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恩宠无比
    听得赵佶表态,赵皓心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看着赵佶那幽怨的眼神,心中还真怪不好意思的……

    然而,赵佶这一声却像惊雷一般在殿堂之上炸响,全场皆惊!

    大殿内的百官,能混到五品以上的京官这个级别,又有谁不是人精来的。既然张允敢以如此肯定的语气弹劾赵皓,必是已掌握足够的证据,否则岂敢轻易弹劾宗室?而且,有宋一朝,从未听说御赐之物还有归还的道理……

    这个中缘由,大殿上的百官,八成以上的都立即想明白了。

    百官队列最前的童贯,眼中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望着那张允的眼神已是变得极其阴冷。

    童贯满脸的震惊之色,心中暗道:“公子果然仙术无双,否则官家缘何对其如此宠信……”

    张允的表情,更像嘴里塞了一个鸡蛋似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心头只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从头凉到脚……此刻他才深深的感觉到他惹的人是多么的强大。

    而高俅的表情,最为精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怨毒、悲愤、震惊、失望……各种表情荟萃。

    而其余的百官,除了少数忠直之士露出欣慰的神色,大部分的眼中不是充满嫉妒,便是充满敬畏。

    而童贯、王黼和梁师成一派,把赵皓当做自己人,虽然有点嫉妒,心中还是有点高兴的。

    官家,实在太宠这位赵大夫了,甚至不亚于郓王。

    终于,张允张了张口,叫了声“官家”,却听梁师成极其不耐烦的说道:“退下罢!”

    张允满眼无奈和失望的神情,只得怏怏退下。

    梁师成又问道:“还有谁有本要奏?”

    “臣有本要奏!”

    一声洪亮的声音从二品大员的序列之中,带着几分悲愤,几分杀气。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太尉、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愤然出列,直奔殿前,朝赵佶一拜。

    梁师成疑惑的问道:“高殿帅,你有何本要奏?”

    此刻的高俅,已然豁出去了,颇有怒冲冠之势,直指赵皓道:“臣要奏太中大夫赵皓,无故殴打我儿致重伤,还请官家做主!”

    这句话一出,全场再次凌乱了。

    对于童贯一派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真他妈的打得太好了!

    童贯的脸上不觉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那表情大抵是没打死算你运气。

    就连一向稳重的梁师成,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

    而蔡京、高俅等人一派,有愤怒的,有畏惧的,有疑惑的,也有惴惴不安的,这赵大夫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连高太尉的儿子都敢打,以后除了相公们,不是见谁打谁了?

    对于那些低等官员来说,惊的是如日中天、红极一时的高太尉的儿子,居然被人打成重伤,这也太震撼和刺激了!

    人群之中,唯有蔡京露出愤怒至极的神色,那不是对赵皓的愤怒,而是对高俅的愤怒……

    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早就看到风向不对,叫高俅不要惹赵皓,没想到高俅这厮不但让侍御史去弹劾赵皓,而且还主动跳了出来。

    你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官家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前面两个侍御史是你教唆的,赵佶既然一心要保赵皓,你跳出来不但自讨没趣,而且还会让赵佶留下极其不好的印象。

    如今官家已经宠赵皓宠到可以任其指鹿为马的地步了,一个真正的官场高手应该是蹈光隐晦,避其锋芒才是,再寻找合适的机会复仇,想不到高俅居然按捺不住的跳了出来,能有什么好结果?

    果然,赵佶脸上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了,赵皓才上朝不到一个月,就一天连续三个人跳出来弹劾赵皓,这明摆着是打压新人啊。

    梁师成见得赵佶这般神色,心中已知官家心意,淡然转向赵皓问道:“赵大夫,你可有何辩解?”

    赵皓满脸的气定神闲,朝赵佶再次一拜道:“启禀官家,微臣冤枉,微臣请奏高太尉无理诽谤之罪。”

    说完顿了一下,不等高俅接话,又指着高俅道:“据微臣所知,高太尉共有一妻十八房小妾,均无所出,哪来的儿子?其既膝下无子,微臣如何殴打其子?”

    梁师成苦笑一声,接过话道:“据咱家所知,高太尉是有个螟蛉之子的。”

    赵皓声音突然提高了起来,冷声笑道:“原来如此,据微臣所知,那高盛乃高太尉之叔子,叔之子可为己之子,岂非高太尉与其叔可为同辈兄弟?其既与其叔可为同辈兄弟,其岂非与其父可为兄弟?高太尉既为大宋正二品大员,岂可如此荒唐?”

