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面见童贯
    城东,蔡府。

    府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青衣小帽的蔡家仆役,花钠罗裙的蔡家使女,正忙得不亦乐乎。

    在蔡京内宅的书房的当中,一个佩金鱼袋,着紫袍官服,顶窄翅纱帽的中年官员,正在不安的等候着。这个紫袍高官,正是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掌控着整个京师禁军,虽然只是正二品,却是最受官家信任的一个官职。

    虽然能在书房等候,但是高俅却大气不敢出一口,连桌上的茶水点心都没动过。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个青衣小帽的家奴,对着高俅施礼之后说着什么,高俅也不敢怠慢,肃容回了一礼,就跟着他穿廊越户,来到蔡京卧室之前,正正衣冠,自己高声唱了名,才迈步走了进去。蔡京卧室自是富丽堂皇,各种摆设极其精致奢华,一入卧室便温暖如春,却见不到暖炉,而且温度适宜不致出汗,而且空气流通,没有半分气闷的感觉。而且卧房之内,挂满了书画,有蔡京自己的得意之作,也有御赐的,显出主人的诗书不凡的格调。

    绕过一面紫珊瑚屏风,就看见一个锦衣华服的老者,端坐在榻上,虽然须发皆白,却气度不凡。这名老者自然就是蔡京。

    看见高俅进来肃容行礼,蔡京淡淡一笑。他已过古稀之年,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六十许人,面如冠玉,童颜鹤发,俊朗清瞿不减当日。

    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寒暄了一番之后,便不再多礼。

    蔡京低声问道:“那宗室公子赵皓,是甚么来路?”

    蔡京不紧不慢,语调平缓,却极其威严,令贵为正二品殿前都指挥使的高俅都感觉到一阵压力。

    蔡京心中的确是郁闷,这个赵皓就像从地底上冒出来的一般,突然就入了只有三服以内的宗室才能进入的祭祖队列,那可是国公级以上的宗室才能有资格进入的,足见官家的宠信……如此受宠的人物,他居然不认识。

    高俅急忙将自己所探查之事,一一向蔡京道来。

    其乃“天上人间”的幕后东家,最重要的是那“天上人间”颇有取代倚红楼之势,官家已两次派人到杨楼街接头牌姑娘小翠香入宫。

    其精于书画蹴鞠,甚投官家所好。

    其与梁师成、童贯似有牵连,与林灵素和王文卿也似有暧昧,据查还得罪了宗正会和燕王。

    其被官家御赐碧玉拂尘,五日内连升三级。

    ……

    蔡京眯缝着眼,越听到后面,眉头越紧蹙,随后又缓缓的舒展开来。

    “年轻,终究是嫩了一点,看似来势汹汹,风光无限,终究是难成气候……尽量避其锋芒就好。”蔡京淡淡的笑道。

    在蔡京看来,赵皓宗室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束缚,而且得罪了宗正会和燕王,留下后患,又急于处处表现自己,一切像个急哄哄扒了新娘的裤子就想开炮的莽新郎一般,不知道循序渐进的乐趣和奥妙,这种人得势快,失势更快,成不了大器,只要不与其明争即可。

    “其二,派人到他身边,年轻人冲动,破绽亦多,证据多了,便可一击致命……毕竟其与梁师成、林灵素之流走得近。”

    蔡京交代了几句,倒也没有继续在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身上聊得太多,转而又聊到了北面的局势。

    高俅道:“王将明、童道夫的意思,还是要联金灭辽,不知老公相意下如何?”

    蔡京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怒色:“糊涂,此乃欺君之罪,鼠目寸光,欲陷我大宋于危难之中。自檀渊之盟后,已百余年北面无战乱,如今若挥师北上灭辽,则引金人南下,如同引狼入室,何其糊涂,王将明与童道夫其心可诛!”

    高俅叹道:“如今京师禁军无力,西军势头正盛,若是北上灭辽,童道夫必为监军。如今辽人孱弱,原本已无力与女真人抗衡,若我大宋王师再北上,必然势如破竹也,如此童道夫再领破辽之功,风头无两,怕是更要嚣张跋扈,对我等不利呐。”

    蔡京怒道:“去一弱辽,引一強金,何其糊涂?不若连辽抗金,有辽人在北面挡着,金人便无法南下,辽、金互相牵制,我大宋坐收渔人之利,何乐为不为?待他日兵强马壮,辽、金孱弱,再一举灭之,天下可定也,如此方为霸业宏图,岂可贪一时之利?”

    高俅叹道:“官家好大喜功,非一朝一日,如今王将明、童道夫等人又时常蛊惑,怕是官家之意已决,劝是劝不动了!”

