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面圣
    红日西斜,赵皓终于得以正式面圣,不过不是在延福宫当场相见,而是要到皇帝正式居住的福宁宫御书房。

    赵皓换上了官袍,那茂徳帝姬亲自赏赐的银碗和锦缎则由内侍帮拿着,随着众内侍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福宁宫。

    福宁宫四周红墙金瓦,画栋雕梁,殿宇楼台,高低错落,在夕阳斜照之下,比起其他建筑更显金碧辉煌,壮观雄伟。

    随着内侍左转右转,绕过一座琉璃照壁,便到了一处庭院,四周松柏青翠,又有寒梅盛开,一片暗香弥漫。

    现在赵皓就沿着边上的青石道,跟着内侍走到了正北方的大殿门口,门口的守卫听得是官家召见当即便放行,上了汉白玉的台阶,由两个宦官把赵皓接进去,让他在前殿里先候着,就进去通禀去了。

    赵皓闻到上好的檀香味道,便偷偷转眼打量。只见偌大的大殿,正南面挂着三清道君地尊像,下面有祭坛供奉。祭坛对面还有一尊一人多高地三足加盖青铜香炉,那檀香烟气便是从这里面出来的。

    在祭坛前面,大殿正中,有一个白玉圆榻,榻下八方还镶嵌着八卦紫金砖……这道君皇帝名副其实,随时准备打坐修炼。’

    正思虑间,一个胖胖的身着紫色官袍的宦官出来,朝赵皓慈眉善目的笑笑道:“赵公子是吧,陛下要见见你。”

    “梁师成,武力10,智力82,政治40,统率30,健康值82,对赵皓好感度60。”

    这厮就是大名鼎鼎的梁师成,连六贼之一的王黼待之如父,京中有一半官员称之“恩府先生”,即使蔡京父子对他也要献媚攀附,京城人视他为“隐相”,兼任百十个官职。

    这厮收了自己由童贯转交的几万贯钱,也替自己说了不少好话,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由于有交易往来,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并不算低。

    “有劳先生了。”

    赵皓拱拱手,他自然不可能叫梁师成甚么“恩府先生”,只是以先生相称,暗中却骂了几声死太监。

    跟着那梁师成从外间的大厅穿过回廊,终于来到御书房,赵佶端坐在正中的宝椅上,正捧着一卷书在看着,见到赵皓前来,这才放下书卷。

    赵皓向前弯腰一拜:“臣赵皓拜见官家,愿官家福寿万年!”

    这年头不流行磕头跪拜,喊什么“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赵皓倒没有太多的不舒服的感觉。

    “你便是赵皓?”赵佶似笑非笑的望着赵皓,问道。

    “正是微臣。”赵皓老老实实的答道,脸上露出诚惶诚恐的神色,心头却暗自腹诽:废话,不是才在蹴鞠场上见过,装得不认识似的,你丫的难道失忆了……

    “朕听人说,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有此事?”

    赵皓淡然道:“略懂一二。”

    此时一旁的梁师成接话道:“既然如此,还请公子现场展示一二。”

    说完朝旁边的书案一指,赵皓顺着他的手指望去,见得那书案上早已准备了笔墨、丹青。

    赵皓神色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赵佶这是要现场考校自己的水平,怕是自己请人捉刀代笔的。

    当下赵皓也不客气,大步走到书案之前,蘸满笔墨。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用瘦金体写《兰亭序》的,应该不会太多,那断金切玉般的瘦金体在纸面上一笔一划,畅快淋漓,锋芒毕露,富有傲骨之气,如同赵佶亲笔所书一般。

    这种瘦挺爽利、侧锋如兰竹的书体,是需要极高的书**力和涵养,以及神闲气定的心境来完成的。当然也不是别人易于仿造的。后代习其书者甚多,然得其骨髓者寥若晨星。

    一首《兰亭序》写完,连梁师成都忍不住叫好,赵佶也露出极其满意的神色。

    紧接着,赵皓又挥毫著画。

    这次画的是《瑞鹤图》,庄严耸立的汴梁宣德门,门上方彩云缭绕,18只神态各异的丹顶鹤,在上空翱翔盘旋,另两只站立在殿脊的鸱吻之上,回首相望,天空及宫殿周围的祥云皆以平涂渲染,更烘托出仙鹤动飞之势和曼妙体态,气氛祥和吉庆。

    绘画比起书法要繁杂得多,但是赵皓却几乎是一气呵成。御书房中就挂着那幅赵佶原版的《瑞鹤图》,其落笔、着色与原版几乎无异。

    赵佶端详了许久,这才微微叹了口气:“有人道你多才多艺,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如雪要朕给你加官一级,光靠书画是不够的……你若能现场作诗词一首,朕便答应她。”

    对于赵皓来说,这种无职掌的寄禄官的品阶意义并不大,除了俸禄多一点,其余似乎并不能带来多大实质性的好处,不过既然赵佶已出招,只能硬着头皮接招……要想成为宠臣,必须投其所好。

