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天下第一城
    天下第一城,汴梁当之无愧的。

    汴梁不但是这个时代唯一的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也是一座伟大到极点的城池。

    如同江河流水一般的财富,挥手如云、挥汗成雨的人口数量,荟萃天下精奇的建筑,代表这个时代文明的最高成就,也是中世纪天空中最为灿烂的花火,举世无双!

    京师重地,天子脚下,入城自然是要盘查的。

    方圆十五六里的城池,青灰色的汴梁城墙,逡迤蜿蜒出去,不知道有多远,实在是过于巨大。虽然东南西北每个方向都开了四五个城洞,然而十多个城洞进出,如同长龙般的人流、车马还是得排队入城,和后世国庆期间排队上高速的场景差不多。

    当然,插队的并不是没有,那些达官贵人通常都会优先入城,也没有人举得有什么不对。然而赵皓却不是个喜欢插队的人,所以一直等到夕阳西下时才挤到了城门洞处。。

    终于轮到了赵皓一行,守城军士接过梁烈递过来的公文,发现这个少年居然是六品朝奉郎,而且还是宗室公子,神情有点吃惊,又有点敬重,二话不说,便请了入城。

    天色已晚,隐约能够看到一轮夕阳在远方落下,最后一抹鲜红的晚霞斜照在城楼上,暮色降临。

    刚刚进入城门,提前出发,赵府老管家已亲自带人前来迎接赵皓。

    老管家提前半个月先出发,又一路舟车兼程,不像赵皓还去二龙山晃荡了一圈,所以早已在汴梁城内买了府邸,安顿好相应事宜,只等赵皓来。否则堂堂赵府公子,若是入了汴京,还得先住客栈,再去找房子,岂不是很**份。

    不过赵皓倒也不急着回府,初来乍到的,自然要先领略一番汴梁的风情。

    汴梁城内,华灯初上,繁华和热闹,才刚刚开始。

    满街通明的灯火把平坦的青石路面照耀的有如白昼,街上行人如织,来往穿梭,处处如同集市一般。

    此时的汴梁,已是最为鼎盛时期,人口已达140万,其人口密度为2.7万人/平方公里,超过了后世2010年的北京老城区人口密度,逼近上海、广州老城区的人口密度。

    所以赵皓驱车走在汴梁城的南门大街上,有一种后世开车夜逛北京城的感觉,到处都是人,挥汗成雨,呵气如云。满城灯火,只是沿着汴河两岸缓缓流动。

    城内到处都是人声喧哗,到处都是冠盖云集,到处都是胭脂花钠,到处都是莺歌燕舞。在江南风流繁华之都的江宁城,赵皓这一行鲜衣怒马,数辆华丽的马车相连,多少有点惊艳,但是在汴梁城中,不过尔尔。大街之上,更为华美奢侈的马车、暖轿,比比皆是。

    举目望过去,那儒衫缎靴的士子,手摇羽扇,意气风发,谈笑之间,尽显儒雅风骚;那酒楼当炉女,俊俏妩媚宛若卓文君;便是那贩夫走卒,织席贩履者,说话之间,也免不了蹦出几句之乎者也。

    汴河之上,画舫如云,五彩缤纷。有柔美的女子,倚窗而歌,清音婉转百折,恍如后世杜十娘;有明媚的女子,抚琴当月,琴声淙淙如流水,却是一曲落花流水春去也;有恬静的女子,低头作画,丹青和笔墨若行云流水,花鸟山水,跃然纸上,似乎活了一般;也有俊俏的女子,不歌,不奏,不书,不画,只是巧笑盼兮,便已令你**蚀骨。

    那月色下的碧波,金光粼粼,如梦如幻;那风中的胭脂香味,如花如檀,令人迷醉;那夜空中传来的丝竹声,旋律悠扬,天籁绝音。

    整个世界的财富风流与气度仿佛都集中到了汴梁城中,热烈地令人兴奋,浓郁的令陶醉,壮阔和温柔依偎并存,儒雅与美色相互辉映,这里就是人间的天堂!

    赵皓一行,受到这人间天堂气氛的感染,心神摇晃行走在这片灯与人的海洋之中,就连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也变得格外柔媚起来,如同来自乡下的小姑娘,一脸迷醉的望着这片繁华如梦的世界,满眼的温柔。

    此刻的赵皓却是满脸的感慨,思绪万千。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历史上的汴梁,繁华如梦,终究抵不得金人金戈铁马,按照原有的进程,这七年之后,天上人间一般的汴梁,便要被胡虏毁于一旦。

    我既然逆流而来,岂可让这繁华之都就此烟销灰灭,岂可让千万汉人任胡虏蹂躏,岂可让万里河山任女真人的马蹄踏碎!

