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足球宝贝
    东面的长廊之下,赵佶正端着酒杯,满面笑容的望着场内比赛,心情十分舒畅。赵皓的出现使得这场比赛比起往日要精彩得多,他已经好久没看过这种杀得难解难分的比赛了。

    “爹爹!”

    一个娇小的身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赵佶回头一看,望着那张粉雕玉琢的俏脸,脸上顿时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如雪,过来坐爹爹身旁。”

    宋代皇子皇女对父亲的语称呼不是“父皇”,而与寻常百姓一样是“爹爹”。

    来的正是赵佶的第四个女儿赵福金,公主之中最美的一个,也是赵佶最为宠爱的一个,小字也娶得格外富有诗意。

    那娇小的人儿,蹦蹦跳跳的奔到赵佶身旁,伸手作势就要拔胡子,惊得赵佶连连闪避:“打住,爹爹的胡子都被你拔光了。”

    赵福金咯咯一笑,依偎在赵佶身旁,不再打闹,也随着赵佶一起观看场内的比赛。

    “呀……皓哥哥!”赵福金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发出一声惊呼。

    赵佶疑惑的回过头来,望着面带兴奋之色的赵福金问道:“你如何认得?”

    赵福金笑道:“适才孩儿在宫外放纸鸢,不慎挂到树顶,那五六丈的大树,皓哥哥飞身而上,转眼便已为孩儿取下,故此认得。”

    “哦。”赵佶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侄卿还真是文武全才,那五六长高的大树,想要爬上去,不但要身手敏捷,还要一定胆色才行。

    此时,赵皓正飞起一脚,将那蹴鞠踢过风流眼,惹得赵福金鼓掌叫好:“皓哥哥,努力,必胜!”

    赵佶微微见得赵福金那满脸兴奋和期待的模样,摇头苦笑道:“侄卿球技不俗,只是怕赢不了高卿。”

    赵福金嘟起了小嘴道:“我料皓哥哥必胜,爹爹可敢与我赌东道?”

    赵佶笑道:“赌甚么东道?”

    赵福金笑道:“若是皓哥哥胜了,爹爹给他加官一级,若是皓哥哥败了,爹爹免其责罚,孩儿以后不扯爹爹胡须了。”

    赵佶神色一愣,随即哑然失笑:“这叫甚么东道……好罢。”

    赵福金一听,神色大喜,当即端起桌上的酒杯,斟满一杯酒,笑道:“爹爹太好了,孩儿敬爹爹一杯,祝爹爹福寿无疆。”

    赵佶满脸苦笑道:“我那侄卿帮你捡过纸鸢,你便为其算计起爹爹来,爹爹很伤心呐……”

    球场之内,红队与白队来回互射了两轮之后,球又回到了赵皓这边。

    见得时机差不多了,赵皓不再犹豫,当即吞了一个大力丸(中),腿上力量瞬间增加了100斤。

    跷球位置的球员晃悠悠的将球传向他的脚下,赵皓蓦地一声大吼,声如巨雷,身子腾空而起,竭尽全力,对着那球一脚凌空抽射。

    轰~

    那球如同激射而出的炮弹一般,轰然穿过那风流眼,发出破空之声,朝红队的左边高速飞了过去。

    对手的左竿网大惊之下,急忙腾身而起,双脚刚刚离地时,突然感觉到身子一僵,速度慢了半拍,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球飞了出去,砸在旁边的长廊护栏之上。

    好~

    四周的观众,还有白队的队员,纷纷欢呼起来,就连赵佶也忍不住叫好。

    最夸张的还是赵福金,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满脸的兴高采烈,奋力的鼓掌,娇笑道:“皓哥哥,努力,努力!”

    赵皓抬头一看,见得那娇小而窈窕的倩影在欢呼雀跃,清甜的声音在场内回荡着,心头不觉豪气大增。

    娘的,老子也是有足球宝贝的人,而且还是堂堂的大宋公主!

    白队这边,却是一阵垂头丧气,尤其是高俅,更是满脸铁青之色,只是碍于赵佶在场不便发作。

    而那左竿网位置的球员,则是一脸的懵逼,喃喃的说道:“奇怪,奇怪……”

    其实刚才那一球,虽然势若千钧,但按照以往他的身手,还是有五成的几率将其挡住,谁知刚刚起步那一刹那,就像中邪了一般,速度明显比以前慢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球飞了。

    减速符(小),被施符者速度减少20%,红队左竿网位置球员明显被赵皓坑了一把。

    一比一平,众白队球员瞬间士气大增。

    赵福金回过头来,满脸得意的对赵佶娇笑道:“爹爹,如何?我料皓哥哥必胜无疑!”

    赵佶:“……”

    第三筹比赛继续进行中,双方依旧杀得难解难分,又战了三四个回合,赵皓见得那红队“左竿网”位置的球员满脸的懊恼和不安,不觉心头一阵恻然。

    看来不能再坑普通球员了,要坑就要坑高俅!

