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等到赵皓回到江宁时,已是农历七月底了。

    江宁的秋,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

    对于那些士子文人来说,又是一年悲秋季,。

    或许,经历过叛乱的秋季,悲秋,会更有几分伤感的韵味。

    只是,秦淮河畔的江宁城,依旧繁华如梦,纵落叶缤纷,纵秋风瑟瑟,风流繁华,不减一分。

    夕阳西下,夫子庙掩入了夜幕之中,脂粉流香的秦淮河,却渐次变得明艳起来。那是河上大大小小的花船画舫,都悬起了五颜六彩的灯,缤纷的灯光照映在黯烟的水波里,逗起七彩的明漪。

    在这个薄暮与明漪交织的梦幻世界,听着那悠然间歇的桨声,丝竹声、姑娘们黄莺般的笑声,谁能不生出一段七彩的遐思?

    暮风轻拂,王馨细眉紧蹙,细而疏的睫毛轻轻眨动,原本微显圆润的双颊已然清减,更添几分美丽,但她此俊俏到了极致的脸颊上,多了几分哀愁,几分思念,几分自艾自怜。

    平静的河面毫无来由出现了很多涟漪,仿佛连河水都感应到了那道横亘于天地间、堵塞在人心里的愁肠百结的意味。

    山盟海誓,犹在耳畔;良辰吉日,只差半月。

    金桂飘香时,我自红妆嫁衣,待你香车宝马……哪怕是一抬竹轿,也跟了你去,金风玉露,羡煞人间无数。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式微式微,胡不归?斯人空憔悴,良人胡不归?

    明日便是八月,胡不归……

    “娘子,回去罢……天色已晚,明日公子便来了。”婢女小兰见得王馨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终究是于心不忍。

    王馨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自南而来的一挂风帆,心头一阵迷惘和苦楚。

    若是,他就在那艘船中,多好……

    小兰似乎也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意,低声道:“说不定,公子真就在那船上呢。”

    眼见得那船越来越近,却是一艘普通的商船,装饰简陋,连那风帆都打了几个补丁……江宁赵府的嫡公子,是决计不会做这种破旧的商船的。

    王馨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便要回头,却听小兰突然呀了一声,忍不住抬头望去。

    残阳斜照,整艘商船沐浴在通红的霞光之中,一人长身玉立在甲板上,身后的霞光显得格外耀眼和灿烂,仿佛是随着夕阳从天外飞来,周身还笼着浅浅的、淡淡的晨辉。

    流光溢彩,翩翩如玉!

    夕阳之下,那人正朝她使劲的挥手,兴高采烈。

    “嗨!”

    那熟悉的声音,阳光至极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中,如同天籁绝音,刹那间,她似乎痴了。

    “我归来兮,你可安好?”

    她没有回答,只觉鼻子酸酸的,泫然欲泣。

    眼见得他催着那商船要朝岸边靠来,急声道:“你先回府内罢,夫人怕是等急了,我亦回去了。”

    说完,便带着婢女小兰,匆匆上了岸,往瑞鹤园内奔去。

    到了瑞鹤园的侧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来,见得那商船向城门方向驶去,这才恋恋不舍的回过头来。

    ……

    牵马下船,登上渡口。

    夕阳下,江宁城那巍峨的城墙横亘在眼前,令赵皓觉得十分的亲切。

    城门口的空地上,那日旌旗如云,戈戟如林,贼首方腊昂然立在銮驾上,在江宁城前尽情展现叛军的无敌兵锋;那日千骑如云,万卒如雨,推着无数的攻城器械,蜂拥而来,欲一举摧城拔寨。这些景象似乎在一转眼间,就已经烟消云散一道大队人马行军的痕迹,消失在天的尽头。

