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白马义从
    巨大的呼喝声,很快便惊动了数百步之外的朱府家奴。

    众人纷纷偏过头来,瞬间便被那一片如云似雪的骑兵所惊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那是什么兵马,似乎并非官军装束,难道是叛军不成?”

    “叛军主力已灭,岂能有如此多的战马?怕是朝廷精兵。”

    “江南自来少马,宣帅早已率西军北上,哪来如此多的精锐骑兵?”

    众人议论纷纷,并没有结果。

    朱府的管家,急声对朱勔道:“彼处不明兵马约两百余人,怕是欲对大人不利,不若先退入城中?”

    朱勔也被面前的景象所震惊,却没有慌乱,思索了一阵,怒声道:“钦差大人马上就要到了,我此刻退入城中算得甚么?就算是敌非友,我等有三四百人在此,骑兵近三百人,难道还抵不得他区区两百兵马?”

    朱勔从未经历过战阵,只见识过自己的家奴欺负过百姓,镇压过小股百姓暴动,哪里知道真正的军马的厉害,只以为自己人多,便是要占上风,并不以为意。

    河畔边。

    眼前的景象,不但令武松和方百花觉得不可思议,就是已经见识过一次赵皓召唤魏武卒的赵伝也满脸的震撼和惊讶之色。

    方百花惊得从船上一跃而起,跳上岸来,满脸震惊的望着赵皓,失声道:“白马义从?公孙瓒?”

    赵皓没有回答,而是沉声喝道:“白马义从,出击!”

    “嗷~”公孙瓒发出狼嚎一般的声音,猛然一提缰绳,座下战马开始加速。

    嗷嗷嗷~

    两百白马义从齐齐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啸叫,两百匹战马齐齐加速,不到片刻功夫就完成加速动作,开始了极速冲刺,但见马头攒动,长刀如雪,八百只铁蹄重重的叩击着大地,犹如死亡之神的战鼓,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对面乱哄哄的朱府家奴心坎之上。

    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那所向无敌的霸气,那佛挡杀佛的杀气,令众朱府家奴瞬间便感觉到了自己的差距。

    这不是一只可以战胜的军马!

    “速速迎战!”

    “对方是久经战阵的骑兵,如何能敌?”

    疏忽之间,距离朱府家奴已不过六七十步之外,对面的朱府家奴已乱成一团,有鼓着勇气向前迎战的,有畏缩往后退的。

    朱勔也惊慌了起来,挥起马鞭一阵大骂:“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都给老子上,杀一个赏十贯!”

    “射!”

    白马义从统帅公孙瓒一声断喝,将长槊挂在得胜钩上,弯弓搭箭,迎着对面的朱府家奴射去。

    咻!

    长箭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呼啸而出,直奔一名身材高大的朱府家奴的胸口。

    噗!

    长箭透胸而过,将那名朱府家奴射了个透穿,那名朱府家奴直愣愣的看着胸口的尚自在呜呜颤抖箭尾半秒,这才惊醒过来,啊的惨叫一声,口鼻之中鲜血涌出,倒地身亡。

    咻咻咻!

    飞箭如蝗,数百道光芒划过长空,如同倾盆大雨一般恶狠狠的倾泻入乱哄哄的朱府家奴阵中。

    这些锦衣家奴,大都身手较好,纷纷避让,但是却从未经过战阵,在那密集的箭雨中,仍然有不少人如同稻草一般倒了下去。

    一轮箭雨过后,朱府家奴已然死伤近百,乱成一团。

    杀!

    下一刻,两百白马义从齐齐挺起手中的长刀,犹如钢铁猛兽的獠牙,无比凶残的咬向前方大乱的朱府家奴。

    电光火石之间,极速冲刺的白马义从铁骑无比狂暴的杀进了混乱不堪的朱府家奴阵营,那一柄柄如林的长刀,在空中划出数百道夺目的光芒,只见得血雨喷涌,骨肉横飞,惨叫声震天。

    这一刻,朱勔才深刻的知道了身手不错的家奴们,与身经百战、训练有素的精骑之间的差距,那些家奴们阵型混乱,各自为战,没有统一的指挥,又有的想逃,有的想战,完全是一盘散沙,混乱一团,在那整齐而有序的攻击之下,根本不堪一击。

    当~

    一名高大魁梧的家奴,臂力极强,举起战刀恶狠狠的迎向其中一名白马义从的长刀,差点震得那名白马义从的长刀脱手,正得意之际,突然只觉腹部一疼,便见得紧随而来的那名白马义从手中的长刀已透入他的小腹之中。