    我来了,不做汴梁的过客,只为汴梁之主而来。

    ……

    老管家为赵皓新买的府邸,并不算是太张扬,也不算太大。据说原主之前是个大户,近年来家道中落,故此贱价出售,虽说是贱价,却也卖得不便宜。

    府邸五六亩地大,十五六间厢房,亭台水榭,鱼池假山,一应俱全。赵皓自江宁府带来了二十个家奴和四个婢女,老管家又买了五六个土生土长的家奴和三四个婢女,再加上赵伝、鲁智深和武松,住起来倒也是绰绰有余,再来十来个人也是不成问题的。

    赵家不缺钱,完全有财力买更大的府邸,毕竟住的是赵府的少主,只是在汴梁之地,比不得江宁,神仙太多,终究还是低调的好。

    落下脚来的赵皓,说是六品官员,却是个寄禄官,并无职掌,不用上朝也不用管事……连上班、打卡、坐办公室看报纸都用不着。只要去吏部报个到,办个手续,就坐在家里俸禄就好,平时该干嘛干嘛。

    鲁智深虽然戴上了璞头,换上了常服,但是顶着个光头去从军终究是有点违和,所以寄住在赵皓府上,待得头发蓄长之后,再去投西军。

    原本赵皓的想法是让武松也去从军,毕竟自己身边有方百花和赵伝两人,再加上自己的武力也不算低,用不着武力94的高手来天天护卫,奈何武松却并没有从军的意愿,只想跟在赵皓身边报恩,只得作罢。

    深秋的阳光透过窗纸射了进来,照得屋里暖洋洋的,赵皓打了个哈欠,缓缓的睁开眼来。

    他没有传唤守在外屋的家奴和婢女们,而是脑海里拉出了系统界面。

    “搜索中……为您搜索到以下满足使用传音符的对象:方百花、赵伝、武松、梁烈、鲁智深、童贯……”

    “传音符(中)绑定使用对象:童贯。”

    “使用传音符(中),剩余时间:9分59秒。”

    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开始传音:“童贯,在否?”

    “公……公子……公子来汴梁了么?”那头的童贯很显然被吓了一跳,声音有点结巴,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赵公子会仙术,这个他早已知道,并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方腊等人关于何处?何时问斩?”赵皓问道。

    “关于刑部天牢,冬至之日问斩。”

    所谓秋后问斩,设官、立制不仅要与天意相和谐,刑杀、赦免也不能与天意相违背。春夏是万物滋育生长的季节,秋冬是肃杀蛰藏的季节,所以秋后问斩适应天意,顺乎四时。

    但通常行刑都是在冬至之前完成,在冬至之日的少之又少……只有十恶不赦之恶徒,才会选择在冬至肃杀之日。大抵是认为方腊这个称了帝建了国的叛贼,非冬至之日行刑不足以镇压其戾气。

    赵皓沉声道:“我欲进天牢探望方腊,你看如何便宜从事?此事须落在你身上。”

    那边思索了半晌,就在赵皓即将不耐烦之际,终于回话了:“公子之令,老奴岂敢不遵,只是其中利害……不用老奴多言。公子若去探监,须用仙术易了容去,老奴自会安排便宜从事。”

    赵皓缓缓的吁了一口气,从床上一跃而起。

    有了童贯这个号称六贼之一的权臣,在京取事,的确要方便的多。

    ……

    用过早膳,赵皓便召武松和方百花入得厢房之内,计议了一番,又让两人各自回房准备一番。

    此行事关重大,自是越少人去越好,方百花是必去的。武松在没喝酒的情况下,也算是为人谨慎、性格沉稳,关键时刻还得仰仗他那94的武力。

    三人乔装打扮了一番,武松的脸型变成了悍匪邓龙的模样,赵皓却摇身一变成了张青的样子,只是少了几分凶狠之气,至于方百花,却长了一张城门守卫的脸,虽然胸前被白绫束得很紧,仍然显得胸肌极其发达……

    三人在街上叫了一辆马车,缓缓直奔城隍庙而去。

    在城隍面的门口,果然找到了一个虞侯模样的人,正在魂不守舍的等着他们。

    “曹操怎么死的?”那人问道。

    “梦游溺水而死。”赵皓答道。

    方百花忍不住扭过头去,眼中已是满满的笑意。

    那虞侯似乎对赵皓和童贯约好的这种暗语也有点郁闷,见得口令已对上,也不再多言,径直钻上了赵皓的马车,低声道:“往城南去。”

    一辆马车,四个人,只得让那虞侯和武松坐前面,赵皓被赶到和方百花并排而坐。方百花虽然满脸的不愿意,也无可奈何,毕竟多一辆马车,便多一分暴露的风险。

    一路上软玉温香,好在赵皓并非狎昵之人,倒也相安无事。

    四人在一条偏僻的巷子内下了马车,又跟着那虞侯左转右转,终于来到天牢之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