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夜袭苏州城(求月票求订阅)
    挺身而出,欲献奇计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皓。

    对于这个宗室公子,其实那些武人表面上显示尊重,其实并没将他放在眼里,只是将其当做个摆设而已。

    奈何一旁的赵皓,听众人争论不休,却没个结果,无聊得都快睡觉了,眼看众人从早上一直商议到日过中天都没有个结果,肚子饿得咕咕叫,终究是不耐烦了。

    见得赵皓站出,众人的眼中纷纷露出鄙夷的神色,那意思大抵是老子们身经百战,用得着你这毛没长齐的小白脸公子来插话,早点一边玩去……

    王惟忠一路上对赵皓莫名的充满敌意,如今见得赵皓强自出头,当即便抓住机会讥嘲道:“公子虽然一路随军,却并未真正经历战争,还是多学多看的好,莫要……”

    他没有说下去,其意却不言自明……某要丢人现眼了。

    本公子前世不但熟读三国演义、水浒传,而且看过的谋略类穿越战争小说没八百本,也有一千本,比你一辈子读过的书还多,谋略还是有一点的。

    倒是一筹莫展的童贯,饶有兴趣的望着赵皓,笑笑道:“公子但说无妨。”

    “凡雄郭大城,必有排水道,若是自排水道而入,自城内夜袭防守最为薄弱的南门,如何?”

    古代的排水道系统,在北宋时已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如北宋汴梁城的排水系统是非常发达的,地面明渠有“八字水口”:“内外八厢创制八字水口,通流雨水入渠甚利”;地下暗渠也四通八达:“汴都地广平,赖沟渠以行水潦”。陆游《老学庵笔记》的一段文字更是可以说明东京地下排水管道之发达程度:“京师沟渠极深广,亡命多匿其中,自名为‘无忧洞’,甚者盗匿妇人,又谓之‘鬼樊楼’。国初至兵兴,常有之,虽才尹不能绝也。”

    宋神宗熙宁年间,知赣州的刘彝主持修造了赣州城的地下暗渠,因为整个沟渠网络形似篆体的“福”、“寿”二字,故名“福寿沟”。此后赣州福寿沟历代均有维修,至今仍在使用。前些年,许多城市因为暴雨发生内涝,而同遭暴雨袭击的赣州,却“没有一辆汽车泡水”,这其中就有福寿沟发挥了排洪的作用。

    所以在宋代,那些较大的城市,排水涵洞极其深广,人钻进去没一点问题,像苏州这样的城市,人口虽不及汴梁那样过百万,但是也有二三十万人,自然排水道也是沟壑纵横,直通外河。

    话音未落,王惟忠当即反唇相讥:“雄郭大城,排水道口必然十分坚固,否则何须攻城门?我听闻汴梁之排水口,足足设置了十道精铁栅栏阻挡,而且排水口自然也设置了重兵把守。”

    王惟忠说的没错,若是排水道都这么好进去,那还攻什么城门,攻城都去钻排水道好了。

    赵皓斜视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而是转向童贯:“逆贼叛乱,皓忝为宗室,自当为国效力,愿领三百白梃精兵,夜袭南门,还请宣帅予准!”

    白梃兵统领杨可世听得赵皓如是这般说,也急声道:“公子果然妙计,某只需精选两百白梃兵,自南濠之排水道而入,夜袭胥门,必可成功!”

    胥门即苏州南门,由于宋军自北而来,南面并派驻兵马,故此南门的叛军的防守稍稍要薄弱一点。

    童贯神色复杂的望了赵皓一眼,道:“此计有利无弊,或可一试,准!”

    “除白梃兵外,欲请都头韩世忠同往,某亦有二仆随之。”

    “准!”

    刹那间,赵皓突然明白了童贯以太监之身,掌兵权二十年,而且战功赫赫,这死太监的眼光真的很毒……一眼就看出了赵公子乃天纵奇才。

    ***********

    夜色朦胧,寒风瑟瑟。

    苏州城东门的排水洞中,微微传来水声响动,微弱的火光之下,两百余名白梃兵悍卒在韩世忠的率领下沿着水道向前缓缓的摸去,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声。

    这些精兵都是从白梃兵中精选出来的,武力大部分都在60-65之间,对于农民军的战斗力,个个都是以一当三的实力。

    涵洞约两米多宽,不足两米高,只能三人并排低头而行,两百多人已形成了一条长龙,沿着水道向前缓缓而行,一路上只听得到水响声,除此之外一片沉寂。

    “且慢!”杨可世突然低喝一声。

    众人立即停了下来,最前的士兵高高的举起了火折子,前面显露出一道大铁栅,牢牢的镶嵌在排水洞四周的石壁之中,那栅栏都是拇指粗的粗铁柱子构成,显得十分结实。

    赵皓身旁的武松拔剑而出——赵皓的青霜剑,只听蹦蹦蹦的断裂声不停,过了几分钟后,那道铁栅栏被韩世忠和武松齐齐发力,奋力一脚踹开落于水中。

    百炼钢剑,果然非同寻常,系统出品,必是精品!

