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护法神下凡
    赵皓回到府内,在李宏的带领之下,来到下人们的下榻之处,见得梁烈等人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呻yin不已。

    尤其是梁烈,一条臂膀都耷拉了下来,双腿也折断了,虽然伤不致死,但是在这个时代,赵皓若无命疗术,梁烈几乎就是后半生就只能在病榻上度过。

    他伸手一抖,掏出一瓶金创丹和一瓶小全丹递给李宏,让其给众伤着一一服药,又暗暗对梁烈施展5次命疗术,终于让梁烈恢复了生气。

    燕王府的管家亲率二十余人跟踪并动的手,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

    “传燕王话,宗室子弟,莫敢不从宗正会,若公子一意孤行,此等事还会继续。”

    宗正会,决不允许不守规矩的宗室子弟,否则其他宗室子弟便可能仿效,使得宗正会彻底失去约束力。

    赵皓微微眯缝起眼睛来,心头思绪万千。

    这大宋王朝,真是腐朽到了极点。皇帝醉生梦死、风花雪月,宗室王公不但欺压剥夺百姓,就连宗室内部都是阴暗无比,文官们位高权重却不思报国,而是争权夺利、搜刮百姓,再加上宦官当道、蛊惑君王,武人军纪松弛、荒于训练,这烈火烹油的盛世,迟早要被北面的胡虏践踏得粉碎。

    他区区一个出了七服的宗室子弟,竟然劳驾堂堂亲王亲自派人出手教训,可见得这官家的亲弟弟,又到了何等堕落的地步?

    可是,现今他何以处之?

    他回过头来,问道:“诸位意下如何?”

    话音未落,鲁智深已抢先答道:“管他燕王雀王的,先打回来再说!”

    武松没有答话,而是唰的一声拔出了长刀,表明了他的态度。

    方百花也刷的拔刀而出,冷笑道:“大师言之有理,先打再说!”

    “且慢!”

    一声娇脆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回头,却见梁红玉大步而来。

    昨日小翠香成功蛊惑了赵佶,而且赵佶又对梁红玉表示过兴趣,赵皓不愿将这名在历史上声名赫赫的女英雄被赵佶纳入后宫,便将其脱了贱籍,令其府内与方百花作伴,入府不过半日,不过众人皆知她本领,倒也是十分尊敬。

    “公子初入汴梁,费尽心思,才得官家信任与恩宠。那燕王乃官家之亲弟,若是直接与其冲突,怕是将与整个宗室为敌不说,而且若惊动了官家,恐公子将前功尽弃……奴婢还请公子三思,莫争一时之气!”

    梁红玉的声音不大,却句句铿锵有力,令众人纷纷低头沉思起来。

    梁红玉说得没错,赵皓再受宠也是初来乍到,而且不过一个除了七服的宗室,而那燕王毕竟是赵佶的亲弟弟,这亲疏之间相差太远,若是直接与燕王发生冲突,恐怕前面做的一切努力都付之流水,得不偿失。

    “君子报仇,未必以君子行径,亦可效小人之道。”

    就在赵皓正迟疑间,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赵皓缓缓的回过头来,不觉露出疑惑之色。

    不可不戒……青木道长!

    或许是阉割之事对他刺激太大,而且方腊起义的失败更令他心灰意冷,这一路来,这个猥琐的青木道长一直极其低调,隐于家奴之中,从不掺合赵皓的行动,令赵皓几乎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男人嘛,没有了那玩意,就像失去了命根子,赵皓自然理解他的心情,但是他对此人却一直带着厌恶之情,所以也懒得理会。

    而且,他当初就问过方七佛,留此人在自己身边何用,方七佛答道“此人足够无耻,而且极其忍忍,公子入京,或许可一用。”

    只是,赵皓一直没觉得这个智力和武力都不高的家伙,能对自己有什么帮助。

    “公子欲成大事,何拘小节?公子奈何不得燕王,还奈何不得燕王府的管家?明枪不可为,亦可施冷箭,只要处置得当,就算那燕王明知是公子所为,却苦无证据,又能如何?公子若明争,必适得其反,但若不争,敌方必以为公子好欺负,怕是会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故公子不可明争,但不得放弃暗斗,否则永无宁日!”

    这厮虽然成了阉人,但是此时说起话来,却是条条是道,若非那脸上的长须已掉光,又多了一副鸭公嗓音,倒也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赵皓略一沉吟,点头道:“道长言之有理,我等且先回大堂之内,好生计议一番。”

    ……

    神霄万寿宫。

    大殿之中,点着九排红烛,烛火闪闪烁烁,轻烟飘飘袅袅,时而爆出一声脆响,映衬着空旷的大殿愈发清寂。

    大殿中央摆着个八尺多高的三足加盖八卦炉……上方按照八卦的图像镂着空,从镂空处还不断向外氤氲出淡淡的白烟。

    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道士,身穿八卦紫绶仙衣,手持着拂尘,盘膝坐在紫色的蒲团上;在他的身旁,一个二十多岁的道士,衣着和那中年道士差不多,也是盘腿而坐,正是王文卿。

    那中年道士突然双目微睁,朝王文卿问道:“师弟确定要帮那赵公子?此人无根无基,帮其何用?”