    “还请官家出题。”赵皓恭声道。

    赵佶望了望窗外,指着那点点寒梅道:“就以寒梅为题吧。”

    赵皓思索了片刻,没有说话,而是挥毫而就。

    “冰雪时节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此首《白梅》是元代王冕创作的七言绝句。诗人采取托物言志的手法歌咏了白梅的高洁品格,同时借梅自喻,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诗人既是咏物,也是歌咏人的精神品格。

    虽然算不得千古名句,但也算是上佳之作,惹得赵佶忍不住叫好。

    终于,赵佶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侄卿文采风流,多才多艺,正是宗室子弟中之翘楚,我欲以侄卿为太子侍读,如何?”

    太子侍读,从五品,恰恰符合赵福金提出的官升一级的要求。

    这个职位,品阶其实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得以与太子亲近,成为太子的心腹之臣,他日一旦太子登基,便可平步青云,甚至出将入相,这可谓人人欲争抢的香饽饽。

    “臣惶恐,还请官家收回旨意。”赵皓急声道。

    他的野心原本不在出将入相这个层面,这种陪太子读书的事情,对他的野心并无太多的帮助,反而是束缚。更何况,这未尝不是赵佶的一种试探,皇帝对宗室防范极严,若是表露一点野心,很可能便会被官家列入猜忌的名单之中,所以这种骚事还是不惹为好。

    赵佶望着赵皓,想从他的眼睛之中找出答案,问道:“为何?”

    赵皓恭声道:“臣一向散漫不羁,若是侍读恐误了太子。更何况,臣初来乍到,已被宗室叔伯兄弟所猜忌,如今宗室之中人才济济,若是臣一来便做了太子侍读,怕是在京师之中寸步难行,故还请官家怜悯而收回成命。”

    这其实也算是赵皓小小耍了一把心计,宗正会迟早还要来找他麻烦,如今借推脱之机示弱,烟一把宗正会,一举两得。

    果然,赵佶眼中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又夹杂几分气愤的神色,怒道:“岂有此理,你未及弱冠,孤身入京,同为宗室,理应帮衬才是,他等岂可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说完,他又思索了一会,才道:“既然如此,朕就拜你为朝散大夫,加游骑将军,不负你文武双全之能。”

    这两个职位,都是从五品的官职,一文一武,又都是寄禄官,并无职掌和实权。

    赵皓当即弯腰一拜:“臣谢官家恩泽,愿为官家粉身碎骨,万死莫辞!”

    赵佶大笑,神色却变得暧昧起来,微微笑道:“时候不早了,你且回去罢……守道,且为我送送侄卿。”

    “喏!”

    赵皓和梁师成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殿,到了殿门口,梁师成拱手道:“恭喜公子晋升之喜,咱家就送到这里了,只是公子名下之‘天上人间’,有歌姬名小翠香,歌舞琴技甚佳,若是宫中有请其入宫献艺,还请公子勿辞。”

    这恐怕,就是赵佶召见赵皓的真正目的……

    赵皓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笑道:“先生尽管吩咐就是,我自有分寸。”

    梁师成笑笑,挥手道别,转身回御书房,不再多言。

    御书房内,赵佶负手而立,若有所思的问道:“守道觉得我这侄卿如何?”

    梁师成道:“多才多艺,文采风流,又有几分商才,不过终究是少年心性,带点书生意气,并无心机。”

    赵佶点了点头道:“修行时辰将到,两位先生怕是等候多时了,且随我入道宫罢。”

    ……

    赵皓出得皇宫之时,已是华灯初上,只等他一出门,那背后的宣德门便落了锁。

    见得赵皓出来,等候多时的方百花和赵伝两人急忙向前相迎,赵皓神色有点疲倦,匆匆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便登上了马车,一行人驱车策马,往府内疾奔而去。

    赵皓只觉得这一天真他妈精彩,经历的事情太多,却不知道在他家中还有一件大事等着他去处理。

    刚刚抵达府邸所在的巷口,便见得前头数骑轰然停下,有人喊道:“公子回来了。”

    赵皓定眼一看,却是武松和鲁智深带着几个家奴纵马而来,见得是赵皓的车马,这才急忙勒住马脚,街道内骏马嘶鸣声四起。

    赵皓掀开车帘,问道:“如此晚了,诸位欲往何处?”

    话音未落,已有一人翻身落马,正是家奴李宏,拜倒在赵皓马车之前,哭道:“公子,大事不好,速救梁烈!”

    “甚么?”赵皓大惊。

    李宏哭道:“我等今日在街上,不慎冲撞燕王车马,几名弟兄都被打得手脚折断,惨不可言,尤其以梁烈伤势最重,还请公子做主……”

    刹那间,赵皓只觉全身热血直往头上冲,不过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沉声道:“走,先速速回府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