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天上人间(第一更)
    杨楼街,这烟花之地,骤起风云。

    那售价十万贯的翠香楼被人买了下来,这已经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了,这个年代的人并不缺乏好奇心,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傻钱多的主,会缺心眼般花如此重资购买一座生意冷淡的青楼。

    而最令人大跌眼球的是,那青楼前又换了一块横幅,写的是“汴梁第一楼,三日后开业”,这几个字一出,更是无疑在杨楼街上激起了浩然大波。

    在这条街道上的青楼,倚红楼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而这座被人买下即将新开业的青楼,居然号称“汴梁第一楼”!

    众人打听的结果便是,翠香楼的新任东家,年方十七,宗室公子,府上在江南之地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富商,尽皆释然。

    富家纨绔子弟,年少多金,又是家中唯一的嫡公子,正是人傻钱多的典型,又少年心性,口气狂一点,傲一点,也是正常的。

    众青楼的老bao们虽然不忿,也只得按捺住性子。这些青楼的掌柜们,谁背后真正的大东家不是响当当的人物,若是对方没几分背景的,敢如此嚣张,早就把你门都砸烂了。然而宗室公子的身份却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宜轻举妄动。况且少年心性,图个乐子,只需静坐下来,看他笑话即可。

    但是“十万贯”和“汴梁第一楼”的噱头,着着实实的让原翠香楼火了一把。好奇心人皆有之,尤其是那些达官贵人、富商豪绅们,更是想看看这价值十万贯,且号称汴梁第一楼的青楼,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这也正是赵皓的营销手段。

    ****************

    三日之后,所谓的“汴梁第一楼”前,挤满了车马和暖轿,达官贵人、富商豪绅、士子文人,更多的是一些纨绔子弟们,纷纷云集。

    十万贯的买价,号称汴梁第一,这样的噱头,赚足了眼球。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最重要的是,寻花问柳之辈,更图的是一个新鲜刺激,这个和“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是一个道理,再多才多艺、再活好貌美的姑娘,总有腻的时候,耍大宝剑这个行业,原本就需要多种花样来满足恩客们的求新的需求。

    更何况,青楼之前,早已有告示。开业之日,只纳客百名,去晚了,还进不去,若是不能拔得头筹,显得趣味又少了几分,所以早早便已来到门前等候。

    这告示是赵皓昨日临时增加的。饥饿营销,也是后世营销的一种常用手段。就如爱疯八一样,明明库存卖不完,偏偏要限量发行,让买家连夜排队购买,而且价格奇高,造成哄抢的效果。

    赵皓的营销手段,大大激起了众人的好奇心。只是真正能决定青楼命运的还是服务质量,否则光靠噱头最多维持几天就得关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历来如此。就像爱疯八,叫的那么凶,如果最终外观、质量和可玩性等属性不如oppo,也只能昙花一现。

    青楼之前,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门口的小厮身着崭新的衣袍,肃然而立。

    新的牌匾已经悬挂了起来,被一块大红锦缎所遮盖住,更显几分神秘色彩。

    日头升的老高了,眼看便要巳时,众人的心情也逐渐急切起来。

    两排一溜的青楼掌柜们,正一个个趴在阁子的窗边,却又将脸隐藏在纱帘之后,神情各异。

    “汴梁第一楼?就怕爬得越高,摔得越重!”隔壁的清月楼老bao凭栏而立,冷声笑道。

    “那李嬷嬷仰仗着个师师姑娘,红红火火了这么多年,如今有人冒出来号称汴梁第一,这次倒是有好戏看了,哈哈哈……”

    “少年心性,过于张扬,怕是要跌跟头,不过老娘倒是希望这厮能压那李嬷嬷一头。”

    那些被倚红楼压制了多年的青楼,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情,纷纷等着好戏看。

    倚红楼。

    李嬷嬷立在纱帘之后,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眼中露出讥嘲的神色。

    她没有说话,身后的一个红牌姑娘却说出了她的心声:“汴梁第一楼……少年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江南大族如何,六品朝奉郎又如何?宗室公子又算得甚么……除了官家的王子帝姬们,其他宗室公子谁不卖倚红楼几分面子?”

    李嬷嬷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回头问道:“师师姑娘去宫内多时了?”

    “昨日黄昏去的,尚未回来,怕是官家要多留几日了。”有人低声道。

    李嬷嬷淡淡一笑,没有继续问下去,眼中的讥嘲神色愈发浓烈。

    只要师师姑娘在一天,其他青楼敢称汴梁第一就是个笑话……

    就在此时,随着一阵悠扬的乐器声自大门口响起,紧接着那胖得如球的老bao在一干小厮们的簇拥之下,缓缓走出了大门,朝大门外的众人发表了一阵热情洋溢的演说。

    众人微微有点失望,原本以为那传说中的青楼的真正主人,大宋宗室公子,江南赵府的唯一嫡公子,会亲自出面,谁知道出来的只是一个老bao。

    青楼这玩意,终究难登大雅之堂,堂堂宗室公子,六品朝奉郎,岂会亲自出面?