    “啊……”那家奴腹部被白马义从的长刀往前一划而过,里头白花花的肠子便流了出来,鲜血流满全身,吓得歇斯底里的哀嚎起来。

    下一刻,紧随而来的第三名白马义从一刀从他的脖颈劈过,一颗斗大的头颅便飞了起来,那无头的尸身便喷着鲜血,倒了下去。

    朱府家奴的个人武力,在这种训练有素的百战精骑面前,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只有任人宰割的下场。

    铁骑狂飙,霎那之间,兵器相撞的铿锵声,骨骼碎裂的咔嚓声,还有朱府家奴临死前的哀嚎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场死亡交响曲,两百多白马义从交织而成的骑阵,就如传说中的蓝翔挖掘机一般,一下将朱府家奴搅得七零八落。

    终于,两百多白马义从将数百朱府家奴冲了个透穿,奔出百余步外的白马义从在公孙瓒的呼喝之下缓缓停住马脚,然后提缰调转马头。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随着那摄人心魄的口号声,公孙瓒率着那片如云的雪影又如同白色的巨浪一般席卷而来,马蹄过处,血流成河。

    远处观战的赵伝、武松和方百花三人,怔怔的望着面前这一场完全一边倒的碾压之战,心头的震撼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白马义从,精悍如斯!

    呛啷~

    赵皓突然拔出腰中的长剑,直指前方:“快,随我去取朱勔的人头!”

    “甚么?”三人有点凌乱了。

    白马义从出阵,朱勔还能逃走?

    赵皓懒得解释,指着远处道“朱勔已往城门方向跑了!”

    三人一看,果然有数骑奔出混乱的厮杀战场,往南而去。

    “借马一用!”方百花急声道。

    赵皓望了望她,有心叫她同骑一马,又怕被痛扁一顿,当下一咬牙,花了2万功德值,兑换了一匹玉龙马。

    玉龙马,身高七尺五的骏马,白虎阁之兵甲铺出品!

    希聿聿~

    一声剧烈的马嘶惊了武松、赵伝和方百花一跳,抬眼看时,便见得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出现在面前,而且双马镫、马鞍、缰绳等一应俱全。

    “送你了,快追!”赵皓对方百花道。

    方百花一阵凌乱,正在迟疑这召唤出来的马是否能坐时,赵皓已扬剑纵马追杀了过去,而武松和赵伝两人担心赵皓有失,也紧紧跟随而去,方百花只得翻身上马,打马急追了上去。

    两队人马一追一逃,转眼便跑出了一两里地,眼看前头的朱勔越跑越远,赵皓不禁急了,当下便对己方的四匹战马各加了一个加速符,使得各自的战马马速瞬间提升了20%,然后又将前头朱勔胯下的马速加了一个减速符。

    一加一减之间,便是40%的速度差距,只见得前方的骏马速度逐渐慢了下来,而赵皓等人的胯下的战马却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呼啸而去。

    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四人便已追上朱勔和随同而逃的四名锦衣护卫,武松和赵伝两人,已打马自两旁呼啸而过,一直奔出朱勔前头四五十步,这才调转马头,迎面拦住朱勔。

    朱勔等人大惊之下,只得勒马而立,缓缓的停了下来。

    杀~

    随着一声大吼,四人前后夹击,攻向朱勔身旁的四名锦衣护卫。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武松只用了三合便将对手劈落于马下,然后又拍马舞刀迎向与赵皓纠缠不休的那人,顺手一刀劈中那人的背部,紧接着赵皓又补上一剑,将那人的心脏透穿,鲜血喷洒了一地。

    随后,方百花和赵伝两人也解决了战斗。

    再抬头看时,朱勔又打马狂奔而逃,奈何马速被减了20%,瞬间又被赵皓等四人追上,团团围了起来。

    武松猿臂一伸,便将朱勔那近两百斤的身躯,从马背上轻轻的提起,然后掼倒在地,摔了朱勔一个狗啃泥。

    “诸位壮士饶命,诸位壮士饶命!”

    朱勔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在这种形势之下,没有像一般的傻逼官员一般,死到临头还摆谱,而是极力哀求饶命。

    好汉不吃眼前亏,活命才是硬道理,原本草根出身的朱勔,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赵皓勒住马脚,从马背上翻身而下,大步走到朱勔面前,左手一把揪住朱勔的衣襟,右手拳头一晃,冷声道:“朱贼,砂锅大的拳头见过没有?”

    砰~

    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了朱勔的鼻子上,只打得朱勔鼻子都歪了,酸甜苦辣咸什么滋味都有,鼻血呼的流了出来。

    朱勔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一边举起袖子揩着鼻血,一边满脸惊恐的抬起头来,望着赵皓,不禁双目圆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赵皓,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