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茂德帝姬
    皇宫,三宫六院,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风流贵地。

    虽然是第一次入皇宫,作为逛过故宫的赵皓,并没有太多的惊艳,也没有“第一次进皇宫好紧张,要不要脱啊”、“怎样才能装得经常出入皇宫的样子”之类的心情。

    自踏入宣德门的那一刹那,他的神色还是庄重的,毕竟这是大宋之核心之地,也是他将来欲入主之地,但是却没有太多的紧张,而是极其平静。

    他头戴长翅展脚璞头,身着朱色曲领大袖澜袍,腰悬白玉带,再佩一个鱼袋,极其庄重和正式,再配上他那俊美的容颜和修长的身材,走在中内侍的护卫之下,颇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

    其实这一身,对于赵皓来说,并不习惯,尤其是那长翅展脚璞头,转过街角时总是一不小心那帽子的长翅便磕着碰着墙壁了,显得狼狈。

    不过没有办法,大宋的官帽就是这么可笑而无厘头,六品以上服朱色官袍,须挂鱼袋以显示身份,这些都是不可少的。

    随着内侍们的护卫和带领,通过长长的通道,曲折的长廊,穿过一道道拱形宫门,赵皓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波澜,这北宋的皇城,也不过如此,和故宫一般,不过是宫殿、长廊、汉白玉阶、怪石、亭台等组成。

    绕过大大小小的宫殿,经过长长短短的长廊,最后奔往延福宫。

    延福宫是相对独立的一处宫区,在宫城之外。

    延福宫是帝、后游乐之所,最初规模并不大。赵佶即位后不满于宫苑的狭小,遂大肆扩建、营造。延福宫扩建以后,幽雅舒适,赵佶大部分时间是在这座宫苑中度过的。

    延福宫殿、台、亭、阁众多,名称非常雅致,富于诗意,当然是富于艺术修养的宋徽宗所取的。

    延福宫的东门为晨晖,西门称丽泽。大殿有延福、蕊珠。

    此刻的赵皓,正在一帮内侍的陪同下,穿过右承天门,来到了延福宫的宫门前的小广场上。

    延福宫门口,一群打扮各异的少女们正在嬉戏和打闹,吸引了赵皓的注意力。

    天空之中,几只纸鸢,正随着那凛冽的寒风飘荡着,那一只只“燕子”、“鹞鹰”、“孔雀”正在风中起舞。

    大冬天放纸鸢,倒是少见……

    赵皓不觉多看了几眼,却被边上的内侍提醒:“大人,深宫重地,还是少看少听为好。”

    赵皓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回过头来。

    总有一日,这深宫大内,只为我……朕一人而转动,的确是没什么好看的。

    呀~

    突然那边人群里一声娇呼,赵皓想回头,终究是忍住了。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一阵脆生生的喊声:“等一下。”

    赵皓和众内侍忍不住回过头来。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奔到了赵皓的面前。

    赵皓望着那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蓦地怔住了。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一头如云青丝,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白皙如玉的脸庞,欺霜赛雪的肌肤,如画眉黛,如星明眸,玉鼻之下,小巧的嘴,柔嫩而鲜红,如同樱桃一般,嘴角微下向上弯,带着点儿调皮的笑意。

    整个面庞如同瓷娃娃一般细致紧俏,清新脱俗,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不,她更像一只光明女神蝶,熠熠生辉,璀璨夺目,翩然舞来,宛若天仙。

    而最令赵皓心折的是,这个纯洁、光明、璀璨的小萝莉,她眼中的波光如同天池之水一般纯净无暇,不带一丝杂质,令人不敢存一丝亵渎之心。

    赵皓静静的望着她,没有怦然心动的慌乱,没有惊艳的失态,没有想入非非的旖旎,眼中却多了一抹哀怜和疼惜。

    因为他用系统查询了这个小萝莉的属性,已然知道来的是谁了。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十三四岁的小萝莉,赫然便是大宋第一美女,赵佶最宠爱的女儿。

    茂德帝姬,赵福金,大宋最美的公主!

    赵皓刹那间便想起史书上记载的那一段,想起历史上她在金人手中受的屈辱,想起她凄惨的结局。

    他的心中突然莫名的多了一丝绞痛,又多了一分坚定。

    靖康之耻,汴梁城破,皇城被洗劫一空,二帝、王子帝姬、宗室王公、宫女等数千人全部被金人掠去,在路上不知死了多少人,就连赵佶的亲弟弟燕王和越王都能在路上饿死,而那数十名帝姬,更是无一生还,大都被胡虏凌辱而死,余下的也是给金人贵族为泄yu工具。

    如此之耻,岂可任由其再发生!

    他这一眼看的时间太久了,四周的宫女们和小帝姬们已经不耐烦了,露出了不满的神色,然而那如同光明女神蝶般的小萝莉却笑了。

    那一笑,如同春花突然绽放,金色的阳光自阴霾中喷薄而出一般,赵皓突然感觉到,汴梁的春天来了。

    她微微仰着小巧精致脸庞,望着赵皓,双眼如同新月,蓄满了烂漫的笑意,露出一口雪白细密的贝齿,娇笑道:“你帮我去把那纸鸢取下,可好?”

