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打得你服!
    李师师微微一笑,朝赵皓盈盈一拜道:“他日若得机会,当请公子不吝赐词一首,今日既有公事,奴家且去安排茶汤点心。”

    说完,朝赵佶嫣然一笑,转身便出去了。

    这个女子,虽只有二十三四岁,但是在宋时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可是她的风情,却却是媚到了骨子里去了,而且倒也识时务,嘴巴上说准备茶汤点心,其实是让赵佶和赵皓密谈正事。

    赵佶望着李师师那盈盈而去的背影,眼中有添了几分渴望的表情,回头朝着赵皓笑道:“侄卿少年风流,朕亦不相瞒,此女琴棋诗画俱佳,与‘天上人间’之小翠香各有千秋,朕甚爱之。”

    赵皓只得尴尬一笑,我去……这倒是尴尬了,如此私密的事情跟我谈,倒是真没把老子当外人了。

    赵佶又笑道:“师师适才在你未来之前,曾向朕提起,你那‘天上人间’衣袍极美,听人云谓之旗袍,不知朕可否代其索旗袍一领?”

    赵皓笑道:“但得官家发话,值得甚么,就算十件百件亦可。”

    赵佶哈哈大笑,心头甚是高兴,又道:“既然如此,侄卿不妨好事成双,赠其诗词一首,朕亦添几分光彩?”

    赵皓微微一笑道:“遵旨!”

    说完,移步到书案之前,磨墨,蘸墨,挥毫。

    “一剪梅

    奴本是、明珠擎掌。怎奈生的,流落平康。人前乔做娇模样,背地谁知,暗泪千行。

    三冬汴梁怜飘荡,归雁声里,徒叹悲伤。安得珠玉百十斛,宝马香车,来赎云娘。”

    这首“一剪梅”,改自元代真氏之曲牌解三酲,用第一人称手法,自述身世,哭诉遭遇,反映了妓女的苦难、哀怨和渴望。

    虽然是改编,亦未减其神韵,词句如泣如诉,哀切感人。曲词流畅,对仗工整,格调庄重,亦见其才华。

    赵佶瞬间愣住了。

    字是好字,正是神似自己亲笔所书的瘦金体,词亦是好词,情真意切。

    只是那一句“安得珠玉百十斛,宝马香车,来赎云娘”……这是要朕给师师赎身么?

    其实,赵佶要赵皓给李师师写词,还存了几分试探与当和事佬的意思。

    毕竟“天上人间”生意火爆,小翠香也成为官家的枕边新宠,倚红楼的李嬷嬷自然对赵皓和“天上人间”恨之入骨,李嬷嬷的这种情绪又感染到了李师师,然后又从李师师这里被赵佶探知。

    赵佶一是想看看赵皓的心胸气量,若是这护法神与小女子计较,难免令他失望;二是想拉近两者之间的关系,毕竟一个是自己的护法神,一个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若是闹得太僵,终究是不美。

    没想到赵皓不但没有半点推拒,词句中还存着对李师师的怜悯和同情之心,倒是令他对赵皓又高看了几分。

    而赵皓心中却真存了点小心思,毕竟李师师所在的倚红楼就在自己的对面,那小翠香虽然出奇制胜,但是先天性的软件硬件都不如李师师,一旦赵佶过了那新鲜劲,其恩宠度也迟早被李师师甩出几条街,如此下去,“天上人间”怕日后还是难敌李师师所在的“倚红楼”。

    一旦李师师进了宫,如传说中那般成为李明妃,对赵皓便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其一倚红楼便垮了下来,整条杨楼街,乃至整个汴梁,在大保健这个行业无人可与自己争锋,那时他的“天上人间”便可成为连锁店经营模式,大发横财;其二李师师摆脱了风尘生涯,将来少不了要记得自己的恩情,万一有用得到的地方,也算是多条路。

    赵佶若有所思的琢磨了许久,这才笑道:“好词,好词……侄卿的一片苦心,朕已知之。”

    赵皓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赵佶又压低声音,缓声道:“朕近来身体颇为不适,腰酸背疼,体力不济,不知侄卿可有灵丹妙药解之?”

    赵皓一愣,见得赵佶精神还算饱满,健康值也在84,算是健康较佳状态,怎么可能腰酸背疼,体力……

    突然赵皓见得赵佶那带点暧昧和难堪的表情,瞬间明了,腰酸……怕是肾不好用了。

    后宫佳丽三千,你还要出去打野食,这腰能好吗?

    好在赵皓早已有准备,当下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递给赵佶道:“此乃六味地黄丸,有滋阴补肾之功效。用于肾阴亏损,头晕耳鸣,腰膝酸软,骨蒸潮热,盗汗遗精,消渴。不知可否有助于官家贵体。”

    壮阳丸(小),朱雀阁丹药店出品,有壮阳补肾之奇效,堪比w哥。

    赵佶对赵皓早已是极其信任,当下大喜,急忙接过道:“侄卿未卜先知,真乃朕之护法神也!”

    赵皓谦逊一番,当下识趣的告辞而去。

    赵佶已有神丹在手,自是要大展神威,鏖战一番,难道自己留在此地帮他呐喊助威不成?

    ……

    出得宫来,赵皓登上马车,在梁烈和赵伝等人的护卫之下,回往府中。

    刚刚到赵府门口,便见得李宏飞奔而来,急声道:“公子,大事不好!”

