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宗正会(三更到)
    数日之间,“天上人间”便已轰动了整个汴梁城。

    集文艺、保健、大保健于一体的青楼,无疑引领了这个时代的青楼文化的时尚和潮流,使得那些大保健爱好者趋之若鹜。

    而赵皓所创造的旗袍、丝袜加高跟鞋的衣饰,又引领了青楼衣饰潮流。

    连蔡家七公子,都赞不绝口,流连忘返,无疑给赵皓做了个大大的宣传,令无数富家公子慕名而来。

    一时间,“天上人间”门前,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尤其是开业的前半个月,排队大保健的情况几乎天天都有。

    开始只是一些富家公子、纨绔子弟和富商们,还有一些五品以下的官员来访,到后来就连三品以上的大员,也来的不少。

    甚至,连周邦彦这样的超级鸿儒,听闻了“天上人间”的诸般乐趣,也偷偷的来体验了一番。

    周邦彦已经六十二岁,身为大晟府提举,按理说已经耍不动大宝剑了,但是那旗袍佳人的音律舞蹈表演,却是令他大为赞叹,而那温柔体贴、舒筋活骨的按摩之术,更令他全身舒爽,精神矍铄。

    那一夜,已过花甲之年的周邦彦,夜宿“天上人间”,不为风月,只为保健,虽未宽衣解带,却一夜安睡到天明,不忍起身。

    那一夜,是周邦彦半生以来,睡过最安稳,最实沉的一觉

    有宋一朝,对狎妓既不提倡,也不禁止。有了周邦彦的宣传,使得那些爱好风月的官员们,也纷纷乔装打扮一番,偷偷的到“天上人间”,贪欢一晌。

    火爆的生意,令赵皓收益颇丰。每天的营业额在两千贯以上,除去各种花销,纯收益也在一千贯以上。不得不说大保健的确是个暴利的行业,古今亦然,所以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照这个趋势下去,只需要一个月时间,赵皓便能回本并略有盈余,一年下来,赚个二三十万贯不是问题,根本无需江南的父母支持,亦可活得有滋有味的。至于朝廷丰厚的俸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赵皓的目的显然不在此处,开青楼赚大钱,对于他来说意义不大,一切只为引蛇出洞算是引龙出洞吧。

    他不知道赵佶哪一天会光临“天上人间”,但是却知道赵佶除非改了性,否则必然会来“天上人间”的。而他那每人限带一名家奴的规矩,也必定不适合九五至尊的赵佶。

    堂堂天子,就算是来大保健,怎么也得提前搜查一遍,身边怎么也得带几个大内高手和几个体己的近侍,否则刺客若是想刺驾,岂不是易如反掌?所以赵佶若是来“天上人间”,必然是先有风声,不至于打自己个措手不及。

    只是,令他极为沮丧的是,“天上人间”足足开业了半个月,赵佶非但没造访他的青楼,就连杨楼街都很少来,只是偶尔有军马护送马车而来,将师师姑娘偷偷接入了宫中。

    赵皓守株待兔了半个月,终究是烦了,不愿天天再到“天上人间”打卡,只留下梁红玉一人坚守,以防有人生乱。

    以赵皓宗室子弟的身份,一般人是不敢来捣乱,毕竟宗室子弟虽不能掌朝中实权,却有不少特权。普通的衙门根本就无法问罪宗室,就算是大宗正司,也得请示皇帝问罪,所以一般的瘪三、纨绔恶少等,敢招惹宗室子弟的,简直就是找死,就算给你来个当场击杀,你也只能自认倒霉。

    但是,天子脚下,实力人物不只有宗室,而且宗室也不止赵皓一个。像他这样与官家的血脉已出了七服的,足足有上千人。

    现今生意火爆,日进斗金,自己又人生地不熟的,难免招人嫉妒和生事。留下梁红玉这个女中豪杰镇守,心中自是踏实了不少。

    “梁红玉,武力88,智力84,统率92,政治52,对宿主好感度75,对宿主忠诚度78。”

    一代巾帼英雄,若非女儿身,便是赫赫良将,却因他的穿越,错过了韩世忠,如今只沦落到为他镇守青楼,不过终究是比当营妓强上不少,赵皓从没把她当下人看待。

    次日清晨,赵皓刚刚用完早膳,正要带着方百花等人出去闲逛一番,顺便看看“天上人间”那边有无动静,老管家便急匆匆而来,递给他一张帖子。

    赵皓接过帖子,匆匆一阅,脸上浮现出一丝狐疑之色。

    宗室公子赵玥,今夜约宴樊楼。

    自从当年赵仲恕离开汴梁之后,他们遗落江南的这一支,便很少与宗室来往,只有每年官家大寿之前,按例运送个十万贯生辰纲给官家祝寿。若非那丰厚的生辰纲,官家都几乎忘了还有这么一支宗室,至于其他宗室子弟,更是几乎没有往来反正赵皓是第一次。