    王文卿眼中露出凛然之色道:“满朝文武,不是阿谀谄媚之徒,便是徒有虚名之辈,我甚厌恶之,唯那赵公子,天性善良,有大智慧,我料其必前途无量也,且其是真真有异术在身……顺手之劳,还望师兄切勿推辞。”

    那中年道士又将双目闭上,微微叹道:“好,师兄我预感羽化的机缘不远了,神霄一派全在师弟身上,就全听师弟的罢。”

    那中年道士,不是别人,正是几乎灭了整个中原的佛教传承的林灵素,神霄派大宗师,被赵佶赐号通真达灵先生,加号元妙先生、加封金门羽客。

    大门之外,传来脚步声,两人不再言语,双目微闭,神色肃然,在哪烟雾袅袅之中,如同神仙下凡一般。

    同样一身道袍的赵佶,让梁师成等人在外等候,袖袍飘飘而入,也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

    见得赵佶前来,两人也只是以道家之礼问候,并无太多的谦卑。

    赵佶在正中的蒲团之上缓缓的坐下,刚要打坐修炼,却见得两人齐齐微笑望着自己,不觉满脸诧异之色,问道:“两位先生似有话要对朕说?”

    两人齐齐施礼道:“恭喜官家,贺喜官家!”

    赵佶愈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喜从何来?”

    林灵素笑道:“臣与师弟已推算多次,官家已得护体神护卫,从此百病不侵,灾祸莫近。”

    赵佶大喜,却又不敢相信,问道:“护法神何在?”

    王文卿微微一笑道:“宗室公子赵皓,其本为天上护法神温元帅,职掌镇邪祛恶,免除灾祸,今专为护卫真龙天子而来,虽法力不及在天庭时一成,但亦可保官家无病无痛,趋吉避凶。”

    赵佶听得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之色,这话若非两个仙道所说,换上其他人早拉出去斩了,许久赵佶才惊问道:“此事可当真?”

    王文卿淡然道:“官家明日大可宣赵公子入宫,令其为官家施法治病祛痛,若无奇效,便算为假,臣愿领罪。”

    赵佶见得王文卿说得如此这般肯定,心中已信了七八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潜意识里更希望王文卿说的是真的。

    ……

    燕王府内。

    燕王赵俣正在后园之中遛马。

    大宋缺乏马场,幽云十六州掌控在辽人手中,水草肥美的河套地区又在西夏人手里,故一百多年来一直处于缺马的窘境。近年来西夏衰弱,再加上去年西军对西夏人的大胜,对市马控制得不是那么紧,但是要想买到真正的宝马还是很难。

    赵俣胯下的这匹骏马高达八尺,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外号雪花骢,乃晋康郡王赵孝骞花重金所购,进献给他的,在当时的地位好比后世数百万的豪车一般,令赵俣十分高兴。

    身后一群人青衣小帽,步行跟随,同样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为家主的雄健骏马而自豪。

    赵孝骞也骑一匹七尺多高的枣红大马,与其随行,一路攀谈着。

    赵孝骞牵着缰绳,对赵俣笑道:“谅那赵皓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与燕王府上冲突,如此多打压几次,那小子自然折服,否则日后宗正会的声威如何维持下去?”

    那赵俣冷冷一笑道:“无知小儿,也敢与宗正会抗衡,若非同宗,早就寻个由头让他在汴梁无从立足。”

    赵孝骞眼中却划过一丝忧色:“这竖子倒是聪明得紧,那‘天上人间’如今得到官家照应,生意愈发火爆,听闻昨日官家单独召见,就怕这竖子真的来横的,闹到官家那里怕是不好看。”

    赵俣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竖子再受宠,亦不过出了七服的宗室,我那官家哥哥岂会如此不通情理?”

    赵孝骞哈哈一笑,不再多纠缠此事,却又与赵俣讨论起马经来。

    就在此时,一名家奴急匆匆的狂奔而来,嘶声喊道:“燕王殿下,祸事了,祸事了……”

    赵俣一惊,差点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扬起马鞭对着那家奴就是一鞭:“该死的奴才,甚么祸事,如此大惊小怪?”

    那家奴脸上登时被打出一条血痕,哭声道:“老管家不知何时被人所杀,抛尸在街角,皇城司的人都惊动了,请府上派人前往查验正身。”

    “甚么?”

    赵俣和赵孝骞两人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