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三日之后看朱贼之头!
    次日早上,三人只眯了一个时辰便早早起来,避免被人怀疑。

    三人就近找了家早点铺,要了三碗爆鱼面,三碗大排面,六碟蟹壳黄,六碟海棠糕,二十个肉馒头,两斤羊肉,一坛酒,满满的摆满了一桌。

    开始店家还怀疑三人是否能吃完这整一桌的早点,毕竟这面、糕点、馒头酒和肉的,至少是六个人的分量,但是当他看到武松一口一个肉馒头,连吞了三个馒头之后,便啥也不说了,又免费奉送了一碟酒酿饼。

    早店里的人越来越多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似乎也没什异样,三人脸色略显沮丧,很显然昨夜杀的不是朱勔,否则整个苏州城都要闹翻天才对。

    三人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留意着四周的食客们的聊天。

    “听说昨夜里剥皮猪府里出事了?”

    “可不是,狗腿子们死了好几个,可惜没杀着猪,听说剥皮猪的小妾也死了一个。”

    “那剥皮猪身边狗腿子成群,睡觉都有上百人守着,哪里有那么好杀……这些年想杀剥皮猪的还少了?”

    赵皓听到“剥皮猪”这个外号,差点从鼻孔里喷出面条,说起来这名字倒是挺形象的,只是朱勔没死的消息他们早已有心理准备,问题是只死了几个狗腿子和一个小妾,那么昨夜被赵伝用弩箭射死的那人又是谁?

    卧槽……他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似乎看到一片绿油油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在朱府的上空飘荡着,飘荡着……

    赵皓不觉脸上露出有趣的神色。

    又有两个中年食客走了进来,要了两碗大排粉坐到赵皓等人旁边,一边聊天一边哧溜哧溜的吃着面条。

    “适才从葑门街那边过来,似乎官军正在盘查客栈的住客,不知何故?”

    “老兄有所不知,昨夜剥皮猪府上出了刺客,死了好几个人,所以今日官军出动了大半,全城搜查,尤其是客栈,遇到外地口音者,都要拿去盘问。”

    “杀得好,那剥皮猪恁地不死。”

    三人神色一动,对视一眼,胡乱扒了几口,在桌上扔下一贯钱,说了一声“店家结账”,也不顾那店家追在后面喊“客官找你钱”,便快步朝客栈奔了过去。

    ……

    三人收拾好行头,在客栈门口拦了一辆马车,刚刚上车,便见得一队官军汹涌而来,直扑三人下榻的客栈,随后便听到里头一阵鸡飞狗跳。

    “去苏州城最好的青楼!”赵皓沉声对那马车夫喝道。

    那马车夫回头看了三人一眼,最后视线还是落在赵皓的身上,脸上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只看得赵皓菊花一紧……难道老子才长得像经常逛窑子的么?

    其实,赵皓倒是错怪了那马车夫,在这年头逛青楼耍大宝剑,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甚至是一种风雅。“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著名词人柳三变半辈子在青楼里厮混,成了千古风流。

    不过青楼也是分等级的,大致像后世的会所分星级一般:一、二等妓院的名字以“院”、“馆”、“阁”为主,三、四等妓院多以“室”、“班”、“楼”、“店”、“下处”命名。

    在那马车夫眼里,武松和赵伝两人,虎背熊腰,隐隐透出一股粗豪之气,应去三福班、久香茶室、月来店下处这种地方,那儿的姑娘丰满、妖娆、活好、耐折腾,非常适合武松和赵伝这种能征善战的体型。

    而赵皓这种翩翩公子,一看就是年少多金,文采风流的人物,自然要去添香楼、环采阁这种风雅的去处。

    “好咧,那就去城南的添香阁如何?城里的大官人们都爱去那地头。小姐姐们长得水灵灵的像根葱似的,曲子弹得好,那歌唱得像仙子一般。”

    赵皓没有答话,而是从赵伝脚边的大包袱里提出一串钱扔了过去,那马车夫眼疾手快的接住,眉开眼笑的道谢了一番,催马往城南而去。

    全城搜查,若想睡得安稳,又不委屈自己,唯有青楼了。

    其一,青楼被查的几率相对较小,毕竟能开青楼的后台都是极硬的;其二,就算在青楼被搜查到,赵皓也可亮出自己的身份。

    赵公子离开杭州北上,回江宁的途中在苏州逗留,流连于青楼而往返,这是很多纨绔都能干出来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但若是莫名其妙的连住在客栈数日,便是形迹可疑了。

    ……

    见到赵皓一行人过来,两个小厮便殷勤的招呼过来,尤其是见得赵皓这一身行头,怕不是值二十贯银子起,显得更加敬重。

    跟着那两个小厮走过一方小院,走进一座灯火通明的楼里,赵皓开始了这世上生平第一次逛窑子的勾当。

    在原主的烟历史记录上,原本就是在青楼里大宝剑玩得太顺溜才有了赵皓的穿越机会,所以赵皓只得面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装得如同老手一般。

    大堂内案明几亮,丝竹清盈悠扬,中间红毯铺地的台上,数名俏丽的女子正在拨弄管弦,清丽的眉眼间一片清澈、温柔、无暇,没有半点挑逗和狐媚的神色。很显然,这些都是传说中卖艺不卖身的姑娘。

    那小厮轻声询问他需要些什么服务,却把赵皓问住了。因为对方问的都是一些行话,又并非快餐、包夜、桑拿、足浴、推油、按摩之类的行话,而是问公子是要“打茶围”,还是要“喝花酒”、“拉铺”、“住局”……完全听不懂。

