巧,但是见得对方善眉善眼的,又对自己以礼相待,心头也敬重起来,当时腾身而起,还礼之后,哈哈笑道:“无妨,无妨,公子不惜以千金之躯前来相劝,俺老五佩服得紧。”

    武松也起身前来相见,两人不打不相识,英雄惺惺相惜,又都是豪爽之人,很快便握手言和。

    旁边的王珏等人也纷纷围了过来,赵皓又一一引见,韩世忠在交谈之中,得知赵皓竟然是宗室公子,神色愈发敬重起来。

    赵皓笑道:“两位适才做个和局,却让赵某赚了威风,不若到由我做东,到和丰楼一聚,比拼一番酒力,分个胜负,如何?”

    武松大笑:“好,喝个痛快,看谁先喝到桌子下去!”

    韩世忠原本就好酒,又见得这宗室公子如此好客,自是大笑应允。

    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往和丰楼而去。

    ps:三更已到,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各种跪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