    那脆生生的声音,令赵皓油然而生一股宠溺的柔情……大概是因为这精致绝伦的光明女神蝶,历史上的际遇实在太凄惨。

    他抬起头来,望向那五六丈高的大树顶上的纸鸢,微微一笑:“好!”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吃了一颗轻身丸(中),体重瞬间减少30%,原本一百三十斤左右的身躯,已不到百斤。

    腾身一跃,上了树干,噔噔噔的上了两三丈,再抓住其中一根粗大的枝丫,抬头往上望去。

    树下的小萝莉,脸上已是满脸的惊诧和羡慕,眼中满是小星星,娇脆而略带稚嫩的声音喊道:“小心,不可大意!”

    赵皓确定了那纸鸢的位置,朝下微微一笑,又如同猿猴一般攀了上去,直达树顶,猿臂一探,那纸鸢便已被取下,然后又哧溜溜的爬了下来,一气呵成。

    小萝莉欢呼起来,满脸的讶然和赞叹,对她来说,那纸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了如此精彩的爬树表演。对于深居宫闱的她来说,这实在是太有趣,太神奇了。

    赵皓一把将那纸鸢递给赵福金,转身跟着内侍走了,没有再多逗留。

    背后传来那小萝莉的声音:“你是谁?”

    赵皓回之以微笑,答道:“朝奉郎赵皓。”

    她的声音多了几分惊喜:“莫非是宗室哥哥?”

    赵皓没有回头:“正是!”

    “那我叫你皓哥哥?”

    赵皓没有回答,因为他跟随着内侍已穿过延福宫那一道圆月形拱门,听不到赵福金的声音了。

    ……

    延福宫,殿、台、亭、阁众多。

    一路上,殿有移清、会宁、成平、叡谟等;阁有蕙馥、报琼、蟠桃、春锦、叠琼、芬芳、丽玉、寒香、拂云等;再加上亭台水榭,山石池鱼,便是一个偌大的园林。

    再往西望过去,艮岳远远可望。

    只可惜,按照历史的进程吗,这样的精美的园林,这样的繁华风流,最后都要被雨打风吹去,被胡人的马蹄踏碎。

    众内侍带着赵皓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一个名为“昆玉”的大殿之前。

    大殿之内,中间是一块大大的空地,四周的长廊之下,摆满了座椅,空地之上,数十人奔来跑去,正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着。

    东面的长廊之下,正中的椅子上端坐一人,身着明黄袍,头戴通天冠,正是赵佶。身前摆着一张案几,上面摆满了瓜果、点心和酒菜,四周簇拥的内侍、妃子和宫女,如同众星拱月一般。

    赵皓只朝场内望了一眼,见得那场内红白两队人马,正在你来我往,大声吆喝的奔跑着,追逐着,争抢着,便已知道这群人在干什么勾当了。

    蹴鞠!

    蹴鞠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兴于汉代,唐宋之时最为兴旺。

    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光义原本都是军人出身,喜欢体育运动,看到踢球不仅能锻炼身体,而且还能带来无穷的乐趣,于是,就将踢球作为自己工作之余最主要的体育和娱乐活动。由于皇室贵族的推崇,导致了北宋民间开始盛行蹴鞠游戏

    在唐宋时期,特别是北宋一朝,技术有很大的提高,蹴鞠的形制也有很大的改变,分为白打和筑球两种。

    “白打”不设球门,两个球队分别派出同样数目的球员,在场中轮流表演,以头、肩、背、膝、脚等身体部位顶球(绝对不允许用手),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而球不落地。由裁判分别打分,以技高一筹者胜。

    “筑球”更强调对抗性。球场中间会竖起一个大球门,高约三丈,宽约一丈,以彩带结网,只留出一个尺许见方的网眼,叫作“风流眼”。比赛双方分别派出十二人(或十六人),穿着不同颜色的球衣,立于球门两边,组成“左右军”对垒。

    此刻赵皓看到的,正是“宫廷蹴鞠队”的“筑球”比赛。

    那领头的内侍,让赵皓在廊下等候,自己前往禀报官家,不一会便又讪讪而回。

    “官家让大人在御书房中等候,抑或在此处观看蹴鞠,待得筑球赛毕,再召见大人。”

    赵皓眉头微蹙,问道:“还要等几时?”

    那内侍道:“刚开始,怕是要一个时辰。”

    赵皓望了望天色,只见太阳已偏西,等到赵佶到御书房时怕已是黄昏了,不觉一阵不爽。

    无奈之下,他只得门口处不远的长廊下,找了一张长凳,坐下来就地观战。

    这种前世的球赛,更注重的是个人技术,配合性极差。只见场内红队中一人,一会倒挂金钩,一会左右盘带,一会凌空飞踢,玩得不亦乐乎,在人群之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他下意识的查询了一下那人的属性,心中瞬间明了。

    卧槽……原来是这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