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热血澎湃
    余深身子在空中挣扎着,显得极其狼狈,不过赵皓倒没太多让其出丑,怒吼一通之后,便已将余深轻轻的放下。

    群臣第一次见到赵皓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愣头青,竟然一时不知所措。要知道大家平时争得面红耳赤的,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就算动手也是旗鼓相当的互殴,你抓我一把,我踢你一脚,然后很快被官家制止,各自罚俸一月。

    像这种一上来就把你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起来,令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做法,真是第一次见到……没办法,谁叫人家年轻力壮,看起来还是练家子,朝堂之上,真正能与之匹敌怕是只有高俅了。

    余深心中又羞又怒,他在朝堂上数十年,曾拜相两次,如今贵为国公,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一时间,余深怒发冲冠,指着赵皓骂道:“黄口小儿,我和你拼了!”

    话音未落,便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般,一头疯狂的朝赵皓撞来,只想要和赵皓同归于尽。

    说时迟,那时快,赵皓早已有防备……即使没有防备也不可能撞上,只见他身子轻轻一闪,余深便呼的一声朝自己身旁冲了过去,收势不及,一头又撞在另外一名官员的身上,两人扑通倒在地上,乱成一团。

    这一下,殿上彻底大乱了……因为余深撞倒的不是别人,而是蔡京!

    “无耻”的赵皓,早就算着余深会有这一招,故意站到余深和蔡京中间的线路之上,特意坑了蔡京一把。

    蔡京万万没想到自己好生生的站着也会中枪,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同党击中,一时间躲闪不及,两颗白发苍苍的头颅便滚做了一团。

    两个朝堂上年纪最大的相公,都已过了古稀之年,就此双双倒地,虽然说两人身体都保养得好,不算是太孱弱,而且地上又铺有地毯,但是依然看得众人肉疼。

    蔡京一派,扶的扶,骂的骂,一阵闹腾,而童贯一党则满脸幸灾乐祸之色,那些中立的清流党如吴敏等人,倒也觉得赵皓过分了。

    只是赵皓却是满脸无辜之色,双手一摊,那表情就是我也无奈啊,我也绝望啊,我能怎么办……他撞我不能不躲啊,谁知道他把老公相给撞了。

    大殿之上,赵佶静静的望着这一幕,脸上不动声色,心头却是一阵暗爽。

    好大喜功的赵佶早就铁了心要联金灭辽,收复幽云十六州,建不世功业,如今被蔡京这一闹,已是心中极度不爽。

    如今见得赵皓挺身而出,怒斥余深,而且那慷慨激昂、义正辞严的模样,简直太对赵佶的胃口了。

    比起童贯一派与蔡京一派互相审时度势,争论不休,赵皓只用了一句话就把余深怼得哑口无言。

    “狭路相逢勇者胜……圣人出世,正是一雪前耻,开疆拓土之时,万事俱备,只欠……勇气耳!”

    不谈形势,不谈战力,只谈血勇。

    这个充满浪漫色彩和幻想主义的皇帝,喜欢的就是这个调调。

    蔡京和余深两人终于爬了起来,极其狼狈不堪,好在余深见得赵皓躲过之后,已下意识的放缓了冲劲,虽然收势不及,倒也撞得不算太重。

    余深涨的满脸通红,还想和赵皓动手,奈何被白时中等人死死拉住。

    这小子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愣头青的年纪,你一把老骨头还能怎样,难道还能玩碰瓷讹他一笔不成?

    高俅一抬眼见得赵皓那满脸无辜的神色,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大胆赵皓,卫国公和老公相已过古稀之年,身子孱弱,你岂可对其无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担待得起?”

    赵皓神色一惊,失声道:“卫国公主动撞我,我不过顺势避让,若有三长两短,可不能讹我!”

    讹?!

    余深原本已安静下来,又气得七窍生烟,若非边上众人拼死拉住,又要一头撞过来……我堂堂国公,难道还会干讹人的事情?

    赵佶见得不是个头,又朝梁师成示意,梁师成急声道:“朝堂之上,不得喧哗,否则杖责出殿!”

    这一刻,余深面如死灰。

    这明显是息事宁人的做法,一句话便将赵皓大不敬的行为掩饰了过去,再说杖责出殿,自己这把年纪了,哪里还挨得起杖责,那简直要命,而那小子生龙活虎的模样,看起来就算打个三十杖也难以伤筋动骨,这能同等对待吗?

    终于,赵佶也开口了:“赵侄卿,卫国公年事已高,你须当礼让,岂可如此莽撞?念你初犯,罚俸一月,下不为例……适才之言,说下去!”

    前面半句,算是对余深有个交代,罚俸一月,对于一个家财千万贯的主,暗地里又开着一家日进斗金的青楼,那点俸禄钱算个啥?

    后半句,却是明显的支持赵皓的观点,这简直就是对蔡党的致命一击,令蔡京一党众官员个个神色黯然,而童贯一党则个个喜形于色。

    “臣窃以为,联金灭辽,有利无弊。其一,可去百余年来贡辽之岁币,减轻国库压力;其二可去每年上贡之耻;其三灭辽可雪百年之耻,壮我大宋国威;其四可取幽云十六州,复我疆土,了却祖宗心愿;其五可得北面长城之险,以御敌于国门之外;其六得幽云十六州,可辟马场,一解百年马患;其六可以此战练兵,增强我大宋军马战力;其七,我大宋此次开疆拓土,举国为之欢腾,可壮我国运!”