    幸好,不等赵皓回答,一旁的赵伝已抢先答道:“打干铺,来两间房,不要姑娘。”

    话音未落,那小厮的脸色就瞬间拉了下来,声音也变冷了,正要道一声“本店不打干铺”,又见得赵伝和武松两人生得一副能打得虎的凶悍样,终究是没敢再说话,只是声音极度不爽的喊了一声“打干铺,两间。”

    “这位公子相貌堂堂,气度不凡,一看便是人中龙凤,姑娘们看见了怕是争着倒贴也要侍奉公子……寻常脂粉怕是难入公子法眼。恰巧本店来了一批清倌人,个个才貌双全,公子不若点个姑娘弹弹曲子解闷,说不定便有铺堂挂衣之缘。”

    一道洪亮的声音在赵皓身后响起,赵皓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立在背后,满脸堆笑,神情极其殷勤。

    青楼的掌柜,俗称……不可描述。

    赵皓愣了愣,笑道:“我等自外地而来,身子疲累,待得休憩一番,再好好领教贵地姑娘之妙处。”

    那掌柜的爽朗的大笑:“好咧,就给三位客官来两间最雅致的房间……客官这边请。”

    赵皓微微一笑,随着那掌柜的进了一间上好的房间。

    待送得赵皓三人入内之后,那掌柜蓦地回头,对一名小厮低声道:“此三人相貌不凡,大清早便来打干铺,又操外地口音,包袱之中似有兵器,形迹极其可疑,速速禀报陈提辖。”

    那小厮应诺一声,飞奔而去。

    雅间之内,赵皓插上门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隔壁的武松和赵伝轮流入睡,一人警戒,倒也不用担心。

    不知睡到什么时辰,赵皓突然被一阵砸门声和吵闹声惊醒,急忙一跃而起,打开房门。

    只见得武松和赵伝两人手执刀剑,与一群捕快正在对峙,互不相让。

    领头那人,生得极其魁梧,看衣着打扮模样应是提辖之职,朝武松和赵伝两人朗声道:“苏州府办案,还请两位予以配合,否则拒捕罪加一等!”

    “好大的胆子,苏州府办案居然办到本公子身上了!”

    随着一声呵斥,旁边的房门被打开,一人翩然而出,紫衣似绛,人洁如玉。

    那陈提辖回过头来,正要发怒,等到看清赵皓的模样,却忍不住失声道:“赵公子!”

    赵皓原本还在想着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却见得那陈提辖恭恭敬敬朝赵皓一拜:“不知公子在此,还请恕罪。”

    赵皓疑惑的问道:“你如何认得我?”

    那陈提辖恭声道:“数月之前,公子献计破叛贼,后策马随宣帅入苏州城,风华绝代之姿,苏州城中百姓尽皆敬仰,小的记忆犹新,如此认得。”

    赵皓献计破苏州一功,不但传报了官家,苏州城内许多百姓也都是知晓的。加之那日入城时,童贯让赵皓与他并辔而入,两人只相差一个马头,年少俊美,鲜衣怒马的赵皓,给夹道相迎的百姓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那陈提辖又客气寒暄了一番,这才带人离开添香楼。

    那陈提辖一行刚走,那掌柜的便满头满脸的大汗跑了过来,神色极其惶恐,带着哭腔朝赵皓急声赔罪道:“老奴有罪,老奴有罪,老奴不知自家公子驾到,险些酿成大错,老奴万死莫辞!”

    自家公子?!

    “莫非此处青楼,是府上的产业?”赵伝疑惑的问道。

    那掌柜的急忙点头应是,言辞之间又表达了那陈提辖来此搜查,也是他的主意。

    赵皓瞬间凌乱了,忍不住暗中大骂这厮傻逼,脸上却是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

    早知如此,何必去费神住什么客栈……

    四周原本围观的人也纷纷散了,隐隐听得不少添香楼的恩客们咋咋呼呼的说着“我说这公子恁地如此眼熟,原是破叛贼的赵公子”云云。

    赵皓见得四周人散了,打了个哈欠,正要回房补觉,突然见得阁楼上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自己面前。

    那人身材略显瘦小,一身白衣如雪,手摇着一柄折扇,见得赵皓望来,回头与他对视一眼,又转身下了楼,出门而去。

    赵皓神色一变,不等向赵伝和武松打招呼,便急忙大步追了出去。

    一直追了数百步,来到一处僻静处,那人蓦然回头。

    虽然一身男装,却掩饰不住那绝好的面容和窈窕的身姿,正是昔日的叛军女首领——方百花。

    两人凝立不动,四目交接,相顾无言。

    赵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昨夜是你率人入了贼府?”

    方百花冷声道:“如此绝佳的机会,你都击杀不得朱贼,我看你如何完成我兄长之托?”

    赵皓淡然一笑:“贼府之内,守卫如云,急切之间难以得手,但我就不信,他朱勔终日不出城!”

    方百花满脸的讥嘲之色:“就算出城又如何?三日之后,朝廷钦差便要抵达苏州,传旨朱贼官复原职,朱贼必然出城相迎,然其身边护卫必数以百计,就凭你等区区三人,岂能奈他何?”

    赵皓眼中神色大亮,笑道:“三日之后,我必让你看那朱贼之头!”

    说完,不再和方百花纠缠,大步而回,给其留下一个神秘莫测的背影……

    ps:关于青楼行话,见章后说,不在此占用字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