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朝堂之争
    朝堂之上,争执已然开始。

    以蔡京为首的正方要求联辽抗金,“辽为兄弟之国,存之足为边捍;金为虎狼之国,不可交也!”

    而以童贯为首的反方则请求联金灭辽,收复幽云十六州,壮大宋国威,同时占据北面长城之险,可御敌于国门之外。

    赵皓终于对朝堂上两大派系的班底有了大致的了解。

    蔡京这一边,左相白时中、殿帅高俅、开封府尹蔡懋、右相李邦彦、户部尚书李棁、太宰余深、知枢密院事郑居中……都是一二品的大员,足见其实力之庞大。

    而童贯这边相对弱点,但是阵容也很强大,少宰王辅、中书侍郎张邦昌、少保蔡攸、户部侍郎,还有个“隐相”梁师成,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赵皓冷眼旁观,心中一阵暗骂。

    说起来,两派都是狗咬狗一嘴毛,两边的人马都赫赫有名,却都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双方的争执的真正的目的,不在于是否于国有利,而是自己的利益。

    童贯这边,自然想借机痛打落水狗,毕竟童贯掌控了兵权,如今辽人孱弱,一举摧枯拉朽而上,可建功立业,力压蔡京一派。

    而蔡京那边一派,也并非真的为大宋考虑,只是不想童贯趁机坐大而已。

    除了权势地位,这大宋一朝的士大夫们,哪里有几个真正的忠臣?真正的忠诚如李纲、宗泽等人,都因过于耿直被官家下放到地方,眼不见为净。

    武人之中,倒是有几个能保家卫国的如种师道、种师中、折可存等人,但又如何,朝中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命运还掌控在朝中的士大夫手中。

    双方唇枪舌剑,争辩不休,吵到后面,只差没捋起袖子干架了,整个垂拱殿内闹成一团,双方的争夺已达白热化,不可收拾。

    赵佶见得场面已经失控,不觉皱了皱眉头。

    从地域战略的角度来说,尽管宋辽各视对方为敌国,但自檀渊之盟以后,辽国毕竟是与宋和平相处达百年之久的“与国”,而新兴的女真则更具扩张性,辽国实际上已成为捍卫宋境的屏障,联辽抗金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金人虽然强悍,若是宋辽若联合起来,北宋再支撑个百多年是没问题的。

    可惜赵佶在朝堂之上擅平衡之术,却不善国家之间的平衡术,明明是个艺术家,却一心想做个千古圣君,名垂青史。

    其本人琴棋书画俱佳,在位期间又有两次黄河“河清”的奇迹,若再能收复幽云十六州,其丰功伟绩可朝太祖,对于赵佶来说,这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岂能放过?

    毕竟,收回幽云十六州,是太祖以来北宋的皇帝们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如今唾手可得,以赵佶好大喜功的性格,岂会放弃?

    赵佶望着朝堂上争辩得差点要兵戎相见的群臣,一时间却没了主意,不知从何说起,开始到朝堂上寻找突破点。在这个时候,两派互不相让,唯有找中立派发言,才有效果。

    他的视线首先落在几个中立之臣身上,金崇岳、徐处仁、吴敏……赵佶正在盘算点谁的名。

    队列之中的赵皓,听着众人的争辩,心底也暗自在盘算,到底是联辽抗金划算,还是联金灭辽刺激。

    从战略角度来说,自然是联辽抗金是最佳选择,以辽人为屏障,联手抗金,至少可支撑个百多年。

    只是,百余年之后呢?

    联辽抗金的结果,自是北宋朝廷得以继续,重文贱武的政策也继续推行下去,官家与士大夫共享天下的政策也得以继续,宋廷依旧是孱弱不堪一击,待得百年之后,蒙人铁骑南下,何以挡之?崖山之哀,依旧无法避免!

    最重要的是,金人不南下,北面不乱,汴梁不乱,赵皓想要就中取事的机会便会极其渺茫……

    赵皓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最后又露出决然的神色,当下排众而出。

    就在那一刹那,刚好赵佶的视线朝三品大员这边望来,见到赵皓出列,不禁眼中一亮,当下朝梁师成示意。

    梁师成喝了一声:“百官肃静,不得喧哗!”

    正在争执的双方只得安静了下来,却又听梁师成指着前方道:“赵大夫,可有本要奏?”

    众人神色一愣,齐齐扭转头来,视线全部集中在大堂之中的赵皓身上。

    那个十七岁的少年,玉树临风,气定神闲,在百官之中分外与众不同,百人瞩目!

    赵皓不紧不慢,气运丹田,声音保持洪亮而平和,中气十足:“启禀陛下,臣有本要奏……臣以为当今局势,理应联金灭辽,一雪我大宋百年之耻,进而收复幽云十六州,屯兵长城,御敌于国门之外!”

