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机会来临
    文德殿。

    殿侧房内,炭火熊熊,温暖如春。

    赵佶披着貂裘,坐在温软的坐榻之上,接过梁师成递过来的温好的美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问道:“赵皓为何还未到?”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声弱弱的声音:“来了,来了……”

    赵佶抬头看时,只见赵皓已进入房内,缓缓的走了过来,弯腰一拜:“微臣拜见官家。”

    赵佶神色一肃,沉声问道:“朕的碧玉拂尘呢?”

    赵皓心头一紧,硬着头皮道:“尚在府上。”

    赵佶狠狠的盯着他问道:“为何张允弹劾你已将其损坏?”

    赵皓苦笑道:“微臣亦不知那碧玉拂尘是否损坏,昨日还是好好的。”

    赵佶没有再做声,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许久才沉声道:“终归是你保管不善,该当何罪?”

    这一声责难,颇有点杀气腾腾的味道。

    赵皓心中暗自冷笑,嘴上却讨饶道:“请官家恕罪!”

    他虽讨饶,却身子直直的,连腰都没弯,别说下跪了——老子跪天跪地,独独不拜昏君。

    赵佶沉吟了许久,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摆了摆手道:“此次就罢了,切记不可恃宠而骄,退下罢。”

    赵皓神色一肃,朝赵佶施礼道别而去。

    赵佶和梁师成两人望着赵皓离去的背影,各自眼中都露出复杂的神色,只是各自的意味又不一样。

    梁师成暗道:“官家欲宠赵皓,又担心其恃宠而骄,欲借机敲打一下,谁知那赵皓完全不买账……这赵皓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连官家都不得不迁就?此人太过于深不可测……”

    赵佶想的又不一样:“臭小子,竟敢恃宠而骄……若非你是护法神再世,若非你的仙术和神丹……就算蔡京也不敢如此在朕面前嚣张……太骄狂了点……”

    许久,赵佶才问向梁师成道:“赵皓恃宠而骄,守道观之如何?”

    梁师成缓缓的说道:“赵大夫并无职掌,初入京城亦无根基……其少年心性,质朴纯真,不守规矩,官家应多多敲打之。”

    这句话拐弯抹角的,恐怕只有赵佶才能听出其中的意味。

    梁师成这是把赵皓定性为一个莽撞不懂事的少年,事情就简单的多,终究是梁师成和童贯这一派正想着挤兑蔡京下台,赵皓便是个有力的帮手。

    果然,赵佶眼中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喃喃的骂道:“这小子!”

    ……

    出了宣德门,赵皓气急败坏的登上马车,一把摘下那碍事的长翅官帽,掀开轿帘,怒气冲冲的对梁烈喝道:“回府!”

    梁烈很少见到自家公子如此杀气腾腾的模样,心头一寒,急声喝道:“还愣着干甚么,速速回府!”

    从来只有自己阴别人,何曾被别人阴过,这次若非自己提前掐住了赵佶的要害之处,有恃无恐,否则怕是早已被人阴死了,这叫赵皓如何不怒?

    这件事背后的主事者必是高俅无疑,但是府中必定出了内鬼,必除之而后快。

    一行人迎着凛冽的寒风,马蹄滚滚,飞速的朝赵府奔去。

    回到府内,赵皓迫不及待的回到卧房之内,奔到书桌之前,一把抓起那碧玉拂尘,果然见得那整块翡翠精制而成的拂尘手柄已断裂成三截。

    损坏御赐之物,为大不敬之罪,论罪当斩。

    这明显是高俅派人下了死手,欲置自己于死地!

    赵皓眼中寒光暴起,杀机凛冽,砰的一拳将那书桌差点拍得塌了下来。

    许久,他才逐渐恢复了平静,脸上恢复云淡风轻的神色。

    他入了主厅,在大堂正中的黄梨木椅子上大马金刀的一坐,对老管家吩咐道:“将府内下人全部纠集于此地,莫要少了一个,某重重有赏!”

    小公子赏赐家奴,已非第一次,众家奴心里有数,一个个露出喜色,飞也似的朝大堂之内奔来,很快便汇集了三四十人。

    后院之中,两名家奴正在打扫着地上的落叶,在他们的不远处,一个花农正在修剪着院内的几株梅花的枝丫。

    一名家奴飞奔而来,见到三人正在忙活,笑骂道:“你等三个新来的破落户,倒是勤快……先放下罢,公子要发赏钱了,速速到大厅集合,若是去晚了领不到休得埋怨我。”

    那人丢下这一句,算是传达到了,又一阵风的跑了,生怕影响自己领赏钱。

    三人齐齐扔下手中的伙计,凑到了一起,各自眼中露出疑惑和忧心忡忡的神色。

    终于,那花农低声骂道:“怕甚么,赵府新添的家奴都二十余人,我等脸上又没写着字,快走罢,去晚了反而显露了行迹。”

    说完,那花农率先走了,余下两人对视一眼,也跟着跑了过去。

    大堂之内,四十余名男性家奴站在左边,右边则立着十几个婢女,济济一堂。

    除了个别几人之外,大部分脸上都露出喜色,公子出手一向阔绰,这赏钱至少得一贯,也算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赵皓端坐正中,两旁立着赵伝和方百花,神色淡然的问向老管家:“人都到齐否?”