    赵皓刚要登上台阶,见得李宏这般火急火燎的模样,怒声问道:“何事惊慌?”

    李宏道:“武二郎与鲁师父出门饮酒,在城南与人争执,打起来了!”

    两个武艺超绝的高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赵府护院家将,赵皓也不敢亏待,两人平时闲不住,出去饮酒那是经常的事情

    赵皓一惊:“打死人了?”

    “不曾打死人,因那高太尉之子调戏民女,鲁师父不忿出手,殴打其家奴,打伤了不少人,连皇城司都惊动了!”

    高太尉的儿子……传说中的高衙内?!

    “走,随我去看看!”

    赵皓当下不再犹豫,登上马车,带着赵伝等人,又调转马头,朝城南方向疾奔而去。

    城南大街。

    远远的见得一群人将整条街道堵得水泄不通,有看热闹的百姓,也有身着公服的官差,围了一个大圈。

    刚刚奔到那一大圈人群之外,便听得场内传来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此两人乃朝廷钦犯,竟敢当街伤人,还不速速拿下!”

    赵皓一听这语气,便知道正主是何人了,当下轻喝一声:“让开!”

    前头梁烈立即向前大骂:“滚开,给我家公子让路!”

    赵伝直接双手一分,两旁的官差也好,百姓也罢便如劈波斩浪一般让出一条道来,赵皓昂然而入。

    场内,只见得外围一圈皇城司的亲从官,个个手执利刃,直指武松和鲁智深两人。两人并未带兵器,背靠背做防御架势,虽然群敌环伺,丝毫没有半点惧色。

    在右边的地面上,几名家奴模样的汉子,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叫唤着,又有十几个家奴簇拥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白面公子,朝武松和鲁智深怒目而视。

    赵皓并没有细看那白面公子,缓步走入场内,沉声问道:“你等皇城司,此地主事者何人?”

    众人见得赵皓身着朱红官袍,腰配鱼袋,哪里敢怠慢,当即有人向前恭声道:“启禀大人,在下皇城司亲从官上五指挥杨悦,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身旁的梁烈冷哼一声道:“我们家公子乃大宋宗室,现居太中大夫,宣威将军之职。”

    那杨悦听得宗室两字已经头大了,又听得是从四品的官员,而且文武双职,更知此人非同一般,急声道:“卑职拜见大人。”

    那边的白面公子见得赵皓这边这般模样,心头不忿,嗤的一声冷笑道:“宗室公子,官家五服以内没有本衙内不认识的,京城之内,五服之外的宗室何其之多,恁地如此威风?”

    赵皓也不回头答话,只是轻轻一拍那杨悦的肩膀,沉声道:“杨大人,此两人乃我府上之人,牵涉宗室之事,便不归皇城司管辖,还请大人自便。”

    那杨悦正要想说什么,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蓦地想起上司昨日的交代,心中仔细一回想,已然知道了赵皓的身份,惊得额头汗水涔涔而下。

    宗室公子赵皓,如今是圣上面前的大红人,连蔡老公相都敢招惹,一旦在城内公干遇上,能躲则躲,不能躲须礼让三分。

    这是他的上司李押司特意叮嘱的。

    皇城司这碗饭不好吃,京师之内王公贵族,相公大臣实在太多,个个都不好招惹,一旦不小心踩到了雷,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凡是三品以上的大员,还有皇帝宠信的新贵,都要记得清清楚楚,这是干皇城司的基本功。

    杨悦低声道:“卑职遵命。”

    那白脸公子已然狂怒了,扬声骂道:“杨指挥,朝廷钦犯就在面前,为何迟迟不动手抓人,你这亲从官指挥莫非不想当了?”

    杨悦朗声道:“此两位乃赵大夫府上之人,赵大夫乃宗室,宗室之事归大宗正司管辖,不在皇城司管辖之内,还望衙内见谅。”

    说完,伸手一挥,那些亲从官立即呼啦啦的将长刀撤去。

    那白脸公子气得七窍生烟:“岂有此理,杨悦你私放……

    话未说完,赵皓已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打断他的话,沉声问道:“阁下何人?”

    那人被赵皓打断话,极度不爽,也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

    “我们衙内乃当今殿前都指挥使、太尉高大人之子。”边上有家奴答道,语气之中满满的优越感。

    “原来是高衙内,久仰大名!”

    还真是久仰大名……从小时候看水浒的电视起,都特么久仰了几十年了。

    赵皓一边口中假意恭维,一边端详着这厮,只见这厮身材瘦高,身高比自己只略矮两寸,五官倒也周正,唇红齿白,只是面色多了几分晦暗之色,典型的纵欲过度之相。

    “高盛,武力61,智力35,政治21,统率29,健康值78。”

    武力61,看起来还会几下拳脚。

    高衙内见赵皓客气起来,愈发高调起来:“宗室公子,五服之内某都甚为相熟,晋康郡王家的大公子与某义结金兰,郓王亦是某府上常客,不知阁下是几服的宗室?”

    问到最后一句,高衙内的语气之中已是满满的轻蔑和讥讽。

    赵皓笑了,笑得很灿烂,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打服!”

    “甚么?”高衙内疑惑的问道。

    赵皓伸手忽的一掌扇了过去:“打得你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