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立足于不败
    燕王府管家的尸体就摆在皇城司衙门,仵作只花半柱香的功夫便验明了死因。

    被人一剑封喉,透颈而过!

    现场还有两名目击者——燕王府陪同那管家回府的家奴,亲眼见得刺客一剑将那管家在街角处刺杀而去。

    那刺客身材瘦小,身着烟衣,满脸的络腮胡子,通常络腮胡子者都是昂藏大汉,这刺客却是满脸粗豪的相,却又瘦又小,轻身功夫也好,杀人之后,一甩飞抓就上了屋顶,逃之夭夭。

    等到皇城司的亲事官闻讯赶来,并爬上屋顶时,只见得那一袭沾满血迹的烟衣被扔在房顶,刺客早已不见了踪影。

    案情简单明了,却几乎没什么用,刺客已不见踪影,偌大的汴梁城,一百多万人,要去找出这么一个人出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燕王府虽然有怀疑对象,但是也没用。

    没有足够的证据,没有官家的谕旨,皇城司也不敢对宗室子弟的府邸进行搜查,更何况那宗室子弟刚刚得到官家的亲自接待,而且破格又升了一级,身兼文武双职,疑似官家面前正受宠之人,谁敢去触这个霉头?

    燕王府虽然势大,但也得讲规矩,没有官家的谕旨,这事皇城司只能按照普通刑事案件侦查和缉拿,绝不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去搜查一个宗室子弟府上。

    燕王赵俣虽气得满脸铁青,却无可奈何。

    然而,燕王府与赵皓之间的恩怨,并未因燕王府官家的被刺而终结。

    当天夜里,燕王府中那匹珍贵的雪花骢,突然莫名其妙的暴毙……

    而在燕王的卧房之中,突然窜进了五条蟒蛇,将燕王妃当场吓得晕了过去,而燕王也吓得屁滚尿流。

    一夜之间,厄运连连。

    燕王赵俣终于深感到了对手的阴狠和厉害,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对决,己方在明,敌方在暗,而且手段层出不穷。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手段会狠绝到如此地步,而且又苦于没有证据。虽然他贵为亲王,遇到这个不顾一切的对手,就像穿鞋的遇到光脚的,心头终究存了几分忌惮,只得暂时收敛起来。

    因为他终于知道,对待这种对手,没有一击制胜的把握,只能蹈光隐晦,等待时机,否则便会遭受到不择手段的连绵不绝的报复。

    好在赵皓也点到为止,没有再深入下去,毕竟闹得太过火,对自己的大计有害无利,于是他和宗正会的争斗,终于暂告一段落。

    只是,争斗却并没有结束,对手在等待着一击致命的机会而已。

    ……

    官家再次召见赵皓。

    几天之内,单独召见两次,宫中都有各权贵的眼线,赵皓这个原本不起眼的远房宗室子弟,逐渐进入了文武百官的视野之中。

    身着朱色官袍,头戴长翅官帽的赵皓昂然而来,虽然宋朝的官帽不伦不类,官袍又过于肥大,但是穿在赵皓身上依旧显得光彩照人,不同凡响,看得前来相迎的梁师成都呆了。

    “此子相貌不凡,似非池中之物……可惜是个远房宗室。”

    其实赵皓面目俊美、身材修长是一回事,但百官之中俊逸绝伦的不在少数,重要的是那份气度实在与众不同。百官之中入宫来,或显卑微殷勤之气,或显怀才不遇之色,或显精明算计之相,或显志得意满之姿,千姿百态,却难免于俗。而这赵公子,却多了几分洒脱,几分超然,几分智珠在握的智慧,还有一分睥睨天下的霸气,令号称隐相的梁师成都为之心折。

    磬声轻响当中,赵皓施施然步入福宁宫静室当中,表面上气定神闲,实际心中却微微有一丝紧张。

    今日一搏,才是缠住赵佶的关键!

    青楼美色也好,蹴鞠之能也好,诗词书画也罢,都是微末小技,虽然能得赵佶之宠,但得全凭赵佶心情,只有今日之事,才能令赵佶欲罢不能。

    入眼之处,香烟缭绕,锦绣金玉满目的静室内,赵佶闭目端坐在云台之上,很有些神仙之概,凡尘俗世半点挂碍也无。

    赵皓缓步走到白玉丹陛之下,弯腰一拜:“拜见官家。”

    云台之上,赵佶既不睁眼也不开口,一脸神秘莫测的肃然,若是换成其他人早就慌张了,赵皓却气定神闲的肃立着,等待着赵佶的答应。

    已经入了圈套的猛兽,能有什么可怕……不信他赵佶敢放过这个能让自己无病无灾、延年益寿的机会。

    皇帝,除了帝位,最看重的便是寿命,最大的梦想是长生,从千古一帝秦始皇开始,无人可例外……

    梁师成在赵佶身旁侍立,同样也是一副泥雕木塑的样子。静室之内三人这样默然相对不知道多久,梁师成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才轻手轻脚的趋前,低声在赵佶耳边召唤:“请圣人收功,皓公子求见。”

    赵佶微微睁开眼来,没有看赵皓,却对梁师成道:“你出去罢。”

    梁师成愣住了,嘴巴张了张,终究没有说话,自是低声告退,悄然而出。

    室内只剩下赵皓和赵佶两人,赵皓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此刻若是刺杀赵佶,凭借自己的武力,对手绝无活理。

    只是这没甚么意义,赵佶死了不过换上赵桓上台而已,自己这不到80的武力,一出门便会被乱刀砍死。

    正胡思乱想之际,头上传来一声轻喝:“大胆赵皓,欺君罔上,你可知罪?”

