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胥山之战(求订阅)
    马蹄声声,车轮辘辘,刀枪如林,旌旗如云,八万多人马,带动着漫天的尘土,遮天蔽日般朝秀州方向滚滚涌来,其中一杆绣着“宋”字的大旗显得格外耀眼。

    兵贵神速,刚刚收复了苏州全境之地的宋军,只是稍作休憩,便又在童贯的率领之下,马不停蹄的杀向秀州而去。

    童贯的亲卫胜捷军居中,威名赫赫的西军分左右两路,各居两翼,八万兵甲精良的大军一眼望过去看不到边际,只听得如雷的脚步声。

    赵皓照例和王惟忠、王文卿两人骑马跟在童贯的身后,背后又跟着武松和赵伝两名护卫。

    赵皓和王文卿一路谈笑风生,时而不时的又与前头的童贯交谈着什么,而一向敌视赵皓的王惟忠却显得神情落寞,已经没有敌视赵皓的兴趣。

    赵皓自然知道王惟忠郁闷的原因,自从童贯不再是真正的太监之后,夜夜笙歌,风流快活,苏州城里那些头牌姑娘们蒙着面纱轮流往宣帅的下榻之处跑,早就戒了好男风的恶习。莫说与王惟忠亲热,就是看王惟忠一眼都觉得有些恶心了,只寻思着打完这一仗便让这家伙滚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看到他。

    一骑斥候飞马奔来。

    “报~前方三十里之外,叛贼方腊集结二十五万大军,列阵而待,欲与我军决一死战!”

    “甚么?”童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贼军居然弃城而出,真是天助我也!继续前进!”

    重新做回真正的男人的童贯,正是春风得意马蹄轻,意气风发,哪里将叛军放在眼里?

    如今的童贯,天第一,他第四……中间不过夹杂着一个赵皓和赵佶,满满的自信几乎爆棚。

    **************

    宋军两路大军一路横推,方腊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经赵皓穿越改变了轨迹之后的方腊叛军成功的占领了秀州,眼看童贯的左路大军破了苏州,一路横推,势如破竹直扑秀州而来,方腊也不愿坐以待毙,聚集了杭州、湖州、秀州三地的叛军,准备与童贯决一死战。

    秀州城北,胥山之下。

    坡上的树林间无数的飞鸟惊惶的飞起,杂乱惊鸣着掠向远处冉冉升起的红日。

    烈烈的山风,如刀锋一般掠向山坡下的烟压压一片叛军甲士。

    刀枪林立,战意森然,三十万叛军列阵肃立,一直绵延十余里长,那摄人心魄的军威使得骄横的狂风也不得不敛神静气,在庞大无比的军阵前嘎然止步,只能屏息轻抚着那一面面战旗。

    一片片战旗,在河风的拂动下,如滚滚巨浪般卷动,其中一面红色的大旗尤为醒目,上面绣着斗大的“方”字。

    大旗之下,方腊端坐在銮驾之上,双眼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凝望着北面方向,身旁分别立着谋士吕将,军师汪公老佛,背后又立着大太子方书,率虎贲军护卫。

    以他为中心,二十五万大军一字排开,方七佛、霍成福、陈箍桶、仇道人、俞道安、陆行儿……合计二十多员大将,各领一军,肃然而立。

    一骑斥候飞奔而来,穿越重重哨戒,直奔方腊銮驾前,翻身而落,急声禀道:“启禀圣公,宋军八万,已行至十里之外,正望我军杀来。”

    方腊浓眉一凝,手中长剑一举,高声喝道:“全军听令,准备迎战!”

    只见信旗招展,以帅旗为中心,层层传递了下去。

    ……

    胥山之下,两军列阵而立,准备决一死战。

    宋军阵前,童贯出动八万大军,一字儿排开来,遮蔽了整片原野,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两翼的神经百战的西军以大盾竖立于前,又以强弓硬弩守住阵脚,正中则肃然排列着兵甲精良的胜捷军和三千白梃骑兵。

    大军一里多地之外,叛军也同样烟压压的一片如同乌云一般,遮蔽了宋军的视线,只看得见如林的刀戟,如云的旌旗。

    两军共三十三万大军,便似乎填塞了整个天地,除了中间那一里多地的缓冲地带露出黄土和绿草,天地之间除了灰蒙蒙的一片,再也看不到其他的颜色。

    咚咚咚~

    对面鼓声响起,声声激越人心,紧接着无数的刀枪举起,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森林,无数的叛军士兵的呼喝声如同排山倒海般呼啸而起。

