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险象”环生(三更到)
    数以百计的兵马,数以百计的铁甲骑兵,一杆杆长刀斜刺苍穹,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耀出一片明亮而夺目的光芒。

    三百名骑兵,一个个都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显得极其精悍,端坐在七尺多高的战马之上,神威凛凛,杀气漫卷,如同一群魔神一般。

    那一双双眼神,充满看透生死的冰冷,充满攻击的**,似乎随时准备出击,碾碎一切敌军。

    在他们的队伍正中,一人身披铁甲,端坐在西凉神驹之上,手中长刀高举,随时准备下令出击。

    在他的背后,一杆大旗猎猎随风招展,旗帜上的绣有一只肋生双翅的飞熊图案,那熊似乎快要飞了起来。

    赵佶刚刚射杀一只熊,突然出现一只用熊为旗帜的兵马,倒是有那么点有趣的意味。

    飞熊军,攻击力65,速度70,敏捷60。

    飞熊军首领李傕,武力73。

    没错,这就是赵皓用小召唤符(兵)召唤出来的飞熊军!

    飞熊军是汉末军阀董卓麾下的一只精锐骑兵,全部是由西凉军中的精英和能人异士组成,如董卓军中的胡车儿,据说其“力能负五百斤,日行七百里”;飞熊军装备十分精良,乃是西凉骑兵之中的精锐,战斗力十分强。”

    这只骑兵曾冲杀得十八路诸侯联盟军人仰马翻,立下赫赫战功,只是随着董卓的被杀,逐渐消失不见。

    突然自天而降的兵马,令赵佶等人惊呆了。

    天知道,这数十里的围场,早已被京师禁军围了起来,而且早已有清场,居然会出现一只兵马出来。

    就在众人正愣神之际,赵皓一马当先,疾奔赵佶而去,高声喊道:“护驾,护驾!”

    众禁军这才如梦初醒,纷纷纵马奔往赵佶身旁。

    就在此时,树林里的飞熊军也动了,只见李傕长刀一举,高声喊道:“杀!”

    杀杀杀!

    如雷的喊杀声骤然而起,在树林里激荡着,刹那间天地为之变色,杀气席卷而来,令百余名禁军不寒而栗。

    赵皓急忙牵住赵佶的马缰,急声喊道:“陛下,快走!”

    赵佶这才如梦初醒,调转马头,回头跟着赵皓狂奔而去。

    身后,三百飞熊军的马蹄声已起,滚滚而下,如同潮水一般追杀而来,那百余名禁军虽然吓得心惊胆战,自知不敌,却哪里敢退却,只得鼓起勇气迎了上去。

    赵佶一跑,赵楷和赵桓自然打马跟随,赵皓正要飞马跟上,却见得赵福金尚自在发呆,只得又纵马过去,一把牵住赵福金的缰绳,拉扯着那马一起回头跑出树林。

    其实,赵佶等人就算不跑,也没有什么危险……系统的兵马不能伤害名人,这四人都是历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系统兵马对他们其实产生不了威胁。

    娘的,这导演不好当,特么像写书似的,虽然大纲有了,可是这细微的剧情全靠临场应变啊,两边都得演,真心的累……

    此刻的赵福金似乎才反应过来,吓得趴在马上哇哇大哭,好在那马缰牵在赵皓的手里,倒也不慢。

    就这样,赵佶在前,赵楷和赵桓在后,赵皓牵着赵福金紧紧跟随在后,再加上背后又有十数名禁军纵马跟随在后,一行十余人以赵佶为首,朝另外一条山道疯了似的逃窜而去。

    赵佶也是吓昏了头,其实只是他跑得太快,才导致大队护卫禁军掉队,只要沿着来时的路往后一跑,便有大队的人马前来接应,结果这厮反而选择另外一条山道出逃,导致与大部队越跑越远。

    叩哒哒~

    一向惜命的赵佶,早已吓得如同惊弓之鸟,马不停蹄的狂奔,身后的众人也是一个个魂飞魄散的跟在背后。

    赵皓满脸无语的牵着赵福金的马缰,两匹马一前一后的紧紧跟随而去,有心想停下来,又怕露出马脚,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

    噗通~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坠地的声音,赵皓心头一沉,回头一看,只见那帝姬赵福金已然跌落于马下,疼得龇牙咧嘴,话都说不出来。

    赵皓只觉一阵抓狂,急忙勒住马脚,又将赵福金的马硬生生的勒停,这才翻身下马,一把将其扶起,却听赵福金哭道:“脚断了,好疼!”

