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帝王心术
    自汉以来,便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

    冬至前一日,汴梁城极其热闹,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冬至之日,人人身着新衣,铺排家宴,平时舍不得吃的大鱼大肉都上了桌,小的们要向父母尊长行礼,儿媳妇要给公婆献履献袜,其乐融融。

    在后世的冬至这一日,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在宋代的冬至并不吃饺子,却必吃混沌,祭祖也不可缺馄饨,有“冬馄饨年饦”的谚语。贵家富豪更是求奇,他们把馄饨做成各种颜色,且有几十种不同的馅,放在金银器中,谓之百味馄饨。

    除了馄饨,还要舂米作粢糕,以祭祀祖先。除此之外,北宋开封人过冬至还有迎日、戴一阳巾、荐黍糕、献冬至盘等风俗。

    正是冬至之日的盛宴和狂欢,几乎耗光了一年的积蓄,到了真正过年的时候,反而囊中羞涩,只能从简,才有了冬至大如年的说法……这个就像现今过年时节那几日,随处可见输赢几千上万的麻将,打小了人家根本不和你玩,但是到了五一的诗会,很多人就只能打得起二十块的麻将了。

    如果说冬至是汴梁城中一年最热闹的时候,而冬至这一日最热闹的活动,莫过于天子祭祖。

    从汉代开始,“天人感应”就成了确认皇权合法性的重要逻辑之一。为此,祭祀“昊天上帝”被视为政权的重要典仪之一,而祭天的时间自宋代开始便规定在冬至这一天。

    冬至前一天,礼部尚书亲自奏请祭祀,官家自是恩准。

    祭祀队伍以银甲铁马的骑兵为前导,后随七头披着华美锦缎的大象,象背安置鎏金的莲花宝座,象头装饰着金丝、金辔,骑象人亦靓妆锦服,远远望去有如神仙乘象下凡。

    跟随在象队后面的仪仗,分别持高旗、大扇,画戟、长矛,旗面绘有龙虎、山河,长兵饰以豹尾、彩带,仪仗队身着五彩甲胄,远望如祥云一片飘忽而来。

    其后又有众多勇士背斧扛盾、带剑持棒,身着青、皂、红、赭诸色服饰,护卫圣驾及公卿百官前往太庙。场面可谓千乘万骑、车马如龙。

    至夜三更,皇帝换上青衮龙服,头戴缀有二十四旒的平天宝冠,足踏朱鞋,由两位内侍扶至祭坛之前。坛高三层,共七十二级台阶,坛顶方圆三丈,坐北朝南设“昊天上帝”黄褥,一侧设“太祖皇帝”黄褥,将祭天与祭祖并置。

    坛下道士云集,礼乐歌舞络绎不绝,坛外百姓数十万众顶礼膜拜,山呼万岁。

    那场面,那气派,宋丹丹说的“里三层外三层,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啥的简直就是弱爆了。

    跟随皇帝祭祖的队列,先是宗室,再是百官。

    按照往年的惯例,这种场合有资格参加的宗室,都是官家三服以内的,不过三四十人,燕王和越王居前,然后是太子赵桓、郓王赵楷等皇子,再往后则是赵孝骞等郡王,拖在尾端的也是国公级的。

    然而,今年的祭祖,却出了点小意外。

    跟在宗室的背后,排列在最前的是蔡京、王黼等人,年纪已到73岁的蔡京,颇有点老眼昏花,因为他突然看到在宗室的队列之中,竟然莫名多了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着朱色官袍……居然三品不到。

    到了蔡京这个年纪,对自己的视力已经不是很信任,虽然擦了几次眼睛依旧如故,又不便询问,只得作罢。

    除了蔡京疑惑之外,前面宗室队伍中的赵孝骞才最为郁闷,因为赵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跟在他的身后,还时而不时的踩了他鞋跟一下,气得他咬牙切齿,又不便发作。

    天知道官家存的什么心思,居然让一介七服之外的宗室子弟,而且未及弱冠的少年来参加祭祖这种大礼,要知道当年赵仲恕也没这个待遇啊。

    你瞧这小子,就像中山狼似的,得志便猖狂,这一路脚后跟都被他踩了七八次,明显是在示威,这种无德的小儿,凭什么破格参加祭祖大典?