    编到后面,赵皓自己都觉得编不下去了……所有的利,都建立在能够在灭辽之后,将幽云十六州抓在手里为基础。历史上由于童贯的白沟河之战大败,北上受阻,而金人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幽云十六州直接从辽人手里转到女真人手里,北宋从未得到过幽云十六州,反而引得金人一路南下,破了都城,失去半壁江山。

    其实赵皓心底何尝不知与金人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只是他知道赵佶心意已定,只能顺着赵佶的意思,而最重要的是,自己若不能篡位,若不能改变重文贱武等弊端,这烈火烹油的盛世迟早毁于金人之手,进而整个华夏迟早被席卷整个欧亚大陆的蒙古人所摧毁,他只能赌这一把!

    这一刻,蔡京终于也沉不住气了,自官家明确表明态度以后,整个朝堂之中,能与赵皓再辩论的只有老公相本人了。

    虽然被余深撞了一下,蔡京依旧保持气定神闲、不怒自威的神态,声音还是那么不急不缓:“赵大夫此言差矣!赵大夫之言七利,尽皆以金人遵守盟约,愿意以幽云十六州相让为前提。只是金为虎狼之国不可交也,我大宋王师北上进攻辽地之时,亦是金人南下之时,就算王师一路势如破竹,亦可能只得半数幽云之地,掌控在金人之手的地界,何以还之?”

    赵皓冷冷一笑,手中的象牙笏板一扬,做刀剑劈砍状,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犯强宋者,虽远必诛!金人若不还,便刀剑结算,抢回来,顺便直捣会宁城,擒完颜阿骨打而归,让其为官家喂马!”

    话音刚落,龙椅上的赵佶差点拍案而起称绝。

    犯强宋者,虽远必诛!

    直捣会宁城,让金帝为朕喂马,这是何等的爽快!

    对于赵佶这种充满幻想主义的皇帝,这两句话简直说到他心窝子里去了,简直比李师师和小翠香同时伺候他还爽快!

    饶是蔡京涵养功夫极好,也忍不住动怒了:“纸上谈兵,无稽之谈,视国家存亡大事如儿戏,岂有此理!若是惹怒了金人南下,大军兵临汴梁,你敢出战吗?”

    赵皓手中象牙笏板直指蔡京,怒声道:“我大宋雄兵百万,良将千员,钱粮无数,兵甲精良,金人缺衣少食,拥兵不过十万,就连铁器都极度缺乏,更何况,如今天佑我大宋,圣人出世,黄河数次河清,千古未有,如今天时地利尽皆占之,只要我大宋之将臣,还有那么一点血性,还有那么一点骨气,岂会败给金人?若是真有那一日,我赵皓当提三尺青锋,出门杀敌,以我之血,誓守京师!”

    说罢,赵皓顿了一下,又以更大的声音,怒吼道:“国家养士百六十年,若真有那一日,忠直之臣,当仗义死节!若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安敢在朝堂之前,妄称公忠体国耶!”

    一通慷慨激昂的怒吼之后,说得蔡京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无言以对。

    朝堂之上,赵佶心头最痒的部位也被赵皓挠到了,只觉心头热血澎湃,暗中一个劲的叫好。

    赵侄卿呐赵侄卿,果然没让朕失望……原本蔡京这老鬼纠集了大半个朝廷的京官与朕作对,心头正懊恼,结果不用朕发一言,赵侄卿便轻松化解,真是朕的护法神呐。

    一人缓缓出列,对着赵佶弯腰一拜,激声道:“若国有危难,臣亦愿披甲出城,拼力杀敌,为国尽忠!”

    众人一看,正是少宰王黼。

    话音未落,童贯又向前补了一刀:“臣愿执剑横扫辽地,不夺幽云十六州,此身不还!”

    紧接着,童贯一派,纷纷出列,向前表明心迹,反正吹牛皮不犯法,一个个慷慨激昂、热血沸腾,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殿之上不停的回响。

    这一刻,蔡京才真正傻眼了,他打了一辈子的鹰,没想到这一次被鹰啄了眼,一不小心被赵皓这小泼皮抓住话头带到沟里去了……原本争论的是北面的战略问题,恁地一下就带到了向朝廷表忠心的层面上去了。

    此时,蔡京终于感觉到了这个十七岁的宗室公子的可怕之处。

    朝堂之上,赵佶已无意继续下去,只是朝梁师成摆了摆手。

    梁师成会意,朗声道:“燕云之议,到此为止,诸位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蔡京一阵心灰意冷,烟着脸不做声,其他人见得老大都这般态度,哪个又敢出头,顿时大殿之内鸦雀无声。

    蔡京精心策划的一场朝议,被一个半路上杀出的新人,带得偏离了主题十万八千里,根本没办法再找回来路了。

    而初次上朝的赵皓,在百官面前华丽丽的炫了一次,恐怕日后再无人敢小觑了。

    而蔡京不知道的是,此次朝议之后,他那老公相的位置,也坐不了多久了,让赵佶不爽的人,赵佶自然也不会让他快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