    断什么断,最多不过崴了一下……其实只要一次命疗术即可,赵皓也不知是脑袋抽了,还是咋的,情急之下,一把将赵福金抱了起来,便要放到马背上。

    谁知赵福金的身子却根本放不下来,小萝莉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哭着就是不肯下来。

    “皓哥哥,不要放下我,我怕……”赵福金带着哭腔小声的央求着,就是不肯松手,那柔柔的、可怜兮兮的声音,令赵皓只觉心中什么东西化了似的,哪里还能放得下来。

    这小萝莉自幼养在深宫,深受爹爹和母后的宠爱,如何见得这般情景,吓得脚都软了,尤其是见得自己一直仰望和依靠的爹爹都没义气的逃了,更是觉得心头凄凉,有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唯有赵皓在身边,就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肯松手。

    一时间,赵皓抱着那满怀的软玉温香尴尬的很,眼见得前头的赵佶等人已经远去,后面只留下四五个禁军正不知所措的望着自己,赵皓一咬牙,将赵福金抱上了自己的马鞍,让她坐在自己的前面,两人共骑一乘马,继续向前追随赵佶而去。

    赵福金躺在赵皓的怀里,只觉心头一阵安宁,惊恐和绝望的情绪逐渐消失了,取之而来的是一种男子身上特有的气息,令她一阵迷醉,索性将身子往赵皓的怀里挤得更紧了……唯有此处,才能令她安心……

    这种感觉,从这一刻起,便一直印在赵福金的心里,以致后来每当她遭到困难或危难的时候,第一句喊的便是“皓哥哥,助我”或“皓哥哥,救我”……

    而赵皓却被那柔软温热的身子在怀里拱来拱去的,心头不觉一阵痒痒的,只得强自压住心头的旖旎的念头,一个劲的告诫自己。

    这是你的堂妹,这是你的堂妹,不要心存邪念,否则怕是要去看德国骨科……虽然已经出了五服之外,但是终究都是姓赵的,而且还是个帝姬,这玩笑不能开得再大了。

    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虽然在这个时代将满十四岁便已算是成年,但是在后世可是三年起步,血赚……

    随着几个禁军侍卫,一路紧赶慢赶,终于追上了赵佶一行人。

    最主要的是赵佶见得并无追兵赶来,逐渐放缓了脚步,又回头见得赵皓和赵福金掉队,索性驻马等待。

    见得赵皓和赵福金赶来,赵佶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在这种情形下,自然也没人在意赵皓和赵福金共骑一马是否妥当之事。

    “后头可有追兵赶来?”赵佶心有余悸的问道。

    那如狼似虎的飞熊军,给着赵佶带来太大的刺激,有那么一瞬间,赵佶有种自己生死悬于一线,命不久矣的感觉。

    “未见追兵。”赵皓急声答道。

    赵佶脸色稍缓,然后此时,山道的尽头又隐隐的传来一阵马蹄声。

    众人瞬间脸色大变。

    赵佶望着不远处的一处山谷,沉声喝道:“且往谷内退避!”

    赵皓心头差点吐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么短的一处山谷,真的有追兵,岂不是堵个严实,瓮中捉鳖?

    只是,他原本是导演,赵佶自己要加戏,也只能由着他了。

    一行人急忙纵马奔到那山谷之前,窜入了那长达二三十丈的山谷之中,那山谷口树枝和灌木极多,进去之后倒是可以隐蔽住身形。

    不一会,一队精骑呼啸而过,急剧的马蹄声似乎就在耳朵边经过,惊得山谷内的人魂飞魄散,幸得那队兵马并未做停留,一路向前……没有赵皓的命令,那队飞熊军也不可能冲进谷。

    众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赵佶却是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在枯草上,喃喃的说道:“高俅这个废物,为何还未前来救驾?”

    话音刚落,谷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陛下怕是等不到救驾的兵马了。”

    众人大惊失色,抬头往谷口望去,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剑客,背负着剑筒,大步而来,稳稳的堵在了谷口。

    呛啷~

    那人已取下长剑,剑身直指众人,寒光凛冽,锋芒逼人。

    盖聂,战国时第一剑客,武力90的召唤武将。

    “诸位是一个个上来送死,还是一起上?”盖聂寒声道,声音之中充满冰冷和肃杀之意。

    杀!

    谷内的禁军已别无选择,只得提起兵器扑了上去。

    剑光舞起,盖聂如同一只大鸟一般掠起,在人群之中来往奔杀。

    只见的烟影来去纵横,不一会,激战的人群便只剩一人而已,余者全部躺倒在地。

    长剑直指赵家五人,剑尖却没有鲜血,那十余名禁军只是被打晕在地,90的武力的确不可小觑。

    只是,京师禁军的战斗力太差了一点,精锐都是如此,已经远远落后于西军,若是白梃兵十余人,恐怕盖聂绝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战胜。

    盖聂手提长剑,跨过众禁军的身躯,眼中杀气腾腾,直奔赵佶而来。

    一时间,赵佶惊得面无人色,赵楷和赵桓也是两股战战,赵福金更是惊得只往赵皓怀中钻。

    一种死亡的气息,漫卷而来,充溢在整个山谷之间,压得赵家之人喘不过气来。

    赵皓轻轻的推开赵福金,摸了摸她的柔软的头发以示安慰,从地上捡起一把禁军跌落的长枪,腾身而起,跃落在盖聂身前,长枪直指盖聂,以一种悲壮而略带嘶哑的声音吼道:“休伤我主!”

    老子就是导演兼演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