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对战高俅
    (古代蹴鞠和足球规则相差极远,上章对高俅球技描述有误,已修正,见谅……)

    “高俅,武力75,智力68,政治40,统率65,健康值90。”

    传说中此人擅长蹴鞠技艺,而且枪棒功夫好,身手极佳,看来的确如此,75的武力,已算是高手之列。

    而且令赵皓称奇的是,此人不但三四十岁的年纪了,还能体力与青壮无异,看起来也是相貌堂堂的,不像小说中的画像那般猥琐。

    当然,除了能踢球,武艺佳,据说这厮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功底也不错,否则当年也不可能成为苏轼的小史”(也就是小秘书一类的角色)。

    此时,高俅正脚一勾,接过那球,一个神龙摆尾,又是一球对着那尺许宽的“风流眼”射了进去,引发一片叫好声。

    其实,宋代的蹴鞠,并不算的真正意义上现代足球的起源。因为就算是“筑球”这种比赛,并没有真正的比赛对抗,而是互相轮流射点球,倒是和用脚打的排球很像。

    在“筑球”比赛中,左军与右军均设“球头”“跷球”“正挟”“头挟”“左竿网”“右竿网”“散立”等角色。每个球员按照自己的角色,站立于不同的位置,承担不同的任务。每场比赛还设有“都部署校正”,即裁判员。

    这些位置听起来好像前锋、前腰、左前卫、右前卫似的,其实不然,这只是传球的位置而已……中间隔着一张网,两队像打排球一般,各站一边,根本没有身体对抗,你把球踢过去风流眼就算完成任务。

    而且胜负也和排球一样,那一边的球落地了,那一边就算输……不过没有出界一说,只要你有本事不让球落地,再从“风流眼”中射回,就算是过关。

    据说赵佶也是高手,玩得贼溜。只是近年体力大不如前,上场也上得少了。

    整场比赛简直就是高俅一人的表演赛,这厮每次接到球之后,并不立即射门,而是颠来倒去的把玩,那球像黏在他身上似的,用头、肩、背、腰、臀、胸、腹、膝、踝,无论身体的哪个部位都能颠球。

    赵皓吞过中级蹴鞠技能书,看到那蹴鞠在滚来滚去,脑海里油然而生一种下场颠上几脚的冲动,各种姿势如鸳鸯拐,倒挂金钩,神龙摆尾等在脑海流转,但是心中却没有十成的把握,只得按耐住性子继续看。

    不过,像高俅这厮完全是技术派,比起后世的球星至少在颠球、传接球技术方面完全是碾压之势,只是比赛的方式相差太大……若是他日将这种打排球般的方式变更为后世的对抗赛模式,中国足球会不会如同乒乓球一般横扫世界?

    就在赵皓一阵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物呼的朝他飞来,直奔面门,正是场内被踢歪的蹴鞠。

    赵皓不及多想,伸脚一勾,那球便已被钩住,卡在脚背和小腿之间的三角区内,纹丝不动。

    全场的视线,齐刷刷的朝他这边望来,赵佶那边自然也不例外。

    一种颠球表演的**随着中级技能书里的各种招式流转而愈来愈强烈,赵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球朝上撩,那球便高高的抛起。

    赵皓攀住那曲廊的护栏,腾身一跃,稳稳的落在球场之内,那球也自空中恰恰落下,轻轻的落在他的头顶,赵皓头轻轻一甩,那球落在他头上居然没有再弹起,而是随着后脑勺,自背部而下,在腰部停了一下,然后又缓缓的落下,被赵皓脚后跟往后一垫,再次高高的弹起,再落下时又已落在膝盖之上。

    然后一个鸳鸯拐,先下左拐面前过,后用右拐出,又高高的挑起,在空中晃悠一圈,然后再轻轻的落下,再次卡在足弓之上。

    好!

    四周都是识货的行家,纷纷鼓掌,呼声雷动,尤其是被压制的白队,就连高俅也露出讶然之色。

    赵皓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下,看来中级技能还是不算太差,紧接着开始了颠球表演,头部、肩部、背部、臀部、腹部……各种招式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使出,毫无生涩感。

    突然轻喝一声,一记势大力沉的凌空抽射,他腿上的力量数百斤,那球便如同流星一般激射而入风流眼之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飞向场外。

    那边的红队,万万没想到赵皓居然在四五丈之外施射,那球又快又急,而且还是香蕉球,附近的红队队员根本来不及接球,球便呼的落在地上,又弹射而起。

    “好球!”

    白队和四周观战的宫女、内侍都纷纷欢呼了起来,赵佶也抬头不解的望着场内的赵皓,回头问道:“此乃何人?”

