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复仇心切
    啪~

    那高衙内猝不及防之下,被狠狠的一记耳光打个结实,登时被赵皓一巴掌呼倒在地,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带着一颗断牙。

    刹那间,全场的百姓和皇城司亲从官们都惊呆了。

    这个小公子的脾气太火爆了,不但一言不合就打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打的还是脸……这可是高太尉家的衙内啊。

    不过这高衙内恶名在外,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刚才也是因为调戏良家女子才引起与鲁智深和武松的纠纷的,众人不觉一阵快意。

    那皇城司亲从官指挥杨悦见得打了起来,急忙示意众亲从官退走,避免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高衙内呆呆的看着赵皓,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人像打孙子一般的打耳光,就算是他亲爹和假爹高俅也没这么打过脸,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高盛蓦地怒吼一声,双眼通红,一个鱼跃而起,飞起一脚就朝赵皓踢来。很显然他并不认为赵皓的战斗力高于他,只认为自己吃亏在于被偷袭,若是正面相斗并不弱于赵皓。

    赵皓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伸手只一探,那来势汹汹的一脚便被轻松抓住脚踝,闪电般反手提起高衙内的脚踝一掼,高衙内便一个翻身,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这一次摔得更惨,被摔了个狗啃泥,而且是脸部着地,与那青石地面来了个狠狠的亲密接触,整张脸都快摔扁了,口鼻之中瞬间鲜血直流,痛的高衙内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边上的众家奴见得高衙内吃亏,大惊之下,纷纷朝赵皓扑来,却被武松、鲁智深和赵伝的六只铁拳打得东倒西歪,甚至有几人直接飞了出去。

    好!

    四周的百姓,看得极其解气,纷纷叫好起来。

    那高衙内趴在地上,痛得好久才回过神来,再次爬起来时,已是满脸的鲜血,鼻子都被摔歪了,额头上也肿了一个包,那模样极其恐怖和吓人。

    “姓赵的贼子,你岂敢如此,不得好死!”高衙内指着赵皓声嘶力竭的吼道,双眼之中已是充满浓浓的怨毒。

    赵皓冷笑一声,伸脚就地一扫,那高衙内又再次重重的摔倒在地,这次是后脑勺着地,又肿了一个包。

    下一刻,赵皓已夺过一条马鞭,朝着高衙内啪的一鞭抽了下去,恶狠狠的骂道:“直娘贼,你还敢顶嘴!”

    那高衙内的脸上登时又出现了一道血痕,痛的这厮哇哇大叫,心底终于怕了,带着哭腔喊道:“别打了,我服了,我服了!”

    赵皓冷哼一声又啪啪啪的连抽了三鞭,骂道:“你是个破落户!若只和本公子硬到底,倒还敬你是条汉子饶了你!你如今讨饶,偏不饶你!”

    高衙内:“……”

    赵皓倒也不敢把人打死,再打了三鞭之后,鞭杆直指高衙内,怒声喝道:“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乃赵皓是也!你这厮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此次权当惩戒,若再有下次,直接当街打死!”

    “公子英明!”

    四周的百姓听得赵皓此般说,惊觉赵皓是为百姓做主才打的这厮,愈发轰然叫好,不知在谁的带领之下,纷纷鼓起掌来。

    那高衙内哪里还敢犟嘴,满脸眼泪和鲜血奔流,在一干鼻青脸肿的家奴的扶持下,颤颤巍巍的登上了马车,头也不敢回的奔往高府而去。

    这时,一个老妪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前来向赵皓、武松和鲁智深三人拜谢,赵皓急忙一把将两人扶起。

    赵皓朝四周百姓环抱了一圈,威风凛凛,落落大方,众百姓再一次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一行人这才骑马的骑马,乘车的乘车,华丽丽的打道回府。

    ……

    殿前都指挥使司,侍卫亲军马步两个指挥使司,合称三衙。

    高俅以太尉衔掌殿前司,并权知侍卫亲军马步两司事,所以有称高殿帅的,也有称其高太尉的。

    三衙主要掌管的便是中央禁军,中央禁军虽然已经完全没有野战能力,可是在汴梁,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治河、维持京师治安,还有被寄予厚望拱卫京师安全。

    所以高俅虽然是个正二品的官员,却是个实权人物,影响力并不比相公级的人物低,也算是权倾朝野的实力派,不但官家宠信,老公相蔡京拉拢,就是一些王子也与其关系匪浅,所以高衙内才能如此嚣张,丝毫没将赵皓这个从四品官和五服以外的宗室放在眼里。

    叩哒哒~

    大街之上,高俅正巡营而回,骑着一匹八尺高的火骝驹,在一干将士的簇拥之下,飞驰而来,往府内而去。

    刚刚进得府内,闻讯而来的老管家见到高俅便放声大哭:“大官人可来了,衙内被人殴打重伤在床,我等都快急死了!”