    话音刚落,群臣哗然。

    童贯一派,自是露出赞许的神色,不少人已深信这赵公子便是自己的友军,就连梁师成的眼中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而蔡京一派,却是炸开了锅一般。

    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刚刚临朝,连上朝的规矩都没学全,就敢指手画脚,这个就像某单位新来的公务员,上班第一天就跟局长叫板一般。

    若非赵皓宗室的身份,早有人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果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臣,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轻蔑的问道:“公子未及弱冠,又久居江南,初次临朝,可知金人皇帝与辽人皇帝是何人?”

    问话的正是卫国公余深,年已71岁,曾两次拜相,属蔡京一党,在朝中是仅次于蔡京的老相公了。

    这句话,的确是对赵皓轻视至极,不过却是有他的道理。莫说赵皓这种长居江南,刚刚进京的宗室,就算久居京城的宗室子弟,知道辽人和金人皇帝是谁的,十个都未免找得一个出来。

    宗室子弟,不但处尊养优,而且其身份注定不可沾惹政治,所以九成九的宗室,都不关心时事政治。不上进的便是斗鸡走犬,游手好闲,混迹于烟花风月之地,上进一点的则沉迷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之中,博个雅名。哪个管你辽人和金人的皇帝是谁?异族的皇帝能给钱花吗,能给美女享用吗,能给封赐官爵吗?既然不能,我管你马王爷三只眼?

    赵皓脸上露出春花般灿烂的笑容,望着余深,一字一句,慢慢的回答。

    “金人皇帝,完颜阿骨打,其父完颜劾里钵,其母拿懒氏。”

    “政和三年十月,阿骨打继兄乌雅束之后任联盟长,称都勃极烈。”

    “政和四年六月,辽帝派使臣授予阿骨打节度使的称号。政和十年九月,完颜阿骨打率兵击辽,与渤海军相遇,射死辽将耶律谢十,辽兵溃败,死者十之七八。同年十月,女真兵乘胜攻克宁江州城。同年十一月,完颜阿骨打于出河店大战告捷,以三千七百兵马破辽兵十万,自此女真强而辽弱。”

    “政和五年,完颜阿骨打建国,国号大金,立年号收国,自称皇帝。”

    ……

    “辽国皇帝耶律延禧,字延宁,小字阿果,辽道宗耶律洪基之孙,辽顺宗耶律浚之子,母贞顺皇后萧氏。”

    “耶律延禧信用萧奉先、萧德里底等佞臣,一味游猎,生活荒淫奢侈,不理国政,国力日弱……”

    “政和五年,耶律延禧亲征黄龙府,大败……同年耶律章奴趁机叛乱,至政和六年叛乱方平……”

    赵皓那平缓而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殿宇之内荡漾着,传到大殿之内每一人的耳朵之中,听得众人目瞪口呆。

    那种将辽、金两国之事娓娓道来的感觉,简直就是如数家珍!

    余深的脸色变得铁青,刚才那种鄙夷的语气,现在看来简直就是**裸的打自己的脸,对方对辽、金两国的底细,比他知道得还要清楚得多……连耶律延禧的小字都清楚,朝中的恐怕都没几个。

    那种感觉,就像你问人家知道一加一等于几,结果人家把你不懂的微积分都解出来了……

    许久,余深才缓过神来,沉声问道:“公子既知完颜阿骨打当年以三千七百人便得以大破辽军十万,而我大宋百年来不能胜辽,如今其又以坐大,拥兵过十万,占据小半辽土,若其灭辽,顺势南下,我等何以挡之?”

    不得不说,余深倒也算是有远见,只是却并非纯粹为国家着想,而是为了蔡京一党的利益而已,在这件事上蔡京一党原本就比童贯一党老谋深算得多。

    赵皓笑了,笑声之中充满极度的不屑:“完颜阿骨打,一介蛮人,起于白山烟水之中,女真人饥无食,寒无衣,茹毛饮血,缺少教化,却能凭借微末之势破辽,何也?难道女真人个个都是铜筋铁骨,三头六臂吗?非也!自古狭路相逢勇者胜,完颜阿骨打所能胜者,不过一个勇字!”

    赵皓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已变得慷慨激昂起来:“如今我大宋拥兵百万,兵精将广,国库充盈,如今又逢圣人出世,正是一雪前耻,开疆拓土之时,万事俱备,只欠……勇气耳!只要我大宋臣民齐心合力,又有圣人之辉,灭金破辽,易如反掌耳!”

    这一刻,余深听得赵皓这一通近乎无知的嘴炮,终于怒了:“黄口小儿,你乳臭未干,懂得甚么,岂敢发此狂言?”

    北宋士大夫地位极高,像余深这种相公级别的老臣,普通的宗室哪里放在他的眼里,开始还耐着性子和赵皓啰嗦,如今见得赵皓越说越离谱,却无言以对,气急之下便破口大骂了。

    赵皓勃然大怒,刷的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揪住余深,将他提了起来,怒吼道:“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半截子入土,雄心全无,血性尽失,本应解甲归田,颐养残生,却依旧尸位素餐,祸国殃民……我赵皓身为宗室子弟,公忠体国,一心为官家计,你岂敢鄙视我?!”

    余深那一把老骨头了,身子能几斤分量,被赵皓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提在手里,拼力挣扎,显得极其狼狈,惊得群臣纷纷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