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相煎何急(求订阅)
    喊杀声充塞到了整个天地之间,双方的士兵如同滚滚铁流一般轰撞在一起,立刻就激荡起一片血浪。

    宋军士兵,个个身着坚厚的皮甲,手执精钢打制的兵器,不停的往前戳着、砍着,呐喊着,每个人的眼前都是一层血。他们不会看对面敌人的面容,只是机械的向前砍杀。仗打到现在还活着的人,已经没有多少还会被血肉横飞吓的呕吐或是屎尿失禁。

    迎面的叛军也不甘示弱,这些兵马也是从半年来的叛乱之战中的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虽然装备不济,但是凶戾之气丝毫不让宋军,一个个提着兵器奋勇向前,悍不畏死的拼杀。

    方七佛早已在宋军发起冲锋的时候退回本阵,率着本部奋力向前厮杀,而方腊的銮驾早在身旁的虎贲军的护卫下退入中军大旗之下。

    两军相争,初时看起来叛军的兵力占绝对优势,但是叛军在战斗力、作战经验、兵器和装备方面的劣势便逐渐显露出来了。战斗没有相持多久,中间的宋军白梃骑兵很快就突入了敌军之间,撕开了叛军的防线,向大军中间突进。而两翼的宋军借着中军的气势,也逐渐向前压进,随着宋军士兵越来越多的挤过来,叛军也逐渐节节后退,每退一步,却又留下一片鲜血淋漓的尸骨和惨叫声。

    生命消逝,如此迅速。

    太阳爬到正南的时候,阳光将血液的颜色照耀的更加鲜艳。

    宋军一路收割着叛军的生命,缓缓向前推进,每前进一步都铺满了鲜血和尸体,虽然占尽了优势,但也不是毫无伤亡。

    那一路的血肉淋漓的前进之路,宋军倒下的也不少。

    一个身经百战的宋军老李老李瞧准机会对着一名叛军士兵的胸膛将长枪戳进去,拔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股血流,但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感,甚至没有任何感觉。他躲避前面刺过来的兵锋,尽最大的努力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同乡,与他一同从军十年的老王被一枪戳翻,枪锋刺穿了他的胸膛,血如泉涌。

    老王哀嚎着倒地,用力的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长刀,状若疯癫。见老王受伤,平日里将老王视为兄弟的老李立刻冲过去,丢掉手里的长枪从后面抱住老王往后拖,就在此时,一杆长枪刺进了那老李的身体里。

    那名老李回头看着戳进自己小腹里的枪刃,看着刀锋抽出来时候血如瀑布一样往外淌,看着肠子从伤口里挤出来挂在外面。一瞬间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纯粹的血腥的红色。

    “嗷!”

    那名老李愤怒的举起长刀,正要向那名敌军扑杀而去,却发现那人早已被身旁的同袍乱刀分尸了,无数的宋军士兵从他身旁蜂拥而过。

    那名老李终于缓缓的倒了下去,临死前将老王的尸体抱在怀里,两个人的血融合之后渗入大地。

    战场上,战鼓声、号角声、喊杀声、金铁之声、惨叫声……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如同浪潮一般,充塞在天地之间。

    厮杀已经让人麻木,流血也再也不能刺激人的神经。没有亲眼所见这场战争的人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其壮阔和惨烈,闻者也想象不出来那是一种何等血腥的场面。

    这片荒原上的土地都被血泡透,以至于士兵们如踩在刚下过雨的泥泞路上一样,靴子踩下去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内脏和尘土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震天激荡的喊杀声,从中午一直杀到红日西斜,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叛军死伤超过五六万人,逐渐崩溃,论装备,论战斗力,叛军固然差得远,却尚可凭三倍以上的兵力弥补,最重要的是杨可世率领下的白梃骑兵冲击力太强了,根本无可阻挡。

    就在两翼的步兵的进攻的还在试探和胶着之中,中间的白梃骑兵已然在疯了一样的往前冲,雪亮的长刀,战马超过千斤的冲击力,还有马背上那群嗜血成性的杀人机器,根本不是叛军步卒所能抵挡的,哪怕他们身经百战,哪怕他们纵横江南无敌,在这些重甲的骑兵面前也是不够看。

    马蹄过处,长刀所向,尽是血雾迷蒙,骨肉成泥,马背上的骑兵一个个神情狰狞,残酷的挥动着战刀,那些叛军步卒在他们眼中几乎是蝼蚁般的存在。

    “直娘贼,老子的部曲都是血肉之躯,如何抵抗得骑兵的冲击?”

    乱军之中,有叛军将领悲愤的吼叫,然而他的声音很快便被席卷而来的马蹄声所淹没。

    童贯昂然屹立在中军大旗之下,望着势如破竹的宋军,哈哈大笑,嘴里骂着直娘贼,甚为得意。

    赵皓双眼木然的望着前面的战场,神色之间没有任何喜色,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就在此时,突然见得一骑逆行而来,一杆钢枪上下翻飞,舞得虎虎生风,胯下乌云驹如电,朝中军大旗之下的童贯直杀而来。

    方七佛!