    “甚么?”高俅瞬间脸色大变。

    不知是生平作恶太多还是怎地,他妻妾成群,却膝下无一子,唯有这个过继的儿子,便是当做亲儿子看待,宝贝得不得了,只指望这个过继的儿子将来能传承自己的香火。

    去年之时,这高衙内看上了某个禁军枪棒教头的妻子,高俅不惜栽赃陷害部曲,硬生生的将那枪棒教头坐罪发配充军。虽然那教头的妻子后来寻了自尽,高衙内的心思并没得逞,却可见高俅对这个宝贝儿子的宠爱之深。

    如今听得高衙内被人打成重伤,高俅瞬间便失去了理智,疯了似的朝高衙内的房间内奔去。

    等到他看到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高衙内时,不禁惊呆了。

    那高衙内整张脸都肿了起来,一双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脸上还残留着血迹,又布满了鞭痕……那模样走在大街上,恐怕高衙内的亲妈都未必认得。

    高俅悲呼一声,一个箭步窜到床边,抓着高衙内的双手,嘶声喊道:“盛儿,你恁地落到如此境地?是何人所为?”

    那高衙内见到高俅到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只是一个劲的喊“父亲为我做主”。

    高俅见得高衙内哭得一塌糊涂,语不成声,不觉一阵手忙脚乱,回头怒声问道:“郎中何在?”

    那管家急声道:“郎中即刻就到,公子尽是皮肉之伤,未伤及筋骨,还请大官人勿忧。”

    这当然是宽心的话,虽然只是皮肉伤,但是整张脸肿成这样,按照那时的医术,并不是没有丧命的可能。

    高俅嘶声问道:“何人所为?”

    “那人自称宗室子弟赵皓。”一个家奴战战兢兢的答道。

    “赵皓,赵皓,赵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高俅先是一楞,随即明白过来了,忍不住发出咬牙切齿的怒吼声。

    此刻,爱子心切而失去理智的高俅,早已将蔡京在前日散朝之后对他的告诫置之于九霄云外,脑子里尽是报仇雪恨的念头。

    “那赵皓深受官家宠信,原因尚不明,暂不可与其争锋,待得查明原因之后,再出手未迟。”

    这是蔡京对高俅的警告之言。

    对于蔡京来说,就算是赵皓诗词书画和蹴鞠俱精,名下的青楼又甚对赵佶的胃口,但能赢得官家如此的宠信,依旧是不符合常理,其中必有重大蹊跷。

    作为一个纵横官场数十年,横扫群臣无对手的宦海高手,蔡京在未查清赵皓得以宠信的原因之前,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同时也告诫同党之人,亦不可随意出手攻击赵皓。

    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击致命,这是蔡京的原则。

    只是,此刻的高俅,已然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不再在意那句告诫。

    *************

    赵府。

    赵皓还在后花园和方百花苦苦练枪,一心想将那曾经威震北辽的五虎断门枪练个娴熟,争取将武力提升到80以上。

    心腹家奴如梁烈、李宏等人都在后花园中陪同,赵皓所住的上房前悄无一人。

    一个中年的花农提着花剪,刚刚从后花园回来。

    那后花园养了十数枝梅花,正是盛开的时候,但是梅枝之美,在于奇、趣、残,自然要修剪一番。

    有意无意之间,那花农已靠近了赵皓的厢房门口,突然那花农眼中精光一闪,朝四周张望了一阵,确定无人之后,如同狸猫一般,迅速的推门一闪而入,动作一气呵成。

    窜入主房之后,绕过一道紫色的屏风,进入卧房之内,那花农双眼四处搜索一番,一眼便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碧玉拂尘。

    对于心存野心篡位为帝的赵皓,一开始就没将赵佶的御赐之物当一回事。在他眼里御赐之物和普通陈设物品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当做一个贵重的物品而已。毕竟这玩意的把柄由一整块翡翠制作而成,那拂尘丝也是纯金制作的,价值至少上万贯。

    其实,此物是赵佶心爱的至宝之一,若非当时突然得到护法神的庇护,一时心神激动之下而为,哪里可能会赐给赵皓?

    他最喜爱的第三子郓王赵楷,去年偷偷参加科举考试,在公平阅卷的情况下得了状元,令赵佶大为高兴,但想要这个碧玉拂尘作为奖励时,却被赵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此物不但本身昂贵珍稀,其中的政治意义更是非同一般。若是换上其他人,早就用大铁盒子装起来,再加上三四把大锁,然后放到密室之中锁起来才放心。

    那“花农”原本还对这随意放置在书桌上的碧玉拂尘心存犹疑,担心是赝品,后来见得那整个碧玉拂尘的把柄的确是由一整块翡翠制作而成时,这才放心。

    他颤抖着拿起了那碧玉拂尘,蓦地一用力,只听咯咯的两声,那整块翡翠做的拂尘把柄便断成了三截……

    那人又将三截翡翠把柄拼凑在一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已然断成三截,这才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伸头朝门外张望了一阵之后,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提着花剪,若无其事的向前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