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洞房花烛夜
    宣和元年八月十五,中秋,亦是黄道吉日。

    虽然距离过年还早,但赵府之内却一片张灯结彩的忙碌景象,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过大年。

    今天对于赵府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对于整个江宁城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赵府的唯一嫡公子、大宋宗亲赵皓,要在今日赢取王家小娘子为妻!

    江宁四大府联姻,其中一个还是宗室公子,家主是从五品的团练使,其热闹、奢华程度自然非同一般。

    赵府门口的广场,搭满了棚子,一千多桌宴席,星罗棋布,一眼望过去如同十万大军的营盘一般,热闹而忙碌。

    照例是分做上中下三席,下席都在广场上,中席则摆在府内的空地上,上席在府内大厅之中。江宁知府王汉之为首的江宁府官员,江南路的官员,江南东西两路、两浙路各县的县令等,光七品以上的官员就挤满了大半个大厅。

    除此之外,各路、各州、各县的富商、士子、豪绅,也陆陆续续的赶来,依次落座。

    还有江北的淮西粮帮少主黄瑾也带来重礼前来道贺,倒是令不知就里的人暗暗称奇。

    那一身簇新礼袍的江宁知县,见得座位已坐满,吉时已到,便扯开嗓子高声一句道:“开席!”

    如同一声令下一般,府上帮厨的伙计们便端着一个个餐盘,将一盘盘冷拼送上酒席,如今虽已入秋,但是江宁依旧暑气未消,吃点冷拼可以先压压热气。

    随后,那热气腾腾的菜肴也如同流水一般的端了上来。

    这一场盛宴,由赵府门下在江宁城中的近十家酒楼操办,以春风楼与和丰楼为首,无论是菜肴的质量,还是制作的手艺,都是上佳的要炒菜有炒菜,要炖菜有炖菜,名目繁多,不一而足。

    赵府财大气粗,就算是下等席,也是鱼翅、海参、鲍鱼都有,而且管够。桌上的美酒更是予取予求,喝死人不偿命,下等席的规格都是十年陈的杜康,供应充足。

    家财过千万贯的赵府,这样的规格别说一顿,就算是十顿百顿也吃不穷,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明媒正娶的婚礼,自然是要宾客敞开了肚皮,吃饱喝足,免得有人背后说闲话,终究是不爽。

    一时间,赵府内外,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断,又有十几个戏班子在一旁助兴,极其热闹而奢华。

    新郎官赵皓,璞头上插着大红花,跟着一身从五品礼服的赵士盉,从主桌开始,挨桌的敬酒,笑脸相迎,客气话说不停,忙得不亦乐乎。

    看看每桌都敬得差不多时,已是夕阳西下,赵皓急忙吞了一个大还丹补充体力,然后便精神抖擞的去迎接新娘。

    穿着大红礼服,带着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满城喧嚣的,浩浩荡荡的杀往王家。

    王家大门口,照样张灯结彩,热闹异常,只是随着前头一通爆竹声响起,紧接着有人喊了一声“花轿迎门”,那原本半开的大门,居然虚掩了起来——拦轿门。

    按礼钱不给够,拦轿门是不会开的,但赵家从来不缺钱王家也不缺钱,这是礼节。

    那铜钱只是成堆成堆的往门内搬,终于大门传来王珏的声音:“够了,够了,这破钱把门都挡住了再搬钱进来休想开门!”

    大门终于重新打开,那顶八抬大轿也终于着了地。

    一帮三姑六婆簇拥着凤披霞冠的王馨走了出来。

    嫁衣如火,红妆如霞。

    上轿的手续依旧是繁琐复杂,眼看礼毕,即将入轿,原本被晾在一边的赵皓移步向前,走近王馨,将手伸向王馨。

    眸光相对,浅笑相迎,一对眼,便是一辈子,白首不离分。

    终于,王馨将手伸出,交握一处,那一刻,忽皆会心一笑,彼此的手心竟都是热而微湿的!

    指尖相触的那一剎那,四周的众人原本皆是错愕神色,却在王珏的带领之下,欢呼声大起:“天赐良缘,白头偕老!“

    那喜庆、吉祥的乐声在欢呼落下的那一刻响起,那样的轻快而和谐,那是一曲凤求凰!

    茶叶、米粒撒轿顶驱邪之后,轿起,爆竹响,缓缓向赵府而去。

    大花轿在街上通过时,街道旁百姓云集,赵皓骑着大马在大街上缓缓而行,脸上多少有点得意从今以后,咱也是有老婆的人了。

    却没注意到街旁的人群中,那一道白色的倩影,那眼底的一抹哀凉。

    花轿进入赵家大门,正好是夕阳西斜,红霞满天的时刻,正应“男以昏时迎女,女因男而来”的婚姻之说。

    赵家大开中门,奏乐,放炮仗迎轿。

    红绸红绣球相连,男左女右,沿着地上长长的红毡,进大门,直往正堂走去。

    “新郎新娘就位。”

    两位新人已经站在供桌前。

    “一拜天地!”

    两人双双在祖先的牌位前跪下,叩首,再叩首,三叩首,拜了天地祖先。

    “二拜高堂!”

    一对新人,便给坐在上首乐得合不拢嘴的赵士盉和谢芸各磕了三个头,赵士盉还好,谢芸那脸上笑得像朵花一般,笑中带泪。

    曾几何时,这宝贝儿子在病床之上昏迷不醒,连城内最好的郎中都摇头叹气,对她来说,如同天崩地陷一般,她以为,儿子再也不会醒来了。

    谁料,这宝贝儿子不但苏醒了过来,而且一天比一天争气,如今又娶了王府的千金,江宁第一美人为妻,叫她如何不喜不乐,不潜然泪下。

    “夫妻对拜!”

    赵皓和王馨互相三叩首!

    红盖头之下,王馨已是泪流满面。

    拜过堂,便是赵家的女人,自此缘定三生,不离不弃!

    “礼毕,送入洞房!”

    乐声响起,红毯铺地,送入洞房,永结同心。

    待把王馨送进洞房后,赵皓只是稍坐一小会,便被一群婆娘撵出去,他得给外面的至亲好友敬酒中午那些宾客基本上已经散去,只有关系特别近的才会留下来,参加这一席。

    所以现在留在屋里的,都算是很亲的人了江宁知府王汉之,通判李宇,外公谢虞、大舅谢文以及表兄谢瑜一家等。

    谁也不想搅了赵皓的洞房花烛夜,便一人敬他一杯,便放他去洞房了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一刻值千金。

    金碧辉煌的洞房之内,地板上铺着柔软的红丝毯,墙上贴着大红的囍字,就连垂在地上的纱幔,也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六根手臂粗的龙凤红烛爆着灯花,从屋梁上吊下来的红灯笼,红光辉映,把个洞房暖红成一片。

    床头纯金打制的香炉里檀香缭绕,烛光与香雾让屋子里朦朦胧胧,身穿大红色喜服的新娘子,更显诱人无比。

    掀开红盖头。

    粉面含春,艳若桃花,宜喜宜嗔,秋波盈盈。

    也许是那凤冠霞帔烘托出的喜庆隆重,也许是那四周粉红的灯光的诱惑,此刻的王馨,如同百花园中那朵最艳丽的牡丹,全部绽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