    这不是进攻的战鼓声,而是开战之前的示威,企图制造强大的声势,以振奋己方的士气,打压对方的士气。

    尤其是叛军几乎是宋军的四倍之数,在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气势自然也要盛得多。

    只是可惜,屹立在他们对面的宋军,曾在西北长年累月与西夏人大战,数月前更是打得西夏人臣服求和,再加上平叛以来未尝一败,哪里会将叛军这种喧嚣的气势放在眼里,人人神情淡定,紧紧的望着中军大旗的望向,只等着大旗一动,便要冲杀而出。

    三通鼓罢,只见对面密密麻麻的如同招魂幡一般的绣旗之中,门旗大开,方腊的銮驾缓缓驶出,在一干将领和精兵的簇拥之下,奔驰出阵列一百多步之后才勒马而立,身后的虎贲护卫精兵,个个虎背熊腰,神威凛凛,各持兵器,前后拱卫,更有绣旗和节钺,十分严整。

    紧接着,方书纵马而出,鞭杆直指宋军中军,大声喝道:“呔~兀那宋军,圣公天军在此,还不速速缴械投降,若是晚了半分,便杀得你等片甲不留!”

    方书不愧是武力82的将领,那声音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即便是处于中军的赵皓,也听得清清楚楚。

    宋军之中突然死一般的寂静,原本尚有的一点喧闹声也消失了。

    方书楞了一下,随即精神大振,继续大声喝道:“战又不战,降又不降,却是何故?”

    哗~

    就在赵皓正觉得方书的台词那么熟悉的时候,宋军之中突然齐齐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笑声如同巨浪一般,滚滚而来,瞬间压住了方书的吼声。

    就连神情极其郁闷的王惟忠,也忍不住一阵大笑:“这厮是唱戏出身的么?”

    对面的方书,这才明白对手根本不是被他他那炸雷般的吼声震住了,而是根本就是把他当做一个小丑而已,不禁又羞又怒,尴尬至极。

    就在此时,叛军之中,又一人纵马而出,直奔阵前。

    只见那人跨骑乌云驹,手执一杆一丈多长的钢枪,长枪直指宋军,高声喝道:“宋军强将如云,可有人敢出阵,与某决一死战!”

    来人正是方腊麾下第一大将,武力97的方七佛!

    赵皓心头一紧,这年头还流行斗将么?若是斗将,或许韩世忠勉强可一战,这厮刚升了营指挥使,就算出阵相迎,身份也不会太丢人,不至于像关二爷一样以马弓手的身份出阵。

    只是,三十多万大军列阵而立,就看着两个将领在阵前纵马来来往往的厮杀,会不会太无聊了一点?

    这一次,前头的童贯也不耐烦了,骂道:“直娘贼的,这群泥腿子叛贼,都是唱大戏出身的么,休得啰嗦,准备迎战!”

    赵皓终于明白自己想多了,这年头哪里还有斗将一说?

    唐朝以前,或许还有两军斗将的例子,尤其是南北朝的时候最为盛行,而自唐以降,单骑冲阵、两将乱军之中相遇缠斗的例子是不少,但是真正两军排开阵来斗将,几乎就是个笑话,正规的大型战斗绝无一例。

    原来,武力97的方七佛,也是如此不靠谱……

    方腊和方七佛等人,原本就是草莽出身,起义的一系列举动,都是按照听书和看戏得来的经验,依葫芦画瓢而为之,自然很多言行都带着浓浓的戏剧感,在宋军眼前就如同儿戏了一般。

    唰!

    童贯拔出腰间的宝剑,剑锋刺向苍穹,无数的宋军将士的血液在刹那之间被点燃。

    这厮打起优势战来,还是特别英明神武的……

    童贯长剑一挥,嘶声怒吼起来:“吹号,全军突击,踏平敌营!”

    呜呜呜~

    无数的号角声响起,如同大海呼啸一般,席卷了胥山之前的数十里原野,整个天地之间都充斥激昂慷慨的号角声,崩塌云霄。

    下一刻,山崩地裂般的喊杀声又将那连绵不绝的号角声淹没了,三路宋军,如同黄河决堤一般倾泻而出,一波接着一波的火光形成的浪潮,滚滚的朝叛军奔去,发出隆隆的响声。

    而叛军大营之中,方腊也急令舞动大旗,号令三军,齐齐杀出。

    双方三十三万大军,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滚滚而来,激荡在一起。

    二十五万对八万,就算宋军装备精良,又拥有三千多野战无敌的白梃骑兵,也难言胜负,最重要的还是临阵的排兵布阵、士气、指挥等多方因素决定,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也!

    杀!杀!杀!

    数十万大军齐齐咆哮着,如同巨浪一般轰然向对方滚滚涌去,胥山之前展开了北宋时江南之地规模最大的一次野战。

    ps:十分钟后看第二章,为了的连续性,两章连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