    那老bao倒也知趣,没有过多废话,随着剧烈的爆竹声响起,全场气氛陡然升温,紧接着那老bao蓦地一拉彩绳,那块锦缎便无风自落,露出牌匾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天上人间!

    四个大字,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虽为大字尤可见风姿绰约处,笔畅快淋漓,锋芒毕露,富有傲骨之气,如同断金割玉一般,别有一种韵味。

    “好字!好名!”有人轻声赞叹道。

    “想不到青楼之地,居然有此绝妙之书法,倒是颇有点汴梁第一楼的意味了。”

    在场的恩客们,大都是士子文人出身,都是有几分书**底的,瞬间便已被这四个大字所绝倒。

    “瘦金书!”突然有人失声喊道。

    全场顿时一片哗然,登时凌乱了起来。

    瘦金书,但凡在京城之中稍微有点学问的士子文人,都知道这是谁首创的字体。

    更重点是,此书不但是官家首创,而且京城之中不少人皆仿效之,但是能真正得瘦金书真髓的一只手能数过来。

    赵皓吞了一本中级书法技能书,那字体至少达到了赵佶的八成功力,能达到这种境界的,的确不超过五人。而且不是鸿儒,便是相公级的人物,譬如蔡京……真正能以假乱真的便只有蔡京了。

    官家亲自题字,那是不可能的……众人之中不乏大儒,纷纷在猜测题字者何人。

    “家父曾得官家题字一副,曰‘天清地明’,如今悬挂于高堂之上,在下每日都要瞻仰一番,此‘天上人间’之‘天’字,与彼之‘天’字,几乎分毫不差,几可以假乱真……”

    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忍不住发出赞叹,愈发引得众人惊讶和赞叹。

    “莫非是老公相亲自题字?”有人突然异想天开,问道。

    “决计不可能,老公相何等人物,岂会为区区青楼题字!”当即有人驳斥,驳斥的不是别人,正是蔡家的门生。

    倚红楼的李嬷嬷,更是神色大惊,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那李嬷嬷并非如同后世那种ji头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其若是男子身,便也算得大儒一个,是一个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的主,否则岂能培养出一个倾国倾城的师师姑娘。

    瘦马,没点文化底蕴,是养不起来的。

    官家宠爱师师姑娘,在她房中自是也题了不少字,她岂能不认得瘦金体?那牌匾上的“天上人间”四个字,几乎就像是赵佶亲笔所书一般,纵然少了几分神韵,也有七八成的功力。

    这赵公子,果然不一般……

    有了瘦金体金玉在前,随着那老bao一声恭迎诸位官人莅临,众人便哗啦啦的冲了过去。

    好在,开业告示另有注明,开业之日,欲入门者须预付二十贯押金,且每人限带一名家奴。

    那些身份尊贵显赫的,自然不能失了风度,像超市打折时的大爷大妈们一窝蜂的抢过去,而是让家奴们冲锋陷阵,抢先付钱,占个名额。

    终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那些抢先的家奴,自然带着胜利者的神色,笑嘻嘻的领着自家主子昂然而入。那些慢了半拍的家奴,给主子丢了面子,自是懊恼,与门口的小厮纠缠不休,威胁、恐吓、利诱、好言相劝的,各种手段都用尽,却是无济于事。

    也有想动粗的,奈何门口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终究是不敢轻举妄动——可怜武松和赵伝两人,竟然客串了青楼的龟奴……

    大堂之内,装饰得极其富丽堂皇,五彩的灯笼高高挂得到处都是,正中的舞台之上,又悬着一盏七彩缤纷的宫灯。

    一排排雅座围了个半圆,都是最新置换的花梨木,足见主家之大气,案几之上,都是新鲜的水果,十年陈的女儿红,银制的酒器菜皿,极其奢华。

    四周的小厮们一个个身着崭新的白衣,头戴璞头,显得干练而干净,让人看着舒服。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神色,不是那种让人看了厌恶的谄媚的假笑,而是一个个神色肃然,目不斜视,见得有客人过来,便齐齐躬身“欢迎官人莅临”,动作整齐,声音洪亮有力,礼貌而不谄媚,让人听起来极其舒服,纵然是贵宾,也少了几分轻蔑。

    众宾客坐定之后,丝竹声起,琴声悠扬,一个女子抱着琵琶,娉婷而来,缓缓的登上舞台。

    全场霎时间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寂。

    (今日三更,马上接着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