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强压方百花
    那一袭红衣,在人群之中窜来窜去,终于窜到了法场中间,却被禁军所拦住。【】

    赵皓紧忙动用了一张传音符,向童贯传音之后,一名禁军飞马奔来传令放行,阻拦的禁军这才撤去枪阵。

    全场的百姓和官兵,只见得一名红衣女子,手挎一个大号竹篮而来,越过匆匆人群和官兵,来到那两排听候问斩的死囚当中,径直走向方腊。

    众叛军首领纷纷回头望来,不解的望着这名身份不明的女子。

    花木兰手执竹篮,走到方腊面前,深深一鞠躬道:“在下奉主上之命,前来敬圣公一杯,送圣公上路!”

    方腊沉声问道:“阁下何人?”

    “花木兰!”

    方腊神色一愣,随即瞬间明了,点了点头,咧嘴一笑,压低声音道:“能得女英雄赐酒,方腊死而无憾!”

    花木兰夹了一块牛肉,塞到方腊的嘴里,又斟满一杯酒,递到方腊的嘴边,趁着喂酒之际,悄声道:“主上和方姑娘就在泰安楼看着圣公。”

    方腊一饮而尽。

    身后的两个刽子手小声嘟哝道:“他娘的,这娘们是个唱戏的,她是花木兰,老子就是张翼德。”

    花木兰听在耳朵里,淡淡一笑,继续走向旁边的吕将。

    方腊蓦然回头,朝泰安楼方向望去。

    那边阁窗里,方百花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法场上,突然见得方腊回过头来,瞬间神色极其激动起来,眼中一直打转的泪珠终于哗的流了下来。

    从去年十一月至今,不过一转眼,却经历了整个女子一生最难忘的时光……从起事,到息坑大捷,到杭州之战,再到席卷江南,最后又兵败如山倒,最后到帮源之战的彻底失败,方百花似乎经历了一生一世。

    曾经最敬爱的大哥,突然成为了占据半壁江山的圣公,突然又称为阶下囚,一切恍然如梦……

    其实隔得那么远,方百花只能远远的看到方腊的身影,而方腊则只能看到那泰安楼阁子上的烟影。

    纵然如此,方百花依旧流着泪,拼命的朝方腊挥舞着双手,似乎想让方腊看到。

    而那边的方腊,却咧嘴一笑,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回过头去。

    这一转头,便已是生死离别……

    此时的花木兰已放下竹篮,隐入人群之中,再也消失不见,那个关于神秘红衣女子的传说,却传了很久,甚至有人说,那女子就是方腊之妹方百花,此乃后话。

    日头越升越高,时辰终于已到。

    一道令箭自监斩台上高高的抛起,一名禁军伸手接住,飞马传令而去。

    斩!

    方腊背后的刽子手,率先摘下腰中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对着那锃亮锋利的刀刃喷了一口酒水,然后高高的举起了鬼头刀。

    紧接着,一柄柄雪亮锋利的大刀高高的举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大哥!”

    方百花蓦地悲呼一声,腾身而起,攀着窗子就要往楼下跳去。

    刹那间,早已虎视眈眈的赵皓,一个鱼跃,一把将其扯了下来,由于用力过猛,两人齐齐跌落下来,幸得两人都身手不凡,稳稳的落地。

    “放开!”方百花嘶吼一声,将赵皓一甩,赵皓只觉一股巨力涌来,身子不由自足的噔噔噔的后退了三四步。

    赵皓瞬间大怒……就不信制不了你!

    减力符!

    减速符!

    大力丸(中)!

    神行丸(中)!

    电光火石之间,他连吞了两颗药丸,又对方百花施了两道符,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再次朝方百花扑去,如同猛兽一般将再次爬向窗口的方百花扑倒在地。

    两人的力量一增一减之间,赵皓就纯力量而言已超过了方百花,一把将方百花死死的扑在地上。

    方百花又急又气,奋力挣扎,奈何赵皓如同八爪鱼一般,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她那雪白的脖子,双腿又拼力夹住了那一双修长而滚圆的双腿。

    两人一个拼死挣扎,一个强行镇压,都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力气进行较量,如同殊死搏斗一般,在地上滚做一团。

    一时间,时而方百花奋力翻身在上,将赵皓压在身下,奈何赵皓死死缠住不放,猛力一滚,又将方百花压在身下,死死的按住。

    两人在阁子内滚来滚去,将里面的桌椅滚得东倒西歪,蓬蓬乱响,乱成一团。

    一旁的赵伝闻讯而来,轻轻的推门一看,恰恰见到赵皓已将方百花强行按倒在地,整个身子全部压在方百花的身上,那姿势极其暧昧,一时间不知所措,稍稍思索了一阵,便又将房门掩住,悄悄退回。