    赵皓和武松、赵伝两人,打马入城,马蹄如风,归心似箭,赵皓打马在通往赵府的街道上飞驰着,恨不得这马插翅飞起来。

    希聿聿~

    突然,他勒马急停,那骏马嘶鸣一声,前提高高的扬起,终于缓缓的停了下来,身后的赵伝和武松两人也急忙将马停住。

    前头一道倩影,在两名婢女的陪同下,正从一个药铺中走出,款款走向路边的马车。

    依旧是白衣胜雪,轻纱蒙面,窈窕的身影,柔弱而坚韧。

    最后一缕霞光照在街道上,那人沐浴在余晖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如仙如神,仿佛不似来自人间。

    她原本背对着赵皓,听得背后的骏马嘶鸣声,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缓缓的回转身来,仔细望了赵皓许久,眼中已是满满的笑意。

    四目相接,赵皓望着那双如同弯月般的剪水双瞳之中,蓄满了暖暖的、浓浓的笑意,只觉刹那间金陵城的春天都来了,春光明媚,春花盛开……

    数月来,所有的牵挂,所有的担忧,所有的相思,都浓缩在那一双笑眼之中,浓得化不开来。

    “公子,别来无恙。”她笑道。

    “甚好,你可安好?”赵皓笑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着,显得很冷静,很客气,没有半点旖旎的语气,甚至赵皓连俏皮话也不说了。

    “半月之后,便是公子的良辰吉日,梅林提前恭喜公子了。”杨芳微微笑道。

    “多谢。”

    “子明园内,近日事务繁多,届时怕是不能去给公子贺喜了。”

    “无妨,孩儿们可好?”

    “甚好,只是大都挂念着公子,又想着公子去给他们讲故事。上次公子那个大闹天宫的故事还未讲完……不过公子近日必然繁忙,他日有空再讲无妨。听闻公子大喜之日将至,他等都给公子准备了礼物,明日让隽儿送到府上罢。”

    与赵皓说话时,杨芳的眼中始终洋溢着笑意,如同对待那些收养的童子一般,只是转过身时,那眼底的一抹哀凉却无人能察觉。

    终于,伊人缓缓的登上了马车。

    “若是娶不得王家美人,我便抢了芳儿回府做压寨夫人……哦,压府夫人。”

    这句话,或许赵皓记得,或许赵皓不记得……只是已娶得王家美人,压府夫人便无缘抢去了。

    马车缓缓的启动,车轮滚滚,迎着那初上的华灯,在斑驳的灯影里往北而去。

    赵皓若有所思的望着那逐渐消失在灯光下的马车的背影,呆立了许久。

    等到赵皓三人奔到赵府大门口时,府内已是灯火辉煌一片。

    门口的家奴正在聊天,突然见得赵皓策马奔来,擦着眼睛辨认了许久。

    “公子回来了!”

    这道消息像飓风一般席卷了整个赵府,全府上下一阵鸡飞狗跳,令赵皓一阵无语。

    刚刚入得府内,便见得谢芸在一干婢女的簇拥下急急而来。

    仔细将赵皓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谢芸便一把揪住了赵皓的耳朵……这老娘不知何时养成了揪耳朵的习惯。

    “臭小子,平叛之战六月底便结束了,恁地在路上耽搁了足足一月时间,半月之后便是你大喜之日,老娘急你倒不急。”

    ……

    两箱礼物,一个大箱,一个锦匣。

    大箱之中,各种礼物令赵皓眼花缭乱,有自制的布人,有木刻的很粗糙的玩具,有画纸,有糖果……各种各样,一百多件,都是子明园中的童子拳拳之心。

    赵皓抚摸着那些礼物,只觉得心中柔柔的,软软的。

    锦匣之中,则放着一对玉如意,上面以金镶字,一个镶着“吉祥如意”,一个镶着“百年好合”。

    那是杨芳给他的新婚贺礼。

    赵皓把玩着那对玉如意,思绪万千。

    梅林先生,江南琴艺大家,自然是不会做了郑家的小妾。

    最难消受美人恩……虽然面纱从未解,但是赵皓知道那轻纱之下,一定是一副绝美的容颜。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嫁衣红妆,十里桃花,不负娥皇,不负女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