    老管家恭声道:“启禀公子,府内下人连老奴合计六十三人,如今已到五十七人,梁烈、李宏等六人抬钱去了。”

    赵皓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很好!”

    众人一听,脸上的喜色更浓了,那花农为首的三名家奴眼中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杨恩……对赵皓好感度75,忠诚度70。”

    “陈赫……对赵皓好感度75,忠诚度70。”

    ……

    一路排查过来,只要好感度和忠诚度在50以上的,基本不会是内奸。

    就在梁烈等六人挑着一担担的铜钱进来的时候,赵皓终于查询到了那花农的属性。

    “蒋英,武力56,智力55,政治12,统率28,对赵皓好感度0,忠诚度0。”

    艹!

    紧接着,又查询了那“花农”蒋英身边的两人,好感度和忠诚度都在10以下。、

    赵皓眼中的杀机大起,脸上却依旧神色淡然,示意梁烈等人将钱抬到自己身边,又从那老管家手中接过花名册,沉声道:“三个一组,上来领赏钱,一人一贯,领完即出大厅,不得混乱,否则乱棍打出。”

    不但赏钱丰厚,而且更难得的是由公子亲自点名发赏钱,众家奴纷纷欢呼了起来。

    “杨恩、程磊、王俊!”

    “陈赫、李峰、云度!”

    ……

    众家奴三个一组,依次上前领赏钱,领完之后便自觉的退出大堂,很快那一筐筐的铜钱便逐渐空了,大堂之内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只剩下十余人。

    那“花农”蒋英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眼中逐渐露出不安的神色。

    赵皓点名的顺序很显然有问题的,他们三人并不是入府最晚的,而是最新一批二十余人中最早的几人,按照花名册的顺序比他们后入府的人却比他们先上去领了钱。

    人越来越少,眼看只剩下五人,其中就包括那蒋英等三人。

    “陈到、秦云,上前!”

    赵皓话音刚落,那蒋英立即脸色大变,低声急喝了一声“撤”,便率先一跃而起,朝大堂的门口一个箭步奔了过去。

    形势已经很明显,赵皓硬生生的将他们三个留到了最后,其目的不言而喻。

    赵伝忽的跃起,一个饿虎扑食扑了过去,余下两人惊觉之时,其中一人已被赵伝扑倒在地,牢牢的按压在地,发出痛呼声。

    余下一人,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刀就朝那老管家扑去,可惜尚未近身,便已被方百花一脚踹翻在地,手中的短刀也飞了出去,随即被方百花一脚踩住胸口,动弹不得。

    那蒋英倒是灵活,飞身已窜出了大堂门口,只可惜刚刚出门,便被守候在门口的一个胖大和尚一拳打得晕了过去,随即又被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提了进来。

    三人被提到赵皓的面前,那个被赵伝扑倒之人,尚存着一丝侥幸,大呼冤枉,被赵皓一拳打飞了两颗门牙,这才老实下来。

    没有太多的审讯手段,三人很快就乖乖的认罪,只是三人并不是受高俅直接指使,也问不出真正的背后烟手……只是对赵皓来说,这已不重要了。

    三人被赵府打得双腿粉碎性骨折,扔在大街之上,按照当时的医术,那双腿是决计无法再站立起来,只能沿街乞讨了。

    这种蝼蚁般的小人,赵皓并不想赶尽杀绝,一心只想将高俅除之。

    ***********

    冬去春来。

    春寒料峭,风流富丽惯了的汴梁官员和百姓们,冒着还算凛冽的寒意,就已经有不少人家宝马香车在城外汴河岸边踏青,在柳枝上结彩,在佛寺道观上香,在亭廊之间置酒高会。

    汴河之上,已经有贪图厚利的漕船跨江涉河而来,将南方时鲜,海外奇珍,绫罗绸缎、新米新奇果子一船船的运了过来,热闹非凡。

    这个冬天,赵皓的青楼连锁店已经开到了第四家,每月净收益近五万贯,钱途无量,只是在他的心中,却有一根刺尚未拔出。

    这根刺便是高俅!

    系统武将不能杀五品以上的官员和名人,而且高俅府上戒备森严,高俅本人也会武艺,想要刺杀几乎是不可能。

    高俅终究是赵佶的宠臣,而且赵佶一向喜欢玩平衡之术,高俅这颗棋子掌握中央禁军,就是防止童贯在武人那边的势力太大,用来牵制平衡的,所以想要在朝堂之上动高俅也是没有可能性。

    天气越来越暖和,汴河边的柳枝也吐出了嫩芽,春意渐浓。

    从宫来传来消息,直达赵皓府上。

    官家拟定十日之后,出城围猎,以示文治武功,指定太中大夫、宣威将军赵皓随驾出行。

    接到这个消息之后,赵皓心中如获至宝。

    除去高俅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