    众将士在杨可世的率领下继续前行。走了不过三四米又遇到一道铁栅栏,武松又持剑向前,破坏铁栅,只要将那栅栏劈得似断非断即可,凭借两名千斤神力的战将,便足以踹开。

    一连破坏了七道铁栅栏,终于靠近了排水洞的入口,月色斜斜的透入涵洞之中,将里面照得半明半暗的,火折子早已用不上,众人已逐渐适应了烟暗,借着那微弱的月光,将前面的状况看的清清楚楚。

    涵洞的出口是一道宽广的沟渠。城内四处的排水都汇集在这道沟渠之内,然后排往城外的护城河——南濠。

    在那道排水渠的堤岸边,赫然站着一队手持刀枪和弓箭的守军,一排排弓箭瞄准了涵洞的入口!

    很显然,吕师囊等人早已意识到了这处隐患,虽然知道涵洞中已设下了八道大铁栅,却仍然不放心,竟然在此处布置了十余名守卫。

    武松等人轻手轻脚的破坏了第九道铁栅,声音已是十分微弱,但是仍旧引起了其中几名守卫的注意……只是吕师囊终究是一介草莽,如此重要的位置,十余名守卫,的确太少了点。

    “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有人低声道。

    众守军急忙安静下来。四处张望,却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逐渐又放松了警惕:“可能是老鼠。”

    两百名白梃兵齐齐蹲在水中,静候杨可世的号令。

    “公子,若是用宝剑破坏铁栅,恐怕便会被敌军发现,涵洞狭小,若是敌军朝涵洞内放箭,恐怕我等便只能退却。”杨可世回头低声道。

    最后一道铁栅栏正堵在涵洞的出口,那百炼钢剑并非如同小说中那般削铁如泥,面对这种也要叮叮当当的劈个半天,那么今晚的行动便要宣告失败了。

    赵皓缓缓的走到那道栅栏之前,淡然一笑:“杨将军稍安勿躁,那些守军自然有人解决。”

    一道烟影自天而降,一个背着剑筒的烟衣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众叛军守卫的背后。

    嚓嚓嚓~

    剑光闪动,快捷如电,转眼之间便已有三颗头颅飞起,又全部落入沟渠的水中,哗的水花声响起,那沟渠之内便已被鲜血染了个半红。

    拔剑,出招,杀人……一切皆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干脆利落,潇洒漂亮!

    等到那些叛军惊觉时,又是两道寒光闪过,两颗人头落地,无头的尸体喷洒着鲜血,缓缓的栽倒在沟渠之中。

    余下的八人如同见到鬼魅一般,纷纷大惊失色,其中五人调转身来,齐齐举起兵器,朝那烟衣人扑来,却有三人亡命的奔逃而去。

    那人却不和那五人硬斗,而是回头朝那奔逃的人追去,身影几个众跃,快如疾风,噗的一剑将三人中跑在最后的一人洞穿。

    就在此时,身后的五名叛军守卫也赶了上来,那烟衣人回头将剑舞得泼风一般,逼退那五人,又回头一甩,一道寒光从他袖中掠出,疾奔向那狂奔而逃的叛军,飞出一柄短剑又将一人射倒在地。

    再回头时,赵皓等人将铁栅栏劈落,奔上沟渠的岸上,攻向围攻烟衣人的五名守卫,前来助战。

    武松、韩世忠和杨可世三人,如同下山猛虎扑向羔羊一般,那五人尚未反应过来,瞬间便被三名猛将斩杀。

    那烟衣人抱剑朝赵皓弯腰一拜,又回身继续朝那脱逃的叛军追去。

    盖聂,武力85,战国四大杀手之一。

    赵皓也终于摸清了召唤符的规律:在水中使用召唤符(兽),出现的基本都是鳄鱼;使用召唤符(将),基本都是水军战将;在夜里使用在水中使用召唤符(兽),容易出现吸血蝙蝠,用召唤符(将)则有很大的几率出现杀手;在建筑物内使用召唤符(兽),多半出现的是蟒类……

    “不好,跑掉了的一人恐怕已去通风报信!”一名白梃兵惊道。

    “跑掉一人通风报信又如何,等兄弟们全部出来了,整个东门不过一两千兵马,硬冲即可!”韩世忠沉声道。

    ps:还是晚了一点,此算第一更,白日争取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