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龙潭虎穴(求订阅)
    箭门岭被破,近三十万宋军将帮源镇一带方圆四十里地围得水泄不通,包括悬崖峭壁和小路的出口。

    除了方七佛部在青溪之战失散,逃出五千余人,不知所踪,其余的方腊部主力和主要谋臣武将几乎全部困在帮源一带,包括方腊的妻儿老小和重伤初愈的方百花。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宋军将士们便早早起来,穿衣披甲,收拾弓箭、兵器和器械;火头营的士兵更是早早生起了火;埋锅做饭,而那些辅兵、辎重兵、杂兵等也忙活起来,整个大营一片热闹忙碌的模样。

    用完早膳之后,便要对四十里帮源山区,发起最后的强攻,全歼叛军,缉拿叛贼首领。这是最后一战,也是大捞军功的一战。不要说是方腊,也不要说那些朝廷的悬赏名单上的主如吕将、方貌、陈箍桶等人,抓到一个紫头巾、青头巾的也是军功一件。这也几乎是本次平叛之战最后收获的机会,众人岂能不兴奋激动。

    韩世忠也是早早便起了床,身着掩心甲,提着一把二十几斤的眉间刀,正一边用油布擦拭着那锋利雪亮的刀刃,一边吆喝着:“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以后吃肉还是吃泥,玩大姑娘还是玩老娘们,就看今日一战了!”

    四周的部曲们哈哈大笑,手里也都没停着,有擦拭刀枪的,有整理弓箭的,还有拿着兵器舞几下热身的,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

    叩嗒嗒~

    数骑飞驰而来,沿着各营地一路吆喝:“传宣帅指令,今日暂停进山剿匪,各营各都,把守好关隘出口,不得走掉一个叛军!”

    众军士一阵哗然。

    韩世忠蓦地将手中的油布摔在地上,朝那传令的都头怒声骂道:“王六儿,你他娘的是不是吃错药了,恁地今日不打了?”

    那传令的都头与韩世忠相识多年,一向不对付,如今韩世忠虽然比他高了两级,却并非他的顶头上司,当即横了韩世忠一眼,冷冷的说道:“啊呀,我的韩大指挥使,如今威风起来了,我只是奉命传宣帅指令,你问我,我问谁去?”

    说完一打马,又率众向前继续传令而去,气得韩世忠吹胡子瞪眼,却也无可奈何。

    *****************

    马蹄声声,赵皓带着赵伝、武松两人,纵马离开宋军大营,飞马朝山口奔去。

    山谷的出口,一军兵马正严阵以待,如临大敌,一架架床子弩瞄准了出口之处,又有强弓硬弩守之,前头以大盾列阵予以防护,防守得密不透风。

    赵皓手持童贯的令牌,与负责镇守的指挥使沟通了之后,那宋将虽然疑惑,却见得是宣帅的令牌无误,只得让前头呼啦啦的让出一条道来,赵皓等三人飞马而入,然后那条通道又被填塞起来。

    进入山口,前头便是一条仅供两三匹马并行通过的谷道,两旁绿树成荫,安静至极,连鸟叫声都听不到。

    三人一路纵马飞奔,继续往前驰行,大约驰行了五六里地,前头的山道突然又变得更窄,仅容一马通过。

    武松纵马向前开路,赵伝断后,将赵皓夹在中间,继续纵马前行。

    咻~

    一道锐利的风声响起,一枝利箭突然自空而降,快如流星,直奔武松而来。

    武松急忙举刀掠向那长箭,一刀将来箭击飞。

    杀~

    山口的树丛之中,突然喊杀声大起,涌现出无数的人头,一队叛军手执刀枪冲下山头,在那树丛之中,影影绰绰的不知还藏有多少叛军。

    那一队叛军约二十余人,很快便冲到了山下,将赵皓三人团团围困了起来,一杆杆锋利的长枪直指三人。

    赵伝和武松神情戒备的守护在赵皓前后,手中的长刀横于胸前,蓄势待发。

    “带我去见圣公,我有要事相告!”赵皓满脸笑意,轻言细语的对那领头的戴绿帽……绿头巾的叛军队长说道。

    话音未落,那绿头巾队长已是勃然大怒:“去你娘的,哪来的傻鸟探子,圣公岂是你想见就见的,给我抓起来!”