    赵皓揣着明白装糊涂,佯装惊讶的神色,问道:“臣对官家之忠心,天日可表,不知罪从何来?”

    赵佶冷哼一声道:“你对元妙先生与冲和子仙道诈称乃护法神降世,可有此事?”

    赵皓一脸的风淡云轻,不紧不慢的说道:“臣自江南之后,再未见过冲和子仙道,至于元妙先生,素未谋面,何来诈称,还请官家明察。”

    赵佶沉声道:“两位仙道言你有驱病除灾之能,可有此事?”

    赵皓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就地盘坐起来,双目微闭,嘴里念念有词。

    刹那间,赵佶的脸色微微一变。

    一股暖流自脚底涌起,如同温泉一般,涌过脚掌、膝盖关节、再自腹部涌向腰椎,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妙不可言,那因常年打坐而带来的双腿麻木以及腰椎的酸痛似乎得到大大的缓解。

    紧接着第二股自腹部涌起,散向四肢百骸,全身如同冬日泡在温泉之中一般,那种滋味简直妙不可言。

    第三股、第四股、第五股……

    五股暖流过后,赵佶只觉全身舒爽,通体舒泰,那种感觉简直飘飘欲仙,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全身充满无穷的活力。

    许久,赵佶才从那种如同登仙一般的感觉之中脱离出来,脸上已然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接近四十岁的年纪,平时生活又不检点,身上的小酸小痛是难免的,但是在这一刻,他感觉全身的酸痛麻木之处,全部被暖流经过,那种不爽的感觉全部消失了。

    祛病消灾,果然名副其实……

    原本就一心向道的赵佶,此刻对赵皓的护法神下凡之说深信不疑,而且对道心愈发坚定了……毕竟林灵素和王文卿的仙术虽然玄妙,却并未给他带来实质性的好处,而赵皓的仙术,却让他实实在在感到了道法的好处。

    “侄卿果然是朕的护法神……朕得侄卿,如添半壁江山!”

    此刻,赵佶激动得语无伦次起来。

    赵皓心中一边骂着这厮傻逼,一边露出虔诚肃然的神情:“能为圣人护法,乃臣之荣幸!”

    赵佶见得赵皓这般低调和恭谨,心中愈发欢喜,再仔细端详赵皓,只觉此子面如冠玉、气宇轩昂,果然是人中龙凤,又诗词书画俱佳,多才多艺,不觉微微暗叹:“若能得子如此,夫复何求?幸得其为我赵家之人……”

    此刻的赵佶,看赵皓怎么看怎么顺眼,恨不得收其为义子,只是他自家的儿子已经二十几个了,若再收义子难免有点惊世骇俗,只得作罢。

    而在赵皓心中所想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这傻逼终于上钩了!

    等到赵皓自静室之中走出时,守候在门口的梁师成惊得嘴巴都张开了。

    那个远方的宗室公子,手捧着赵佶的御制碧玉拂尘,而官家赵佶居然亲自将其送到门口。

    那柄碧玉拂尘,乃官家爱不释手的至宝,赐给了赵皓也就罢了,官家居然还亲送于门口,这个待遇就算老公相蔡京也没享受过。

    相比起来,官家让自己拟旨拜赵皓为从四品文官太中大夫,以及从四品的武官宣威将军,倒是算不得什么。

    这一刻,对于梁师成来说,虽然心中有点嫉妒和酸溜溜的,倒也不算是坏事。他和童贯、王黼一党,对抗蔡京、高俅等人一派,而赵皓是童贯近日来一直委托他关照之人,算起来赵皓便算是他这一党的了。

    宗室公子赵皓,被官家五日内接连召见两次,官爵连升三级,又被御赐碧玉拂尘,还享受了官家亲送于门口的恩遇。

    这些消息,很快便从深宫之中传了出去,一夜之间传遍了三品以上的权贵圈子之中,掀起了浩然大波。

    京师之内,派系林立,文人、武人、道士、宗室、宦官……数不清的党派,平日里明争暗斗不休,如今赵皓突然受宠,如同一颗石子,激起了千层浪。

    而走出皇宫的赵皓,心中总算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他才算真正在皇城之中站稳了脚跟,立足于不败之地……只要自己不被抓个现行的谋反大罪,就算天大的事情,赵佶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想,也算是件极其可笑的事情,他一心要谋夺赵佶父子的帝位,一面又要依靠赵佶的权势立足和争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