    一名内侍道:“此乃赵朝奉郎,因官家昨日召见,故在此等候。”

    “哦?”赵佶眼中露出极其有趣的神色,笑道,“想不到宗室之中,还有如此奇才,不但诗词书画,连对蹴鞠亦有如此功底……传令下去,换下白队球头,让赵侄卿上场。”

    “喏!”

    不一会,那白队的球头心悦诚服的下场,又有内侍请赵皓换上较为宽松且适宜运动的“球服”和“球鞋”。

    换上宽松束带的素衣,穿上那松软的鞋子,摘下极其不便的长翅官帽,赵皓显得愈发轻松和精神抖擞,光那鹤立鸡群的气势,便已令四周的观众和白队的队友轰然叫好。

    高俅虽然算得相貌堂堂,但是比起场内这位面目俊美,英气勃勃,如同玉树临风一般的赵公子,终究是要黯然失色几分。

    赵皓稳稳的立在球网之前,朝高俅一拱手,笑道:“高殿帅,在下失礼了。”

    对面的高俅面无表情,还了一礼,淡然道:“公子不必多礼,只是筑球之赛,输了球头是要挨鞭笞的,还请谨慎为上。”

    卧槽……赵皓转向背后的白队“跷球”“,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跷球”位置的球员,无奈的叹道:“宫中有制,胜者得银碗锦缎,输者之‘球头’,则罚白粉抹面与鞭笞。我等十赛输之七八,偶或有平局,那已是官家和殿帅怜悯。”

    赵皓瞬间感觉自己被坑了一把……怪不得那球头被换下来之后,非但没有半点不爽的神色,反而是千恩万谢、兴高采烈的下了场。

    抬头望向高俅时,显然这厮对自己的半路杀出炫球技一事极为不满,想要对方放自己一马是不可能的了……这厮对自己的好感度只有30。

    就在此时,一个内侍奔来,高声道:“官家有令,再赛五筹定胜负,因赵朝奉郎初来乍到,前头胜负结果一笔勾销。”

    球落地为一筹,一共赛五筹的话,绝无平局的可能。看来这官家倒也不是甚么好东西,诚心寻求刺激,想看自己或高俅的笑话。

    不过官家多少似乎有点照顾的意思,白队前面已经输了两筹了被一笔勾销,大家从零开始,倒也算是比较公平。

    最关键的是,对手的球技似乎并不比自己差,甚至要强上半筹,而双方整体实力也相差不少,这球怎么踢?

    对面的高俅,听得那内侍的传报,脸色已然微微一变,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机,看来是要拼力一搏了……高太尉(见注1)自跟随赵佶以来,只有与赵佶对战时才输过,其余从无败绩,今日自然不能再毛头小伙的面前丢了面子。

    更何况,堂堂二品的殿前都指挥使,岂可受白粉抹面和鞭笞的屈辱?

    他不服,赵皓自然也不服……老子是要成为大宋帝王的男人,岂可受此辱?

    随着都部署校正(正裁判)的一声哨响,高俅率先发球,先往后传,再依次传回,红队队员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配合极其娴熟,转眼之间,又传到了高俅的脚下。

    呼~

    这一次,好球没有半点犹豫和拖泥带水,见得那球飞来,顺势就是一记神龙摆尾,那球呼的从尺许宽的“风流眼”中——这脚下功夫,比马拉多纳恐怕都要强上几分……

    赵皓丝毫不敢怠慢,早就吞了一个神行丸,闪电一般的窜到那球前,伸脚挡住,再用膝盖垫起,传往身后。

    高俅这一记抽射,又快又急,而且球飞过去时还带一点旋,原本离赵皓有五六步远,理应由身后的“左竿网”接应,却被赵皓一个闪现接住,惹得四周的观众忍不住叫好。

    那球在身后的众人传了一圈,又来到赵皓脚下,这次赵皓又是奋力一记凌空抽射。

    那势大力沉的球如同炮弹一般飞了过去,竟然被红队的“正挟”堪堪接住,可见对手根本就没半个菜鸟。

    双方来来去去的踢个不停,杀个难解难分,一筹对战了半个小时还没分个胜负出来,终于对面的高俅已经急了。

    呼~

    这一次那球从风流眼之中窜出,不是向前,也不是向左向右,而是高高的跃起,飞向空中,又旋了一个圈,竟然朝长廊飞去……球网两边没有出界一说,那球落地便算是白队输了。

    白队离那球最近的“右竿网”追逐不及,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球狠狠的砸在长廊的木柱之上,又嘭的掉了下来。

    红队领先一筹!

    四周观众喝彩声大起,红队队员更是欢呼声雷动,而白队的队员却是满脸沮丧之色。

    赵皓望着满脸得意的高俅,心中不禁一股无明业火熊熊而起……这不是作弊么,若是按打排球的规矩,应该算是你们出界了。

    看来,本公子只好出大招了!

    注:1.宋时太尉并非汉时三公之太尉,而是对正二品高等武官的尊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