    两道寒光闪起,赵伝和武松手中兵器齐齐舞出,将围在四周的叛军手中的刀枪击得接二连三的飞了出去,众叛军也被震得东倒西歪,急忙向山上求援。

    虽然方腊已是穷途末路,但是想要见方腊却是难上加难,这一路过去不知有多少关卡,莫说去见方腊,恐怕还没见到面就要被乱箭射杀了。

    若是召唤一队兵马跟随,只会引起一路的厮杀,此行的目的根本根本无法达成。

    赵皓心念急转,急忙在脑海里点开一张传音符。

    “搜索中……为您搜索到以下满足使用传音符的对象:赵伝、武松、方百花。”

    越来越多的叛军围了上来,紧急时刻,赵皓看到“方百花”三字,终于松了一口气。

    “传音符绑定使用对象:方百花。”

    “使用传音符(小),剩余时间:9分59秒。”

    ……

    一波又一波的叛军涌了上来,刀枪如林,赵皓手持长剑,与赵伝、武松三人背靠背呈品字形互相拱卫。

    赵皓虽然武力不济,但是手中的百炼钢剑对那种木质枪杆一斩即断,众叛军见得三人身份不凡,又号称要见圣公,不敢放箭,怕误了事担当不起,故此就这样纠缠着僵持不下。

    叩嗒嗒~

    一骑飞驰而来,高声喊道:“休得动手,此乃十一将军要见的人!”

    正在纠缠不休的众叛军将士,急忙收起长枪,退了下来,让出一条道来。

    山道口,数骑拥着方百花缓缓而来。

    红衣似火,白马如雪,一如当日初见。

    方百花催马向前,在赵皓面前十余步外缓缓的停了下来,一双妙目望着赵皓,眼中神色极其复杂。

    宋廷宗室公子,兄长和自己的救命恩人,是敌是友,难以分辨……

    赵皓微微一笑,朝方百花一拱手:“见过十一妹。”

    方百花淡然道:“想不到公子看似弱不禁风,居然身怀绝技,擅千里传音之术。”

    赵皓笑道:“我欲见圣公,可否引荐?”

    方百花娥眉微蹙,双眼紧盯着赵皓,沉声道:“公子还是请回罢……虽道是两军相争,不斩来使,但是如今形势紧迫,圣公之居所极其隐秘,为保密起见,只怕公子去得回不得。”

    赵皓脸色依旧云淡风轻,淡淡笑道:“无妨,我见到圣公自有计较。”

    方百花不再说话,眼神定定的盯了赵皓许久,想从他的脸上找出点什么来。

    赵皓脸色平静如水,坦然与其对视。

    为了十二万生灵,舍得一身剐,也要赌上一把!

    终于,方百花微微叹了一口气,又仔细打量了赵皓等三人一遍,说了一个字:“好!”

    回头对身后几名头戴青色头巾者喝道:“将他等的兵器收缴了。”

    赵伝和武松的脸色微变,正要发作,却见赵皓摆了摆手是,示意两人放下兵器,只得作罢。

    兵甲铺里的刀枪剑戟,要多少有多少,收走也无妨。

    他将手中的宝剑连着剑鞘,扔给了方百花,笑道:“此剑乃百炼精钢铸造而成,就送给姑娘了罢。”

    方百花接过宝剑,没有回话,调转马头,喊了一声:“随我来!”

    三人便随着一干青巾护卫,紧紧跟随而去。

    一行人沿着山路左转右转,一路经过重重关卡,一直行了十余里路,再往前头已然无路可走,只有深深的茅草之中,隐隐可见一条被人强行踩出来的山道。

    前头的方百花一勒马脚,翻身下马,将马缰扔给前来接应的叛军,其余众青巾护卫也纷纷下马。

    方百花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赵皓道:“前头行不得马了,须徒步翻山越岭,委屈赵公子了。”

    既来之,则安之……

    赵皓和赵伝、武松三人对视了一人,也纷纷下了马,跟在方百花一行的背后,往那茅草中的山道走去。

    一行人悉悉索索的在茅草丛中穿行,路上不时的伸出一枝带刺的灌木来,一不小心便会扯住衣裳,甚至钩破了皮,只是对于前世在山旮旯里长大的赵皓并算不得什么。

    前头的方百花攀上山头,回头望去,原本以为赵皓必然十分狼狈,却见得这厮竟然在茅草和灌木中穿行如履平地,一路上还摘了几只野果捧在手心里,不禁暗暗称奇。

    一路翻山越岭,兜兜转转的,随着一条隐秘的小道来到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山谷的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从山顶上往下看,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树林,根本看不到谷底。

    一进入山谷口,便见得数百名虎贲军列阵而立,强弓硬弩如云,见得方百花来,又纷纷的让出一条道来。

    沿着山谷又行了数百米,来到一个山洞之前,门口又有数十名守卫手执刀枪护卫。

    方百花示意众人在外等候,率先进了洞。

    许久,就在赵皓满心焦灼的时候,洞内突然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传赵皓入内!”

    门外的虎贲守卫立即高声喊道:“传赵皓入内,闲人免入!”

    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步而入。

    为了十二万条活生生的生命,就算是龙潭虎穴,少不得也要闯一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