    就在此时,对面的球又朝高俅飞了过来。

    刹那间,高俅大吼一声,便要一个神龙摆尾,他在动,赵皓也在动,抢的就是速度。

    减速符!

    减力符!

    诅咒符!

    电光火石之间,高俅突然左脚下一软,右脚也失去了力道,更重要的是脑袋里传来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原本想要一记重射,却只堪堪接触到球,那球呼的斜飞了出去……

    然后,大家便看到一幕奇异的情景,入宫踢球近十年的高俅,生平第一次将球踢歪了,那球硬生生的砸在球网之上,离“风流眼”还差尺许的距离。

    这也罢了,若是按照高俅往日的力道,砸在球网上若是弹回被人接住不落地,还可继续射出,问题是那力道似乎也少了许多,只弹出三四尺的距离,而己方的人马根本就没想到高俅有射飞的可能,也未做好接应的准备,根本抢救不及,那球便嘭的落在地上。

    刹那间,全场死一般的静寂,就连赵佶也目瞪口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堂堂京城第一蹴鞠高手,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一声欢呼率先打破了那诡异的沉寂:“太好了,皓哥哥,努力!”

    全场观众和球员:“……”

    赵佶:“……”

    赵佶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对高俅的失误喝彩,其他球员又怎敢为高俅的这种乌龙欢呼?就算是赵皓,虽然不惧高俅,但是这种情形也是比较尴尬,只能保持低调。

    所以,全场为白队再下一城而欢呼雀跃者,只有赵福金一人。

    赵皓望着那个满脸兴奋和激动的小公主,心头莫名涌起一丝感动……就凭这远房堂妹今日的助威,也要拼死保她安全无虞,不让历史上的耻辱重演!

    赵福金大概是见得全场就她一人在喝彩和欢呼,也不好意思起来,讷讷的坐了下来,朝赵佶哼了一声,惹得赵佶又是满脸无语之色。

    比赛继续进行,隔着球网,赵皓已明显感觉到了高俅那满腔的怨毒之色,尤其是两人隔网而望时,高俅那双眼中的杀气浓烈到毫不掩饰的地步。

    赵皓心头偷偷一乐,没办法,死道友莫死贫道,老子是要成为大宋帝王的男人,岂能受那白粉抹面加鞭笞的耻辱,只能委屈你高太尉了。

    第四筹,那球再次到了高俅的脚下,虽然减速符和减力符的时间未到,但是高俅这个京师第一蹴鞠高手已适应了符文带来的变化,打得稳打稳扎。

    赵皓不愿再拖时间,当下对着高俅便施了一道霉运符,又给自己加了一道幸运符。

    那边高俅接过球,并不急于射入风流眼,而是颠起球来,头顶,肩顶,脚颠,膝盖颠,臀部颠,甩腰,滚背,脚踝颠,那球就像吸在他身上似的,要么滚来滚去,要么颠来颠去,惹得全场一阵喝彩。

    其实,此刻的高俅却是满心的不安,正在通过颠球来寻找感觉,准备对赵皓发出致命一击,以图扳回平局。

    终于,高俅眼中神色逐渐坚定下来,因为他感觉莫名失去的力量、速度已经恢复,信心大增,蓦地吼了一声,发力一脚,将那球对着风流眼孔自下而上斜踢了过去……还是那一招,让球高高的飞起,越过对方的头顶,让其无法触碰,再旋转飞到长廊方向。

    呼~

    那球如流星,飞射而出,高高的跃起,果然飞过了白队球员的头顶,就算拿左竿网跳起来也无法触碰,只能眼看着那球飞向长廊方向,然后跌落下来。

    全场再次死一般的静寂,众人都是一脸的懵逼的神色。

    哈哈哈~

    一阵娇笑率先从东面的长廊传来:“高殿帅太笨了,皓哥哥胜了!”

    高俅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一屁股颓然坐到了地上,满脸的失魂落魄的神色。

    那球没有经过风流眼,而是直接从网上飞了过去!

    按照规则,未经风流眼而落地,便是算红队输……

    嗬嗬嗬~

    这一次,白队没有再掩饰心中的欢喜,纷纷欢呼起来,只有赵皓依旧保持着低调的神色,只是拱手向众人致意。

    东面的长廊下,赵佶也是满脸的茫然之色,喃喃的说道:“岁月不饶人啊,高俅终究是老了……遇到年轻人便手忙脚乱了。”

    就在全场一片轰乱之际,一道倩影从赵佶身旁抓过作为奖品的银碗和锦缎,沿着阶梯进入球场,朝赵皓飞奔而来。

    大宋茂德帝姬,要亲自为获胜一方的球头颁奖!

    注:1.赵福金叫爹爹是没错的:上(高宗赵构)至奉卮白太后(韦氏)以“烛颇惬圣意否”?太后谓上曰:“你爹爹每夜常设数百枝诸人阁分亦然”,上因太后起更衣微谓宪圣(吴后)曰:“如何比得爹爹富贵?”——《四朝闻见录?宣政宫烛》;2。第二更会稍稍晚一点,不会超过凌晨1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