    说来说去,高俅和蔡京等人还是怕童贯一派借破辽之功,占了上风,压倒蔡京这一派。

    只是,按照当时的形势,蔡京多少有点战略眼光。

    这个为相多年的老公相,多少有点自负,认为赵佶对自己的恩宠难以动摇,抑或多少心存一点家国的念想,沉声道:“文死谏,武死战,来日上朝,老夫必冒死进谏劝阻官家,你去联络众人,附议老夫之谏。”

    高俅的脸色似乎也有点感动,恭声道:“老公相愿为国家先,我等岂敢不舍命跟随!”

    ……

    冬至之夜,汴梁城开启了不夜城模式,全城狂欢。

    全城之内的茶楼酒肆,青楼妓寨,处处爆满,汴河上的画舫更是彻夜灯火不熄,而像樊楼、潘楼这样的相当于后世六星级酒店地位的大酒楼,更是火爆异常,来的非富即贵,寻常之人就算有钱也订不到座位。

    樊楼最大的阁子之中,赵皓正置酒高会。

    小楼上张起了暖幕,设了炭盆。楼内暖烘烘的和春天也似,四周丝竹声声,又有几名侍女垂首侍立。

    赵皓头戴白玉绾发冠,身穿一袭紫袍,手摇着鹅毛羽扇,端坐在阁楼东面正中的椅子上,颇有点诸葛孔明的风度。

    他今日设宴而待,接待的是一位贵客,位高权重的贵客,堂堂大宋的枢密使,称为枢相的童贯。

    只是他选择京城最豪华的酒楼接待童贯,并非是敬重和讨好童贯,只是为了遮人耳目,同时也一显赵公子的阔绰不凡。

    不一会,童贯那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阁子门口,在外人面前位高权重,不怒自威,只是在赵皓眼中,也就是一个奴才而已。

    童贯一进入阁子之后,屋内众人便已被赵皓示意出去,在外等候。

    童贯封了国公,又拜为枢相,威风了许久,乍一见到赵皓端坐不动,那意思是明摆着叫自己向前拜见,脸色稍稍有点尴尬,急忙向前弯腰一拜道:“老奴拜见公子。”

    赵皓指着边上的座位,淡淡的说了声:“坐。”

    童贯只得恭恭敬敬的在赵皓身旁坐下。

    赵皓对童贯似笑非笑的说道:“童枢相近来春风得意,配合度亦不错,某很欣慰。”

    童贯微微叹了口气道:“只是公子得罪了宗正会,终究是不妙,那宗正会与太子那边亦有点干系,而且公子作为宗室之身,如此张扬,从长久来看,终非良策……公子虽圣眷正隆,须知太子与公子年纪相仿,将来若太子登基,必然对公子不利。”

    赵皓笑笑,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道:“前怕狼后怕虎,本公子便不来汴梁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童贯心头一跳,失声道:“公子莫要异想天开……自太宗以来,宗室鲜有职掌,更无兵权,公子如何能……还望公子三思,切莫胡思乱想。”

    赵皓戏谑的笑道:“怕甚么,道夫不是手掌重兵?”

    童贯脸色瞬间大变,急声道:“公子切莫戏耍老奴,老奴虽抚边二十年,西军那帮丘八无非是看在官家的份上才听老夫调遣,若是想效太祖之事,老夫必死无葬身之地!”

    童贯说的其实没错,别看童贯在西军面前人五人六的,无人不慑服,其实不过仰仗了官家的后台,若是敢提半个反字,种师道、种师中等人便能当场把他乱刀分尸。

    赵皓哈哈一笑:“道夫何必紧张,我自有妙策,你只需暗中配合即可,我岂会让你行此不智之举?”

    童贯抹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问道:“如今公子圣眷正隆,不知老奴该何以处之?”

    赵皓冷声道:“听我仙术传音调遣,平日无我之命令,不得相帮,甚至可明地里适当排挤于我,以示你我之界限分明,绝非一党!”

    这句话,赵皓是深思熟虑的,若是被划为童贯和梁师成两个阉人为首的一党,不但对自己的声誉有损,而且容易引起赵佶的猜忌,如今赵佶已把自己当做“护法神”,也基本用不着梁师成、童贯等人帮忙。

    童贯微微松了一口气,急声道:“老奴省得。”

    赵皓靠近童贯,脸上露出诡异的表情,笑道:“如今官家已知我仙术可为其驱病除灾,延年益寿,自古帝王无一不畏死而求长生,本公子便已有了免死金牌……若是道夫敢出卖本公子的话……休怪本公子翻脸无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童贯大惊,急忙啪的跪倒在地,急声道:“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赵皓点了点头,淡淡笑道:“既然如此,道夫请回,今夜我当让人送几个上好的姑娘,到你府上,助你欢度冬至佳节。”

    童贯再次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忙不迭的道谢之后,这才拜别而出。

    赵皓望着童贯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篡位之路漫漫,如今只是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任重而道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