    终于,方百花气力逐渐消耗,而赵皓却又吞了一个小还丹补充了20%的体力,完全占据了上风,将方百花完全压制了下来。

    “畜生,放开我!”方百花拼力挣扎不动,发狂一般的嘶声喊道。

    “冷静!”赵皓低声道。

    “放开我,我要救大哥!”方百花流着泪,声嘶力竭的喊道。

    此时,阁子之外,又响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很显然方百花的喊声已经惊动了酒楼的伙计和掌柜。

    情急之下,赵皓脑袋一抽,一不做二不休,张开大嘴,对着方百花那红唇贝齿便裹了过去,避免其声音太大惊动了整座酒楼。

    呜呜呜~

    方百花那一对温软的樱桃小嘴突然被赵皓的嘴唇裹住,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刹那间,方百花突然似乎明白了过来,停止了挣扎,一双秀目只是狠狠的望着赵皓,眼中的泪水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赵皓望着那双伤心欲绝的眼神,突然心中一阵不忍,将嘴巴撤回……在这种特殊情况之下,还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谁知嘴巴刚刚松开,方百花蓦地头一伸,一口贝齿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股钻心的刺痛涌上心头,赵皓只觉得肩膀上的骨头都要被这小母老虎咬碎了。

    卧槽……金刚丹(中)!

    肩膀上的防御力瞬间增加30%,那刺痛的感觉也瞬间减轻了七成,已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眼睛,默默的承受着。

    就在此时,阁子的门被打开,酒楼掌柜惊诧的望着地上这暧昧的一幕,嗫嚅的问道:“公子,这是……”

    赵皓气不打一处来,奋力大吼:“滚你娘的,不然老子烧了你酒楼!”

    那掌柜还想说什么,恰恰赵伝赶到,一把将他拎了出来,拔剑架在他的脖颈上道:“店家,少管闲事为妙!”

    那掌柜吓得面如土色,哪里还敢在多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赵伝这才放他下楼。

    掌柜的连下了两层楼,一直走到账房之中,这才恢复了平静,脑海里回忆起刚才看到的那富公子强行压在小娘子身上的极度不堪的一幕,不禁暗骂了一声:“畜生,污辱良家女子清白,不当人子!”

    方百花似乎将满腔的痛苦都倾注于那**的一咬之中,泪水也随着那一咬喷薄而出。

    终于,她逐渐恢复了神智,眼中的神色逐渐清明起来,泪水也缓缓的停住,慢慢的松开口来,怔怔的望着双目微闭的赵皓。

    望着那张俊美白皙的脸庞,望着他痛的龇牙咧嘴却又强自承受的表情,方百花瞬间一阵迷乱,不知所措。

    “放开我!”她沉声道。

    赵皓听得这极其冷静的声音,这才发现对方已松口不再咬他,微微睁开眼来,见得方百花正满眼复杂的表情望着他,知道她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讷讷的说道:“事已不可为,节哀顺变。”

    方百花脸色一红,幽幽的说道:“放开我罢。”

    赵皓这才惊觉自己与方百花几乎是脸贴脸了,那雨带梨花般的娇媚容颜就在眼前,对方吁气如兰喷在自己的脖子上和脸上感觉到痒痒的,而自己全身压在这武力85的美女身上,胸口正压在一团硕大而富有弹性的事物之上,一股软玉温香满怀的感觉涌上心头,而自己双腿的姿势更是不堪入目,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急忙撤去劲道,翻身而起……再不起来,怕是身体要出洋相了。

    方百花起身,缓缓的走到窗边,见得那法场上已经空了一大片,童贯等监斩官和禁军大都已撤去,只留下些许禁军和小部分看热闹的百姓。

    法场之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具尸体,地面上满是鲜血,显得极其凄凉和阴森。

    由于方腊等人判的是弃市,而并非枭首,所以头颅不用悬挂于城门……毕竟对于赵佶这样的皇帝,终究觉得在繁华富庶的汴梁的城门上挂上几十颗人头实在是大煞风景。

    弃市虽然也是一种极端的处理方式,在隋朝以后很少见,但是终究比枭首好,尸体可由家眷前来认领回去下葬。

    只是,反贼的尸体,尤其是方腊的尸体,前来认领几乎就是一个坑……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三日无人认领,则由官府自行处置,通常都是往乱葬岗一葬了事。

    方百花远远的望着那一地的尸体,已然分不清哪是方腊的尸身,眼中的泪水再次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全身因悲痛而颤抖了起来。

    赵皓微微叹了口气,抚慰道:“令兄和诸位英雄的遗体,我会让人好生处置的,不用担心……”

    方百花终于停住了哭声,默然不语。

    许久,才回过头来,指了指他的肩膀,低声问道:“疼吗?”

    赵皓一翻白眼:“咬你一口试试?”

    方百花嘴角抽动了一下,终究是咬住了嘴唇,默默的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