    赵皓自入汴梁以来,在中书门下报了到之后,后来又到宗正寺做了个登记,便再也未与宗室联系过。

    就算那日在宗正寺,也只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出来了,连一碗茶都没喝完,负责登记的那位老兄似乎对他也无兴趣,毕竟他这样的与官家到了七服的宗室子弟,在汴梁城内已是过千人,极其普通。

    谁料,突然之间,便有人请自己喝茶,还是到汴梁最负盛名之一的樊楼,令赵皓颇为意外。

    经过一番打听,赵皓将那赵玥的底细也摸了个清楚。

    赵光义生赵元俨,赵元俨生赵允良,赵允良生赵宗绛。赵宗绛生赵仲懿,赵仲懿生赵孝良,赵孝良生赵玥。

    绕来绕去,这个赵玥,和他赵皓一样,也是与官家到了七服的宗室子弟,如今刚过弱冠之年,现任大宗正司的押司官。

    大宗正司是管理宗室事务的最高机构,大宗正司的押司官的品阶与普通的押司自然不同,那可是正七品的品阶。与赵玥同年的宗室子弟,与官家出了三服之外的,大都是正八品上下的录事参军事、兵曹、骑曹之类的环卫官,这赵玥也算是三服之外中宗室公子中的翘楚了。

    至于,今夜突然约见赵皓,是惺惺相惜,还是别有所图,对于赵皓来说,并不重要。

    若能结交,便结交之。若是对方意图不轨对于一个想成为大宋帝王的男人来说,对方便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在东京七十二家正店中,以樊楼最为出名,不少宋话本记载的爱情故事都发生在樊楼。樊楼又称丰乐楼、白矾楼,“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因为白矾楼太高,以至登上顶楼,便可以“下视禁中”,看到皇宫之内。这大概是亘古未有的事情。

    樊楼也非常广大,周密齐东野语称,樊楼“乃京师酒肆之甲,饮徒常千余人”,可以接待一千多名客人。一首宋诗说:“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又可知这樊楼是通宵达旦都在营业的。

    酒楼门前用枋木和各色花样扎缚成高大而又美丽的彩楼。近里门面窗户缘的红绿装饰,称为欢门。此外,门前还设有名为杈子的装饰性栅栏和几盏贴金红纱栀子灯。

    赵皓在方百花和赵伝的护卫之下,昂然而入。

    入其门,一直主廊约百余步,南北天井两廊都是小阁子(包厢),两边灯火辉煌,且五彩缤纷,又上下相照,显得极其富丽堂皇。又有淡抹浓妆的靓丽女子数百,聚于主廊槏面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和后世的ktv一样,只要你掏钱,便可陪你打情骂俏,喝个痛快。

    和后世一样,每个阁子(包厢)都是有名字的,赵皓在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一个名为“元丰苑”的大阁子。

    这种大阁子,在樊楼并不多,面积大抵是普通小阁子的两倍大,却分为里外两间,中间以珠帘纱窗隔开。

    当赵皓见到赵玥的时候,赵玥正做着外阁的桌前,背后立着两个家奴,边上又坐着两个面容姣好的酒妓,一双手正在不安分的到处游走,令赵皓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种人,不值得结交,也算不得人物

    那赵玥面目倒是俊美,只是多了几分轻浮和世俗。

    宗室子弟,从太祖那一代开始,后妃妻妾必然是颇具姿色,经过一代代美女母亲们带来的基因改造,到他们的父辈的父辈开始,便都是相貌不凡,面目俊秀了,所以但凡大宋宗室子弟,还真没几个不俊的。

    那赵玥见得赵皓来,倒是十分的热情,一番寒暄之后,又将身旁的一名酒妓推向赵皓,却被赵皓轻轻的推开,赵玥也不以为意,索性左拥右抱。

    上了酒菜,两人酒过三巡,又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会,赵皓终于忍不住了,问道:“不知兄长相邀,可有要事相谈?”

    赵玥楞了一下。笑道:“贤弟果然心急听闻贤弟在杨楼街开了一家青楼,可有此事?”

    赵皓眼中厉色一闪,已然知道了个大概,淡然笑道:“确有此事。”

    赵玥笑了,笑得很诡异,示意两个酒妓退了出去,将身子移了过来,压低声音道:“贤弟可知,京师之内,但凡青楼妓寨、赌馆、当铺此四样营生,都是宗正会在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