    赵皓心头一凛,急声对身后的武松喝到:“注意保护宣帅!”

    若是十日之前,或许他还会抱着死道友莫死贫道的心理,只要自己安全无虞,哪里会管童贯的死活,但是如今童贯已成了他的一颗棋子,自然是要好生保护之。

    方七佛一路纵马奔杀而来,马前无一合之将,眼看便要杀到童贯身前,却被王惟忠率着胜捷军骑兵团团围住。

    胜捷军原本就是作为童贯的亲卫部队而存在的,精选悍勇之士组成,且兵甲精良,而王惟忠率领前往阻截的胜捷军骑兵,更是其中的精锐,方七佛纵然武力盖世,虽然左冲右突,却也再无法前进一步。

    哈~

    方七佛发出一声怒吼,钢枪横扫而开,逼退了身前数名胜捷军精锐,然后蓦地大吼一声,手中钢枪猛然奋力掷出,在空中划过一道光弧,如同流星一般朝童贯激射而去。

    钢枪发出锐利的破风声,穿越重重人群,眼看便要射向童贯,四周的胜捷军骑兵大惊,纷纷挺身向前护卫。

    当~

    只听一声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大起,一骑飞马而来,手中戒刀一拦,那势若千钧的战枪,便被击落在地,正是武松!

    方七佛眼见一击不成,只得悲愤的怒号一声,夺过一枝长枪,奋力杀出重围而去。

    叛军大势已去,败局已定,原野之中的叛军已然彻底溃乱不堪,到处是四散奔逃的叛军将士,溃败之时已一发不可收拾。

    “撤吧,圣公!”方腊身旁的汪公老佛低声道。

    夕阳照在方腊的飘扬的须发之上,泛起一缕缕亮光,一天之间方腊的须发竟然白了许多,显得无比的憔悴和苍老。

    许久,他才苦涩的抬起头来,望着汪公老佛和吕将,艰难的说道:“悔不听两位之言啊,若是早日攻陷江宁,据江而守,何至今日?此乃朕之错也。”

    两人急忙出言抚慰,而方腊却已重新抖擞起了精神,沉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撤兵吧!”

    呜呜呜~

    叛军中军之中,撤兵的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在战场上席卷开来,宣告着叛军在胥山之战的彻底失败。

    下一刻,不管甘心还是不甘心,数十万叛军将士瞬间作鸟兽散,四散奔逃,而叛军的中军大旗也倒卷着,往南面而去。

    这一战,方腊折损了六七万人,又失散了近十万人,最后逃回的不过八万兵马,至此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主动迎战,全面处于防御阶段,逐渐走向灭亡!

    宋军之中,赵皓高高的端坐在八尺宝马之上,望着汹涌向前的宋军悍卒们,又望着那满地的尸骨,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当他的视线落在地上一个人头之上时,不觉心中微微抽搐了一下,因为那个人头上的脸庞是那样的稚嫩,年纪应该不会超过十五岁。

    宋军也罢,农民军也罢,死的都是华夏汉人,相煎何急?

    柔风习习,残阳如血。

    胥山之下的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满地的残刀断剑,在斜阳的照耀下是那么刺眼,那么悲凉。

    朔风猎猎,却怎么也吹不散空气之中那浓重的血腥味。

    赵皓驻马肃立旷野之上,赵伝和武松两人也骑马跟随,寸步不离左右。

    周围遍地都是尸体,浓重的血腥味中人欲呕,但赵皓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神情极其落寞而哀伤,

    呜呜呜~

    号角声连绵而起,悠远而悲凉,那是杨可世率众在为战死的白梃兵哀悼。

    随着那悲凉的号角声,慷慨而悲壮的歌声激荡而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一曲歌罢,三千白梃兵随着杨可世齐齐拜了下去,连拜了三拜才起身,接着随着杨可世一声令下,数十具棺木才被葬入土坑之中。

    白梃兵和宋军能入土为安,可是这些战死在荒原上的农民军,却只能挖一个万人坑,草草掩埋下去了事,也许一场大雨过后,便是尸骨露于荒野。

    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赵皓缓缓的摘下头盔,任朔风吹散他的长发,一双充满炯炯有神的的眼睛在夕阳的照耀之下,闪烁出火焰般的光芒。

    哀鸿遍野,白骨千里,所谓秦淮风流,烟雨江南,不过是一场幻梦……

    辽人气数未尽,獠牙尚存;西夏虽然降服,狼子野心只是暂时收敛;女真人已挥戈驻马,虎视眈眈,即将南下;蒙古人弯弓射雕,迟早席卷整个华夏。

    而赵佶父子尚在醉生梦死,士大夫们尚在争权夺利,武人们的锐气和血性正在日益消磨,华夏汉人之间的自相残杀依旧在继续。

    如此的江南,如此的大宋,如此的炎黄华夏……

    我赵皓,看不下去了,也逍遥快活不下去了!

    我欲竭尽所能,挽天倾,不负此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