    噗~

    人群之中,有人忍不住出笑声,大部分人虽然强行憋住,眼中也是满满的笑意……这话说得实在太有趣了,关键的是将大家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

    更多的人则在想,这下有热闹看了,赵皓这是明显的要和高俅结死仇的节奏。

    而对于赵皓来说,心中的杀机早已大起,不只是言语攻击,而是必杀高俅而后快!

    果然,高俅气得怒冲冠,脸色铁青,眼中的神色是当殿杀人的心都有了,指着赵皓怒道:“赵皓,你欺人太甚!”

    殿堂上的赵佶似乎也看不过去了:“赵大夫,休得无礼!高太尉奏你殴打其子之事如何,道来!”

    赵皓神色一肃,朝赵佶再次行礼道:“启禀官家,微臣前日却与高太尉之堂弟高盛生争执,其弟高盛当街调戏良家女子,被微臣府上家奴制止,其又纠缠微臣府上家奴,于是与微臣产生争执,继而产生互殴,只因那高盛拳脚不如人,故此被臣所伤,请官家明察。”

    高俅听他一口一个称高衙内为自己的“弟”,已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又听赵皓说是互殴,更是气得吐血,差点就朝赵皓扑了上来,咬牙切齿的指着赵皓嘶声怒吼:“一派胡言,我儿一向遵纪守法,岂会调戏良家女子,明明是你无故伤人,岂敢说是互殴?”

    高俅那神态恨不得把赵皓撕碎了,赵皓何尝心中不是想将高俅碎尸万段,脸上却依旧保持淡然的神色,冷声道:“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岂能因你一言蔽之!”

    高俅怒声道:“我有家奴作证!”

    赵皓也冷笑道:“我亦有家奴作证!”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大殿之上闹得不可开交,突然一人出列,打断两人的争执,高声道:“臣有本要奏。”

    大殿上安静了下来,众人抬头一看,正是礼部尚书金崇岳。

    只见金崇岳满脸刚直之色,朗声道:“赵大夫与高衙内之争,大半个汴梁城都在风传,微臣府上家奴亦亲眼所见。那高衙内当街调戏民女,被赵府家奴制止而产生斗殴,后赵大夫与高衙内产生争执,虽是赵大夫先动手,但高衙内亦有还手,亦可算是互殴。至于高衙内一向遵纪守法之言,便是笑话,高衙内欺男霸女,胡作非为,已非止一日。”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出列,高声道:“高衙内欺男霸女,横行汴梁之事,微臣亦久闻之!”

    观文殿学士徐处仁!

    出列声援赵皓的两人,都算是大宋朝凤毛麟角般的忠直之臣,满朝的佞臣虽然不喜欢这两人,却知这两人句句属实,高衙内的恶名,全汴梁又有几个不知?

    两人话音未落,童贯等人也纷纷出列,声援赵皓,列举高衙内的恶行。

    一时间,明明是弹劾赵皓的风向,突然转变成声讨高衙内的风向,令蔡京和高俅等人目瞪口呆。

    殿堂之上,传来赵佶威严的声音:“赵大夫身为大宋宗室,又为朝廷命官,当街与百姓争执斗殴,且已伤人,有失体统,罚俸三月,以作高盛医药之资。高太尉教子无方,罚俸一月,责成对其子好生教导……这个事就如此罢。”

    官家最后的决断,不管高俅和赵皓服还是不服,就此作罢,只得纷纷退下。

    可怜的赵皓,入京才两个多月,就被罚俸两次合计四个月,一文钱工资没领到,还倒欠朝廷两个月工资……

    “张侍御史,虽为风闻奏事,但严重失实,理当问责,且其年事已高……致仕吧!”

    这一句话,又像惊雷一般在大殿之上响起。

    这一刻,众人再次感觉到了官家对赵皓的恩宠无人可及,哪怕是老公相都难以比肩。

    那白苍苍的张允,倒是早已有心理准备,当即谢恩。

    人群之中的高俅,像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脸色铁青。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碧玉拂尘一事,做得太狠了,令赵皓杀机大起……他不死,赵皓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场闹剧一般的朝会终于散朝了,众人纷纷往殿外散去。

    “官家有旨,赵大夫留步,前往文德殿!”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艳羡和眼热。

    赵皓心头却暗暗叫苦,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刚才白白坑了官家一把,岂能没个说话……

    赵皓满眼无奈的神色,苦着脸,拖着双腿,迈着沉重的步子向文德殿走去。

    (不好意思,居然在获得历史征文榜眼奖的当日断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断更庆祝获奖,其实确实是身体不舒服……明日三更补上吧。)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