    赵孝骞郁闷,赵皓心中其实也郁闷,原本想着可以露露脸,装装逼,现在才发现这特么就是个苦差事。

    这一路,各种三跪九叩,各种仪式繁多,读祭文之后,祭献、上香、奉献饭羹、奉茶、献帛、献酒、献馔盒、献胙肉、献嘏辞福辞、焚祝文、辞神叩拜等。

    虽然冬日的阳光晒多了有益健康,但是从早上一直熬到日过中天,足足两个时辰没个玩,简直就是活受罪,当年搞军训也没这么累啊。

    不过想想前头的赵佶也是挺累的,长达三四个小时的上下台阶、走位以及磕头下跪,简直就是铁人三项。

    怪不得在冬至之后,官家要给百官放假七天,相当于国庆小长假……经过祭祖这样的高强度劳作,不休息七天哪里能恢复精气神来?

    正在前头进行繁琐的祭祖仪式的赵佶,在太阳的照耀之下,已然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近年来大保健做得多,运动量却少了,不像以前还经常踢踢蹴鞠健身,而且自从林灵素入宫之后,各种饱含重金属的丹药也吃得不少,身体自是大不如前,虽然赵皓给他恢复了5点健康值,仍然有吃不消的感觉,手脚都有点发软了。

    就在那太常寺卿尚在叽哩哇啦的念念有词时,赵佶趁无人注意,突然从袖中掏出一颗乳白色的丹药,偷偷塞入口中。

    那丹药入口即化,赵佶只觉一阵清凉而舒爽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刹那间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气不喘了,手上也有劲了,一口气……精神抖擞,飘然若仙。

    “侄卿果然是朕的护法神,这小还丹比起元妙先生的龙虎丹似乎还要玄妙的多,天赐侄卿于朕呐……”

    赵佶心中暗自赞叹,对暗中扶植赵皓的念头愈发坚定起来。

    当然,赵佶也并非完被赵皓的仙术和丹药迷昏了头,而是有自己的想法。

    作为一个皇帝,赵佶没有治国之策,却极其擅帝王平衡之术。如今朝中,梁师成、童贯、王黼为一党,蔡京多年的老公相,又笼络了高俅等人,算是一派,他宠信王文卿和林灵素,其实又算是一股势力,再加上西军那边以种师道等人为首的武人,又算是一派,这些赵佶心中何尝不知,其实他潜意识里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不论你哪一派,都得按照赵佶的平衡之术转。

    蔡京多年为相,权倾朝野,他便让蔡京几上几下,予以打压,甚至略施权谋便让蔡京的亲儿子蔡攸与其作对;西军的那帮武人,近年来平西夏有功,尾巴翘得老高,他便让童贯为监军,将其西军压制得死死的……所以在赵佶一朝,不管六贼等奸臣如何权倾朝野,都被赵佶压制得死死的,想要你上就上,想要你下就下,只能围着官家转。

    但是赵佶依旧觉得不够,因为朝中如今真正有实力的,还只是梁师成、童贯、王黼为首的一党和蔡京为首的一党在角力,而且这两党本身又有藕断丝连的关系。要知道以前童贯、王黼可都是投靠蔡京起家的,不过是蔡京鞍前马后的小卒,后因赵佶见得蔡京势大,予以打压,才分化出来的。

    所以有人说北宋亡于党争,其实这种党争赵佶是心知肚明的,不但不予以解决,反而推波助澜。其以党争为帝王平衡之道,将个繁华富庶的大宋朝搞得乌烟瘴气、腐朽不堪,最后才被金人轻轻一击,便如同玻璃墙一般击得粉碎。

    赵皓的出现,使得赵佶突发奇想,暗暗存了栽培之心。

    若是别的宗室,赵佶自然是要千防万防,尤其是燕王和越王两个亲弟弟,那简直就是防贼一般,否则赵皓这样一个远方的宗室子弟,如何能在堂堂燕王面前撒野?

    但是赵皓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确是护法神下凡,专程来保护自己的,使得赵佶的防范心少了许多,加之其又是七服外的宗室,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威胁。

    虽然说,太宗烛影斧声的故事为前车之鉴,但是这些年赵佶的平衡之术玩得贼溜,满朝文武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已使他对自己的帝王之术极其有信心,他有足够的信心节制任何一个权臣。更何况,烛影斧声的主角是太祖的亲弟弟,要防也只是重点防亲弟弟燕王和越王,像赵皓这种七服外的宗室,即便没有“护法神”的光环,在赵佶看来只要不掌控兵权,也绝无可能造成任何威胁。

    当然,这只是赵佶的初步想法而已,毕竟赵皓过于年幼,而且在朝中毫无根基,想要成为他用来平衡朝中势力的棋子,还早的很……现今一个寄禄官,并不上朝,百官之中,认得赵皓是谁的,恐怕两只手掌就数得过来。

    于是,赵佶才有了让赵皓参加祭祖大典的想法。

    其一为了让命中的“护法神”待在身边,便多了几分安全感;其二也是让赵皓在百官之中露露脸,日后若有提携,不至于太生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